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环保>>国内动态

北京将现第4次供水危机?密云水库步官厅后尘?
见习记者 王立侠北京报道
  2004年07月07日14:1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北京市拟定于2004年7月1日实施的阶梯水价,因种种原因,没有如期到来。

  7月5日,北京市自来水集团有关人员告诉记者说:“在没有接到市政府有关部门实施阶梯水价通知的情况下,不采用新的收费体系。”

  “居民用水拟从每吨2.9元涨到3.7元,涨幅28%;洗车业用水拟从20元涨到60元,涨幅200%;洗浴用水拟从10-60元涨到100元,最高涨幅达900%……超过定量还将按1:3:5的梯级标准收费。”这是北京市自来水集团6月3日在水价听证会上的申请方案。

  据记者了解,之所以7月1日新的水费价格暂不实施,部分原因在于有相当比例参与6月3日听证会的代表,对于阶梯水价的可行性表示质疑。

  缺水提价使7月的京城显得燥热,而来自水源地的消息让人更加触目惊心。

  缺水危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密云水库水位的高低决定了北京市水价的高低。建于1958年的密云水库是北京市饮用水的主要来源,但近年来,不断下降的水位和水质让北京人忧心忡忡。

  据水利部提供的资料,密云水库蓄水量只有7.7亿立方米,扣除死库容,可利用量不足京城10个月供水。同时,地下水下降非常厉害,近十年来,每年的水位下降1米左右。

  1960年代中期、1970年代和1980年代初期,北京经历过三次供水危机。第一次开挖京密引水渠,引用密云水库的水度过;第二次通过大量开采地下水化解;第三次是靠政府决策,规定密云水库只向北京供水。

  在2001年以前,1954年竣工的官厅水库是向北京供水的主力之一。

  然而,1980年代之后的20多年来,地区经济发展伴随着高能耗、高耗水,尤其是水资源管理,仍然靠原始积累。只污染、少治理,官厅水库上游水量锐减、污染严重的状况已经积重难返。

  到了1999年国家水资源水文司进行调查时,官厅水库对北京的供水量较1960年代减少了2/3,供水水质急剧降为只能作为工农业用水,官厅水库已不能成为北京水资源保障。

  密云水库的情况同样危急。

  建造纪念牌上表明,密云水库最大水深60米,最高水位水面面积达188平方公里,最大库容43.75亿立方米。

  但6月26日,记者在走马庄副坝旁看到,水库水位明显下降,一些原来淹没在水下的山头开始显露出来,大量生长植被。水库附近守林人说:“今年水库里的水特别少,前两年正常的水位要比现在高出10.6米左右。”

  “水库现在只有六七亿立方米水,只有原来水库容量的不到15%。北京城区一年生活供水总量就需八九亿立方米。除了密云水库供应水,就是靠抽取深层地下水。现在北京市地下水水位下降迅速,到去年7月,平原区地下水平均埋深19.01米,根本不能满足正常取水。”一位对水库及地下水情况了解的专家告诉记者。

  北京市水利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水利局曾于今年3月3日起,用一个月时间,连续从位于北京海拔最高的水库——白河堡水库向密云水库调水5000万立方米,以缓解密云水库来水的严重不足。白河堡水库在北京延庆县境内,位于白河干流上,西北与河北赤城县相连。

  但来自河北省水利厅的消息说:“白河堡的水已经被调得差不多了。”

  北京市水利局水资源处处长戴玉华说,这次白河堡的输水可使密云水库水位提高20厘米。除了白河堡输水外,密云水库上游的7个中型水库已全部纳入供水范畴,成为主要水源地。

  密云水库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如果上游库里不放水,密云水库就不会有水。白河堡水库3月3日往下游放5000万立方米水,可放了一个月,到密云水库也就涨了半米多高。”“密云水库的水主要是靠天降雨,山上出山洪。河北承德、滦平、丰宁等地山上水富裕了,才往山下流。”

  “现在北京第四次供水危机已经来了”。有人说,这一次大概要靠南水北调来缓解危机了。

  内部管理隐患

  住在水库坝顶山头附近的任海龙最近刚与密云水库管理处打过官司。他对记者说:“你给评评理,我们祖辈几代就住在坝顶附近山上,凭什么不让我们经过坝上公路?”

