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环球人物 2002年7月26日10:09


米洛舍维奇海牙法庭苦斗“证人”

驻贝尔格莱德记者 韩显阳

    

  从今年2月海牙法庭开始正式审理南联盟前总统米洛舍维奇一案起,至今已近半年。在针对米氏的起诉书中,检察官列举反人类罪、种族清洗罪等66条罪状,涉及350名人证和大量物证。 

    
阿族“证人”五花八门


    今年2月18日,米氏首次在法庭上与证人“过招”,巴卡利“有幸”成为他的第一个对手。 

    科索沃阿族人巴卡利1971年当选南共科索沃省委书记,长达10年之久,被解职后担任过“科解”领导人顾问,现为科索沃议员。在法庭上,巴卡利首先陈述,米对科索沃阿族人实行了种族隔离政策,并犯下了反人道罪;还说塞当局在科索沃有一个代号为“焦土政策”的计划。辩论中,在学法律出身的米氏一个接一个的发问下,巴卡利开始显得有些招架不住,不时陷入米的圈套…… 

    在双方的一次交锋中,米氏问巴卡利,1999年国际维和部队进驻科索沃时,“科解”是否缴械。巴卡利说:“是的,他们缴械了。”米氏反诘:“那么他们现在打仗用的是什么呢?北约军队到达科索沃后,还有3000塞族人被武装的‘恐怖分子’杀害”。巴卡利答道:“在科索沃,武器可以自由买卖。”米氏问:“你知道科索沃的毒品走私吗?”巴卡利:“不知道。”米氏:“你知道科索沃的武器走私吗?”巴卡利:“不存在这种情况。”米氏:“但你刚刚说,武器在科索沃可以随意买卖。”米氏辩论的犀利可见一斑,弄得巴卡利倒像是被审讯的对象。 

    与巴卡利“过招”有些不同,在5月6日和科索沃总统鲁戈瓦的法庭辩论中,米氏才找到些“棋逢对手”的感觉。的确,鲁戈瓦同老米可谓“宿敌”。鲁是科索沃独立运动的“先锋”,也是审米的关键证人。在法庭上,鲁、米各说各话。如两人对1999年发生的事情描述:鲁称米将其软禁,当时他甚至担心塞政府会谋杀他;而米则称,是他下令将鲁戈瓦保护起来,以免遭到“科解”的暗杀,“鲁戈瓦先生,当时你求我保护你和你的家人。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鲁戈瓦针锋相对:“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要说,这是一个谎言。我被软禁了,我不需要任何保护。” 

    一位65岁的阿族农民作证指塞族军队如何摧毁他的村庄、开枪打死村民。但在米的追问下,这位证人却语无伦次,说他不清楚后来发生在该地区的北约轰炸,也没听说“科解”在当地的活动,甚至不知道塞族军队在村庄里开枪。惹得米氏哭笑不得,他抱怨说,“我怀疑他对这些事一无所知”,法庭“是故意让这类证人来折磨我”。 

    
西方“证人”投鼠忌器


    2月14日,即自我辩护第一天,米氏要求法庭让法国总统希拉克出庭,为北约在1999年轰炸南斯拉夫的计划作证;次日,更是出人意料地要求克林顿、施罗德、布莱尔、奥尔布赖特、安南等世界政要出庭作证,要与他们当面对质。据说,米氏将把这些人分为两类:其一,米氏将就他们与巴尔干地区“恐怖势力”的联系进行提问;其二,将要求“证人们”向法庭证明自己在1995年代顿和平谈判中所起的关键性作用。 

    但舆论认为,让这些“重量级”人物出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法庭担心,一旦传讯这些人,审讯“将成为马戏团”表演,而主角将是世界政坛呼风唤雨的人物,“这样的结果根本不可能出现”。不过,为打击米氏的傲气,海牙法庭还是在半年的时间里传唤了一些西方“知情人”。 

    3月15日,英国自由民主党前领袖阿什出庭与老米进行对质。这位英国前巴尔干特使在法庭上出示了一张地图,说那是克罗地亚已故总统图季曼所绘制的,显示了他与米氏瓜分波斯尼亚的意图。7月10日,英国驻南大使馆前武官克罗斯兰表示,南军方直接受米氏指挥,并直接向米氏汇报军情,而南军警在军事行动中“手段残暴”,并亲眼看见200至300个阿族居民的村庄被烧毁。 

    尽管海牙法庭检控方传唤的这些西方“证人”讲得绘声绘色,但一旦与米氏“一对一”却均表现不佳,炮制了“拉察克惨案”的美国外交官沃克尔更是遭到了老米的痛击,被揭穿了老底。 

