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环保 >> 绿色风标 2003年4月24日08:24


我对这条路有感情了,到内地出差,都忍不住要向人打听――
雀儿山的路好不好走 记川藏线上的养路工

闵捷

    

    雀儿山在青藏高原东南部沙鲁里山脉北段,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境内,藏语叫“绒麦俄扎”,意即“山鹰飞不过的山峰”,最高处海拔6168米。川藏公路北线317国道经过雀儿山连接西藏昌都,是西藏联系内地的重要通道。20世纪50年代初,为了早日进入西藏,十八集团军和地方施工队伍用了不到半年时间修通雀儿山上的公路,公路技术等级低,路基狭窄,陡坡急弯一个接着一个。 

    在平均海拔近5000米的雀儿山公路上,一位名叫陈德华的养路工,一干就是20年,获得“全国劳动模范”等多种荣誉,被当地老百姓称为雪山上的“守护神”。 

    为了保障川藏公路的畅通,1954年在雀儿山设立了甘孜公路养护总段雀儿山五道班,养护山顶的10公里公路,并负责山两头16公里排除塌方、冰雪的任务。陈德华就是五道班的班长。 

    今年45岁的陈德华,乍一看长得像阿凡提,长方脸,高鼻子,上嘴唇留了撇小胡子,笑容常常挂在脸上。他的父亲参加过修筑川藏公路,然后留下来养护川藏公路,在德格县与一位藏族姑娘结为夫妇,所以陈德华还有个藏名“扎西降措”。他也像父亲一样,把家安在了德格,娶了一位藏族姑娘。 

    五道班驻地海拔4889米,是三千里川藏线上海拔最高的道班。这里的空气含氧量只有低海拔地区的50%,山上不下雪的天气只有1个半月。当地有顺口溜说:“雀儿山,风吹石头跑,四季不长草,一步三喘气,夏天穿棉袄。” 

    工作在德格县政府办公室的李旭东,对雀儿山的凶险和陈德华的刚毅有着深深的印象。1994年3月,他在内地探完亲,带着妻子和3个月的孩子回德格县,长途汽车开到雀儿山垭口时遇到前方雪崩,前进的路被堵住了,车堵了一串,由于路窄,也无法后退了。李旭东望见陈德华和同事驾驶推土机不停地在雪崩地点把雪铲起来,推到路边的悬崖下,稍稍安下心来。 

    他知道雀儿山缺氧,所以特意带了个氧气袋,不时给孩子吸点氧。然而堆积在公路上的冰雪太多,5个小时过去了,路还没有通,原来鼓鼓的氧气袋变得干瘪,氧气已经吸完了,孩子红扑扑的小脸蛋一点点变乌,嘴唇发紫,喘着粗气,李旭东心慌了。 

    他想抱着孩子往山下走,可是天色已晚,车外又是狂风大作,把地上的积雪搅得漫天都是,两米以外的东西根本看不清楚,这样下山很危险。“我当时慌得脚都软了。”李旭东说。 

    终于,陈德华连续干了6个小时,疏通了道路,车队缓缓前进,李旭东和车上的群众纷纷向陈德华招手致谢。车越往山下走,海拔越低,孩子渐渐脸上有了血色,“陈德华是救命恩人呐。”李旭东说。 

    救命的事对陈德华可算家常便饭。在他的脑子里,最要紧的事莫过于两条:一是在大雪纷飞的冬季确保道路畅通,二是趁夏天天气转好把道路养护好。 

    清除积雪的推土机烧柴油,冬天很容易凝结,发动时要用炭火烤一阵子,所以陈德华为了抢时间疏通道路,常常带领同事们人工清除路上的障碍。他们嫌顺着公路走太慢,就从坡上抄近道滑下去。他们坐在铁铲上,手握住铁铲的柄控制方向,要减速时就把脚蹬在雪里,称为“手方向,脚刹车”。 

    有时大雪飞舞,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哪是道路哪是悬崖,即使道路通畅,司机们也望而生畏,不敢前进一步,这时陈德华总是第一个站出来用身体当路标。 

    1991年4月7日早晨,长长的一队车辆被这样的雪拦住了,正驾驶推土机清理积雪的陈德华让同事来接替自己,然后从容走到第一辆车跟前,喊声“跟我来”,就顶着大雪,踏着齐膝深的积雪,引导车辆前进。雪花钻进脖子,化成水流进背心,冷得他直打哆嗦,大风吹得他呼吸困难,他全然不顾。。 

    3个小时过去了,一辆辆汽车安全通过了雀儿山,司机们一一摁响喇叭,向陈德华表示敬意。 

    正在清理积雪的同事们却发现陈德华的步子越走越慢,跑过去看他,只见他的眉毛、胡子,乃至眼睫毛上都挂满了白霜,嘴唇和脸颊都已经冻乌了。同事们使劲喊他,陈德华勉强用手指指嘴,说不出一句话。大家吓坏了,七手八脚把他抬回道班,赶紧用雪拼命给他搓身子,过了一阵子,陈德华忽然说出一句:有点痛。看到他的腿恢复了知觉,同事们都忍不住哭了。 

    当冬天过去后,陈德华也一点不敢闲着。因为4、5月份冰雪融化,养路工们要疏通公路的涵洞和水沟,保证雪水流走,不要把路基泡坏了。 

    6、7、8月天气转好,是一年之中惟一可以养路的时节。由于温差大冰雪多,雀儿山无法铺设柏油或水泥路面,只能铺碎石路面,需要大量有粘性的泥土,才能保证车辆经过时不会打滑出事。但雀儿山最缺的就是泥土,山下能够取土的地方最近的也有10公里远。 

    由于他带领同事们进行精心的养护,从1990年起,雀儿山路段的好路率一直保持在80%以上。 

    在雀儿山度过了20载光阴后,陈德华患上了胃炎,那是生活条件差的结果;视力下降了,原因是成年累月受到强烈的雪光映照。2002年上级安排他兼任甘孜州公路局下属的甘孜公路分局工会主席,但他大部分时间仍然在山上养路。 

    他说,我对这条路有感情了,到内地出差,都忍不住要向人打听雀儿山的路好不好走。看着旅客安全通过雀儿山,我的心才踏实。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03年4月24日
(责任编辑:徐冬梅)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