  任海龙所说的坝上公路,是从他家门前横穿到大坝管理处东北门的水泥路,这条路连接着走马庄副坝和密云水库主坝。任海龙的家坐落在副坝右边的山上,他承包了水库周围山上的果园,每当运果子的时候,他们家的车就会在坝上公路来来往往。

  今年5.1前后,密云水库管理处为加强对水库的管理,在任海龙的家门口,竖起了一道石头围墙堵住通向坝上公路的出口。任家只能绕曲曲折折的山路下山,逢到下雨天气,他们的货车既进不来也出不去。

  据了解,密云水库管理处之所以这样做,是要封闭式保护密云水库水源的无污染。

  “现在游人什么的都不能到坝上来了,从去年非典时封闭严格以后,到现在就没有开禁。”该人士说。

  站在走马庄副坝边上,可以看到,水库周围已经被铁丝网完全封闭了起来。

  在靠近密云水库白河主坝的河岸边,两艘豪华游轮浮在水面上,这游轮名义上是密云水库管理处的工作用船。据知情人介绍,这种机动船的发动机大约500~600马力,当它停泊在岸边的时候,黑汪汪的油浮在水面。

  北京市环保局水管理处对此的解释是:“如果是工作用船,可以被允许,但我们要求他们换成汽船。”

  据调查,在密云水库管理处办公地址附近的白河主坝坝下,其下属的水库宾馆就建在环库公路以内,这也违反了《环保法》有关条例规定。6月26日,记者见到水库宾馆仍在扩建中,据了解,他们所占土地属尖岩村的农用地。

  相关资料表明,水库宾馆改造及旅游开发项目,正位于密云水库白河主坝坝下,其负责人是肖和睦、潘彦梅、张冬泉,总投资1690万美元,占地面积24.23公顷。

  为什么密云水库在封闭管理期间,水库宾馆还要扩建?据当地知情人说,水库宾馆西头,靠近七孔桥边,有一个门,可以停车并去坝上观光。他说:“水库管理处这几年几乎没有停止过扩建,水库正门是前年才改造出来的,库里还有新建的工程,大游泳馆什么的。”

  另外,由冶金部1988年投资建设的云湖度假村,位于密云溪翁庄镇水库内湖畔,它拥有固定资产1亿元,年营业收入4000万元。

  据北京市环保局水管理处的负责人介绍,云湖度假村有一个污水处理的设施,污水处理完了以后,排到水库外面去。

  同时位于密云水库周围的宾馆还有七八家,这些度假山庄和花园、培训中心等错落修建,密云水库陷入包围。

  现任密云水库管理处主任肖和睦来了管理处五六年,负责水库的日常各种工作。据称,这两年,北京市水利局曾经给密云水库拨付过3个亿,目的是用来加固水库。

  据北京市计委相关人士介绍,日前北京市公布的2004年政府投资计划项目中,其中一项投资是密云水库输泄水建筑物除险加固工程,主要是对密云水库第一溢洪道第二溢洪道、潮河输水隧洞及电气进行改造。

  7月2日,记者从国家环保总局了解到,国家环保总局密云水库上游企业点源治理1项,总投资5.66亿元。118项水污染防治项目中,尚有98项未动工,约占计划建设项目总数的83%。

  同时,记者从北京市水务局有关部门了解到,密云水库管理处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搞好与上游水源的协调保护工作:“凡是属于密云水库的水源,不管白河水脉、潮河水脉,往上有水源的地方,管理处应该一年要走几趟,水少了,说明情况,为了北京市吃水,多做做联系,少一些障碍。比如说,延庆白河堡水库有两个库,如果有一个库不进水,就可以放到密云水库里。”

  下一个官厅?

