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环球人物 2001年8月17日02:39


勤奋学贤  友谊使者——记泰国公主诗琳通

本报驻泰国记者  孙伟

    
诗琳通公主1990年在中国嘉峪关留影。

    泰国诗琳通公主的名字是中国人非常熟悉的,但对她聪慧质朴、勤奋好学的秉性以及她为传播中国文化、促进泰中友谊作出的贡献,人们也许了解得不多。

    诗琳通从小热爱学习。1958年,她年仅3岁就进入皇家吉拉达学校学习泰文和英文,在学校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每年考试成绩都给普密蓬国王和诗丽吉王后带来喜悦和宽慰。1968年,公主在小学毕业考试中取得全泰国第一的成绩。1973年,毕业于吉拉达学校高中部的诗琳通,与普通泰国人民的子女一样参加高考,以总分全国第四名的成绩考入泰国最高学府朱拉隆功大学语言文学系。她选修了泰文学、历史、巴利文、梵文等专业,1977年毕业考试中,她以平均3.98的分数获全系第一。毕业典礼上,普密蓬国王亲自为朱大毕业生颁发证书,公主从父王手中接过语言文学学士学位证书和连续4年获全系考试成绩第一的金质奖章。

    诗琳通公主此后并没有中断学业,1980年和1986年,她又以优异成绩先后获艺术大学东方文字考古学硕士、朱拉隆功大学巴利文和梵文专业硕士、诗纳卡琳大学教育发展专业博士。

    公主对语言文化有特殊的兴趣。在已精通英文、法文、高棉文、巴利文和梵文后,她于1980年打算开始学德文,并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母亲。诗丽吉王后喜欢音乐和语文,对东方国家特别是中国、柬埔寨、越南等近邻国家的语言文化更感兴趣。王后建议诗琳通:“学中文吧,而且一定要学会。”

    从那时起直至今天,诗琳通先后师从9位中文教师,以其天资和超乎常人的勤奋,刻苦学习中文,进步很快。多年前的一件小事说明了她当时的中文造诣。1994年冬访问哈尔滨时,泰国译员把“冰雕彩灯”误译为“踩灯”,诗琳通立即纠正了他的译法,并向他耐心解释两个字的不同含义。

    学习研究中国语言文化,激发了诗琳通公主对中国的向往。1981年5月,她首次访问了中国,成为泰国王室成员访华第一人。20年来,她已14次到我国访问、考察、研修,对促进两国友谊和文化交流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第一次访华归国不久,她就以饱满的热忱写成了厚厚的游记《踏访龙的国土》,此书出版后,又4次再版,共印行5.5万册;访问考察丝绸之路后,她很快写作出版了图文并茂的纪实文学集《平沙万里行》;东北三省之行后,出版了5卷本《云雾中的雪花》;1995年2月访问云南,她接触了众多的少数民族,历览大理、石林、西双版纳等名胜,归国后写了《云南白云下》,此书被泰学术界誉为“妙笔生花、美不胜收的好书”;1996年8月,她乘船游长江三峡,考察三峡大坝工程,汲取水利水电知识,行程结束后写了《清清长江水》一书;1997年访问广东并以贵宾身份参加香港回归中国盛典后,写了纪实专著《回归大中华》,泰国多家刊物转载了其中部分重点章节;1999年4月访问江浙水乡后,写了《江南好》,泰国文学界把该书誉为“用文字的鲜花巧妙扎成的文学花束”。这7部作品中的前3部已译成中文出版。

    特别有意义的是,公主每次访华,每出版一本有关中国的书,都会在泰国掀起一次“中国热”。泰国游客近年赴中国的丝路之旅热潮、长江三峡热潮和西双版纳热潮,都是在公主的影响下兴起的,至今热度不减。

    诗琳通公主不仅著书向泰国人民介绍中国,还亲自翻译中国文学作品。由她翻译出版的中国现代作家王蒙的《蝴蝶》、方方的《行云流水》两部中篇小说深受泰国读者欢迎,已多次再版。她深爱中国古典文学,克服许多困难翻译了100多首唐诗宋词,从中选出几十首,出版了两本译诗集《神韵闪耀》和《琢玉诗词》,后者已再版5次。诗琳通因此成为将中国古典诗词翻译成泰文出版的第一人。由于公主对中国文化有深刻的理解,诗纳卡琳大学聘她为中国历史系硕士研究生导师。她身为泰国陆军上将,还为拍尊拉宗诰陆军军官学校编写了关于中国近代史若干重要事件的讲义,用作该校学员东亚史课程的教材。

    去年3月17日,中国教育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隆重的授奖仪式,为诗琳通公主颁发“中国语言文化友谊奖”。这个奖项是专为推动中国语言文化的传播、增进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的相互了解与友谊的外国友人设立的。诗琳通公主荣获“中国语言文化友谊奖”,当之无愧!

    诗琳通曾说,中文可以把人引导到地球上文化最丰富的国度,而且越学越能体会到它的广博和深邃。她对自己的中文水平总是不满足,今年2月14日又应中国教育部长陈至立邀请,赴北京大学研修一个月。结业时,北大为她举行了该校名誉博士学位授予仪式和学术演讲会。诗琳通公主用中文作了题为《泰国艺术中的中国文化》的演讲,在近一个小时中,与会者不时对她声情并茂、内容丰富的演讲报以热烈掌声和会心的笑声。

    公主在1972年17岁时写的《莫要虚度光阴》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们人类的生命与宇宙万物相比,实在是太短促了。我们不应该一事无成,让这短暂的光阴白白流逝,我们应该为后人留下一些有益的东西,让我们的名字铭刻在后人的记忆中。”现在,她以自己独到的方式为促进中泰友好作出的贡献,已使她在两国人民中享有盛名,这种贡献今后也必然成为长久惠及两国人民的宝贵财富。 

    《人民日报》 (2001年08月17日第十一版)




 
相关专题
 人民网驻泰国记者报道集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