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环保>>自然生态

关注笼中动物 伸出同情之手 拒绝残忍血腥
绿色人物:莽萍 替受难动物代言
李彦春
  2005年01月10日10:3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2004年12月11日,在招商局大厦,来自清华、北大、北师大、北林大8名师生将两年田野调查结果———《中国野生动物园调查报告》汇报给媒体、国内外救助动物NGO、青少年心理教育专家等,同时递交给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议主题:关注笼中动物,伸出同情之手,拒绝残忍血腥。会上,学生观察员刘雨邑、马天杰、沈成、沈健对动物表演、活体喂食及问卷分析等作了详细汇报。报告会主持人及调查组织者,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中华文化学院)副教授、“自然之友”理事莽萍。

  2003年1月至2004年10月,莽萍及观察组用业余时间调查了全国21家野生动物园(含部分城市动物园)动物生存状况。重点聚焦野生动物园的“动物表演”、“活体喂食”这一漠视动物生命、违逆动物天性、损害儿童心灵的残忍行径。将动物受虐现状公之于众,旨为保障动物福利,创造和谐社会,履行公民责任,使“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口号不仅出于口而且入于心。

  ■根据事实做力所能及的改变

  “一天晚上,北京电视台‘走南闯北’栏目介绍一个杀蛇为业的人。镜头前,屠蛇者得意地展示技艺———活剥蛇皮。流血的蛇在白色瓷盘中剧烈扭动……记者画外音,为了吃到美味菜肴,也就顾不得那许多了。比起杀蛇者,记者的话更冷漠。如此报道不是等于鼓励陋习吗?!我当即给电视台打电话。编辑说,没想过这是陋习。他的话让我悲观沮丧。传媒都如此麻木,怎能指望他们用绿色生活方式启蒙大众!”

  这是莽萍于1996年刊载某报文章《走进动物园》中的一段文字。人大新闻系硕士莽萍深知传媒力量。从社会讲,它能推舟退舟载舟覆舟。从个人讲,能使人生转变航向。莽萍即是于1990年偶然观看《只有一个地球》环保纪录片后而成绿色生活实践者。1999年,她将实践成书《绿色生活手记》,被誉为“绿色作家”。当时,《只有一个地球》虽胎死腹中,但却在莽萍心中存活至今。此外,《寂静的春天》、《动物解放》,两本绿色经典让莽萍敏感意识寂静和奴役正被中国复制,而且变本加厉。

  比较空气、水、树木这些改善人的生活品质的物质,莽萍更倾心有感情有知觉有痛觉动物生存品质的改善。她关注方式:搜集材料、著书、讲演。

  作为研究当代世界宗教发展及环境伦理学学者,莽萍所学专业及业余作为看似隔山望水,实则山水相连。新闻、历史、宗教、伦理、环境,野生动物生存状况皆她涉足领域。动物生存现状即反映人在这些领域中思考程度及与动物相处状况。市场经济下,利他渐成稀缺资源,遑论利它。人与动物生死对峙反映在莽萍收集的剪报中———藏羚羊、滇金丝猴、中华鲟……

  2002年,莽萍给全国青少年环保夏令营讲演“环境伦理与动物保护”。千人场面,莽萍问“应该保护什么动物呢?”千人齐声“野生动物”。讽刺的是,野生动物正当成有吸引力的旅游资源及招商引资项目被开发利用。1993年,中国大陆第一家商业性野生动物园诞生———“人在车上游览,动物车外散放”,此举不仅打破了传统城市动物园笼养模式,还披上一件合理化外衣———“为保护野生动物在栖息地种群生活”。实际上是以企业形式运作的商业行为。该外衣应穿在野生动物保护区而非野生动物园。10年内,该模式被20多家效仿,还有5家正将蓝图变为现实。以美国实力,才有6家。滥建之风刺激非法捕捉和贩卖。

  2002年11月,莽萍在北大环保社团讲演“动物保护与动物福利”,众图片展示残忍血腥的动物表演、活体喂食。莽萍知她所见仅冰山一角。全国动物园动物究竟活得怎样?野生动物园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能为改善动物厄运做什么?莽萍透露出欲以田野调查方式打开问号。“根据事实做力所能及的改变。”

  会下,素食主义者马天杰表示“愿意参加田野调查。”他知道仅靠饮食自律以尊重动物是不够的,更需投身改变陋习的实践。之后,北大马天杰、北师大刘雨邑、清华沈健、北林大沈成组成“野生动物园观察小组”。其中,刘雨邑专业“动物行为与福利”。2003年1月至2004年10月,观察组利用寒暑假、五一、十一长假调查了21家野生及城市动物园。“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给予观察组支持与培训。观察组做出问卷《动物表演认知调查表》、《野生动物活体喂食认知调查表》、《对少年儿童的问卷》。

