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环保 >> 绿色风标 2003年4月22日08:44


李小溪 为天蓝水清而战

李彦春

    

    大自然能满足人类生存的需要,但是满足不了人类的贪欲。———甘地

    常有人问我为什么对环保如此执著,我说是“爱”,因为爱,所以不能看它受伤,因为爱,所以希望它好。———李小溪《环保日记》

    今天是世界地球日。今年地球日主题“生命之水、未来之水”。

    习惯上,人称地球为母亲,但李小溪视地球为自己,地球受难等同她受难,砍树等于砍她胳膊腿,河流污染等于她血液不洁,空气污浊等于她肺部感染,残害野生动物她有剜肉剔骨之痛,森林起火她感同自焚……李小溪,海淀区人大代表、空军指挥学院副教授,现退休。4月14日、15日,李小溪以人大代表身份与北京市园林局、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市政管委、水利局等职能部门谈节水、垃圾分类、白色污染、废电池处理、光污染、移植大树等。她对园林局强调:“对更新树种的单位一定要严格把关、严格审批,一定要亲自下去看……每棵树都很珍贵,能不砍就不砍,北京缺大树。”

    军人天职,保家卫国;公民精神,奉公尽职。十几年,李小溪在保卫国家安全、环境安全的战场上实践着军人天职和公民精神。

    ■“我活明白了,没有什么事情比环保更值得我为之奋斗”

    李小溪诠释幸福生活:简单而丰富。具体为“呼吸清新空气,喝洁净水,吃无污染食物,身边环境一派天然”。19岁前的她享受过这样的幸福。那时她生活在鞍山千山脚下,印象“天特别蓝,水特别清,树特别多”。诱人时光是课后爬东山,看野花野草小动物。夏天到“二一九公园”的劳动湖游泳、观鱼、摘果子……她成长的乐趣在于野外生命的盎然。“那时的鞍山和现在人们印象及现实中的钢都差远了”。

    1964年,李小溪考进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张家口,苦寒沙碛。她怀念故乡。之后在海南岛最南端的原始森林中工作5年。其间,森林是燃料的唯一供给。李小溪看百年树木棵棵倒地,痛惜而无奈。她离任时总结5年变化,“人类活动范围越来越大,周围树木越来越少,野生动物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20世纪90年代初,李小溪因身边环境的恶变而关注环保———北京的大树少了,河流脏了,空气污浊了,水质差了,风沙大了,西山看不清了,星星看不见了,食物味道不正了……差旅途中,乱砍乱伐、滥捕滥杀让敏感的李小溪感同“浑身受伤”。夏日傍晚,在京密引水渠边听蛙声一片、看树影婆娑是李小溪最惬意时光。心理上,这份惬意是她青少年幸福记忆的延伸,精神依托,还有疗伤之效。

    1998年,李小溪出差回京,眼前情景让她吃惊不已,玉渊潭至昆明湖河道两侧在砍树。她特意换上军装前去了解详情。得知:政府为解决北京缺水,用河道全面衬砌的方式治理京密引水渠———在河岸河底铺上水泥、石头取代以往的土壤,以防渗漏。堤岸两侧大树则成了治理工程的障碍。轰鸣的锯树声让李小溪“急红了眼”。她恨不得效仿国外环保志愿者“住在树上”。然而,大树终在她“人微言轻,无能为力”中倒下。2000年9月,李小溪发现北安河至密云水库72公里的河道又在搞水泥衬砌,又要砍树,“28000棵大树啊”!李小溪决心“以命相保”。她致信决策部门调整思路,请专家论证治理利弊,呼吁媒体保护天然河道,报上著文保护大树。3年,李小溪为捍卫幸福“心力交瘁”。在她和同道的阻止下,决策部门原计划全部“剃光头”,后只砍了3000余棵,25000棵大树免于非命。对于70年代栽种的3000多棵杨柳树的消亡,许多人不理解李小溪的急眼:“不就是几千棵树吗,再种呗。”李小溪声音含悲:“要多少年才能长这么粗啊。”她曾向职能部门诉说内心感受:“知道吗,现在一只青蛙也没了,我听了20多年它们的叫声……”职能部门不解:“没青蛙怎么了?”李小溪由悲转怒“青蛙是生态好坏的标志。”

