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环球人物 2003年4月07日09:16


常与警察局打交道
科威特有个“赛老师”:老帮中国人打官司

本报赴科威特特派记者  宋念申

    
赛义德老师 宋念申摄

  科威特“伊斯兰文化中心”是一个半政府半民间性质的机构,它免费向在科威特的外国人介绍伊斯兰文化,辅导外国人学习阿拉伯语,在科威特,它有着很高的声望。记者听说其中还有两个中国教员,便带着好奇心来到这里,接待的人看到记者来自中国,立刻帮我联系“赛义德”老师。几个小时后,我见到了这位来自海南的穆斯林教师“赛义德”。

    “赛老师”本名陈昭亮,到科威特6年多了,一直用他的阿拉伯文名字,这里的中国人也就顺口叫他“赛老师”。

    赛义德1983年受国家民委选拔,到位于北京牛街伊斯兰教协会的经学院学习,主攻阿拉伯语与伊斯兰教教义。1988年毕业后分配到海南三亚民族宗教事务管理局,做少数民族地区的工作。1989年,他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去沙特阿拉伯自费留学,在那里呆到1996年。第二年,他知道科威特的伊斯兰文化中心正在招收中文教员,待遇比较优厚,便过来应聘了,这一呆就是6年。

    伊斯兰文化中心的经费一部分来自政府拨款,另一部分来自大家族的捐助。因此在这里上课、培训全都是免费的,而且还提供学生乘出租车来这里上课的费用,有时连饭都管。因为有个热心肠的赛老师在这儿,这里还成了国内个体打工人员相当信赖和依靠的“中国人之家”。

    赛义德说,自己在这里的主要工作,一是教授中国人阿拉伯语,让他们学会一些基本的生活用语;再就是为中国人提供免费服务,当翻译及顾问,解决麻烦。他说自己最常打交道的地方就是法院和警察局。

    上周有10个中国工人,因为护照没带在身上,结果让科威特警察当作没有国籍者抓了起来。赛义德听说后,在电话里不停地和地方警察局交涉。幸好在10个人里有6个能够记得自己的护照号码,警察可以通过联网的计算机查到他们的情况,而且又鉴于赛义德所在的伊斯兰文化中心的名声,破例放这10个人回家,那时已是凌晨1点了。赛义德说这样的事情只是打打电话就解决了,可算是极为顺利的了。

    中国人在科威特,尤其是作为个体打工者,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语言不通和不熟悉当地情况,赛义德总要耐心地讲解,很多时候还帮着打官司。前不久,他刚刚结束了一个长达3年的案子。一位大连人受另外一中国人的骗来到科威特,后来走投无路,持凶器砍伤了骗他的人。按照科威特法官的判决,这案件属于“谋杀”,要判15年徒刑。赛义德反复向被告律师解释,是被告后来把原告送到医院,医院得出了“没有后遗症”的结论,而且原告确实出于气愤才这样做的。结果法院反复考量,把事件定性为“打架”,判了被告5年徒刑。科威特有个传统,埃米尔对5年以下的徒刑实行自动减免50%刑期———这就只有两年半了。赛义德又帮被告出具证明,证明他在监狱里表现不错,应该予以减刑———就这样,本来是15年徒刑的案子,现在只剩了很短一段时间。

    类似的情况还包括一个中国老医生在科威特学校门口无照行医,被举报并扭送警察局。在科威特,无照行医是重罪,也是15年的徒刑。情急中那个中国人找到赛义德,赛义德又是经过一番解释沟通,并让中国医生准备了在中国行医的执照、公证书等等,终于化解了这一事件。

    “每年,光这样的事情就有四五十件”,赛义德对我说,“中国人在这里遇到的麻烦很多,而我们每次提供的帮助都是免费的”。

    越来越多的人找到赛义德,把他当作一种依靠。现在科威特形势比较紧张,很多人也都希望得到赛义德的帮助。赛义德则与当地华侨协会和中国大使馆联系沟通,做一些准备性的工作,据悉,现在在赛老师这里登记的华人有100多名。

    “帮助中国人打官司快成了我的个人爱好了”,赛老师略带自嘲地说。当记者问他,在战争前线工作是否感觉紧张时,他回答说并不太紧张,自己是穆斯林,穆斯林相信许多事情是前生注定的,所以没有必要太过恐惧。而且他也相信中国大使馆能够及时向他,并通过他向其他华人通报信息,提供必要的援助。▲ 

    《环球时报》 (2003年04月04日)  


(责任编辑:王京)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