  2003年5月,SARS突降。一篇报道让莽萍揪心。福建厦门海沧野生动物园因游客量下降98%致使门票锐减。入不敷出的动物园以克扣动物口粮维持运转。因此,2600多只国家级保护动物面临生存危机。饥饿使一只5岁幼狮被群狮残杀。俗话:虎毒不食子,但饥饿却使瘦骨嶙峋老虎极具攻击性,出现母子争食相残。“饿虎扑食”、“虎视眈眈”,书面字眼皆成现实……该报道印证了莽萍预想,“无企业储备基金应对风险的野生动物园,一遇不测,最先遭殃的是动物。”

  “海沧”事件促莽萍速将志愿行为提升为使命并修正观察范围。

  ■为什么没人救它呢

  调查组重点观察动物表演、活体喂食。两个招牌项目如镜,照出众麻木看客及文化背景———动物歧视。有动物园竟公开宣称其活体喂食项目“可与古罗马斗兽场媲美”。莽萍惊异,“象征残暴野蛮的罗马斗兽于公元五世纪即被废除,而21世纪中国竟重拾陋习,还以为与世界接轨。”

  动物表演中有难度大、危险性强、违逆动物天性项目,如高空走钢丝、骑摩托走钢丝、高空滑梯、跳火圈、耍火棍等。野生动物天性怕火,但它们别无选择,必须在驯兽员逼迫下表演。观察组观察到:许多动物在临跳火圈前本能后缩,驯兽员则以鞭打棍棒驱赶。危险性还在于没有一家动物园为动物提供安全防护设备———安全带、软网、垫子等。

  为满足人之猎奇,动物园有意向观众传递错误信息———让动物与天敌为伍、制造猎奇,人为制造以强凌弱,强加给弱小动物、食草动物恐惧心理。如狮子骑马、猴子骑虎等。

  驯兽师有轮休制,而表演动物无安生之日。动物表演普遍超时,尤其黄金周。某动物园月熊一天表演六七场,一周工作时间高达40至70小时。为保证游人安全骑乘拍照,几乎所有动物园都对用于拍照的老虎、狮子施行拔齿、断甲。如此,人是安全了,但狮虎需靠软食、流食维持体能。数据显示,其病死率远高于一般动物。

  表演动物多是受《国际濒危野生动植物种保护公约》保护的限制贸易动物。据资料:一只(头)野生动物被猎,殃及多只同类。一只鸟背后,平均20只同类死于捕捉、运输。

  由于幼兽容易训练,园方就将母兽幼兽强行分离。喂养幼兽使用异类乳汁或替代品。据动物行为专家观察:缺乏母爱的幼兽成年后行为乖张,难融同类。严重者出现性认知障碍,不与同类交配。为更多盈利,各动物园以非常手段超速繁殖动物,美其名曰“扩大种群”。其恶果,诞生许多剩余动物。既为剩余,处置必然草率。令人发指的活熊取胆即部分出自转卖给私人熊场的剩余黑熊。

  光鲜亮丽的舞台背后,动物如何生存?观察组镜头对准后台———狮子老虎空间仅可容身,食肉动物、食草动物共处一地,熊的铁笼极为窄小,猴子被拴在一尺长铁链上。莽萍观察一只独居大猩猩后得出,“它已经疯掉了。”大猩猩不仅吃自己粪便,还出现严重的刻板行为。猫科动物刻板行为,头颅上下摇动、走八字圈,一只东北虎在笼中走了480圈(1小时)。熊为左右摇摆。鹦鹉拔自己羽毛自残。

  据动物行为专家研究:违背动物本性的表演,难度越大,本性越失。

  “野化训练”是给活体喂食项目披挂的美丽外衣。如杭州野生动物园海报“东北虎由于长期人工饲养已失去野外生存本领,为提高东北虎生存能力,恢复其昔日风采,特别推出东北虎野化训练项目。”善良无知观众就这样参与了美丽谎言编造过程。可悲媒体也曾加入编造队伍。

  活体喂食分为两类:一、由游客购买小型动物投喂;二、由动物园组织“野化训练”或斗兽表演。表演项目:斗兽、虎牛大战、狮牛大战等。捕食动物:非洲狮、东北虎、孟加拉虎、猎豹、美洲豹、金钱豹、亚洲黑熊、棕熊、鬣狗等。被投喂动物:马、黄牛、水牛、羊、鸵鸟、家鸡、珠鸡、家鸭、家兔等。

