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环保>>污染防治

淮河水污染依然严重 再访淮河水
  2004年05月27日10:5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垃圾混合的淮河水
垃圾混合的淮河水
  早在10年前,我们国家就启动了淮河流域的污染综合治理工程。按理说,这10年来的治理,应该能够还我们一个清洁的淮河。可是,前不久,国家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却在全国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会上表示,当前淮河水污染依然相当严重,有超过一半的地方水质达不到要求。为什么10年治淮我们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现在的淮河水到底是什么样子?《经济半小时》记者孙菁到淮河中游的安徽淮南进行了调查。

  记者来到位于淮南市田家庵区姚家湾的一条污水沟,旁边是即将收割的麦田和居住的人家。记者走近这条污水沟的时候,便闻到一股难闻的氨水气,污水非常浑浊。沿着这条污水沟向前不到200米,就是淮河的主干道,记者注意到,污水沟入河口的河床已经变成了黑色,淮河干道的水面并不比污水沟清澈,渔民在划船的时候,水面上随之翻起黑色的污泥。就在这条散发着怪味的污水沟里,还停着几条船,记者发现这些船都是用来居住的船只,船上一位老人正在洗鱼,这位老人是淮南市田家庵区姚家湾的渔民汪长林。让记者吃惊的是,汪长林很坦然地告诉记者,这些鱼其实是些死鱼。“昨天逮的,河流污染,都死掉了。”

  汪长林今年已经66岁,在淮河边上捕了一辈子的鱼,在他看来,现在有死鱼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只要上游下来污水团,就会有死鱼,一年总会碰到十几次这样的情况。水里有污水团,鱼都拼命往下游走,而两天前的那场污水团,让汪长林一下子收获了600斤鱼。而在平时,他一天只能捕几斤鱼。当被问到对于这600斤鱼的去向,老人回答说,一部分已经卖掉了。“城里的市民他不知道淮河污染,我们卖鱼就骗他说死鱼是现逮上来的,出水就死了。”

  老人的回答让人吃惊,更让记者吃惊的是,那些卖不掉又吃不完的鱼,还有其他的用途。老人带着记者来到淮河边上的一座房子里,告诉记者,这平台上的鱼干再晒两天就能卖了。“这些鱼干卖给鸡场,鸡场把它粉碎,粉成面粉,混合饲料。小鸡喜欢吃这个,肯生蛋”。老人还说周围的居民都是这么做的。

  汪长林告诉记者,虽然他并不愿意看到淮河里总是漂着死鱼。但是,就连他自己也做不到不往淮河里倒污水,因为他们的居住条件实在是太差了。长期以来,沿河居民和淮河一直就处在一种恶性循环当中。

  汪长林告诉记者,他们住的地方叫小岛,整个小岛被包围在污水和垃圾堆里。在他的指引下,记者看到,这个居住区就建在淮河南岸的河滩上,从姚家湾来的污水沟从小岛的西边流入淮河,在小岛的东边,常年存积着一部分淮河水,现在也是臭不可闻。眼前这条堆积了垃圾的污水沟刚好从小岛的中间流进淮河,这里的居民对此很有意见。他们说医院的水和保健院的水都流到这了。

  记者看到,在他们的房前屋后,围绕着整个居住区,到处都是生活垃圾,这些堆积如山的垃圾散发出阵阵腐臭,有的已经和污水混在一起,就这样天天流进淮河里。居民们告诉记者,他们知道这样会污染淮河水,但是没有人对这里进行管理,他们都是城市居民,但是垃圾却没有人清运,几十年来他们进进出出都要经过这些令人作呕的垃圾。记者还看到一个小女孩对身边成堆的垃圾熟视无睹,正漫不经心地吃着零食。老人还告诉记者,这些堆成山的垃圾只不过是一年之内形成的。那么几十年来的垃圾都去了哪里呢?老人这时候把他们房子上的水渍指给记者看。老人告诉记者,一涨水,垃圾就被冲到河里去了。原来,一到汛期淮河涨水,小岛就会淹在水里,成为名副其实的小岛,而这些垃圾就随着上涨的淮河水,被淮河消化掉。淮河成为巨大的垃圾场和污水处理场。那么淮河又有多大的消化能力呢?汪长林无奈地告诉记者,以前的壮观景象一去不复返了。他说以前他曾经逮过100多斤的鱼,可是现在,顶多逮个十来斤重的鱼就已经算很不错了。

