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环球人物 2002年8月09日04:15


近看森喜朗

本报记者  于青

    



    大个头、高鼻梁、小眼睛的森喜朗,说起话来平易直白,不同于一般日本人谈话时的拘谨暧昧。这位日本前首相七月初来中国访问,使记者有机会近距离看他每天重复多次的擦汗动作,听他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嗓音。

    今年六十五岁的森喜朗是自民党内实力人物,现在是由六十五名国会议员组成的自民党第二大派系———森派的首领。他一九三七年七月十四日出生于石川县小松市,一九六〇年在早稻田大学商学部毕业;在《产经新闻》社当了两年记者后立志从政,为国会议员当了几年秘书;一九六九年三十二岁时首次当选众议员;曾出任文部大臣、通商产业大臣、建设大臣、自民党干事长等。一九七八年作为内阁官房副长官随福田赳夫首相来北京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一九八四年作为文部大臣访华,在北京大学就日本教育发表演讲。一九九三年以自民党干事长身份率领一批年轻国会议员访华。二〇〇〇年四月接替病倒的小渊出任自民党总裁和日本首相。

    森喜朗此行是为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中日政企学合作发展论坛”,他说:“尽管在担任首相期间未能访问中国,但很高兴能在纪念日中邦交正常化三十周年之际来华访问。难忘的是,二〇〇〇年四月二日我作为自民党干事长会见了来日访问的曾庆红先生。四月五日是我担任首相的第一天,会见的第一位外国客人也是曾庆红先生。在我担任首相期间,会见最多的外国客人是中国人,接待了访问日本的朱镕基总理,实现了一次五千名日本人访问中国的新纪录。日中两国各界人士频繁往来,有助于增进两国国民的交流和相互了解。”“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对于日本并不是威胁。日中两国企业通过在竞争中加强合作,将成为好伙伴。两国经济互补关系不断发展,中国威胁论就没有市场。正因为两国地理相近、人员往来频繁,所以难免不发生摩擦。重要的是双方以大局为重,加强对话沟通,冷静加以处理。”

    出席此次论坛的,有来自日本各地的近一百家日本企业的代表,还有来自中国各地一百五十多家企业的代表。或许是受众多年轻的高新技术企业家的影响,森喜朗在会上会下说起新技术就滔滔不绝:“二战结束时,我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经常听老师讲美国技术先进。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日本经济崛起,经过不断努力,跻身经济科技发达国家前列。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第一次领到工资后就去买家用电器。买的第一件电器是洗衣机,而且是十个月分期付款。当时我最怕洗衣服,有了洗衣机对技术革新有了切身的感受。记得我还曾打电话给母亲,问她用过洗衣机吗。如今是电脑和网络的时代,信息超越国界,使人们的交流更加快捷方便。尽管我至今还用不好电脑,但我在担任首相期间,为日本信息技术的发展做了一些事情。例如组建了“信息技术战略会议”,国会通过了《信息技术基本法》,制定了日本成为最先进信息技术国家的五年计划,在冲绳举行的八国峰会上发表了“信息技术宪章”等。那个五年计划的硬件部分,即日本全国铺设光纤高速网可以提前一年半实现。此次访问中,我在空港经济开发区和中关村参观了高技术产业,在人民日报社参观了人民网,看到中国信息技术产业取得惊人的发展。日中两国的年轻企业家应该在信息技术方面加强合作,为亚洲和世界的信息技术发展做出贡献。”

    七月五日,森喜朗结束访问踏上归途。在首都机场贵宾厅,森喜朗仔细端详着朱镕基总理会见他的照片,自言自语地说:“我的脸,怎么看都像中国人。大学时,我学过两年中文,四声变化很难学。”“九月份,为参加日中邦交正常化三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将有一万多日本人来中国,其中有一百多名国会议员,届时我将再访中国。”森喜朗还坦然地告诉我们,日前体检时查出前列腺癌,回国后要做手术。在登机口握手告别时,森喜朗谈笑风生。我们由衷地祝愿他战胜顽症,期待他金秋时节再来北京。  

    《人民日报》 (2002年08月09日第十一版)  


(责任编辑:陈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