  有动物园海报赫然书写“关公战秦琼”。马天杰便目睹了“关公”与“秦琼”的血腥撕咬。最常见招贴广告:“猎杀”、“对峙”、“强力挑战”、“尽情享受惊险刺激的感觉”。马天杰在某动物园亲听导游解说词,“到野生动物园就是找点刺激。”

  观察组观察到如下“刺激”:在哈尔滨东北虎林园,一头活牛扔给东北虎群。活鸡从十米高“观虎台”上扔下。一头牛被十几只老虎啃咬,牛肠子外露,牛奄奄一息。20分钟后,园方车辆将牛拖出数百米后甩掉追击老虎。杭州野生动物园,一只快被咬死的黄牛倒地抽搐,40分钟无人理睬。一哭泣孩子问母亲:“为什么没人救它呢?”

  重庆、成都、武汉、安徽野生动物园,一位母亲为逗儿子开心将一只活鸡远距离抛掷猎豹跟前。家鸡未被吞噬前已被摔昏。另种“开心”法,绳子上倒吊着捆绑双腿的家鸡,游客抖动绳子投喂猛兽。家鸡未被吞噬前已被吓昏。窄小笼子关着家鸡、兔子,游客在游览车上购买它们,自己或让导游投喂猛兽。一只兔子扔给一群鬣狗。仅3秒种,兔子被活活撕碎。一只家鸡在阳光下暴晒,没水,没阴凉。管理员视而不见,“反正要死的。”合肥大蜀山野生动物园开发出“弓射活鸭”项目。击中者奖品竟是国家级保护鸟类。

  不少野生动物园条件差到既愧对动物又损害游客。武汉一家动物园鸵鸟因饥饿跳出围栏到路边垃圾桶翻捡吃食。老虎大多得了白内障。猫科动物患白内障是因极度营养不良。有动物园为追求刺激而不顾自然法则。猴狼同笼,猴子瑟缩。更为恐怖的是,猛兽散养区没壕沟没围栏,游客甚至可以徒步穿越猛兽区触摸狮虎。此举,竟被园方称之特色。2004年5月4日,一8岁女孩在徒步穿越猛兽区时,狮子将她小腿肌肉活生生咬掉。

  刘雨邑将她在武汉九峰森林动物园观察到的“狮牛大战”做了如下记录———

  2004年五一黄金周的调查,我经历一幕刻骨铭心的惨不忍睹。

  为降低成本,园方根据现场客流量决定牛之生死。所以,每头活牛被使用3次以上。如果不让牛死,就用一辆面包车将牛和猛兽分开。我看到几头受伤水牛在太阳下暴晒,没食物没水,苍蝇在水牛裸露伤口处爬行。“大战”开始,牛被关进表演场,牛以角抵门,欲夺门而逃,门被锁牢,牛冲门哀嚎。此时,狮子出笼,牛转身对狮……我不忍也不敢再看,商量和沈成分工,他观察场内,我观察观众。千名观众中,我听到孩子哭声,不是一两声,而是一片,也看到有妇女掩面哭泣。而一群中年男子却大声叫好:“真他妈牛×。”面部表情满足、亢奋、期待。他们这样回答我的采访:“自己爱看,有时叫朋友或请客户来看。”

  孩子哭声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电影是分级的,动物杀戮却是开放的。银幕是虚幻的,鲜血却是真实的。我不理解,如果商家无视孩子哭声是利益驱动,那家长怎么也麻木到让自己宝贝置身赤裸裸、血淋淋的战场呢?”

  演出后,背上淌血的牛被拴在雨地里。下一场战役会使它此痂未结,新疤再添。而狮子除表演两小时外都在笼中。管理员为保持它战斗性,表演前夕让它处于饥饿状态。

  该动物园宣称这是野化训练,这完全是一派胡言。首先,用来训练的猛兽是狮子和孟加拉虎,一个来自非洲,一个来自印度,它们不可能在中国野放。其次,野化最忌讳给动物种下食物+人的概念。否则,放到野外的猛兽仍去找人要食。还有,野化食物应是野兽在野外的自然食物,如有蹄类动物、食草动物等,否则,野兽到野外还会找家牛。简言之,野化训练应在无人区进行,而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的血腥表演。

  刘雨邑观察与思考与世界动物保护协会ROBLAIDLAW不谋而合。ROBLAIDLAW对活体喂食一针见血完全扭曲了掠食者与被掠食者的关系,充其量是给食肉动物会动的玩具而已。所谓野外训练除了给动物园带来利润外没任何意义。被圈养动物永远不可能在自然状态下获得成功捕食的技巧。最终结果是把野生动物驯化成动物园动物。野生动物保护终极目标———保护好它的原始栖息地。

