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环保>>环境时评

恶性竞争无故遭殃 谁为“豫花”损失埋单?
新华网河南频道 文/记者李丽静 郑州晚报记者陈祖强  图/寇金明  廖谦 
  2004年11月18日11:0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2004年11月5日上午9时,曾因一些媒体不实报道致使产品一度被"封杀"的河南省大程面粉实业有限公司在停产24天之后,在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下,经国家及河南、湖北两省权威机构再次全面认证后,重新恢复了生产。当天日产量800吨,10%销往湖北,其余销往全国各地。

    10月10日,湖北省黄石市爆出河南大程面粉实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豫花"牌面粉过氧化苯甲酰(俗称增白剂)超标14倍的新闻,造成当地工商部门全面清查所谓的"有毒面粉",继而武汉、天门、赤壁的"豫花"牌面粉也惨遭围剿,然后"豫花"牌面粉有毒的传言迅速传向全国。

    这一切不仅造成"豫花"牌面粉的销售全面受困,而且也造成湖北乃至全国市场河南产面粉的销量剧降,并给消费者带来面粉恐慌。

    事后证明,"豫花"牌面粉增白剂超标14倍之说,居然是武汉一家颇有影响的媒体搞错了国家标准,将每公斤0.06克误为是每公斤0.006克所致。那么,这场让"豫花"乃至河南面粉蒙冤的事件是怎样发生的?劫难之后的大程公司现状如何?如何看待这场人为制造的事件?

   
    荣获了无数荣誉的品牌一夜之间在湖北蒙冤,成了“毒面粉”。     这就是生产“豫花”面粉的增白剂添加处,该添加设备是电脑控制,十分准确,数据的设定也低于国家规定标准。     透过仓库的窗户,看到一垛垛的“豫花”面粉被堆集在仓库,该仓库已被查封十几天。

   缘起: 连襟争客户,"豫花"无故遭难

    "四处乱举报的人是市场上的另一名商户王珍洪,他就是看我的生意好,想整垮我。"10月24日上午,"豫花"牌面粉在湖北黄石市的独家经销商易永贵向记者讲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黄石市公安路粮油批发市场的商户易永贵是这起"毒面粉"风波最核心的两个当事人之一。他和另一名当事人、也是这次"毒面粉"的举报者王珍洪是亲戚。王珍洪的妻子夏永红和易永贵病逝的前妻是亲姐妹。之前两家在合伙经营面粉,1998年妻子病逝后,易永贵于2000年再婚。2003年5月,由于经营上的矛盾,两家开始出现矛盾。

    易永贵说;"当时王珍洪说给他2万元,让我正常经营。后来他又反悔,非要把钱还我,要求重新分家,否则就在店里闹,不让我做生意。没有办法,我就和他重新分配了代理的几个品牌的面粉,另租了一间门面房。"

    9月中旬,两名当地闲杂人员到易永贵店里,说他经销的面粉有毒,吃出了毛病,要求赔偿。

    10月1日前后,易永贵的几个主要客户打电话说,王珍洪给他们打电话说易永贵经销的"豫花"牌面粉颜色白得异常,增白剂超标,是有毒面粉。

    10月3日,黄石市工商局西塞山分局的工作人员来到易永贵的店里,说有举报称他经销的"豫花"牌面粉有毒,需要调查,并当场封存了店里的80袋面粉,还带走两袋做样品。10月4日早上,黄石市卫生监督所的5名工作人员来到易永贵的店里,从封存的"豫花"牌面粉当中,提取2.5公斤面粉,说要去检验。10月8日,黄石市卫生监督所的检验结果出来了:面粉中增白剂含量为每公斤0.089克,超出国家标准14倍。他们让易永贵通知厂家,3日内来黄石市接受3万元的处罚。

    10月9日,易永贵开始到卫生监督所接受调查,听到王珍洪追问执法人员举报结果的电话。同时,易永贵接到妻子的电话说,西塞山工商分局几名执法人员来到店里,还带着3名记者。

    谈到王珍洪举报他的原因,易永贵说,他们分家后,虽然代理不同品牌的面粉品牌,但客户群相同,所以王珍洪让对方失去客源。

    "就是我举报易永贵的!发现面粉质量可能有问题,每个人都有权利和义务向执法部门举报。"在距离易永贵店面50米远的另一家门面店,本来不打算接受采访的王珍洪在对最近一些报道发了一通牢骚后,打开了话匣子。"要说起来我的原意是想要帮他的,后来是他(指易永贵)自己越闹越大的。"

    夏永红说,为了照顾妹妹一家,她和丈夫才与易永贵合伙做生意。妹妹去世那年,易永贵手里只剩下1万多元积蓄,看在亲戚的份儿上,两家各占一半股份,易永贵主要照看门店生意。当时易永贵非常感激他们夫妇,两家关系处得不错。

