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环球人物 2001年7月06日09:44


崇尚塞族至上 喜欢事必射亲
中国朋友眼中的米洛舍维奇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的研究员杨达洲作为研究南斯拉夫问题的专家和米洛舍维奇的老朋友,近几年来多次会见米洛舍维奇和他的一些合作者,特别是他与米洛舍维奇的几次长谈,使他能近距离地观察到这位当代巴尔干的风云人物。作为国际问题专家杨先生认为:

    ■目前加在米洛舍维奇身上的罪名,多半是莫须有的

    南斯拉夫现政府逮捕米洛舍维奇时给他加的罪名是“滥用国家职权罪、侵吞1亿美元国家资产”。但是,我记得米洛舍维奇在一次与我谈话时提到这样一件事。他说,1997年初在法国朗布伊埃就科索沃问题举行会谈期间,由于塞尔维亚坚持自己的立场,会谈陷入僵局。一天,美方代表霍尔布鲁克来贝尔格莱德见米洛舍维奇。这个美国人在谈话中突然神秘兮兮地说,“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您在瑞士银行有大宗存款,我们不想披露这件事,如果您……”米洛舍维奇断然打断他的话,对他说:“你们想怎么披露就怎么披露好了,因为这不是事实。而且我郑重地告诉您,如果您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写授权书,申明我在瑞士银行所谓的存款全部归您所有,您看怎么样?”美国人只好自打圆场说,他们的情报也许是传闻,也许是另一个米洛舍维奇。

    目前海牙国际法庭指控他有危害人类罪。西方媒体在北约轰炸南斯拉夫前,曾报道说,科索沃有好几个“万人坑”。美国的媒体甚至说,曾有30万到50万阿族人被杀害。但是,当西方国家派了大量的人员进行了近3年调查后表明,根本没有所谓的“万人坑”,他们最终发现的只是大约2000具尸体,而且这些尸体的身份目前还不能确定。这2000具尸体就可以证明西方媒体宣传的所谓“万人坑”完全是个谎言。

    ■崇尚塞尔维亚至上,民族为先

    在米洛舍维奇看来,近10年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塞尔维亚人民的正当权益。他熟悉塞尔维亚的历史,热爱塞尔维亚人民,并以塞尔维亚人的代表自居。在他看来,支持克罗地亚和波黑境内的塞族是历史赋予他的天职。克罗地亚和波黑两场战争后,有近百万塞族人先后从这两个国家逃往塞尔维亚。对于南斯拉夫这个只有900万人口的小国来说,要安排近百万难民的吃、住、工作和儿童的教育,而且是在西方制裁、封锁的情况下,谈何容易。米洛舍维奇却说:“我不能把他们推出去,不能不管他们,他们跟我一样,都是塞尔维亚人,是我的兄弟姐妹。”

    ■米洛舍维奇喜欢事必躬亲

    据早年与米洛舍维奇有交往的友人讲,以前米洛舍维奇和塞尔维亚老百姓一样,喜欢上咖啡馆,与朋友一起进餐馆聚餐等等。但后来越来越深居简出。深居简出的一个负面影响是使他与群众的直接接触越来越少,不能直接感受到群众脉搏的跳动,乃至造成对形势的估计有误。去年的大选失败,这可能是原因之一。

    有一次,米洛舍维奇的夫人米拉·马尔科维奇教授爱怜地对我说,“您看,您比他(指米)年纪大,但您看上去比他小三四岁,没有几年工夫,眼看着他的一头浓密的黑发,由黑变灰白,又由灰白变成银白,而且日见稀疏。他也从来没有想到把头发染一染,以便使自己的形象显得“年轻些”。我回答说:“原因很简单,我是一个大国的平民,他是一个小国的总统。中国有句俗话,叫做‘天塌下来,有长人顶着。’我只管我自己和家庭的事,而作为总统,他要管的事就太多了。”

    也许是我这番话使米洛舍维奇感慨万分。他说,他曾几次在社会党核心圈内提出不当总统,不当国家领导人,几次都没有被采纳,“我也只好当下去”,大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意思。去年10月5日他下台以后,我又有机会见到他。我问他“现在心情如何?”出乎意料的是,他回答说:“我现在感到轻松了,很多事情不用我管了,过一段时间,想找一个地方去休假。”我说:“事情虽然不用你管,但是你不可能不考虑,不想。”他说:“那大不一样,我现在是作为旁观者,作为旁观者与作为负有责任的当事人是不一样的。”我想,他的话是对的,他的心态也是真实的。


《北京青年报》 2001年7月06日


相关新闻
 塞社会党发表公告要求释放米洛舍维奇
 卡拉季奇可能步米洛舍维奇后尘
 西方迟早将米氏判刑
 荷兰考虑让米洛舍维奇妻子探监
相关专题
 米洛舍维奇命运如何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