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环保>>国内动态

北京“水危机”:启动价格杠杆
  2004年02月17日10:0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嘉宾:北京水利局节水办公室主任 陈林涛;中国水科院教授 王浩

  记者:各位好,欢迎来到《央视论坛》。

  对于生活在北京的人来说,拧开水龙头可以使用上自来水是再正常、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北京是一个非常缺水的城市,再加上连年的干旱,所以北京市将在今年对居民用水和公共生活用水进行定额管理。什么是定额管理呢?也就是说对于每户居民每一个月的用水量实行一个基数,超过基数的部分进行高价管理,目前北京市节水办正在研究和探讨实施这个举措的具体办法。北京到底有多少水可以供我们使用?如果不节水,北京始终处在缺水这个状态的话,将给这个城市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影响?今天我们演播室就请到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的王浩所长。还有北京市节水办公室的陈林涛副主任。

  北京之所以要出台这样一个举措,是因为北京太缺水了,我们并不是说危言耸听,我想请两位分别举几个数字,一两个就可以,来告诉我们一下,北京到底有多缺水,缺水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王:北京大体的情况是这样,整个行政辖区的面积是1.68万平方公里,多年平均的降水量是595毫米,算起来就有100亿立方米的降水量。那么100亿的降水量大约40亿左右能够形成水资源。这40亿(立方米)的水资源就养育着北京这块面积上1400万人口。平均的人均水资源量就是200多方。联合国有一个这样子的标准,就是说在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少于500立方米一年的情况下就属于重度缺水地区。

  记者:200离500还差得远。

  王:还有更重要的其它因素,造成了比人均占有资源量还要严重的一个情况,一个就是1999年以来,北京进入了一个新的干旱周期,产水量从40亿减到36亿。实际上可以用的无非就是密云、官厅两大水库多年的存水,再就是超采地下水,一方面水资源在衰减,一方面进入干旱周期,产水量大幅度地减少。

  记者: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王:北京的水已经到了比较空前遇到的,过去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困难,是空前的。

  记者:北京市在近一段时间以来迅速地扩张是造成水资源感觉到很匮乏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原来是10个人喝水,现在一下子变成一百个,甚至是一千个。

  王:从资源的承载能力来看,北京比较适宜的规模是800万到1000万人口。

  记者:现在大大超了。

  王:现在是1400多万。

  记者:北京水资源是有限的,水资源的承载能力也是有限的,但是人口似乎是在一步一步地在扩张,这个矛盾到底怎么解决?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我们全国来支持北京,而且国家已经正在兴建南水北调工程。所以包括前一段时间,去年我们从山西的车田往北京输水调水,送了5000万方水。实际上就是说,北京的承载能力,北京的城市发展,一个是靠立足本地的水资源,同时也要依靠周边甚至外流域调水的发展。

  记者:但是您刚才举到的5000万方是有一个背景的,山西输水到北京,但是山西也并不是一个水很富余可以随便给人的这么一个地方,要知道当时山西也是连续几年干旱。

  陈:北京人口集中,产业结构集中,所以用水量急剧增加,如果仅仅靠北京168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产生的水资源来支撑北京的发展是远远不够的。

  记者:那如果节约呢?

  陈:节约是可以提高北京水资源的承载能力,但是也不能够完全解决北京的水资源的问题。所以,最终是要通过流域的合理配置,通过外流域的调水,包括现在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南水北调工程,把长江的水引到北京来。

  记者: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北京这么缺水,一方面北京水资源的确是匮乏。另一方面北京城市这个盘子越摊越大。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水资源受到了污染。其余比如说水资源目前我们利用效率比较低是不是也是一个原因.

  王:总体来说北京市的水资源利用效率在全国属于前列,先进水平。就是利用效率是高的,但是拿国际的先进水平比,确实还有差距,并且差距还不算太小。这个和产业结构,和生产力发展水平也有一定的关系。

  记者:我看到了一组数字,每万元工业增加值咱们是发达国家的20倍到30倍的用水量,每公斤粮食用水量是发达国家的2倍到3倍,这就属于资源浪费型的?

