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IT >> IT专题 >> 2002中国网络媒体论坛 >> 会议新闻 2002年8月17日14:36


2002中国网络媒体论坛“网络媒体的新挑战与新机遇”专题讨论实录
    
“网络媒体的新挑战与新机遇”专题论坛现场

    主持人:人民网负责人蒋亚平

    嘉宾:中国日报网总裁张平

          中科院网络中心副主任、CNNIC主任毛伟

          新浪网首席执行官茅道林

          网易首席架构设计师丁磊

    时间:2002年8月16日13:30——14:50

    蒋亚平:大家下午好!

    今天请到了四位嘉宾,也是大家非常熟悉的网络英雄。

    首先有请新浪CEO茅道林先生。新浪网大家非常熟悉,人民网比新浪网做的要早,但是刚才我跟新浪的CEO说,新浪网的出现对我们的中华民族、中国文化,包括中国的语言都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新浪网对整个中国的影响大家都能感受到。今天有机会通过CEO来了解新浪的情况,感到非常高兴。

    毛伟现在正式的职务有两个,一个是中科院网络中心副主任,同时也是CNNIC主任。他的身份在互联网界甚至整个IT行业界也是比较特殊的,CNNIC这个机构现在在中国影响这么大,具有市场色彩又具有政府色彩,跟我们每个互联网网站、每个公司、每个个人都密切相关,这个机构就是毛伟参与创办的。

    第三位,丁磊。丁磊现在名片上的职务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但是说实话,我做互联网跟丁磊是比较早的,丁磊以前在广州的时候我就听说过,丁磊一直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之一。丁磊在这几年当中也遇到一些困难,现在他好像比较舒服,他刚刚自己讲比较舒服,他说过的很好。他作为一个从广东过来的年轻人,闯荡中国、闯荡世界,我就未必能接受这种压力,但是今天我们看到丁磊是多么的好,红光满面,我跟我的部下说,丁磊到现在为止做的事情,很可能是中国几百万人,那些精英们终身都去做没有做成的事情,不管怎么样,丁磊本身就是个成功。

    张平,中国日报网总裁。在这几位里面,我们关系最近的一个,我们都是党中央国务院重点发展的五个重点网站。

    今天请他们几位来跟我们一起探讨现在的网络媒体面临着什么挑战,有什么新的任务。

    首先请茅道林介绍一下新浪目前的状况。

    茅道林:今天非常高兴有机会代表新浪网以及业界的很多朋友出席这样的研讨会,探讨网络新闻以及网络内容方面的经营,到今天一起来谈网络赢利,我想这个过程是从网站到网络产业发展的一个过程。对新浪网自己走过的路,我们有两点体会。

    第一点体会,我们从三四年以前盲目的免费,开始向今天逐步收费这样一个方向发展,这对业界来讲,有了一个很健康的外部经营环境。作为内部来讲,我们商业网站公司也是比较关注开源节流,新浪网开始形成一个正向造血机制。这个过程最大的挑战还是未来能不能连续赢利,在规模化经营的同时能够把赢利的红线拉出来。第二个体会,网站更加注重互动。互动体现业界的两个趋势。第一个趋势就是专业分工,新浪不能做小而全,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跟人民网以及其他网站都会互动。另外一个最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跟网民有一个新浪互动,也就是如何从PC的环境扩展到手机的环境,以及电视机这个宽频的环境。我们未来的挑战,主要是门户网站如何与手机和电视机的需要结合起来。

    蒋亚平:我也注意到丁磊对媒体的报道,说网易现在也开始有赢利了。

    丁磊:从我95年接触到Internet,97年开始成立网易,网易的意思就是上网比较容易、网上交易这个意思。中间也在不断学习国外先进的门户网站经验。在上一个季度,网易有小小的赢利,大概3.8万元,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步。如果讲到成功模式,首先是非常有赖于整个行业的变化,也就是说通过互联网向手机发短信的崛起使我们有了很大的收入。另外一个是在经过泡沫以后我们非常清醒地看到,中国的互联网应该怎么赢利。我们自己总结一下经验,能够踏踏实实的为中国的网民做出他们想要的产品,然后把产品进行细化,一部分是免费、一部分是收费的,又通过自己的支付平台,比如说类似网易点数卡这样的服务来收取费用。我们觉得商业模式还是可以存在,并且是可以变成现实的。正是因为这样,网易在上一个季度有一点点的赢利。

    网易在互联网的娱乐,还有无线互联网,以及门户网站的广告方面,齐头并进,特别是我们这个季度的互联网游戏非常不错。我相信在未来,中国互联网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过,对此,我非常有信心。在第三个季度,我们的赢利数字会再增加两个零,这是我想看到的,也是给同行一个很好的消息。

    蒋亚平:张平的情况跟我们这两个网站巨头是不是有些不一样?