    2002年9月26日,《京华时报》载:“昨天,北京市水利局局长焦志忠强调,北京今后不再修建‘铜帮铁底’河道,即不再用水泥修筑河道,要恢复以往的天然河道。”李小溪欣然。

    1999年1月,李小溪正为“保树”激战时,她被通知当选海淀区人大代表。初始,她有些为难,为教书与环保在时间、精力上的矛盾。随“保树战斗”日趋激烈,她意识“此时当选,天赐良机”,“有个代表身份,提意见起码有人听了”。以往,她在干预非环保行为时,行动者第一句问话:“你干吗的?”第二句便是:“你管得着吗?”多年来,李小溪困惑:“我说话没人听,干着急干生气。”当选代表后,李小溪向单位申请提前退休,目的:“当好代表,搞好环保。”另外,身患癌症的母亲需她照顾。之后,她再三申请。2002年,李小溪提前三年退休。此举,一些人不理解她的放弃———钱财、职称、待遇。李小溪的想法是:“25000棵大树的价值岂能和这些身外之物相比。”时年,57岁的她在其《环保日记》中写道:“我活明白了,没有什么事情比环保更值得我为之奋斗。前半辈子向大自然索取太多,后半辈子我要回报它。”

    ■“凡让我感到痛苦的事,绝不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李小溪随身携带代表证,内中文字“代表可持此证就地视察”,赋予李小溪干预一切非环保行为的权力。

    实际上,李小溪未当代表前就自觉行使公民权利。凡让她感到痛苦的事,她的态度:“绝不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1998年3月,李小溪在报上看到《熊胆取汁目击记》———长白山脚下有一仙人桥农场,农场饲养15只“胆熊”。熊胆取汁是为人类药用,取汁过程令人发指……该报道让李小溪“头皮发炸”地立即致信原国家林业部部长陈耀邦:“这篇报道我没有勇气再看第二遍。不能因为提高人的生活质量而践踏动物生命。我希望取缔在全国有类似情况的熊养殖场。”一个月后,陈耀邦回信:“根据你的举报封闭了这个私人的、非法的、条件恶劣的熊养殖场。”后据李小溪调查,现今共有6000只左右“胆熊”分布全国。“一想到胆熊每天重复恐怖的刑罚,我就难受。”李小溪说这话时,手中卫生纸湿了又湿。

    同是1998年,报上曝光云南德钦县一项即将实施的“木头财政”———砍伐白马雪山100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森林中栖息千只滇金丝猴。各路环保志愿者大显神通,以同一目的异同方式阻止砍伐成真。针对来自北京的阻挠,该县县委书记发话:“谁不让我砍树谁就给我发工资。”此话让李小溪致信县委书记、县长:“砍树不是长久之计。要想别的办法从木头财政中解脱出来。”后来,在国务委员宋健的干预下,原始森林转危为安。李小溪亦收回悬挂多日的心。