    从2002年开始,店里的利润由前两年的每年八九万元降到了每年几千元。看着两家一起经营积极性不高,大家同意分家。分开后,为了竞争同一客户群,他们之间发生了不少生意上的摩擦。"他看我的销量大,就把我经营的品牌进了一点货,然后就拼命杀价。"王珍洪说,"我举报他也是想帮他,给他一个教训,让他以后做生意规矩一点。他胡乱做生意,整条街的商户都对他不满。"

    现状: 河南面粉黄石折戟

    这批被贴上封条的面粉,就是从湖北被运回来的。

    10月24日7时30分,黄石市市区黄石大道与公安路交叉口附近的一个早市摊点上聚满了过早(吃早饭)的市民。62岁的田大妈拿着饭盒过来,习惯性地走向一个面摊,旋即又转向了卖豆腐脑的摊点。她说:"往常家里人都喜欢吃热干面,自从全市清查有毒面粉后,家里人都改吃豆腐脑或豆浆了。"田大妈说:"报纸电视一会儿说超标,一会儿又说不超标,还是少吃面保险。"

    面摊女老板说,她以前没有用过"豫花"牌面粉,但用的面都是河南生产的。从全市工商部门清查"有毒面粉"以来,市面上已经不见"豫花"牌面粉销售了。可是她的很多老顾客过来总要问用的是不是河南的"毒面粉",尽管她不厌其烦地解释,而且用上了本地产面粉,但是生意还是差了一半。

    一位批发面粉兼加工面条的女士告诉记者,她以前用过"豫花"牌面粉。10月14日,新闻报道《大批"毒面粉"流入黄石》的第4天,她去给大客户黄石市中山小学(黄石市知名小学)食堂送面条时,把原来用过的"豫花"牌面粉的包装袋盖在了面条上,结果在学校门口被接学生的家长给堵了回去,并要求她把面条倒掉。学校知道这件事后,当即中断了和她来往多年的送面条业务。

    据湖北部分媒体报道,黄石市10月10日对"豫花"牌面粉全面清查后,武汉、天门、赤壁等地的工商部门也开始"围剿""豫花"牌面粉。10月10日当天,武汉市工商局通知各个分局,在全市粮油市场展开"搜捕",并发出紧急消费警示:市民和各类食堂以及食品加工企业暂时不要购买和食用"豫花"牌面粉,已经购买的请立即拨打12315,由工商部门进行封存处理。

    同行: 把"肇事者"踢出面粉行业

    据黄石市公安路粮油批发市场商会主席介绍,由于湖北地产面粉竞争力不强,黄石市八成市场份额被河南的几十个品牌的面粉占领。

    "有毒面粉"事情发生后,河南其他品牌面粉的销量也减少了七成。一名义愤填膺的女商户听说河南记者采访这件事,一定让河南记者坐到她店里好好讲讲这件事情的教训。她是漯河"雪健"牌和平顶山"豫美"牌面粉的黄石经销商,她的生意受到了严重冲击。对于这件事情,她对易永贵的竞争手段不满,但对王珍洪的做法更有意见。"他们两个之间的经营竟争导致了整个市场销量的萎缩,他们两人都说还要继续斗下去,不知道下一个倒霉的是哪个厂家的哪个品牌,回去告诉你们河南的厂家,断了他们的货,让他们都离开这行,免得再给市场添麻烦。"

    真相: "豫花"不存在质量问题

    "豫花"面粉在湖北遭到"围剿"后,河南省有关部门非常重视。10月12日,上蔡县质量技术监督局暂时封停了大程面粉实业有限公司的生

 

产线。由河南省工商局、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省监察厅、省粮食厅等部门组成的省政府工作组也迅速进驻该公司进行全面调查。此后全国各地的质检部门纷纷对"豫花"面粉质量进行检验检测。

    10月11日,武汉市粮油食品中心检验站对"豫花"小麦粉的检验结果是过氧化苯甲酰每千克0.06克;10月14日,武汉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对"豫花"特精粉的检验结果是过氧化苯甲酰含量为每千克0.03克;10月20日,重庆万州区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的检验结果是每千克0.04克。过氧化苯甲酰的含量全部低于或等于国家标准规定的每千克0.06克。驻马店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和上蔡县质量技术监督局也迅速对"豫花"牌特精粉、精制粉、馒头粉等作了抽检,检验结果显示,过氧化苯甲酰含量全部合格。

    从10月15日到18日,联合工作组对该公司的生产工艺、管理手段、添加剂控制程序等方面进行检查验证,发现该公司产品质量过硬,根本不存在增白剂超标问题。

    损失: 全国销量下降2/3
    公司的生产车间空荡荡的,十分冷清。

    据大程面粉实业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介绍,被误判为"毒面粉"后的短短几天内,"豫花"在全国的销量迅速下降了2/3,很多地方被禁止销售。"我们的这个品牌已经苦心经营了5年,被国家评为'放心面',经过无形资产评估,有3000多万元的品牌价值,公司有3.5亿元人民币的资产,怎么会在一夜之间成了'毒面粉'?"