  王:咱们拿一个主要的工业产品钢来说,国际上最先进的一吨钢的耗水量大约是4.5方左右,那是最先进的了,咱们北京的吨钢用水的水平到了6方到7方这个样子,还是比较先进的,北京市这个。一方面有差距,一方面也比较先进。全国平均的吨钢的用水水平大约是24到26方,所以北京还是可以的。

  另一方面的原因就是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的提高,过去一周洗一次澡,现在热天的时候一天可以洗三次澡,是不是?过去衣服可能是两周换一次,现在可能是一天换一次,有的讲究的人可能一天换两次,这个洗衣机使用这些就都多起来了,生活质量提高也是一个因素。

  记者:您刚才所列举的这一切都是我们社会发展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必然的趋势,将来恐怕随着经济水平的进一步提高,用水量会进一步地增大。那这个矛盾又摆出来了。这个水资源是有限的,但是我们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用水需求会不断地增长?

  陈:国外一些发达城市、发达国家,他们城市里边居住的面积也比较大,甚至有一些花园,他可以自己的花园需要浇水,他也都算在这里。而我们北京的实际情况,有这种私人花园还是很少,我们大部分用水是居民家庭的用水。目前居民家庭用水来讲,我们大概是每人每天才130升左右,不算公共生活用水。

  记者:这是高还是低。

  陈:应该说是比较低的。

  王:香港也算一个节水比较好的城市,它大约160升淡水,同时还使用100多升海水。

  人口激增、水污染严重、水利用率不高等因素,导致了北京水资源承载能力下降,造成北京“水危机”。

  记者:那这样一个比较低的数字我们现在北京都面临到一个空前的缺水的这么一个局面的话,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呢?比方说我们刚才提到北京市将用一种价格的杠杆来调节水资源的配置的话,这能起到多大作用?

  陈:用价格的杠杆是我们采取的一种最有效的节约措施,对居民用水的价格实行阶梯式水价,就是说把居民的用水分成不同的档次,在不同档次下采取不同的水价政策。那么在用水量较少的情况下可能需要低的价格,用水量越多的时候我的价格就越高。

  王:咱们讲究想问题办事情,都要既符合经济规律又要符合自然规律。从经济规律这方面讲,有一条需求曲线,价格越高需求就越被抑制,就降下来。一般来说在一个比较合适的价格水平下,如果价格涨一倍左右,需求能下降20%左右,在一般适中的水平上有这么一个规律。另一方面,涉及到水价还希望大家理解这么几个相关的概念,水价包括三大块,一块叫资源水价,因为国家的宪法和水法里都规定了水资源要有偿使用,所有权是国家的,是全民的,向使用者转移的时候,在经济上要有一个量度,同时资源的稀缺性也导致了价格,物以稀为贵,价格也要调节,越珍稀的资源越是短缺的资源价格就越高。第二块就是环境水价,要可持续发展保护水资源,保护好水源地,很多地方就不能再建设工业,要有很多的支出,。再有一块就是工程水价,这就是传统的,你要建这些供用耗排的体系,建水厂、建管网,这个工程要花钱。这三块水价加在一起,就是我们应该收的总价钱。

  记者:刚才我注意到您说了一个数字,就是价格增长一倍可以节水20%,如果增长两倍的话,越高不就越节水。

  王:不是这样的,刚才我强调有一个前提的定语,就是说要在价格适中的情况下,搞一下这个是行的。因为人的对水的需求有不同的层次,一个就是说喝的水,这是最低的层次,渴了的话只要身上有钱都是要拿出来买水的,他不计成本,因为基本的生理需求,是这个层次要满足的,在这个层次上大伙的用水要坚持公平,人人平等,人权平等,用水权也要平等。像做饭、穿干净一点的衣服,适当的洗浴,这种就是再高一点的层次。那么再高级了,你要布置景观,要搞水景,要搞游泳池,这就是比较奢侈的需求,对于不同层次的需求,价格杠杆会起不同程度的作用。

  记者:现在北京市居民用水一吨是多少钱?