  当天记者还在汪长林家门口看到一个渔网,据他说,这个渔网是半年前他在排污口的外面架设的,但是他从来就没有在这个渔网里发现过鱼。于是他又在河对面架设了渔网。每天就这样摇着小船来回。记者看到今天汪长林只收获了一些小鱼小虾,而且其中有一些已经死掉了。

  不光是鱼越来越少,由于靠近排污口,他们的饮水也越来越困难。记者看到汪长林家里有一桶颜色发暗的水,而这桶水就是他们从淮河里取来的。记者看到桶底有很深的沉淀。而他们只是简单的用明矾搅一下就作为饮用水。但即使就是这样的水,也不是天天都能喝到的。淮河里有没有死鱼成为他们判断水能不能喝的依据。“有死鱼就不能再喝了,要到岸上去挑水” 汪长林对记者说。

  从姚家庵排污口沿着淮河干流再向东10公里是一个叫杨郢孜的排污口,周围的居民告诉记者,由于受到污水影响,他们的地下水都不能喝了,每天要到别人家四处借水喝。记者注意到,这个肮脏的水塘,水面已经呈黑色,并发出恶臭,就离他们家的井不远。在这个水塘的一角,一个水泥管道正在排放污水。村民告诉记者,正在排放的污水主要来自附近德邦化工厂。为了证实村民对井水的评价,记者请村民用井水烧了一壶水,并尝了一下。发现井水的味道实在是让人难以下咽。村民告诉记者喝了这种收污染的水会拉肚子。

  对于居住在排污口旁边的这些村民来说,污水正一点点破坏着他们的生活状态,而对于吃淮河水的淮南市民来说,也许有一天,他们将彻底告别淮河水。在采访期间,记者得知淮南市正在进行一项耗资巨大的引水工程,就是这个第二水源工程。这个耗资1.2亿元的国债项目,现在已经完成了厂区建设,而建设这座第二水源最大的初衷就是要应付一旦淮河水质出现严重污染而无法饮用的状况。淮河污染给淮南市人民的生活带来的威胁已经近在咫尺。

  除了淮河沿岸城镇的生活污水,那些沿线工厂排放的工业废水也不断污染着淮河的水质。更为严重的是,这些废水还对生活在淮河两岸的老百姓构成了另外一种威胁。

  我们国家把地表水分为五类,其中三类水以下人体就最好不要直接接触。而在淮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我们了解到,2003年淮河有近2/3的河段水质已经达不到3类水标准,根本不能饮用,其中有46.5%的水量因为重度污染,已经失去了任何利用价值。水保局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很多有害物质国家没有标准。就是说,检测的污染程度往往比实际的污染程度要小。比如说八一化工厂排污口。”

  在位于蚌埠市的八一化工厂排污口,记者看到,来自八一化工厂的污水呈明显的酱油色,它和来自另一个排污口的生活污水在这个排涝站汇入淮河。排涝站的站长证实了水保局的说法。“水泥都被腐蚀了,有硫酸。这对淮河大坝也有影响。钢筋一旦断了,就塌了。前年刚做了防腐处理,现在又这样了。”

  当天水保局的工作人员分别在这个蚌埠八一化工厂、城市污水排放口和混合之后的综合排污口取样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表明,八一化工厂和城市污水的氨氮含量和COD含量全都超标。

  今年以来,淮河流域的污染还在加剧。淮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淮河19个监测断面有13个处于超标状态。其中,淮南市在安徽省沿淮城镇中,污水排放量位列第一,两项重要的污染指标COD和氨氮的排放量分别位列全省第三和第二。为什么淮南的排污量如此巨大呢?记者在淮南下辖的凤台县进行了调查。

  记者来到凤台县用来建污水处理厂的70亩农田,尽管早在2001年,污水处理厂的项目就已经立了项,但是直到现在,这块地里还种着庄稼,没有任何要开工的迹象。作为污水处理厂的厂长,刘福东已经被任命三年了,但是直到现在,还是在做各种前期准备工作。刘福东对记者说,“我们不敢先开工,怕到时候没有资金成为半拉子工程。”

  原来,这个项目早在1998年就开始申请立项,建一座日处理8万吨污水的处理厂,但是需要1.6亿元的资金,每年可用财政只有1亿元左右的凤台县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的资金,于是就开始申请国债支持,但是,直到2003年4月,凤台县污水处理厂才进入安徽省“三河三湖”国债项目表,国债资金才算是有了着落。现在他们正忙着做各种环境评估、征地等工作。就这样,一个污水处理厂项目前前后后经过了7年的时间还没有开工。用刘福东的话来说,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2500万元国债资金一到位,日处理2万吨污水的一期工程就可以开工了。否则项目还会继续拖下去。