    2001年10月16日,李小溪在《北京晚报》看到环保志愿者舒志钢撰文《我们还能看到这块湿地吗?》。舒志钢写道:“北京顺义区杨镇三街附近有块面积很大的湿地。我去看鸟时,当地居民告诉我,这块地方被一家公司看中了,要建高尔夫球场和娱乐城,看鸟要趁早,要不就没得看了。倘真如此,我为这块湿地命运堪忧。这是北京最后的湿地。”李小溪立即与舒志钢联系:“我要看湿地。”舒志钢陪同,李小溪在近3000亩的湿地上看到———十几种珍稀鸟类,比如栗鸢。有猛禽,说明该地生物链甚好。在严重缺水的北京,是急需唯一的湿地还是再添一个高尔夫球场?球场建成,珍禽何处栖息?李小溪找到杨镇工业开发主管。主管给她看“京东大芦荡休闲旅游度假村规划图”。图中显示:湿地北边将建占地3000亩的大型娱乐城、南修高尔夫球练习场、西造人工绿地广场、东盖住宅区等。李小溪当下表示反对:“东西南北的人工设施将切断湿地的水源补给。湿地不湿,就是死亡。高尔夫球场耗水大、毒化土壤、污染地下水……”主管争辩:“球场与湿地共存。”李小溪反驳:“要么生要么死,没有共存。”李小溪再一次“急红了眼”,她与舒志钢为保住北京最后湿地奔走、呼吁……李小溪在《中国青年报》撰文《要湿地还是要高尔夫球场》、《何不建一座湿地公园》。她在寻找既发展经济,又保护环境的双赢方案。湿地开发暂且搁置。2002年5月,北京市政府在《2001—2002年北京市湿地保护工程规划》中明确规定“加强密云水库、怀柔水库、潮白河和杨镇万亩苇塘的保护”,“杨镇苇塘湿地与野鸭湖、金海湖湿地被列为市主要保护湿地,并将于2002年至2003年进行全面保护规划”。2002年5月30日的《北京晚报》,舒志钢撰文《杨镇苇塘湿地保住了》。搅黄开发商的梦想并非李小溪最终目的,她的梦想“建一湿地公园”,以防湿地自生自灭,使保护落在实处。日前,她与相关部门多次商谈建湿地公园之梦。

    2001年10月30日,舒志钢又在媒体撰文《流入官厅水库的洋河被严重污染》。污染源之一是张家口市下花园电石厂炭黑分厂,其年排污量15万吨。污染河流穿过河北怀来县,流向北京。怀来县农民曾用洋河水浇稻田,结果焦枯至死。李小溪立即将舒志钢文章告知国家环保总局并要求处理解决。12月28日,环保总局答复李小溪:“一、对企业实施经济处罚3万元;二、对事故期间排入河道的电石渣进行彻底清理;三、责成企业对废水治理建章立制。”

    2001年5月,玉蜓桥花鸟市场被取缔。5月20日,在撤市期限最后一天,某鸟贩子痛骂:“最他妈的恨李小溪。”李小溪断了他的财路。1988年,《野生动物保护法》颁布,具讽刺意味的是,该年,玉蜓桥市场,亚洲地区最大花鸟鱼虫市场开张。13年,这个罪恶的市场成为无数生灵的墓地。李小溪多次调查并向人大呼吁取缔该市场。她曾数次到崇文工商局要求协助他们执法。初见崇文区执法者时,见人疑惑,李小溪敏感意识:“你们是嫌我狗拿耗子吧,海淀区的人怎么管崇文区的事?即使不是人大代表我也要管。”她向该市场宣传北京市于2000年1月颁布的《关于禁止捕杀一切鸟类的紧急通知》,并向人大提交《关于取缔玉蜓桥等市场中非法鸟类交易场所的建议》。

    1999年,李小溪出差重庆,在飞机上听人说长江污染严重。返回时,她放弃了飞机选择乘船,为证实沿途“污染严重”的细节。在船上,李小溪看到游客和工作人员将生活垃圾倒入江中。李小溪惊问船长:“船上为什么不放垃圾桶?”船长同样惊奇地反问李小溪:“为什么要放垃圾桶?我1957年就在船上干,40年了,都是这么干的(垃圾入江)。”船长坦告李小溪:“40年了,你是第一个提出这个问题的。”李小溪说:“你是吃长江饭的,长江完了,你还有饭碗吗?别的船管不了,先从你这条船上做起。”李小溪当即用塑料袋搜集船上垃圾。回京后,她致信国家环保局水污染控制司“建议增设垃圾桶”并呈上其绘制的长江两岸排污图———28个排污口上标明哪段有白色泡沫,哪段呈现黑水,哪段是褐色浊流……2000年,国家环保局、长江管理委员会出台《禁止在长江倾倒垃圾的规定》和治理长江污染的决定。

