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IT >> IT专题 >> 关于我们 >> 媒体评介 2001年10月19日11:23


中国互联网——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人民网负责人蒋亚平挥斥网络春秋

朱良骏

    

   中国互联网已是冰封雪冻的寒冬了吗?昨天,应邀出席第三届高交会的人民网负责人蒋亚平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称,现时的中国互联网不但不能说是处在寒冬季节,相反它恰如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中国互联网现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记者:纳指暴跌,网站关闭,人们都称现在是互联网的寒冬,你为什么称其为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蒋亚平:互联网确实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好东西,大家接受它,喜欢它,享用它。从推动互联网发展的因素看,它只会比以前更强。首先是技术,大部分技术都是现成的、成熟的。第二是网民。现在的网民像是吃到美味佳肴的食客,挡不住互联网的诱惑。三是资本的拉动,或者说资本的推动。世界上这么多闲钱,往传统产业投,回报有限。前段时间有的投资吃了亏,这是暂时现象。经过这次调整,留下一些项目,留下一些人,很可能是最有前景的。特别是现在的市场基础跟以前不一样,资费更低了,网民的需求更多更成熟了,线路更宽了,成本更低了。所以,对互联网及相关业务的投资,一定还会有一个高潮。 

    互联网的希望还根基于中国特有的“青春英雄躁动”。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在传统产业,大家都是按部就班进、按部就班出,一个年轻人想成功、想当英雄,几乎不可能。一个二十几岁、三十几岁的人到航空业去、汽车业去、纺织业去,能做到什么?但是在互联网这个行业不一样。年轻人知识背景好,身体好,创造性强,有很多的精力、体力、智力要去表达。互联网就是这么一个领域,一个没有英雄存量的领域。 

    另外,中国的互联网,有幸碰上一个“世界运动”,即几乎所有世界级企业都想进中国。从哪个领域进?传统产业壁垒厚、成本高,首选是互联网及相关高技术,再由此跟传统行业结合。这两三年,一些外资进互联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T OM是个典型。 

    这些力量聚在一起,形成巨大合力,必然推动中国的互联网风风火火往前走。3年多前,我称互联网为“冉冉升起的网络媒体”。此时此刻,这个比喻可以改变一下,互联网已经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五六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我们还是回到最初一个美国教授对互联网的比喻:“人类历史上有什么东西能和互联网比呢?只有火的发明。” 

    互联网有四大泡沫 

    记者:互联网在中国这两年非常有意思。总的来讲,就是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过去两三年,大家谈“互联网”三个字,一般和英雄、财富、未来联系在一起。最近一年多,这种词少了,甚至没有了,联系在一起的词多是骗子、投机,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泡沫。对互联网的看法,前后差距这样大,究竟该怎么看? 

    蒋亚平:确实有泡沫在里面。主要是四个方面的表现。首先是股市。纳斯达克是与互联网有关的各种高技术公司的资本大本营,其指数2000年3月份最高,突破5000多点。它是从2000多点短时间爬上来的。但是到2001年3月,它又回到2000点了,跌了60%。盼着反弹,又碰上“9—11事件”,跌到1400多点,整个市值挥发了2/3还多。上市公司也是———越是和互联网密切的公司,跌得越多。微软股价跌了一半, I ntel跌了近2/3,思科仅为最高时的1/6。中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中,新浪上市20美元,最高时50美元,现在仅有1美元; S OHU最高13美元,现在只有90多美分,不到1美元。用最高市值算的话,新浪只有那时的1/50;SOHU只有那时的二三十分之一。这是第一个“泡”。 

    第二个“泡”是以网站为代表的互联网形象,在广告市场上的表现。1998年下半年以来,在中国主要大城市可以看到铺天盖地的网站广告。有个网站2000年一年给一家广告公司的广告费就达8000万元。现在这个网站人去楼空,公共汽车还拉着他的广告牌到处跑。 

    第三,网站服务业务名不副实。网站起步时,一般都是打着电子商务的旗号、信息服务的旗号、生活平台的旗号。就是到目前办得不错的网站上去看,也不是那么回事。三四年过去了,最叫座的服务内容依旧是新闻。电子商务至今还是一块“狗肉”,摆不上正席。你说你能做这个事情,事实上你做不了;你说你能做得很好,其实你做不了那么好。这就是第三个“泡”。 

    第四个“泡”是工资收入。三四年中,工资最高、拿钱最多的人,是做网站的人,是工作与互联网“沾亲带故”的人。动不动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甚至几百万元。有的还要以美元计,太出奇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前几年互联网发展确有不正常的一面。最典型的事件,有网易停牌。本来是丁磊的一个巨大成功,现在看来倒很可能灰飞烟灭。还有著名的8848,最近和“电商”合并,改叫8848数据。合并后完全放弃电子商务,以软件开发为主。8848曾是中国电子商务的当然旗手,现在名存实亡。这不是一般的“泡”,是大大的“泡”。 

    互联网的四大进展 

    记者:由此就能说互联网是泡沫,互联网就不行了吗?泡沫和互联网究竟有多大关系? 