    张平:我是网络媒体的真正代表,中国日报网站是一个从事对外交流的网站。有人这么认为,中国从事对外交流,媒体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好时机。

    第一,互联网的兴起和发展使对外传播变得更加便捷容易,电视需要落地,报纸在当地发行要送到订户手上,网络可以完全超越这些传统媒体所面临的困难。

    另外一个前提是客观上的,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国希望把自己所发生的事情传到国外去,我们的社会责任就有一条,把良好的中国形象介绍给世界,这是我们的愿望。

    另外还有一个客观的需求,外国人想要了解中国。原来中国所发生的事情不被外国人所重视,现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很多都是在国外的头版头条发布。所以我们认为,从事对外传播或者从事国际交流的网络媒体,像中国日报网站一样,发展的机遇很大,同时也面临着很多挑战。

    蒋亚平:毛伟,你是长期追踪我们这些人的,对这个话题你怎么看?

    毛伟:我们单位的性质是事业单位,跟人民网的性质差不多,这可能也是我们国家的一种特殊情况。在国外也有企业做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互联网在发展,无论是它的运营模式还是织结构,实际上都需要不断探讨的。

    CNNIC现在在做一些关于互联网的调查。我觉得我们生在中国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我去过很多国家,感觉到无论是建设的速度还是其他,到国外很难看到像中国这样生机勃勃的情况。互联网的发展也是一样,以前是翻一番,现在差不多是33%,有4000多万网民,而且网站速度也在迅速增长。从宏观看,中国的互联网状况是非常好的,在短短的这么几年,中国的互联网的发展已经达到世界前三位。我们认为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潜力还很大,因为中国还有很大一部分人没有上网。从国家的重视程度来看,政府把信息化放到非常高的位置,信息化带动工业化,政府对互联网也非常的重视。

    从整个行业来看,电信作为互联网的基础,电信产业不发展互联网产业没法发展。现在电信运营商收费标准一直在降。而且电信的竞争格局也已形成,互联网依赖的基础--电信产业得到很好的发展,反过来互联网产业也会得到很好的发展。互联网的规模预示着潜力,而且发展是很强劲的。

    蒋亚平:我作为人民网站的负责人,现在觉得做一个网站非常为难,特别是人民网这种情况。首先我们应该把新闻报道做好,但是作为一个网站,首先要有人来看。网站就在手指头上面,要看网民看不看你,怎么抓住眼球。人民网虽说比新浪、网易早一点,但他们遥遥领先,无论是访问量还是网站的专业制作水平,特别是他们的赢利能力,现在新闻媒体网站与他们的差距非常大。

    

    这两年我们的机会抓得不好,特别是我昨天晚上跟毛伟要了一个材料,我看了一下七月份的调查,看到这些数据以后感触非常深。一个就是互联网的强劲增长。第二个就是互联网的全民化、市场化、社会化。

    从1997年10月份第一次统计到今年7月份的统计,上网计算机量增长54倍,上网人数增长74倍,域名增长31倍。WWW站点特殊一点,因为以前没有统计,即使是这样,从去年7月份到今年7月份,实实在在运作的网站增长了5万个。还有国际带宽,五年多增长了420倍。

    我长期从事经济报道工作,我相信从古代到现在,恐怕没有一个产业、一个行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能在这么一个大家认为会死去的环境里面有这么一个增长。

    

    网民中男性占60.9%,女性占39.1%。第二个数字是已婚和未婚的,97年未婚64%,已婚36%,现在是未婚的58%,已婚42%。97年本科以上41%,本科以下59%,现在的情况是本科以上的68%,本科以下32%。收入也是这种情况。在社会服务业、制造业、IT业中,以前IT业上网是最高的,高于社会服务业一倍以上,现在这三个行业里面上网的人都差不多了。这些数字仔细一琢磨,就可以找到这些老总们悲哀、欢乐的深层次原因。

    丁磊现在比较低调,我觉得几大网站里的CEO,丁磊是最神秘的一个。还是请丁磊讲一讲网易下一步会怎么做,或者是可能怎么做。   丁磊:我觉得网易和很多其他公司不同的一点是,我们非常清楚就是要赚钱,就是要赢利。我们的战略一定要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另外一个是我们的执行能力非常强。

    去年六月,看到手机短信有可能成为很大的市场时,我们公司内部做了一个很大的结构调整。从今年看来效果非常好,非常明显。

    我们从2000年年底开始关注网络游戏。其实网络游戏已经在美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是我们公司从来没有做游戏的背景,我自己也从来不玩游戏。但是我看到这个模式肯定能在中国成功,我们前后花了18个月,每一行代码每一个图片都是自己设计,12个月以后出了第一个版本,但失败了,员工丧失了信心。我又鼓励他们,从今年年初开始又花了七八个月时间做了第二个版本出来,成功了。

    我觉得,其实互联网公司和其它公司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我今天感觉管理公司比前两年更驾轻就熟一点,压力也更小一点。

    蒋亚平:中国日报网站在五大网站里面是最有特点的,因为你一直是在中国日报的强有力领导下运作,你现在有没有短信的业务?