    ■“不能浪费手中这点权力”

    保护京密引水渠两岸大树、取缔熊养殖场、保住湿地、处理洋河排污、玉蜓桥撤市、保卫长江是李小溪环保成功的几件事,但更多的事没结果,结果源自举报信反馈。写举报信是李小溪环保事业的一部分,回信率仅为10%。随李小溪代表期限迫近,“过期作废”的紧迫感使她“不能浪费手中这点权力”,“将代表权力用到家”,“对一切损害自然的行为有不可遏制的冲动”。

    2002年,李小溪出差山西,发现太原市郊区有许多自备井。一口自备井每年缴纳200元,水价低廉,浪费惊人。李小溪向水利部水资源司建议清理自备井并提高水费。在湖南长沙郊外某林区,她看到一横幅“用真枪打活动物”。李小溪致信长沙职能部门“建议取缔”。她到青海省共和县,见人们在砍树,说是填补招待费亏空。上世纪70年代栽种的300棵大杨树能卖1万元。在此地一周,李小溪天天阻止砍伐,但300棵树还是在她眼前倒下了。在银川,她看到一些穿制服的人在贺兰山打猎,她致信自治区领导“希望制止”。在广西、云南边界,她看到野生动物交易猖獗,遂将交易细节及建议反映给省主管部门。在北京修建四环及香山周边的道路时,伐树严重。李小溪向首规委、首绿委、市园林局建议采用上下道办法既拓宽道路又保住树木。她建议相关部门改变“一修路就砍树”的思路。她还不断将国内外绿化先进经验及城市建设信息寄给职能部门。近年,北京市调整了绿化思路:多种树,少种草,树草比例7:3。

    摘李小溪《环保日记》———

    武汉一森林公园用活牛喂狮子,一些牛含泪赴死,一头牛宁死不屈被当场击毙。立即写信给市长,请他处理此事。(2000年6月15日)

    给呼和浩特市市长写信,反映该市林业部门因欠电力部门10000元导致300万棵大树正在枯死,我愿意出资10000元解决此事,没有回音。(2001年5月25日)

    给中央党校和国家行政学院领导写信,建议党和国家公务员的最高学府开设环保必修课,只有领导干部们具备环保知识和环保意识,我国的环保事业才有希望。百年大计,岂能儿戏。(2001年5月30日)

    大连市将投资2亿元人民币将5000棵大树移进城,立即给大连市长写信并寄去相关材料。大树转栽,全国成风,劳民伤财,必须刹住!(2002年10月29日)

    李小溪的环保弦总是绷着。顾客进超市看见的是商品,她注意的是包装。北京市生活垃圾的48%来自包装。她不断给职能部门提建议《限制过度包装》。食客进饭店,关注的是美食,李小溪却观察该饭店有无野生动物,是否使用一次性筷子,然后她向职能部门举报。她“特别讨厌一次性东西”。李小溪曾质问职能部门为什么不执行2001年1月1日《在全国禁止和使用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规定?答:“规定有缺陷。”李小溪逼问:“为什么不认真论证?”