  王:四块零七分一吨。平均价。

  陈:目前北京市自来水的综合水价,包括工业的、包括宾馆饭店的,包括居民家庭的是四块零七分。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讲,我们每一个居民的自来水的用水价格是两块九,其中两块三毛钱是自来水的水价,六毛钱是污水处理费。我们国家其它城市比如大连,实施的阶梯式水价分两个档次。第一档次每户月用水量在8立方米以下的,价格是两块三,如果说月用水量超过了8立方米以后,超过部分的水价就是10块钱,这就是阶梯式水价。

  记者:我们会像大连学习吗?

  陈:北京跟大连情况不一样,北京的人口比较多,老百姓的想法也不一样。我想我们实行阶梯式水价,按照国家的要求,按照北京市的水资源规划,应该早就开始实施。但是我们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最好的方法,不求非常完美,但是我想要相对完善,让老百姓的意见能够最小。

  记者:这些措施能够什么时候出台。

  陈:今年。

  记者:北京市的居民在面对这样一系列措施的时候,能不能真的去理解去支持?

  王:你要看看总价钱能不能在居民可承受的范畴内来活动。现在北京市的水价如果要按照5块到6块一立方米的水来平均计算的的话,这一部分的水价支出已经到了2%左右,居民可支配收入的2%左右,这还是在可承受能力之内的话,因为要到3%以里都是可以承受的范围,从各国的情况来看,从中国各地区的情况来看。

  同时还要注意几个问题,,一个就是低收入人群,弱势群体的问题,要保护下岗职工,要注意到他们的利益。同时还要注意到,比如有家庭游泳池的,这些富翁们,他们的这种消费就占用了别人的利益,这样的话,等于在稀缺资源他占用得更多,就剥夺了别人用稀缺资源潜在的权利,因此他就要拿出一些补偿。按照这些原则来详细地制定梯级水价的起征和每一级的跃进的这么一个情况。

  记者:陈先生是北京市节水办的领导,您觉得北京市的市民能够支持和配合吗?

  陈:最近我们跟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一起做了调研,做了民意测试,大概60%的老市民是赞成实施阶梯式水价的,是赞成提高水价的,用水价来促进节水。但是阶梯式水价,刚才王教授把整个水价制定的依据、制定的方法都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包括阶梯式水价的问题,我们现在制定阶梯式水价也遇到一些问题,光定几个数好定,但是实际上操作起来是很难的。

  记者:为什么?

  陈:要保证人的基本用水需求,就要按人口来制定。可是对于每户家庭,我们上门收水费的时候,我们不可能拿着户口本, 国际目前就是实行阶梯式水价,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基本是按表来计量的,你一块表,或者说我们一个家庭可能定一个基本的数据,超过一定的范围,又是另外一个价格。那么这种制定方案,又显得可能你比如说有的家庭里边有两口人的,就比较宽裕一点。有三口人的可能正合适,有5口、6口的人可能就紧张了。按户来实行阶梯式水价的话,可能对他们有一些影响。如何消除这个影响,我们跟有关部门也在研究,准备听取广大市民的意见,在报纸上公开,对这个方案进行听证。

  北京今年将对居民用水实施“阶梯式水价”,它是根据人们对水不同层次的需求制定的,首先保证居民饮水,而耗水型消费就要多交费,该价格杠杆将起到节水作用。

  记者:王所长听了陈主任的介绍,您觉得北京市采取这样的节水措施的话,能够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能够缓解北京市的用水紧张吗?

  王:能够比较有效地缓解,因为从整个居民用水和公共市政用水这一块来说,占到了北京总用水量的接近40%了。所以对40%这一块它会起到比较明显的效果。记者:但是南水北调到北京,真调到北京要等到2010年,但是我们奥运会2008年就要在北京召开。到那个时候北京的水资源还会紧张吗?

