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环球人物 2003年4月16日10:32


忠于职守有口皆碑 伊大使杜里带着尊严离开

本报驻联合国特派记者 何洪泽

    
镜头前慷慨陈词的杜里

  随着伊拉克战事接近尾声,关于萨达姆政权的各种传言四起。4月9日,在远离伊拉克的纽约联合国总部,一位大使的一句“游戏已经结束了”激起千层浪,世人再次把目光投向这位戴着金边眼镜、两眼炯炯有神、前额宽阔,看上去颇有学者风度的中年男子———伊拉克常驻联合国代表穆哈默德·杜里。

    学者出身,从教20年

    说起来,杜里与布什政府可算“有缘分”。他在2001年1月布什政府上台前夕来到联合国。两年多来,杜里的主要工作就是与布什政府做斗争,他为捍卫伊拉克国家利益竭尽全力,处处与美国对着干。正因为如此,他成了媒体报道最多的伊拉克人。记者查了有关资料,这两年来有关他的新闻有4000多条,这在联合国100多位大使中是无人能比的。

    身为外交官的杜里其实是学者出身。1964年他毕业于巴格达大学,获法律学士学位,后在法国取得公共法博士学位。学成回国后,他在母校教了20年书,曾任法律和政治学院的院长,也是国际法教授。在做学问的同时,杜里很早就参与了伊拉克政府的工作,曾担任伊高教部的文化关系办公室主任等职务。1980年至1984年,他出任伊拉克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代表,同时又是联合国公民和政治权利委员会成员。积累了多方经验后,1994年,他进入伊外交部,一开始就担任人权和法律司司长。1999年,他被任命为伊常驻日内瓦联合国机构代表,后来成为伊拉克驻外大使中地位最重要的一位,常驻纽约联合国总部。

    机智雄辩,外交上大显身手

    杜里的外交才能在联合国得到充分发挥。不管是与伊拉克友好的国家代表,还是与伊敌对的外交官,都承认杜里头脑机智,言辞犀利,很有辩才,还有几分幽默感。如果说在军事战场上,伊拉克不是美国对手,在外交战场上,伊拉克却常以小搏大。这方面,杜里功不可没。

    今年2月,美国务卿鲍威尔亲自来到安理会,出示卫星照片等资料,企图证明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足足讲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杜里开始答辩,他一开始就幽默地抱怨只能用几分钟来回答美国一个多小时的指责。随后话锋一转,严词批驳美方指责。由于时间太短,他没有逐点辩论,而是巧妙地四两拨千斤,用通俗的语言打比方,说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像阿斯匹林那样容易隐藏。随后,美国媒体都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是阿斯匹林”这句话当作新闻导语发了出去,杜里的观点得到广泛传播,为伊拉克在这一问题上争取了主动。

    战争爆发后,安理会连续开会讨论对伊人道主义援助问题。杜里抓住机会,尖锐地指出,美英在此时参加讨论伊人道主义援助问题,就像是杀了人后再挤几滴鳄鱼的眼泪,虚伪透顶。他的话把美国大使气得起身走出大厅,这在安理会会议中是很少见的。各国媒体将此事大报特报,杜里又为伊拉克在舆论上赢得一分。此外,杜里还频频在电视上露面,在报刊上撰文,利用一切机会为伊拉克辩护。他的谈话和文章立论清晰、观点鲜明,让人印象深刻。

    为了尊严离开联合国

    然而,巴格达被攻陷后,杜里的外交才能失去用武之地。面对围在身边的众多记者,他最终无奈地说:“现在已经没有我所代表的政府了,我只代表我的国家。”前不久还怒斥美英的杜里告诉记者,自己已经与巴格达有好多天没有联络了,他与萨达姆总统也没有关系了。这一戏剧性的变化实在出乎媒体的意料。10日晚上,杜里又出人意料地会见了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会见后,安南强调,杜里没要求政治庇护。11日晚,杜里离开纽约,取道巴黎和大马士革,准备返回巴格达,他的妻小还在那里。在离开纽约前,他表示,他是为荣誉和尊严而决定离开纽约的。他无法继续呆在一个侵略伊拉克的国家里工作下去。

    杜里是第一个承认萨达姆政权已倒台的伊高级官员。处于他的位置,这需要有对时局的清醒判断和勇气。对他的离去,许多联合国外交官都有点惋惜,以至于杜里与各国代表的告别时间长达几个小时。正在联合国的阿盟秘书长穆萨,在会见安南秘书长前特意与杜里话别,祝他好运。不管人们是否喜欢萨达姆,对杜里却给予很高的评价。连英国大使格林斯托克也说:“他是一个正人君子,我对他的智慧很赞赏。我希望他能找到像样的生活,我对他很同情。”

    美国不打算为难他

    在杜里离去之际,一个美国民间团体正控告伊政府参与了1995年的俄克拉何马爆炸事件,要求杜里作为伊政府代表出庭作证。但杜里认为自己1995年还只是大学教授,与该案无关,没有出庭。这就涉嫌蔑视法庭罪,控方要求法庭下令禁止他离开美国。但联合国和美国政府都对杜里网开一面。安南的发言人称杜里仍是大使,享有外交豁免权。白宫发言人弗莱舍在被问及美政府是否打算逮捕杜里时表示:“他是伊拉克驻联合国大使。除非有证据说明为什么要逮捕他,他还是外交官。”在美国司法部要求下,法院将原定4月7日举行的听证会推迟到4月16日举行,这就为杜里离开纽约创造了条件。此外,据说美政府拟定的55个伊战犯名单中也没有杜里。

    杜里今年已经61岁。他将来是告老还乡,还是重执教鞭,或者在伊政界仍占一席之地甚至重返联合国,都很难说。新政府对他是什么态度,是否允许他回到巴格达,也是未知数。但无论他的归宿如何,凡是在联合国与他共过事的人,可能很久都不会忘记他。▲ 

    《环球时报》 (2003年04月14日第九版)  


(责任编辑:洪安德)
相关新闻
 扑克牌通缉55名高官 伊几十万官员惶恐度日
 打起嘴仗口若悬河 美媒体想聘萨哈夫当记者
 政权垮台官员跑了国家乱了 伊老百姓怎么过
 伊国家图书馆惨遭洗劫 珍贵遗产被焚烧破坏
 联军缺兽医无法喂养 萨达姆养的动物饿惨了
 已不再是从前的模样了 劫后巴格达危机重重
 伊拉克护士致信美英首脑:请救救小阿里吧
 萨哈夫网站空前受宠 上线几小时即被挤爆
 巴格达市政厅:昔日伊政权象征今成临时监狱
 美战俘回忆“惊魂岁月”:打光子弹被迫投降
相关专题
 伊拉克战争爆发
 人民网驻联合国记者报道集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