    李小溪认为:“塑料袋是20世纪最糟糕的发明。”白色污染殃及全国。北京每年300万吨垃圾中塑料包装占40%以上。“关于彻底治理‘白色污染’的建议”,李小溪工作重中之重。

    水利局、自来水公司、市政管委都有节水办,李小溪的节水建议在三部门间落实始终不明朗不到位,形成都管都不管的局面。如李小溪呼吁用水“超量提价”,职能部门为难“计算起来特别麻烦”。“这是理由吗?”李小溪盯问,“现在花高价买水是为避免将来拿多少钱也买不到水。”她建议三部门合并成“水务局”以统一管理。水,生命之源。李小溪对流水声敏感到“神经”地步。1998年,她到某高校办事,听见男厕所水流声“像发大水”。学生告诉她“坏了一个多月了”。李小溪一个电话打到校长办公室要求“立即修好”。有人不解她的“多事”,李小溪认为“一个合格的公民都会这么做的”。

    今年人大李小溪交议案35篇———《关于在全国师范院校开设环境教育课程的建议》、《关于促进城市生活垃圾管理和资源再生利用工作的几点建议》、《关于修改北京市“限养法”的建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议案》、《关于北京市餐饮业及商店禁止经营野生动物的建议》、《关于在城市中减少光污染的建议》、《关于限制使用人造仿真植物的建议》……职能部门认同建议,但“问题不能一下解决”。李小溪却等不起。《环保日记》写道:“珍惜最后一年任期,好好干!争取多解决几个问题。离任前要挨部门把问题谈透,建议多开专家论证会,以免决策失误造成后患。”(2002年11月16日)

    ■“尽管如此,但不能无所作为”

    李小溪不快乐,说是每天接触不良信息太多———

    梁从诫说在加拿大海滩上看见被割了生殖器的海象。可可西里不断传来藏羚羊被捕杀的噩耗。2002年夏,李小溪回到一别40年的鞍山。她在东山寻找“蓝天、绿水、森林”,现实让她失望。特别是在一号称亚洲最大“玉佛苑”的寺庙前,她痛心钢都为建这一人文景观把山削了,树砍了。李小溪对家乡人直言不讳:“一点不欣赏这个以自然为代价的亚洲最大。”

    媒体披露的一组数字让李小溪忧心忡忡:“我国除了煤储量能维持200年外,其他资源都将在几十年内消耗殆尽。到2020年,石油70%、天然气80%靠进口。”《环保日记》吐露焦虑:“谁能养活明日中国?”为此,李小溪走到哪儿就将“简单生活即幸福生活”理念宣传到哪儿。她说:“幸福标志绝不是豪宅华舆美食,而是新鲜空气、清洁水源、无公害食物、无污染环境和可持续发展前途。”她举例自己为了可持续发展前途,“不用餐巾纸,不用塑料袋,不用一次性筷子,两口之家用水仅2.5吨……”她之理念,不少人不屑,特别是富裕阶层。经常是,一腔热血在“杞人忧天”的嘲笑中被冷却。

    直面人的贪欲、个别职能部门的麻木和推诿,李小溪常有“螳臂挡车”的悲观。亦如梁从诫感叹环保志愿者之现实:“气死了一批,累死了一批,老死了一批。”但李小溪和梁从诫想法一致:“尽管如此,但不能无所作为。”有所作为的执著,一为环境,二为求得内心平静。接触过李小溪的人评她“环保发烧友”、“执著得厉害”。

    《环保日记》:“我努力过了,我对得起自己良心。从小接受的爱国教育,爱什么,不是口号,是具体的爱———山水草木花鸟。”10年来,每年11月至隔年3月,鸟儿觅食困难期,每天中午12点半,李小溪准时去单位食堂取剩菜剩饭,然后到院内6个固定点喂食喜鹊、乌鸦。不少人笑她此举“吃饱了撑的”。李小溪不辩:“它们给我的乐趣和安慰我自己知道。”为环保和内心平静,李小溪非常渴望连任,但现实已让她做好了“不当代表了,但还可以以一个公民的身份继续环保或委托其他代表做我代言人”的准备。

    20世纪30年代,鲁迅预言:“在遥远的将来,中国如果还是现在这个样子,那么戈壁的沙漠肯定会南移,中国的全土将会被沙石埋没。”十几年,李小溪以一个军人的责任和公民的作为阻挡预言南移。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3年4月22日
(责任编辑:徐冬梅)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