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环球人物 2003年4月16日13:35


“在玻利维亚真正发号施令的是美国”
---玻利维亚古柯农领袖埃沃·莫拉莱斯专访
    
玻利维亚古柯农领袖-埃沃·莫拉莱斯

    人民网加拉加斯4月15日电 记者刘宏报道:埃沃·莫拉莱斯是玻利维亚印第安人古柯农领袖,左派组织-争取社会主义运动负责人,现国会众议员。在去年的玻总统大选中,莫拉莱斯在两轮投票中的得票率均居第二位,只是在最终由国会投票决定总统人选时以微弱的差距负于现总统德洛萨达。莫拉莱斯主张古柯种植合法化,并公开批评美国对玻利维亚内政的干涉。

    玻利维亚是南美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农业落后,粮食主要依赖进口,许多农民靠种植古柯为生。长期以来,玻利维亚政府在禁毒问题上一直面临美国的巨大压力,美国政府经常将经济援助与禁毒挂钩。迫于压力,玻利维亚政府不得不在禁毒问题上采取更加严厉的政策。然而由于政府推动的替代种植计划实施不利,许多古柯农因此又不得不重操旧业。为强制推行根除古柯种植的计划,政府派遣的军队警察与古柯农间经常爆发冲突,流血伤亡事件屡屡发生。

    利用埃沃·莫拉莱斯来委内瑞拉访问之际,记者于14日采访了这位玻利维亚也是拉美地区的著名左派运动领袖。

    记者:玻利维亚的印第安人左派运动现处于什么状态?前景如何?  

    莫拉莱斯:我过去读过许多毛泽东的著作,非常熟悉毛提出的“农村包围城市”的理论。目前玻利维亚的左派运动与中国的革命有相似之处,唯一不同的是中国采取的是武装斗争的方式,而我们采取的是和平民主的方式,从农村以民主的方式包围城市。争取社会主义运动是一个新兴的左派组织,但发展迅速,如今不仅印第安人,还有农民以及工会组织都支持这一运动。在去年的大选中,作为第一次参选的左派组织,争取社会主义运动显示出了强大的力量,目前我们已是国会中的第二大党团,玻利维亚的左派运动会越来越壮大。

    记者:有评论说玻利维亚现政府有可能提前到台,您对此有何评论?

    莫拉莱斯:现政府已经岌岌可危,目前只有美国驻玻大使馆和部分军人在维持着它。当今政府已经没有权威,失去了合法性。由于没能提出切实可行的治国政策,又不倾听民间和社会的呼声,因此现政府只能实行专制统治,用子弹来维持政权,要知道,自去年的8月到今年的2月,已有64人死于镇压的枪下,这其中包括古柯农、农民、退休人员,甚至包括同属于专政部门的武装警察。这样的政府当然已经失去了它的权威。我无法确定现政府何时到台,但这种情况确实有可能发生。另外也存在着政府自我政变的可能性。玻利维亚有政变的传统,每当左派力量有所发展时,极右翼势力就会发动政变,将左派力量清除,这种例子举不胜举。

    记者:据玻媒体报道,美国驻玻使馆日前“披露”了一份美情报部门的报告,内容是争取社会主义运动正在策划一场政变;同时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的部分成员希望借机除掉激进的莫拉莱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未来得到更多的国际支持。您有何评论? 

    莫拉莱斯:实际上这是美国使馆与现政府施放的烟幕。其实策划政变的是他们,他们想要的是一场自我政变。我们一贯坚持和平的方式,去年的选举中左派力量已经显示出了实力,我们一定会通过选票赢得政权,我们根本用不着使旁门左道。在我们参加地方选举的时候,我本人就受到过威胁。去年11月,我们一位军方的朋友告诉过我们,美国大使曾亲自向军方授意:“一定要冻结莫拉莱斯”。什么叫“冻结”?就是肉体上消灭。当民主对美国不利时,它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独裁,玻利维亚近几十年的历史一直如此。

    记者:在实施古柯根除计划的同时能否兼顾古柯农的利益?

    莫拉莱斯:古柯种植为零的目标根本不可能实现。一方面是因为可卡因的利润丰厚,总会有毒贩铤而走险。另外古柯也有大量合法的用途,除人们都知道的医疗用途外,还可以将它加工成饮用的古柯马黛茶,我就请中国驻玻利维亚大使品尝过古柯马黛茶。如果这种茶推广开来,玻利维亚的古柯种植面积可扩大3倍。因此应该将古柯种植合法化,同时大量开发古柯的合法用途,这样对古柯农、对国家都有好处。玻利维亚政府强制实行根除古柯的政策,是因为美国的压力,在玻利维亚真正发号施令的是美国。

    记者:有一种说法:查韦斯政府不仅提供咨询而且在资助玻利维亚的左派组织,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莫拉莱斯:以前曾听过“莫拉莱斯接收哥伦比亚游击队资助”的谣言,上述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玻利维亚的左派运动与查韦斯总统倡导的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革命有着密切的联系,但绝无金钱方面的往来。我们靠的是正义和人心,不看重金钱的力量。举个例子,去年的大选后,作为参选的主要政党之一,我们收到了全国选举机构拨给的7百万玻利维亚诺的参选费用(1美元约合7.6玻利维亚诺)。作为新兴的政党我们其实非常需要资金,但我们只有2百万的费用可以出具发票收据,最后为了表明财务上的透明,我们退回了本可以属于我们的5百万玻利维亚诺。我本人已经被扣上了各种的帽子:过去是“杀人犯”“毒贩”、“恐怖分子”,今年1月以来我又成了“政变分子”和“打黑枪的”,真不知还会有什么新发明。这无非是有人故意要在公众面前抹黑我们,但是玻利维亚人民如今已经不相信这些对左派运动的污蔑。


来源:人民网 2003年4月16日
(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专题
 人民网驻委内瑞拉记者报道集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