    1999年“科战”爆发前,沃克尔曾担任欧安组织驻科观察团团长。当年初,在科索沃的拉察克村发现了一个集体坟墓,沃克尔前往调查后认定这些死者都是被塞军警察打死的“平民”,此事使局势急转直下——“拉察克事件”成了“科战”的导火索。6月12日,米氏与沃克尔狭路相逢。米氏除展示了一些在现场拍摄的照片来反驳,指责沃克尔刻意制造了“拉察克事件”外,还抖露出其在担任驻萨尔瓦多大使期间资助当地反政府武装的不光彩往事,以此证明沃克尔的操守有问题。米氏抓住沃克尔的“软肋”乘胜追击,讥讽其“重操旧业”,“你在科索沃支持了另一个游击队组织,那就是‘科解’”。弄得沃克尔不得不赶紧为自己辩解,否认他与非法军火交易有牵连,说那是向反对派武装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米氏盟友会否成为不利证人


    日前,海牙法庭检察官宣布,他们计划传讯30名米氏的亲信出庭——南联盟前总统利利奇便是其中之一。 

    在海牙法庭的强大压力下,贝尔格莱德地方法院发出了对利利奇的拘捕令。11日下午6时左右,利利奇被强行带走,送上赴海牙的班机。在行前发表的书面声明中,利利奇对政府保护国家利益和公民不力表示了遗憾。他的夫人留比察也随即向媒体表示,她丈夫并不情愿去当证人,“但海牙法庭有规定,凡拒绝出庭作证者可判7年以下徒刑,他只好不情愿地去了”。 

    利利奇现年49岁,1993—1997年出任南联盟总统,并曾任塞社会党副主席。2000年10月南政局剧变后,他同米氏分道扬镳。 

    据报道,早在去年12月,利利奇就收到海牙法庭要其出庭作证的决定。但他以“最高国防委员会没有解除他保守国家机密的义务”为由拒绝。今年7月5日海牙法庭再次向他发出传票。9、10两日,利利奇分别同塞总理金吉奇和南总统科什图尼察举行会晤,表示除非南官方正式把海牙法庭的决定交给他,否则他决不会自愿到海牙作证。他还提出去海牙法庭的先决条件是,政府必须保障他本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安全,同时还要通过一定的法律程序解除他对维护国家和军事机密的义务。7月16日,南“与海牙法庭合作委员会”决定,解除利利奇对保守国家和军事机密的义务,以便为其在海牙法庭审判米氏过程中出庭作证提供方便。18日,南联盟政府对此决定正式予以确认。22日,利利奇仍拒绝出庭作证。 

    另据此间媒体报道,米氏的老部下马尔科维奇不久后也将前往海牙,在审判米氏时作证。据马的律师透露,马是重要的“知情人”,他将举出不利于米氏的证据。 

    马尔科维奇于去年2月被逮捕,他曾在米执政期间长期担任国家安全局长,被认为是米的心腹。由于熟悉内幕,掌握米执政时期一些政治事件的内幕,而使他可能掌握米氏犯有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的关键证据,因此他的出庭对米氏很不利。一位西方外交官告诉记者:“如果他能说些什么的话,那将是审判米洛舍维奇最有力的证据。” 

    
米氏命运堪虞


    对于米氏在海牙受审,西方媒体几乎一边倒地认为是“罪有应得”,却也有人站出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愿意为其站出来喊冤。 

    2月19日,罗马尼亚参议员珀乌内斯库表示,他愿意到海牙法庭为米氏作证,“你可以对米洛舍维奇有任何看法,但对他做过的事情不能无动于衷。”据报道,珀乌内斯库从1992年起担任参议员,1995年参加过有关南斯拉夫战争后果问题的讨论。同月28日,俄罗斯前总理普里马科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愿意充当证人为米氏辩护。他说:“我可以证明,(在巴尔干冲突中)米洛舍维奇表现出最积极的姿态,促成了一个和平的结局。正是由于他在科索沃扮演了毋庸置疑的积极的角色,波斯尼亚的血腥事件才会停止。” 

    尽管米氏以孤身抗辩这一典型的“米洛舍维奇风格”出庭且不乏同情者,但分析人士指出,西方费了那么大力气将他引渡至海牙受审,迟早都会将他判刑,而审判不过是走一下过场。法庭当前的策略是,尽可能召集到大量的证人出庭,以便“证明”米氏有罪,米氏几乎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一名巴尔干问题专家说:“正由于米洛舍维奇是一个强人,他才不可能获自由。法庭的任务只是证明他有罪。”


来源:《生活时报》 2002年7月26日
(责任编辑:王京)


相关新闻
 南联盟前总统突然前往海牙指证米洛舍维奇
 海牙国际法庭命令对米洛舍维奇进行身体检查
 米洛舍维奇被解除总书记职务
 米洛舍维奇老部下将作证海牙 对米氏不利
 米洛舍维奇希望获得假释
相关专题
 米洛舍维奇命运如何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