  事实佐证了ROBLAIDLAW的正确。活体喂食没有赢家,只有两败俱伤。在圈养环境中长大的猛兽面对牛羊,不能攻击有效部位,捕食时间过长,最大能量将其咬伤。实例是,三只东北虎咬不死一头水牛;有老虎被牛顶伤。还有老虎面对山羊不知从何下嘴。而被捕食动物求生不能、求死不行,饱受侮辱与伤害。

  莽萍在调查报告中指出,动物表演、活体喂食之恶果———野生动物园公开展示血腥不仅完全悖离了他们宣称的教育目标,更糟糕的是误导公众对动物认知。以为动物生来就是被人操控、受人奴役的。从观众对动物表演、活体喂食反映出:大多数人关注点集中在表演是否精彩、捕捉是否成功。看客因习以为常而漠视动物感受,无同情更无尊重。另外,驯兽员把殴打动物视为正常。当观察组拍摄他们手持棍棒镜头时不仅不回避还向观察员透露殴打、饥饿、威吓是使动物驯服手段。驯服动物工具是木棍、铁棍、铁链、铁棒、铁钩、鞭子、链条、电棍、口鼻罩还有拳头。

  根深蒂固的动物歧视使国人拥有视动物为物品的传统———动物是人的口中之食、腹中之欲、膝下之乐、掌中之物。动物活着惟一目的———为人服务。“人类中心论”常常使人为了自己的次要利益毫无顾忌地伤害动物的主要利益。“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只是漂亮口号;“天人合一”仅是哲学概念。对有知觉、痛觉动物们的肆意剥削、凌虐和杀戮,将它们驯化成一只只毫无生趣的生命才是现实。

  ■要是没有动物,人会怎么样

  观察组不仅将镜头对准动物,还对准观众,特别是青少年。

  21家动物园标榜动物表演作用之一,“使观看者更加喜爱动物”。但据观察组根据问卷得出:72%观众识破“为了赚钱”;39%观众观点“没有或很少有教育意义”。逛动物园目的:增长见识者占67%,散心者占25%,其他占8%。感觉被捕食动物感觉:恐惧感44%,疼痛感49%,无感觉2%,其他5%。

  尽管有成人对活体喂食表示“太残忍了”,还有不少哭泣退场的孩子,但还是有67%的观众选择第二次观看。选择理由与动物园宣传一致———找点刺激!

  观察组观点,淌着眼泪的动物表演、流着鲜血的活体喂食对青少年有百害而无一利。恶果一,埋下动物生来就是为人取乐的种子;漠视动物痛苦。恶果二,孩子为厮杀鼓与呼的同时亦埋下暴力种子。所以,家长要根据头脑看什么怎么看,而非跟从广告。否则,判断力有限的道德小盲人将在你的无意识中长大,如身边无数麻木的成人看客。

  现莽萍焦虑滥建野生动物园数量,还有质量———追求误区。现各野生动物园争相比赛大而全,以园内动物数量多少论资排辈。如在建的新疆包尔图野生动物园,计划买1万头(只)野生动物,而包尔图地处偏僻之地,交通不便。游客有限,如何保证动物生活品质?对比国外以尊重动物习性而放弃圈养社群性动物之革命,我国还停留在满足动物吃喝及追求大而全层面上。

  莽萍提供国外野生动物保护现状———英国爱丁堡动物园不再圈养大象,慎重引进异地动物。他们终于认识到圈养它们既非正确方式,也不能给公众提供正确教育。因为动物园根本无法为大象提供栖息地那样的社群生活和充足活动空间。一个大象族群一般由8至15只组成。一遇危险会齐心协力聚集起200头左右的庞大防御力量。大象平均一天行走50英里,其生活空间要么是5平方英里的水源充足的树林,要么是1350平方英里的干旱草原。非洲象的生活空间有500平方英里。狮子也是社群动物。一个狮群有十几头母狮。母狮是猎手,雄狮是侍卫队。它们之间都有亲缘关系。狮子日常生活空间应在8至156平方英里。非洲大象落户欧洲,其抑郁(乡愁)让人反思道德还应包括人与自然关系。放虎归山才是人类明智选择。

  对雄性老虎而言,印度野生动物保护区给予空间8至60平方英里,西伯利亚400平方英里,美国47至227平方英里。

  巴西、哥斯达黎加、芬兰、以色列、新加坡和瑞典立法禁止马戏团役用动物。美国18州郡和城市禁止野生和珍稀动物表演。加拿大4个省也有相似规定。人们终于认识到,动物一旦进入马戏团,大型猫科动物的社会结构便被彻底割裂了。