    蒋亚平: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先看中国三个大家都很熟悉的基本数据:一是上网的计算机数,一是网民增长的速度,一是带宽。 

    根据 C NNIC的统计,从1997年到今年上半年,上网的计算机从29万增长到1002万,增了34倍。从所谓泡沫开始破灭的2000年4月到现在,也增长了将近2倍。网民从1997年的62万增长到今年6月底的2650万,增了42倍。从2000年3月到现在也增长了近6倍。带宽和数据量有关。从1997年的25兆到现在的3257兆,130倍增长。这些数据说明什么呢?互联网在保持非常稳定、非常迅速的增长。这是最基本的估计。 

    也可以从互联网在生活中的应用来印证这一点。人民网1997年1月1日上网时,原创新闻几乎没有,只是把人民日报的东西拿上去。现在每天发布的各种新闻信息加在一起数万条,访问量从最初的几万到最近的1100万。有的网站接近1亿了。神奇的增长。 

    最近,中国社会科学院郭良先生和卜卫女士有一个调查表明,用户平均一星期发邮件近10份,收邮件7至8份。前几年做网站,做个多媒体,非常艰难;即便做出来,人还一蹦一蹦的,看不清。现在,多媒体成了最时髦的互联网业务。还有网上游戏,已经成了规模,有了标准。包括大家认为还不算成功的电子商务,在旅游产品开发和购书业务开发这两方面,已经有了突破性发展。从应用看,互联网一直很坚实地在往前走。 

    说互联网不是泡沫,还可看媒体格局的变化。实际上,即使到现在,互联网的最大应用还是发布、获取新闻信息。在这个过程中,网络媒体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在媒介这个大家族中越来越举足轻重。据郭良调查,网民一星期接触互联网的时间仅次于电视,超过10小时。而这些网民花在报纸上的时间只有4个多小时,读书8个多小时,听广播2个多小时。而且,网民上网后,跟传统媒体接触时间显著减少。看电视的时间减少了32%,听广播时间减少34%,看报纸减少23%,看杂志减少28%,读书减少22.6%。网民已经把互联网当作最重要的媒介使用。从重要程度的平均值看,互联网是最高,3.79%,超过电视的3.78%和报纸的3.66%。更有意思的是已经超过朋友,超过家庭,超过学校。这表明互联网开始成为个人跟自然、社会联系的第一消息来源。 

    人之所以需要媒介,有两大类需求:一是获取信息,二是交换信息。前者包括获得新闻信息、生活信息、学习信息和娱乐信息;后者包括发表作品、与人交流、参加社会活动、表达个人感情。根据郭良、卜卫的调查,这8个需求里,只有对新闻信息的需求,互联网逊色于电视和报纸;其余7个需求,全部是互联网排第一。 

    在社会对互联网非议甚多、很多投资商对互联网失去兴趣、互联网精英大逃亡的时候,调查却表明:互联网正在深入占领、充实并改变我们的生活。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整个社会对互联网态度的变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文化对互联网态度的变化。数字表明,认为互联网利大于弊的占50.1%,认为弊大于利的只有1.3%。互联网完全为大家接受,把大家征服。非常有意思的是,调查表明,大家对互联网不满意的主要原因几乎与内容无关,而是速度慢、消费高、老掉线。各种调查都表明,18岁-30岁的网民占网民总数的80%左右。我们一直特别担心互联网对年轻人不利的影响。现在这种担心仅为4%,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互联网在中国,已经有了非常好的基础。整个社会,整个文化对互联网很认可,很包容。这样的互联网,怎么可能是泡沫呢? 

    那么泡沫是什么呢?或者说是些什么东西变成泡沫了呢?是一些投机的资本、一些人的投机心理以及在互联网超级大发展过程中投机的人。当然也包括一些真诚的风险投资人。 

    问题出在哪里 

    记者:互联网不是泡沫,互联网坚定成长,互联网前途光明。但是,互联网在自身发展路途中,确实有很麻烦的问题,特别是他们的收入模式有问题,即它似乎只是烧钱、不赚钱。问题在哪儿呢? 

    蒋亚平:回答问题以前,我们再看看纳斯达克,从5000多点跌到1400点,大概有数以万亿的美元丢了。这钱跑到哪儿去了呢? 