  王:国务院这方面也有考虑,从北京市人民政府在国务院的统一安排下,南水北调的工程对于中线工程,给北京供水的这一条线,工程之中又有个一期工程,叫做京石供水段,就是从石家庄到北京这一段。这一段经过太行山的山前,就是太行山和华北大平原交界的地方,这一边太行山山口这些地方有一系列的大型水库,在南水北调全线未通畅之前,先用太行山山前河北省水库的蓄水来解北京的燃眉之急,确保奥运会的成功。

  陈:我们想北京市一个是要制定节水的长期的计划,要把节水当成一项长期的任务来抓下去。第二个,我们还要制定北京应急供水的这种预案,在发生干旱的时候,特别是连续干旱的时候能够启动预案,能够确保城市的正常发展。这种应急预案,像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它现在也在启动这种方案,到一定危机的时候,可能还不光光是只实施阶梯式水价,游泳池可能就停了,不让你使了。到一定的时候草木的灌溉,花草的灌溉就停了,不让你灌溉。以色列也是这样,以色列是一个缺水的国家,到了一定阶段农业用水该削减削减,生活用水该削减削减,都有这样的预案。我想水资源短缺的问题是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人类都会采取共同的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北京也不会回避这个问题,也会积极采取这种措施,把由于水资源的短缺影响降低到最低。

  记者:我们可以套用一个概念,人老指望输血肯定是不成的,怎么才能让自身有造血功能,这才是长久之计。

  王:从理念上讲,从现实上讲,就是全国都要建设节水型社会,按照水利部汪恕诚部长的想法,建设节水型社会这件事情,就它的难度来说不亚于卫星上天,就它的意义来讲也不亚于卫星上天。整个它面临着消费观念、可持续发展理念真正落到实处,就是搞节约型的社会,搞循环经济的社会,搞可持续发展人与自然和谐的社会。从观念上到价格机制上,到消费观念,到整个的水的管理体制上,这有一场深刻的革命。

  陈:加强节水工作,我们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用我们的话讲就是从大处着手小处入手,点点滴滴不放过,就是说一滴水能节约的都要把它节约下来。

  王:我举个例子说吧,比如说未来的奥运场馆的设计,利用它的大屋顶来接一些雨水,来循环利用冲厕,来把雨水直接输入到地下,补给地下水。这些事情都在做。

  王:中国未来城市化进程和城市供水问题,是未来发展的二三十年里一个突出的问题,从现在全国的角度讲,总的供水量是5600亿,未来到人口高峰期,有很多预测了,但是最低的一个预测也要到6800亿的总供水量,也就是保持目前的人均用水量大体不变还保持在450方、430方这么一个水平下,全国平均还要再增加1200亿的供水量,这1200亿几乎都增加在城市上。还是那句话,节水为先,治污为本,多渠道开源,解决中国的城市供水问题。

  陈:实际上北京市已经有教训了,我们原来在城市建设发展过程当中,我们有很多地方节水措施没有跟上。举个例子说,当我们新盖一栋楼房的时候,我们如果先把供水的管网都铺上的话,我们可能增加不了多少投资。如果我说等我的楼房建好了之后,再增加一套供水的管网的时候,那我们的投资就相当大。

  建设节水型城市,面临着消费观念、价格机制以及水的管理体制的革命,难度很大。

  记者:打开水龙头就可以享用到清凉的自来水,这是我们生活中再平常不过的生活场景了。但是要知道水其实是我们无比珍贵的资源,我们要在它没有枯竭的时候就去珍惜它、爱护它,尤其是生活在北京的人们,要知道为了确保首都的用水安全,有多少周边地区的人们正在默默忍受着牺牲。 

来源:央视国际 (责任编辑:刘克)
相关专题
· 2004世界水日:水与灾害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