  2003年,西班牙城市巴塞罗纳通过公民投票,向世界宣布告别血腥、摒弃传统陋习———斗牛,从此成“无斗牛城市”。“传统是随文明进程不断剔除糟粕的过程。”莽萍曾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纵深历史、横向宗教,她比较得出,西方是靠教育、法律保障动物基本利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哲学思想契合现代生态伦理学,也相合现代动物福利立法精神。如“天人合一”、“民胞物与”思想等。“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不要射击回巢的鸟)。“孔子改制”。孔子认为夏季打猎有违天时,遂将四季田猎改为三季。我国部分农村地区持有传统,不吃耕牛肉。过年,农夫歇息牛停劳作。牛老善养,牛死埋葬。对自然万物,中国传统“取之有时,用之有节”。遗憾的是,当下中国取之无限,用之无度。

  1854年,印第安部落首领希尔斯致信美国总统富兰克林,“要是没有动物,人会怎么样?假如所有的动物都不存在了,人会孤独而死。因为发生在动物身上的事很快降临到人身上,所有生物都相互关联。”莽萍由此话引申“野生动物栖息地一旦被毁,捣毁的就不仅是它的家园还是人类的”。

  近日海啸,无一动物遇难为动物有“第六感”提供了新证据。那么人类该如何与“先知先觉”的动物相处,海啸又一次让人类反思。

  ■替受难动物代言

  两年调查,十几次磨合,莽萍评价经历了自我教育过程的观察组,“一支不可忽视的绿色力量由苗成树。”

  马天杰做完调查后,决定不再走进任何一座动物园。他素食主义立场更加坚定。调查还影响了他的职业选择。他现在广州“绿色和平”组织实践绿色信仰。

  沈健学会用“两只眼睛看动物福利”。一只从动物角度,一只从观众角度,而非书斋视野。现他在以力所能及范围矫正动物歧视者的视角。

  刘雨邑不认同多数人异议动物福利提法为时过早,因为需要花钱。她认为心比钱更接近动物福利。如长颈鹿食物放在地上,它们需吃力地弯下长长的脖子觅食。如果心系动物,会将草拴在树上。而一些动物园漠视这种不花一分钱就能给动物带来的福利。

  沈成希望调查的公布终止视生命如玩物、视流血死亡为有趣的动物园寿命,至少终结血腥项目。否则,不仅是动物悲剧,亦是人类悲剧。同时,动物园要承担起教育公众分内之责,不要成爱护动物的反面教材。

  两年中,观察组不仅付出身心劳苦,还承受个别声音———“脆弱的情感主义者”、“多事”、“人的福利还没着落呢,还管动物,吃饱了撑的。”还有繁重课业与志愿行为冲突间的意志抉择。每次聚会,莽萍鼓舞士气:“替动物代言的人本来就少,我们再不说话,动物利益更没保障了。”

  1989年颁布的《野生动物保护法》重在保护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有重要经济及科学研究价值的野生动物。只对“非法猎捕、杀害野生动物”定罪量刑。狭隘的保护范围轻视普通动物基本权利,空缺对虐待动物行为者的惩罚。熊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但该法没明确动物园繁殖的熊算否野生动物。刘海洋伤熊事件发生后,论他有罪无罪之争直至今日。焦点集中在适用法律的尴尬和立法空白亟待填补。还如河南开封市民举报驯兽团残害虎狮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但因无法可依,职能部门只能任动物在人的道德失控中受虐。

  现有100多个国家有反虐待动物法。我国香港、台湾地区也有法律禁止唆使动物斗殴,内地尚为空白。教育、立法,保证动物福利的软硬两手渗透内地尽管还需时间,但科学发展观、2008年奥运会给受虐动物带来唤醒人类这一专制物种的良知,反省施加给其他物种暴政的机遇。“总有一天,人们会觉悟到像看待杀人犯一样看待屠夫。”莽萍期待“天人合一”成实用哲学的一天。

  上世纪六十年代,马丁·路德·金就警告世人:“我们现在面对这个事实———明天已经在今天出现。在无数文明的白骨上刻着如下字迹‘太迟了’。如果我们还不觉悟,就会被扯进时间的黑暗走廊,那黑暗是为有权势而无良善,有能量而无道德,有头脑而无眼光的人而设的地方。”

  莽萍希冀“还不太迟”的调查报告促动物园早一天觉悟———归还受虐动物本身拥有,但却被人残暴剥夺的权利。

  ■文/本报记者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京)
相关专题
· 人与自然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