    我想在四个地方。一是在互联网发展过程中,确实有些公司、产品、网站花的一些成本(经济学上叫沉没成本)收不回来了。沉没成本里相当一部分是广告。公司没有了,广告的钱也就变成了烟,飘走了。第二,确实有一部分人、部分公司得到了超过应该得到的东西。首先当然还是做网站、互联网的人,工资、待遇过高了;相关资讯公司、评估公司、广告公司等中介公司也在这个“烧钱”浪潮中发了大财,远远超过社会平均利润。第三部分钱,客观讲不是跑了,还在那儿。在哪儿?在社会上。这几年,互联网公司对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启蒙推广,贡献巨大,它们对中国网民的培训、教育,做了很多事情。很多应由社会、政府来做的工作,这些互联网公司承担了,花了大量的钱,举办或赞助了很多社会公益活动。另外,我认为第四笔最大的钱,是网民花的。可以用前面的调查算一笔帐。人均一周发10封E-mail,一年520封,每封仅按一封信的邮资0.8元计,一年416元。按1000万网民算,一年收入42亿元。按目前的2600万网民算,一年即有收入108亿元。这仅仅是邮件一项应用。何况我们发一封信的总成本远高于0.8元。现在网民在网上得的各种内容服务,几乎没有付一分钱。网民也付上网费,但那是接入费,与互联网公司无关,与内容提供商无关。所以我们讲到钱跑到哪儿去了,就跑到这四个地方去了。 

    一方面,互联网门户网站主体业务都是免费业务,另一方面他们需要大量的经费来维持开支。这个局面怎么可能长期维持下去?所以,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有偿收费的 E-mail。263和新浪都是这样做的。但是,市场似乎不太接受。 

    网站创收一般走三条路。最主要是想从资本市场上拿到回报,这条路目前很少有公司走通,8848功亏一篑很能说明问题。第二条路,大家往宽带上走。虽然是业务方向,实际上还是把创收赌注押在未来,最典型的是新浪和阳光的合作。第三条路,在网站现在主要的经营业务上找到盈利的模式, E-mail收费就是一个尝试。当然这里包括信息产品的有偿服务和电子商务业务。 

    总之,网民不交钱的局面应该改变。你没有交钱却享受了,还说别人在搞泡沫、只会烧钱,说他们得了不该得的东西。这不公平。作为网民,如果想长期稳定地得到互联网的好处和利益,应该改变自身的消费观念,应该付钱。从整个社会来讲,一定要设法把目前互联网免费使用的链条切断。 

    实际上,网民从互联网获取的利益是很大的,在这个意义上说,“烧”掉的钱,相当一部分成为收益进了网民的腰包。 

    当然,网民上网是花了钱,这就涉及电信部门同互联网公司的收入分配。从网站和信息提供商的角度看,电信部门是互联网的最大收益者。这收益来自四部分:一是网站发布新闻信息即 I CP必须向电信部门支付的线路费,这是一笔不得不交的巨资;二是一些接入商即 I SP向电信部门支付的线路费;三是网民上网支付的电话费,调查表明,66%的用户每周在家中上网8小时44分钟,这些新增话费收入都进了电信部门的腰包;四是电信部门从自己办的互联网接入业务中的收费。可以设想,如果没有网站的内容服务,这四笔收入会是什么情况。 

    上面对投资互联网的“钱”的走向分析,已经暗含了对互联网企业今后获利模式的回答。除了继续唱响品牌、办好网站、增加访问量、扩大广告收入外,互联网企业的更多收入应该来自三方面:一是自身降低成本,使本企业、本行业的成本尽可能早日回归到社会平均成本上去;二是在搞好服务、保证质量、适应需求的基础上,大胆、坚决推出相关互联网业务有偿收费服务,包括邮件服务、信息产品服务、咨询服务和电子商务服务,要理直气壮去做;三是要将电信服务商那里的一部分收入,转移给互联网服务商。其实,传统的电信业务有这样的惯例,如电话咨询服务的收益分享模式,完全适用于互联网服务。 

    总体来看,对互联网的评价呈波浪型。最开始比较火的时候,说互联网是新经济,比所有的传统产业都强,可以自我生存、自我发展。现在又说,互联网什么都不是,就是“一张皮”,离开传统产业,可能就死了,什么都没有。这两种说法都对,也都不对。互联网是一张皮。确实,互联网经过风风雨雨以后,需要和传统产业结合起来。但是当这张皮长到传统产业的骨头和肉上去的时候,完全有可能会长出一种新的生命。这生命有自己新的形状、新的肌体,是我们估计不出来的、想不到的。这个肌体、这个生命,现在已能看到一点雏形。现在门户网站已经逐步成为一个跨媒体的综合性大平台,新闻发布、邮件服务、信息服务、电子商务,还有游戏,集大成。你说它是什么?说不清楚。股市跌惨了,一些网站垮掉了,消失了一些英雄,消失了一些公司。但是,不能因此怀疑这样的判断;互联网肯定是未来最有前途的一个领域,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肯定有非常美好的前景。 

