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奇闻轶事 2003年4月16日10:54


美记者体验日式教学:课堂大乱 学生自暴自弃

[美]大卫·中村 谢晓编译

    
广岛朝北高中的英语课上很热闹

  我是一名《华盛顿邮报》的教育记者,当我知道有一个日美教师交流计划后,决定到日本短期教书,当一名英语老师,亲身体验一下著名的日式教学体制。然而日本之行却成为我的“失望之旅”。

    站在教室里,我感觉自己像个小丑

    真太郎是班上的足球明星,戴着一个非洲式的假发。田原由己是班里最酷的姑娘,涂着白色的眼影。山本留着一头摇滚歌星那样的卷发,正戴着耳机听藏在校服里的迷你CD机。而我呢,一个来自遥远美国的交换教师,站在日本广岛市郊朝北高中的一间教室里,望着眼前的情形惊恐不安。

    这就是我想象中的日本课堂吗?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像个小丑,在令人昏昏欲睡的夜总会里要登台表演。我精心准备的开场白在这种乱糟糟的气氛里卡了壳。整个教室里我只看到一支笔在动,但不是在记笔记,而是田原由己在对着镜子画眉毛。

    不行,我决定做点什么。当我用手势示意真太郎摘掉假发时,教室里哄堂大笑。他倒是摘了假发,不过却站到椅子上,把假发顶在头上摇晃了起来。简直太令人尴尬了,我只好向和我一起上课的当地老师中村投去求助的目光。只见他似笑非笑,好像早已习惯了这一切。

    教室里好不容易安静下来,我以为自己多少恢复了点权威,不过很快我就发现,几个学生趴在桌上睡着了。“对不起,醒醒!”我走向一个把头埋在胳膊里的学生。他轻蔑地挥挥手,让我走开。“要是你不起来,我就不上课了。”我两手叉腰站在他面前。中村老师有点不知所措,其他的学生则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就在这时,这个学生突然抽出坐着的椅子朝我扔来,椅子砸到了讲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他随之窜出了教室,中村也追了出去······这就是我的首次亮相,记得当时我开玩笑说,“最起码,他醒了”,但好像没有一个学生捧场笑一笑,也许他们压根没听懂。

    学生或太腼腆,或对英语学习不感兴趣

    朝北高中距广岛市20公里,是当地一所较差的高中。我负责11年级的英语课。因为我不会讲日语,所以每次上课,都有一个日本老师作为合作教学的伙伴。

    就这样,我开始了短暂的教学生涯。刚开始,每次上课我都带些糖果、点心甚至我从美国带来的小号橄榄球,想活跃课堂气氛,但后来发现学生们似乎并不感兴趣。每次讲课前,我都希望能和学生随便聊聊,但往往最后成了我一个人自言自语,他们各忙各的。

    有一个叫宫和半美的女学生,人挺漂亮,但英语很差。在我的不断鼓励下,后来她进步不小,有一次居然笑着跳进教师办公室用英语说:“我英语挺不错。”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她就不理我了。我追问她,她就用日语粗鲁地说:“我听不懂。”不久,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我才知道半美怀了孕并且要退学结婚了。这种情况并非特殊,很多学生对自己的前途没有什么野心,我问过不少女生10年后她们会在哪儿,多数人认为会在家里照顾孩子。

    我的教学非常艰难,学生和我讲话时十分腼腆,或者对我的话题不感兴趣。记得一个叫瑞雅的女生,我在整整3个月后,才发现她的英语说得很流利,因为她妈妈是说英语的菲律宾移民。有一次买东西时碰到她,交谈起来,我才发现这个秘密。“这么说,我在课上说的你都明白?”“当然!”“那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呢?”“因为班上只有我讲英语,我不想让别人嘲笑我的口音。”

    日本学生从7年级就开始上英语课,因此到了11年级他们多少都能说些英文,很多人还在日记本上写上“聪明的姑娘”

    或者“朋友高兴些”的英文句子。但我在课堂上却很难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收上来的作业本多是空白一片。

    教育体制充满压力,限制学生发展

    在美国当记者的时候,我听到华盛顿地区的很多老师不停地抱怨学生不守纪律、蛮横无理、有暴力倾向。教育界人士认为美国中学生的素质和世界其他地方,特别是日本的同龄人相比,差了很多。因此在我的印象中,日本学生都志向远大,勤奋学习,谦虚而有礼貌。然而在日本的教学经验告诉我,事实并非如此。

    在日本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渐渐了解到日本的中学教育体制对学生来说,充满了压力。为数不多的公立高中凭考试成绩来招收学生,因此对于想进名牌学校的学生来说,考试压力非常大。要是考得不好,就只好去较差的学校,就像这所朝北高中。因此这些学校里的学生大多自暴自弃。我认识一个在夏威夷生活过的学生伊达久子,她告诉我,上初中时,她除了每天白天上课,晚上还要花3个小时准备升高中的考试。她说:“我们没有时间思考,他们尽可能地把东西塞进你的脑子里。在美国,老师引导你探索,而在日本,你需要背得越多越好。”

    我开始逐渐理解我的学生。在日本的最后几个月里,我努力保持自己的热情,我和学校英文俱乐部的学生办了第一张英文校报。一个叫近江的女生告诉我,她将来想当一名空姐,这样她就可以出国旅行了。而我鼓励她应该成为一名飞行员。我告诉她:女孩子当飞行员是很棒的事情,不要限制自己的未来。▲(摘自4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杂志) 

    《环球时报》 (2003年04月14日第十四版)  


(责任编辑:洪安德)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