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环保 >> 自然生态 2002年12月07日09:41


如果还不珍惜,最后一滴水将与血液等价!
大自然的悲愤呼喊
    

    ■本报北京12月6日电 

    满脸沧桑的老人面对浊臭的涑水河悲愤交加。作为汾河的支流,涑水河原本也很清澈,没有它,就不会有山西运城今日的繁华。可如今,涑水河却令人蒙羞———沉默的老人端着的不仅仅是一瓢污水,更是涑水河如泣如诉的呼救。 

    天真无邪的孩子指着暗渠中被偷偷排出的污水对大人说,因为有了它,井水不能喝了,洗头还要掉头发。这个年幼的孩子,小脑袋居然秃了顶。    挂满枝头的不是青翠欲滴的绿叶,不是累累的硕果,而是千万只迎风飘扬、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它看上去是那样洋洋得意,正是人类的劣迹成就了它们的张狂。 

    辛辛苦苦养的一池鱼,一股污水倾泻进来,最终只剩下养殖者的一声叹息和一池死鱼。 

    浓烟滚滚的工厂、被沙尘掩埋了的村庄、被人类驱赶得流离失所的天上地下的生灵……《生命之歌———中国环境警示教育大型摄影展》今天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拉开帷幕。作为千疮百孔的大自然的代言人,100多幅触目惊心的照片在向人类呐喊。 

    摄影展是对中华环保世纪行活动开展10年后的一个全景式回顾,照片大多出自中华环保世纪行记者近年来的作品。过去的3650个日日夜夜,几百位记者风雨兼程、辛勤耕耘,凭借着他们的职业敏感和强烈的责任心,用自己的镜头和笔,忠实地记录了华夏大地生态环境变迁的历史。 

    一幅幅揪动人心的照片在警示,地球,这个人类的家园,已经被人类自己毁得支离破碎。醒来吧!那些还在执迷不悟的破坏者。 

    展览分为淮河呐喊、黄河歌谣、长江咏叹、绿色变奏、蓝色行板、金色合奏、希望所在等章节。 

    朝母亲河走去,看见的是水塘龟裂,土地干涸:沿黄用水已超过黄河水资源的承载能力,缺水严重。1972年至1998年,黄河有21年下游出现断流,主河槽淤积加重。黄河下游的“地上悬河”越发危如累卵。 

    朝母亲河走去,看见的是黑水肆虐流进母亲河的动脉:近年来,黄河流域“十五小”污染企业发展迅猛,每年排入黄河干支流的污水量达42亿立方米,污水日趋严重,很多河段流淌着的只是污水。 

    长江也是悲歌一曲。一片片一望无垠的黄沙地在哭泣痛诉:长江源的绿色在萎缩。据统计,长江源头区草场退化达2.5万多平方公里。由于受鼠害影响,10%已沦为“黑土滩”型次生裸地。人为的活动也加剧着草场的退化。据卫星遥感测定,青海省草场面积正以每年200万亩的速度退化,而青海省草场载畜量却以每年3%的速度增长。 

    许多参观者被这幅照片震动了:数不清的藏羚羊的头颅被堆在一起! 

    藏羚羊被称为“高原精灵”,生活在“世界第三极”———青藏高原可可西里无人区,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50年前,在可可西里生活的藏羚羊有近百万头,当人们发现了它惊人的经济价值(在国际市场上,一条藏羚羊羊绒披肩标价1.1万美元,最高价甚至可以卖到4万美元)后,几十年间,藏羚羊竟濒临灭绝,现在仅剩下5万只。据说,在盗猎最猖狂的1990年至1998年间,每年就有两万只藏羚羊倒在盗猎者的枪口下。为了羊绒披肩的高额利润,至今仍有盗猎者铤而走险。 

    在云南迪庆天宝山上,有一大片林木被伐光的山地,一棵棵齐腰高、已经发黑的树桩如同一块块墓碑,默默地立在青翠的草甸上。 

    那里原本是一片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虽然在上个世纪末大规模的砍伐已被制止,但经过20多年肆无忌惮的砍伐,迪庆到底毁掉了多少原始森林,又有谁能说清楚? 

    海河、辽河、淮河、黄河、松花江、长江和珠江7大江河水系,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 

    我国有三分之一的城市空气质量超过三级标准。酸雨、沙尘暴盘旋在我们周围挥之不去。 

    万里海疆形势也不容乐观,赤潮年年如期而至。在美丽的渤海湾,浊流迸溅,海面上漂浮的油污像一柄黑色火炬要烧毁海洋里的生命。 

    生态破坏愈演愈烈,土地退化、水土流失、湖泊萎缩、生物多样性锐减,生态环境已经脆弱得不堪一击。 

    年近古稀的曲格平是中国环境保护最早的呐喊者之一。老人在每一幅照片前都驻足观看。他动情地说:“中国的生态环境保护依然任重道远,社会大众赶快行动起来吧!”(刘世昕)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02年12月07日


 
相关专题
 迎战水资源危机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