    对互联网有个基本评价以后,再来看互联网的一些人和事,就会发现很多的奇迹。新浪就是一个奇迹。1998年9月横空出世,3年间成为在中国乃至全球都有巨大影响力的网站。“9·11事件”,它的访问量超过8000万,意味着每天有500万到1000万主机上它的网站。一个主机至少是一个用户,这是什么概念?办了50多年的人民日报才200多万用户。这种影响力可真不要低估。搜狐也是这样,包括目前甚为艰难的网易。 

    已经不在新浪的王志东,当然包括他以前的同仁姜丰年等新浪人,都是成功者。新浪的成功有必然性,天时地利人和。记得王志东离任前夕在香港财富大会上讲过一句话,他说新浪“提前入世”。新浪确实抓住了一个最好的机会。张朝阳,中国人中能找到几个比他还成功的归国留学生?对这些年轻的公司、年轻的业界精英,要有客观的评价。他们当中一定会有伟大的胜利者。 

    中国互联网的前景 

    记者:作为浸淫业界多年的专业人士,你对中国互联网的未来怎么看? 

    蒋亚平:互联网是个大概念,包括多种技术、内容服务、中介服务等业务。最重要的是与网站平台有关、和网民需求直接相关的业务。这块业务目前是大分化、大改组、大动荡时期。基本判断是终究三分天下。 

    一类是新浪、搜狐这样的网站,肯定会成为称雄中国互联网市场的公司。道理非常简单。因为他们是代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出现的新型的市场力量、资本力量。这股力量聚集了中国最优秀的 I T人才,有代表社会发展方向的有效运营机制。国内网民簇拥着,政府部门欣赏着,国外资本滋润着,胜算很大。 

    二是海外的商业公司办的网站。可以看到的五大力量是微软、雅虎、美国在线,包括香港的 T OM、中华网五家。在中国加入 W TO背景下,他们肯定会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中切出相当一块蛋糕。他们资金雄厚,经验丰富,不达目的不罢休。 

    三是国内传统媒体办的网站。以人民网、新华网、央视国际为代表。这是一种巨大的力量,这类网站起步不晚,服务不差,资金不缺,人才也有,稍差的是机制、体制。稍有改变,可后发制人。 

    这三大力量,一定会争夺网民、网上信息资源和广告市场。在这三种力量内部,竞争将非常惨烈,特别是商业网站之间。有人说,中国互联网市场,新浪、搜狐和网易三家网站如果都活着,天理不容。为什么?因为他们三家做的同一件事、长的一个面孔。中国市场,包括美国的资本市场,不可能容纳同样三家。 

    境外外资投资的网站之间也是这样,你死我活。雅虎两年多前即以中文网站形式进入中国,不很成功,但它不会轻易放弃中国市场。 A OL和联想合作,已经是箭在弦上。 T OM进入互联网的时机恰到好外,现在已经非常成功,披着互联网外衣专做媒体生意。中华网起步最早,资金雄厚。微软酝酿已久,一旦发力,世人侧目。但是,市场规模终有限,这五家都想取得成功,不大可能,除非他们都有自己不同的商业模式,包括转行做投资公司、软件开发公司、系统集成公司。但那就不是互联网公司了。 

    传统媒体办的网站和上面大的分析与估计差不多。中央政府几个重点网站,还有东方网、北方网、南方网等十来家,最终在这个领域能成气候。在网民里能靠市场存活的、有全国影响力的,恐怕也就两三家。可以肯定,互联网业界内部的竞争将比传统产业更为激烈。优胜劣汰规律,会比其它产业更加突出。 

    整个互联网界主要面对两大挑战。一是收费模式的挑战,此关不过,万念俱焚;二是宽带的挑战。宽带技术和相关服务已经是兵临城下,倘若网站上还是眼下这样的以文本文件为主的窄带数据,还是基本没经过整理加工的一般信息,到时肯定连擂台都上不了,上去了也就一两拳打下来。谁能解决好这两个问题,谁就会活得健康、快乐、自在。 

    还是回到前面的话题,互联网这块蛋糕肯定会越来越大、越来越甜。历经艰辛的互联网产业,只要能活下来、挺过去,并牢牢记住为网民服务、面向市场,就一定成为大赢家。 

    毛泽东有两句诗:“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做互联网的人,在1997、1998、1999年时,几乎全有这种豪情与壮志。这两年蔫下去了。我看时至今日,这个诗还得读,这个雄心壮志还得有。这稻菽所飘扬的原野,就是互联网这片肥沃的原野。夕烟里满载而归的英雄们所进出的村庄,就是互联网的大厦。 

    互联网是八九点钟的太阳,英雄的时代刚刚到来。互联网将仍然是英雄、财富、幸福生活的摇篮。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01年10月19日


 
相关专题
 媒体评介
 关于我们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