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环球人物 2002年5月27日08:30


他们在哪里,生活怎么样
东欧前领导人及其后代

张俊英

    
雅鲁泽尔斯基

  今年年初,南斯拉夫当局取消了对南斯拉夫前总统铁托的夫人约凡卡·布吉萨夫列维奇的软禁。由于当局担心她从事政治活动,所以她在被完全隔离的情况下生活了近23年。这则刊登在报纸最后一版上的不起眼的消息不由使人联想到东欧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原领导人及家庭成员的命运。他们在哪里?生活得怎样?最近俄罗斯《对话者》报记者了解到一些他们的近况。

    雅鲁泽尔斯基想看到自己的葬礼

    雅鲁泽尔斯基1981年当选为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总书记,此前他曾任波兰国防部长。1989年初他宣布波兰实行自由选举和多党制,第二年退休。

    1995年雅鲁泽尔斯基出庭受审,被指控镇压格旦斯克工人的罢工。但由于健康原因审判被推迟了好多次。

    78岁的雅鲁泽尔斯基现在租用了华沙商业银行二层的一套普通的房子作自己的办公室。在壁纸已经脱落的会客室里有一位殷勤的会讲俄语的女秘书,一台过时的传真机和一位百无聊赖的保镖。前总统的办公室非常小并且没有窗户,一转身就要碰到什么东西。

    “我拿的是原国防部长级的退休金,对我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生活上已经完全够用了。”雅鲁泽尔斯基笑着说,“我拒绝拿总统级别的退休金,因为在这个位子上我仅仅坐了一年半。我有5000美元的存款,这是我在美国演讲挣来的。退休人员吃药不花钱,我有一套住房,还有别墅,我不抽烟不喝酒,所以退休金没有更多的用处。我有一辆车,但一生中从未开过车,因为眼睛有病,车都是妻子开。我还有一把从被俘虏的德国军官那里得来的手枪,里面没装子弹,现在放在保险箱里,拿它做什么呢?和其他退休人员一样,天天看看电视,和妻子一起散散步,看看书,夜里3点钟才躺下睡觉。你想象不出来,这是多大的享受啊!”

    在最近一年时间里,雅鲁泽尔斯基做了两次手术,住了三次院。他开玩笑地说医院是他的第二个家。他很轻松愉快地谈到了死:“我知道我的日子已经不多了,能活到现在也够了,但是非常遗憾的是不能看到自己的葬礼。想想该多有意思啊:葬礼上很热闹,来了很多的人,还有乐队,而我被考究的制服包裹着!唉,我多想看看我是怎样被放进灵柩里去的呀!”

    日夫科夫的孙女为空姐设计服装

    日夫科夫1954年任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总书记。在他执政期间保加利亚被称为“苏联的第十六个加盟共和国”。他一直反对改革,直到1989年在中央全会上被解职。1990年他因受贿罪被软禁在家,1996年平反,两年后因心肌梗塞去世。

    日夫科夫的家庭生活非常不幸,妻子去世,心爱的女儿柳德米拉1982年又死于车祸,后与女婿的关系也很糟,所以下台后的一段日子,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当时日夫科夫的房子和别墅都被没收了,手头又没有现金。他站在街头不知往哪里去。这时他的孙女叶夫根尼娅走到他的身边说:爷爷,别着急,您就住到我那里去吧。这样日夫科夫后来就被软禁在孙女的别墅里,以至于解除软禁后一年内他也习惯住在这里,每天只是上街走走,在房子周围散散步,然后就回到家里。

    日夫科夫的孙女叶夫根尼娅作为被罢免的东欧国家领导人的亲属,是为数不多的过得还不错的一个。除了在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拥有三家高档时装店,她还在国内其他城市开了两家时装店。一些上层人士和他们的妻子、流行歌星都到她这里来订做衣服。叶夫根尼娅是保加利亚最有名的时装设计师之一。3年前她在时装大赛中获胜,并获

    得了独家为保加利亚“巴尔干”国家航空公司航空服务员设计服装的权利。

    昂纳克遗孀用水龙头冲记者

    昂纳克1912年出生于矿工家庭,1971年被选为德国社会主义统一党的总书记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主席。他拒绝按照苏联改革的模式进行改革,1989年11月在党的全会上被免职。后来他和妻子迁居智利,1994年死于肝癌。

    昂纳克的女儿索尼娅曾经因为儿子在柏林的商店买不到冬装而向母亲抱怨,母亲又向丈夫抱怨。一个月后民主德国国内开始成批生产时尚的儿童冬装,从此索尼娅在国内出了名。而现在她离开柏林已经8年了,她和母亲及全家住在离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不远的一个小镇上。她有两个孩子:25岁的罗贝托和11岁的维维安。到现在昂纳克73岁的遗孀玛戈特也没学会西班牙语,并且对外孙子讲不好德语很不满意。玛戈特很少上街,在住宅的大铁门上挂着她亲手写的“请勿打扰”的牌子。她拒绝俄罗斯记者的采访,因为她认为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出卖了她的丈夫。而她的女儿索尼娅则比较健谈。

