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环保 >> 自然生态 2001年9月24日15:52


万年古树“浮”出惊世故事
    
图1:古树近况古树沧桑蕴藏着谜

    阳春漠阳江里躺着一棵目前中国最古老的整树,引来社会各方关注,有人想出资买下它作研究之用,有人想将它置于景区供人观赏,它的命运最终如何…… 

    阳春市合水镇漠阳江出土的巨型古树,在江中静静地躺了两年之后,最近终于被科学家揭开了“身世”之谜———距今126800±150年(±表示可能出现的年代误差)。这是中国目前出土最古老的整树!它恰巧生长于世界冰期末期,研究价值之重大,令科学家兴奋不已。 

    当这一惊世发现见诸报端后,立即引起人们的关注:正受着木质变软、腐烂威胁的古树,命运将会怎样?它属国家保护的范畴吗?记者为此作了一番调查。 

    古树发现地点 古人活动频繁 

    日前,主持万年古树研究工作的广东省科学院广州地理研究所李平日教授,需前往阳春市采集古树样本,记者随之前往。 

    在阳春合水镇,参与挖掘古树的欧老伯引领我们去看古树。我们在漠阳江边的一个巨大岩石下登上渡船。欧老伯说,从这撑船,不远就可见到古树。 

    抬头望去,巨岩如刀削般的截面呈30度角倾斜伸向河面,巨岩下是一个恬静安祥的小村庄。同行的阳春市考古专家、博物馆馆长柯圣梧说,那巨岩叫白石岩,小村叫白寨村。这个看似普通的村庄,其实是一个古文化村落遗址,白石岩下是一条古文物埋藏带。 

    柯馆长还说,七十年代有许多文物陆续从这里出土,从出土的磨制石器、陶器、石戈等遗物推断,其年代约在新石器年代晚期、商代、西周、战国时期的都有。那里出土的犀牛牙齿化石,属灭绝种类,那时犀牛在漠阳河两岸存活。这里距离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石仔遗址约5公里。独石仔遗址是古人类生活的洞穴,距今约1.6万年,其地层保存较好,文化层厚达2.8米,遗物较为丰富,体现着不同时期文化体系间的承袭和发展关系。 

    万年古树的发现地点,正处在古人类活动频繁的地方。古树与古人类活动有无关联?还待科学家进一步探索。 

    挖沙挖出古树 险当木头卖掉 

    行船间,忽见河面一堆垃圾积聚。欧老伯说:“那就是古树的树头,被江面垃圾覆盖。暴雨天气,河水上涨,树干淹没在水里。” 

    我们无法目睹古树真容,但透过水面,隐约可见其粗壮的树干。大老远跑来的李教授,手拿钻具,无从下手,深感遗憾。 

    欧老伯说,1999年5月,他和儿子在这条河上挖沙。那时江水尚浅,他们发现河床中央半埋着一根巨大的“木头”,便想把它挖起来卖钱。正想开挖,遇上大水,古树又被水和泥沙埋没。直到去年3月,江水退下,欧老伯请来10多位村民,用沙泵、斗仔船、磨地绞等工具,将古树从河中拖吊起,移至河滩。可惜,拖吊过程中,古树断开两截。据说,当时有人想以5千元的价钱买下“木头”,后因“木头”断开两截而作罢。 

    当时古树摆在河滩,引来众人围观。素有考古意识的阳春人怀疑,这是棵古树。便找人测量:树长24.1米,树干最粗处需三人合抱。于是有好心人将之写成消息,刊载于省报上,终于引起了李平日教授的注意。李教授和他的合作者、年代学专家谭惠忠第一时间奔赴现场,勘察古树,采回样本,回研究所做树木同位素年龄测定。 

    冰期末期物证 填补一项空白 

    “巧合!完全是巧合!”李教授为古树年龄的测定结果惊喜不已:古树距今约12680年,正巧处于1.2万年前后的全球冰期的末期! 

    古树年龄数据至关重要,李教授慎之又慎,先后在三个实验室做了四次测定,最后一次是在权威机构北京大学用加速器质谱法测定的,四次结果基本一致。 

    李教授如此慎重是有原因的。因为古树生长在地球的冰期末期,那时地球气候正发生着巨大变化,由寒转暖,科学界称之为“新仙女木期”。对于“新仙女木期”的研究,是当今科学界的一个重要课题,而我国正是缺少这一时期的研究物证。这棵古树的发现,正好填补了这一空白。 

    李教授说,据初步估算,这棵万年古树成活了约三四百年,目前还不能确定是什么树种,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令它倒下死去。它后来被泥沙密封埋藏起来,至今保存完好,它有树头、树干、树梢,是一棵完整的树。科学家可以从它的年轮里,从年轮间的宽窄变化和碳氧同位素变化中,判断远古时代气候的冷暖变化,干湿变化,以及遭遇过什么自然灾害等状况。 

    不属国家保护 引来善意之争 

    谈及古树的保护,李教授面有难色,他说,将巨大的古树运回广州,需要一笔巨大的费用,而他们今年只有3万元的研究经费,要么保护了古树就做不成研究,要么做了研究就保护不了古树。 

    那么,有着如此重大研究价值的古树,属于国家的保护范畴吗? 

    广东省地质矿产局有关部门向记者提供的《地矿管理法律法规汇编》中,“地质遗迹保护管理规定”的“地质遗迹的保护内容”有关章节提到,古植物化石才属于其保护内容。 

    记者又从广东省林业局相关部门获悉,目前我国还没有关于保护出土古树的法律法规,而如果古树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中的其中一种树种,则可以列为保护范畴。然而,万年古树的树种还是一个谜。 

    就在人们担忧古树命运的时候,深圳南山区某部门和南海市西樵区某旅游部门都想出资买下古树。深圳南山区某部门的一位领导已经赶到合水镇,要求买下古树。他说他们要把古树保护起来,供研究人员研究之用。 

    南海市西樵区某旅游部门也想买下古树,并将它置放于新开发的景区内,供游人观赏。 

    然而,阳春市政府岂肯轻易让宝!他们日前已作出决定,将古树的搬移和保护工作交由该市建设局具体实施,并拟将古树置放于该市中心文化广场的恰当位置,比如广场旁的博物馆里。阳春市一位副市长说,对于古树的保护,还得听取专家意见,采取最好的方法,将古树保护起来,供研究之用,让阳春市民观赏。 

    *** 

    故事发展到这时,古树终于“名花有主”,然而,故事还没有完,古树何时吊出水面?科学家对于它的研究进展如何?记者和许多有心人一样,对它投以极大的关注。(王毅毅 周奇林)


2:去年古树断开两截情形
《羊城晚报》 2001年9月24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