    10月23日,记者在该公司厂区储存面粉的大门上,看到贴着两道醒目的十字形白色封条,封条上盖着上蔡县质量技术监督局的红色印章。透过窗户,看到成垛的面粉摆放在仓库里面。进到生产区,听不到机器运转的声音,在进门的大厅里,存放着一大堆成袋的面粉,也同样被贴上了几张封条。公司办公室李主任说:"这些面粉就是事发后从湖北运回来的。"这个生产区一共有6层楼,每一层都是摆放着生产设备的车间,车间内空无一人,显得冷冷清清。"我们这些设备如果正常运转,每天可以生产上千吨的面粉,现在只能等待有关部门的通知才可以开始生产,我们心里着急啊!"办公室李主任无奈地说,"从12日起该公司已经停产十几天,所有员工这段时间只能进行培训。"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该公司的副董事长刘红旗回忆说,10月10日看到一份来自武汉的报纸传真《大批"毒面粉"流入黄石》,该公司认为严重失实。为了核实情况和挽回声誉,公司的执行总裁和一名质量技术检测人员当天赶往武汉处理此事。公司有关人员到达武汉以后,马上向有关媒体和相关部门发出了律师函,要求对文章中的错误报道予以更正,但对方态度漠然。10月11日,该报纸又以新闻追踪的形式发表了《黄石彻查"豫花"面粉》,在文章最后一段写道:"国家规定的面粉食品中过氧化苯甲酰每公斤不得超过0.06克,前日引用数据误为0.006克,根据抽检结果,该面粉实际超出国家标准0.4倍,系不合格产品。"同一天,武汉的另一家报纸也在头版显著位置刊登出《六十吨"毒面粉"流入武汉》,并加小标题《标称"河南豫花" 工商紧急"通缉"》,在文章中发出警示:市民、餐馆等食品加工企业暂勿购买、食用该品牌面粉,如已购买的立即拨打12315举报。同时,其他各地的报纸网站纷纷转载,使公司的产品在当地被强行封市,也使公司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灾难。

    公司人员在武汉不断地奔跑协调,湖北省的质量检测部门也在当地对公司的产品进行了抽样检验,结果全部合格,正当公司以为事情即将过去的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10月15日央视《东方时空》以记者连线的形式报道了查处"毒面粉"的新闻,如此一来,这场灾难又波及到了全国。

    不明真相的经销商纷纷打电话到公司询问,甚至要求退货或解除合同。一位齐齐哈尔的经销商跑到公司,称自己的面粉卖不动了,要求退货。直到这名经销商看到了10月20日《中华工商时报》在头版的真相报道,才拿着报纸回去了。

    始作俑者: 葫芦生判断葫芦案

    “我的举报完全合法!”王珍洪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但同时他坦言:“事情闹的这么大,当初完全没有想到。”

    "毒面粉"风波发生后,一些业内人士和相关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指出,此事有诸多疑点:

    举报者竟然是竞争对手

    被媒体称为举报者的王珍洪后来被证实是易永贵的商业竞争对手。从10月1日起,王珍洪以真实姓名不断向当地"3·15"办公室和工商所举报易永贵销售"有毒面粉"。同时,王珍洪还打电话到易的客户那里,称"豫花"面粉"有毒",并亲自掏钱买了两袋面粉送去检测。

    据一位从事多年工商投诉工作的专业人士讲,消费者向工商、卫生部门举报问题产品很正常,但像王珍洪这样把举报电话打到别人的客户那里,实属少见,而且他还亲自掏钱买产品送去鉴定,就显得有些可疑了。工商部门核实这样的投诉时,显然应该多个心眼,防止被别人利用。况且这个投诉人有什么样的目的?他为什么要自己花钱对面粉进行检测?他买了以后有没有调包?有没有故意掺假?这些问题都没有搞清楚之前,对产品的检查更应该慎重。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并非粮食品质检验机构

    黄石工商部门和当地媒体断定"豫花"面粉有毒的依据,是当地卫生监督所送检黄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检验结果。而这个检验结果事后证实是将国家标准搞错,并以讹传讹认定面粉有毒的。

    对此结果,中国质量检测协会会长李保国表示:对产品的监督检验和抽查,必须由国家认可的有资格的机构进行。面粉必须由粮油检测中心检测。李保国认为,从检验单位的资格上看,黄石市疾病防预控制中心显然不是法定的粮食品质检验机构。就算有资格,别人委托检测的结果也不能随便公布,应该向主管部门或政府执法部门举报,要求执法部门按照执法程序处理。