    “我们希望过平静的生活,不愿接受采访。有一次从德国来的一个摄制组为了拍摄到我妈妈,在门外等了三天,最终当妈妈出来浇花时才拍到。而妈妈发现后则拿起水龙头把水喷向记者。妈妈每月拿500马克退休金,这是她当话务员和秘书15年所得的退休金,而当教育部长的30年却不算了。不久前当局又给妈妈增加了8马克89芬尼,她知道后只是笑了笑。这里常年是3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妈妈已经习惯这里的气候了,她说,智利11月的天气使她回忆起柏林的夏天。”

    齐奥塞斯库之子只愿意谈谈足球

    齐奥塞斯库从1948年起开始担任罗马尼亚共产党高层领导,1974年任总统。1989年12月被赶下台。齐奥塞斯库逃往国外未遂,后被临时法庭判处死刑,和他一起被判死刑的还有他的妻子叶琳娜。

    在布加勒斯特根舍墓地有一座孤零零的刻有大理石十字架的墓穴。这里埋葬着齐奥塞斯库的爱子、45岁的尼库。他死于1996年,当时他刚刚从监狱出来4个月。据说死因是酗酒。

    齐奥塞斯库的哥哥安德里安2000年去世,而在此之前不久他的姐姐叶琳娜也去世了。他们俩都是死于极度贫困,因为他们家族所有的财产都被没收了。齐奥塞斯库生前特别追求时髦,家里拥有无数衣服,光西装就有1000套左右。据说现在在布加勒斯特有几家商店以5—20美元象征性的价格出售齐奥塞斯库妻子的衣服、手提包等等,但购者寥寥。旅游者如果想享受一下他的豪华别墅,那么住一夜需要4000美金,但也很少有人去住。

    齐奥塞斯库的大儿子瓦连京在共产党执政时期就已经是有名的物理学家了,而现在他只能靠到西方国家的大学里讲课来赚钱。他虽不愿意回忆过去,但却雇专人来护理父母的墓地。对于新闻记者的采访瓦连京没有什么好感,当俄罗斯记者打电话要求采访他时,他这样说:“您知道吗,我很喜欢足球,我们可以见面,但只能谈足球,您采访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球迷,齐奥塞斯库的姓氏不能出现在采访中,这样谈可以吗?”

    齐奥塞斯库的女儿卓娅好像到现在还没从噩梦中苏醒过来。卓娅已经退休,身体很不好,一直有病呆在家中,很少出门,也不关心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久前一位英国出版商建议她写回忆录,稿酬为8万美元,但她拒绝了。卓娅现在很贫困,但她从不接受别人馈赠的钱财。

    卡达尔被怀念,霍查家各自为生,雅克什写回忆录

    近来,匈牙利的共产党员们征集到20万人的签名,以便举行全民公决,来争取为前总统亚诺什·卡达尔建一座纪念碑。卡达尔是在前苏联军队的帮助下上台的。由于坚持改革、作风正派,1989年卡达尔去世之后,匈牙利人民仍对他表示由衷的敬重。在20世纪末匈牙利几家主要媒体联合组织的民意调查中,卡达尔在匈牙利千年伟人中仍能名列前茅。他的子女现在都居住在国外。

    俄罗斯明斯克钟表厂生产了一批带有阿尔巴尼亚前总统恩维尔·霍查(1944—1985年期间执政)肖像的钟表并把其中的一些赠送给霍查的遗孀奈吉米耶·霍查和他的3个孩子。奈吉米耶目前居住在她妹妹提供的一套一居室里。她因“挥霍国家财产罪和欺骗罪”坐了5年牢,在狱中,她一直在写《50年回忆录》,其中大部分是关于阿尔巴尼亚与南斯拉夫、苏联关系方面的内容。她家的所有财产全部被没收,现在奈吉米耶靠每月30美元的退休金过活。霍查的大儿子伊利尔生活在地拉那,干个体经营,他还出版了两本回忆父亲生平的书。小儿子索科利夫妇从事外贸经营,因业务关系,还曾几次到过中国。女儿普兰维尔和丈夫从事私营建筑设计,据说经济收益颇丰。

    而在捷克,1987年至1989年期间任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总书记的米洛什·雅克什又被提起诉讼:他被指控参与1968年华沙条约组织的军队进驻布拉格的行动和1989年驱散示威游行的行动。目前雅克什住在舒适的别墅里,写写回忆录或接受严密监视下的采访。▲

    《环球时报》 (2002年05月23日第九版)  


日夫科夫
昂纳克和妻子
(责任编辑:赵燕萍)


相关新闻
 总统家不争气的儿子们
 瓦文萨嫁女
 齐奥塞斯库家人今安在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