  在采访中,我们记者还了解到,在淮河沿岸,像凤台县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在国家环保总局向全国人大的汇报中,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组数字:安徽省29个城市污水处理厂项目没有一个彻底完工,未动工比例达82.8%,占投资规模的总比例高达89.5%。没钱建污水处理厂是一方面,即使部分完成的污水处理厂,由于一直是作为公用事业在运转,高昂的运行费用也让一些财力不足的地方政府望而却步。

  被垃圾包围的小岛

  淮南市第一污水处理厂早在2002年就已经完工,投资1.5亿元,设计能力为日处理10万吨污水,然而污水处理厂的主管领导,淮南市公用事业局的谢主任却告诉记者,两条处理线,现在只运行了一条。谢主任说因为从市里通向处理厂的管道还没有建成,所以现在每天只能够处理2万吨污水。这条原本用来净化水质的设备此时成了青苔的滋生地。2万吨的日处理量和淮南市38万吨的污水产生量相比,这个第一污水处理厂基本上成了摆设。但是谢主任告诉记者,幸好管网没有同时建成,要是按照现在的经营情况来看,真要一天处理10万吨水,那一年超过1000万元的运行费用只怕早让工厂成了摆设。谢主任对记者说,“以现在的费用收取,还款还可以,但是维持运转费用就很困难。”

  谢主任给记者算了这么一笔账。建污水处理厂的1.5亿元资金和建成后的运行费用全部要依靠污水处理费。但是从1999年国家要求收费到现在,8000多万元的处理费欠了5000万。欠费不交的单位高达428家。“有一些好的企业也不交。像矿业集团。” 谢主任告诉记者。

  谢主任说的矿业集团是淮南市最大的国有企业,总公司就在淮南市公用事业局的对面。淮南有多大、矿业集团就有多大,这是淮南人自己的说法,矿业集团在淮南拥有自己的医院、学校、职工占到了淮南市的一半,大约有50万人,当然矿业集团所欠下的污水处理费在428家欠费单位中也是最高的,有1千300万元。面对记者,矿业集团也向记者大倒苦水。“1999年、2000年和2001年的时候,那是整个矿业集团经济形势非常差的时候。那个时候矿业集团曾经和市里打过报告,暂时缓交或者免交。一共大概是700多万。等过了那段时间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再跟市里面协商看怎么个交法。”

  谢主任告诉记者,矿业集团迄今为止只交了10万元污水处理费,和1300万元相比,有点九牛一毛的感觉。在这些档案袋里,记者发现了这样一张催缴通知单,上面写了这样一句话。“不交费就停水”,当记者问这样做了吗?回答是没有。“因为考虑到会影响到那么多的职工。”

  在428家欠费单位中,谢主任只给记者提供了几家单位的名字,更多的单位,谢主任并不愿意在媒体上提到他们,而在这428家单位中,只有一家叫中铁四局三公司的单位被告上了法院,他们的欠款是40万元。当记者问及为什么不用同样的方法处理其他的欠款时,谢主任没有回答。但他说,如果污水处理厂由现在的事业单位改制成为企业,或许污水处理费的交纳情况要好一些。“资金是个很重要的因素。没有资金,就没有办法运行。政府负责收费,工厂只管运行。有钱就运行,没钱就运行不了。” 谢主任诚恳的告诉记者,“有一句话我感觉是对的,疮不长在谁身上谁不觉得疼。什么意思?要是企业不加大力度收费,企业就倒闭了。”

  在采访中,记者经常能感觉到淮河沿岸水利部门的为难。眼下,淮河汛期马上就要到来,汛期过后,这条由5000多个水库,4000多个水闸控制的水系,污染会暂时减轻。但在盼望下雨的同时,水利部门也在担心上游的滚滚污水会给下游带来更大的污染。他们说,只有各地政府都能够为下游着想,先共渡难关,再加紧治理,我们才能早日看到一条干净的淮河。

  最后,再公布一下《经济半小时》的短信留言号码,13910614001,如果您有什么新闻线索,可以给我们发短信。如果您对我们的节目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也请给我们留言。这个短信号码是我们和您交流互动的平台。

  记者:孙菁 

对垃圾已经习以为常的居民
对垃圾已经习以为常的居民
来源:央视国际 (责任编辑:徐冬梅)
相关专题
· 十年过后看淮河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