    李保国还说,检测结果出来后,要与被抽查单位核对。这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抽查的产品可能是假冒产品;二是即使产品是这个厂的,不经过确认不能发布。这次,黄石执法部门没有和被抽查单位核对检测结果。按照国家规定,受检产品有15天的复议期。这次,"豫花"厂家15日之内法定复测权被剥夺。

    郑州市卫生监督所副所长李新庆说,撇开湖北黄石市的检测部门有无检验资质问题,他们的检测和公布检测结果的过程中已违反了国家规定。在检测某种产品时,必须让经销商或厂家核实需要检验的产品。如果检验结果不合格,在公布结果之前,必须告知厂家,至少要告知经销商。因为检测时出现一定的偏差是正常的,如果被检单位认为检验结果有误,可以申请复检,这是一个法律程序,不遵守就是违反国家规定。
   超标面粉不是毒面粉

    "豫花"面粉被误检增白剂超标后,"毒面粉"之名不胫而走。

    河南省面粉加工行业的有关专家和相关生产企业的技术人员介绍说,面粉中使用增白剂除对面粉有增白作用外,还对面粉有后熟作用。新磨的面粉黏性大,缺乏弹性和韧性,用来做馒头和面包类食品会出现皮色暗、不起个儿、易塌陷收缩等现象。面粉经过一段时间贮藏后,上述缺点会改善,这种现象称为面粉的后熟。自然后熟的面粉需要的时间较长,一般3~4周。而增白剂可以大大缩短面粉的后熟周期,使面粉在几天内完成后熟。这样面粉品质更趋稳定,大大降低面粉霉变,并提高小麦出粉率。

    河南省食品工业协会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把超标和有毒等同起来是不科学的认识。我国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在面粉生产中普遍使用增白剂。对其适用范围和最大使用量国家有严格规定。这些规定建立在一整套科学严密的毒性评价基础上,受法规和法律的制约。我国把增白剂在面粉中的最大使用量定为0.06g/kg,本身就已经充分考虑到其在面粉中的安全性。据了解,我国的这一标准和其他一些国家相比较低。在加拿大、菲律宾等国,增白剂允许在面粉中的最大使用量是我国的二倍多。

    追问: 谁为""豫花"损失埋单?
    眼前的生意境况,让易永贵欲哭无泪。

    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河南大程面粉实业有限公司遭受了巨大损失。"大程"公司常年法律顾问、河南尚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叶剑平说,这起事件造成的损害是严重的,一方面,首先给大程公司的生产、销售和市场正常运营造成了致命的破坏,一直供不应求的产品被迫停产,销售停滞,经销商纷纷解除合同、退货;其次此事件给"豫花"这一品牌造成了毁灭性打击,"豫花"是河南大程面粉公司精心培育多年的品牌,是河南省名牌产品,这次事件带来的最严重后果可能是"豫花"品牌的丧失,目前公司直接的经济损失至少在几千万元,而且数额还在扩大,最后的数字还需要等待统计结果。

    另一方面,对政府和社会而言,这次事件不但造成了公众在面粉消费上的恐慌,影响了社会稳定,而且直接损害了政府在管理企业和规范市场职能方面的形象,损害了整个面粉业的形象,甚至对我国面粉业的对外贸易会产生负面影响。可以说损害是多方面的,深远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叶剑平认为,本案已经构成了新闻侵权。叶剑平表示,目前正在积极做准备工作,有可能组建一个律师团,诉诸法律,讨回公道。

    根据有关法律规定,构成新闻侵权的新闻单位及其他提供新闻材料的单位和个人,应当承担民事、行政及其他法律责任。叶说具体如何起诉,目前还不便透露。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作出失实报道的湖北部分媒体和非法行政的湖北当地工商执法部门以及提供不确切信息的检验部门可能是被告人,其他传播不实消息的外地媒体是否纳入被告范围,暂时还不能确定。

    至于追究这些单位哪些法律责任,叶表示, 根据《民法通则》、《出版管理条例》、《广播电视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规定,目前考虑的内容是,首先要求这些单位和个人停止侵害;二是这些单位和个人要公开更正;三是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四是公开赔礼道歉;五是赔偿损失,包括直接和间接损失;六是要求有关部门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其他法律责任。

    一资深传媒人士分析说,因为媒体的错误,导致一个地区一个产业一个品牌的产品受到伤害确实不该,纵然地方政府对媒体动用行政手段,扭转了不利的局面,但是重塑形象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因此,靠政府行政监督媒体和媒体的自身监督是缺乏保障的,建立完善的新闻法律法规十分必要,要靠立法来强化媒体的责任和义务。

    全国用户委员会、中国质量协会工程师邹振告诉记者,他认为如果是工商部门的过错,其应该承担相应责任,甚至国家赔偿。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张莉)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