  来自河北省水利厅的消息说,因为近年连续干旱少雨,密云水库的重要补给水源——白河只剩下狭窄的水道,河道基流约1个流量左右。在河北省丰宁县上黄旗镇的潮河源头,仅剩下泉水形成的一个小水洼。源头以下10公里处才可见水流,河道的流量不足每秒1立方米。

  10多年来,河北丰宁累计在潮白河流域投放资金近亿元,综合治理重点水土流失面积930平方公里。尽管取得了一些效果,但潮白河流域的现状让人无法乐观。潮河源头所处的黄旗、窟窿山、小坝子等乡镇,正处在北部11省区的风沙线上,又是内蒙古风沙南侵的通道。

  过去密云水库年可供水10亿立方米左右,现只能每年供水1~2亿立方米。其余6亿多是死库容,所谓死库容就是低于放水口的水量,由于水量少,这些水的水质要略微降差一些,另一方面要把死库容的水提出来,还需要增加抽水泵来提取。

  河北省水利厅水资源中心主任冯谦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河北虽然有潮河、白河,但还要花钱向黄河买水。

  他说,北京上游地区自然环境恶劣,降水少,干旱,风沙大,再加上这些地区都比较贫困,根本没钱进行涵养水源和治污工作。“一般的水土保持,都是地方上自己想办法筹。”

  既然上游对下游做出了贡献,自身又无力发展,这就需要采取一种相通的积极的政策,富裕的下游应当对上游进行补偿。

  在采访中冯提到有一份1993年的国务院文件,这份《国务院关于加强水土保持工作的通知》国发[1993]5号文件第3条规定:对已发挥效益的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要按照库区流域防治任务的需要,每年从收取的水费、电费中提取部分资金,由水库、电站掌握用于本库区及其上游的水土保持。

  但这一规定并未被执行。官厅水库主要靠河北上游的来水,河北都是无偿供水,没有得到水库对上游名义上的补偿,而官厅水库却可以向外卖水,每方水卖1.2元。密云水库也是如此。

  “北京在用水上,对河北一直没有一个有效的补偿机制。”河北省水利厅一位官员说。

  虽然北京、天津两市与河北省之间一直有对口支援,但这种支援并没有以用水补偿的名义出现。“如果按规定来付钱的话,数目就不会仅仅是对口支援这么简单的一笔了。”

  事实上,河北的水源地由于自身贫困无力治理,而北京的用水受益者们却没有直接向水源地进行经济补偿,因此,水源地生态恶化反过来影响北京的用水——永定河上游水源污染严重,1997年官厅水库不得不退出供应饮用水功能,致使北京市居民生活用水出现危机。

  同样的情况,会不会也发生在密云水库身上?

  据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北京市计委前段时间曾到承德地区赤城县调研,赤城正是白河的发源地,去商讨有关对上游水源的经济补偿问题。

  前不久,根据清华大学陈永灿等学者,对密云水库目前富营养化状况的分析表明,其水质已达中度营养状态。据了解,如果富营养化严重,那么水库就会恶化水源感官性状,增加饮用水处理成本。这是受到有机污染的结果,最终影响水库资源的合理利用。

  由清华大学教授李强担任组长的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水资源课题组,2003年完成了一项水资源补偿机制与恢复机制研究的课题,课题组在调研中认为,水库为什么没水了?是管理出了问题。

  “城市水问题实际上是农村问题。”李强说,北京主要水源之一密云水库的水资源来源于潮河、白河流域,然而这一流域用水缺乏统一管理。上游水资源相对丰富、水的边际产出低、使用浪费。

  下游则相反,上下游用水各自为政,缺乏协调,流域各处都以自身效益的最大化为目的开采水源,这是导致流域水资源枯竭最主要的人为原因。

  李强认为,其他相关原因包括政策上存在缺陷,上下游之间、城乡之间存在矛盾没有协调好:城市水资源的高价使用与农村的无偿使用之间的矛盾、城市用自来水对农村地区的补偿不够;城乡总用水量超标,造成水资源间歇性枯竭;农村用水有走向恶性博弈的势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刘克)
相关专题
· 2004世界水日:水与灾害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