    张平:其实中国日报网站也开始做了,但是影响有限。

    中国日报网站是一个对外的、英文的网站。我们一直在想,怎么样达到好的传播效果,让人们能够接受。我跟我的同事们有这样一个理念,欧美人不会来看有中国媒体背景来办的网站,除非你办的东西第一对他有吸引力,第二有价值。怎么样创造一个赢利模式也是这样的,首先要让他们乐于看,同时我们提供的信息对他们是有用的,我们就可以收费。

    我们有一个商业经济数据库,就是向外国人提供中国的商务信息,有不同的门类,外国人愿意来购买你的信息。

    讲到手机短信。大家知道新浪、搜狐、网易他们做得已经很发达、很好了,中国日报网站怎么发挥自己的优势来做,如果我们也像新浪、搜狐、网易这样,我们肯定做不过他们,我们怎么样把我们的特色发挥出来,我们就做一个英文的手机短信。在中国,有好多外国人手里也拿着手机,他要实时地了解信息,这是一块。另外现在中国老百姓学习英文的热情很高,能不能通过手机短信的形式来帮助他们学英文。我觉得这两块还是可以做的。

    蒋亚平:毛伟,刚刚三位老总讲的实际上是结构调整,你对这个怎么看?可能不光是手机短信的问题,他们目前这种调整你觉得是否不错,你觉得这种调整的前景究竟会怎么样。

    毛伟:我觉得互联网这个东西是迄今为止人类发明的最神奇的东西,现在互联网10%的作用都没有发挥出来,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如何创新非常重要。互联网前一段时间好象有点沉寂,或者是有泡沫,就是因为没有新的技术、新的业务来支撑他们发展起来。

    比如说最初互联网做什么,在互联网上查一点国外的资料,后来站点可以有多媒体的方式,可以有短信,互联网其实还可以做很多事情。我们主要是做域名、地址这方面的,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在想如何创新、如何推动这个产业的发展,因为这个技术正在发展。现在大家都在用IP电话,有时大家用起来觉得很不方便,要按一大串数字,能不能让IP电话用起来跟现在的一般电话一样方便。

    蒋亚平:人民网现在也在做短信,我们有个负责短信的部门叫资讯组,短信是人民网的新业务。刚才张平也说,我们现在一些大的商业公司办的网站已经做的很好了,我们现在之所以去做,一个是我们觉得成本比较低,第二个我们觉得这是个大市场。这里提出一个问题来,有一两个网站做什么的时候,大家都去做什么,现在只要能够存活下来的网站都把短信业务作为自己的主要业务来做,过一年以后,现在二三十家在短信业务上投入比较大,准备当作自己生命线来抓的公司,一年以后又不吭声了。在互联网这个泡沫两年以前,当时开个IDC的会,那个会的规模很大,大家都觉得网站玩不成了,咱们玩IDC吧,现在的IDC有多少?

    茅道林:这个问题非常好,互联网有两个原罪。一个就是盲目免费,另外一个就是缺乏专业分期工。丁磊讲到,他们代理一些韩国的游戏,其实在新浪的游戏频道上面我们一起来推动。在过去的门户网站过去三年所学到的教训,就是缺乏专业分工。我认为,网站彼此合作的可能性多过竞争性。比如说丁磊有个新的游戏推出,最主要的推销渠道、分销渠道就是新浪的游戏频道,我觉得这样就是我们走向一个良性的发展道路。

    蒋亚平:茅总这个话说出两个问题,一个是合作,第二个就是游戏,丁磊不想做茅总这样的平台吗?

    丁磊:每家公司的分工肯定不同,我们非常专著产品本身的研发,新浪网很注重作为一个媒体平台可以把各种各样的游戏整合起来,我们只做我们的产品。最后就是我们两家网站本身不是一个相互拷贝的模式了,这说明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每家公司都能找到自己的定位,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技术优势,这是赚钱的方向。

    蒋亚平:我一直有这么一个判断,先把话题集中到你们三大门户上讲。

    

    什么是专业化?专业化就是要有区别。现在三家网站,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被人买。我们不能说的太近,三年以后或者五年以后,也可能网易没有了,也可能新浪没有了,也可能搜狐没有了,也可能都有。

    丁磊:我们三家开始的时候都被人家称之为门户网站,我从去年开始就非常不认同这种提法,所以网易一定要转型。转型是从内容的起步变成专注于服务产品。未来可以看到网易在纳斯达克上的一只股票不单是一只门户股还是一只服务股。未来我们的收入三分之一来自于游戏,除了短信以外我们还有手机游戏,还有一些网易的服务产品,比如收费邮箱等收费产品。你可以看到,他们来自于广告,我们来自于收费产品。投资者可以很清楚看到,两家不是竞争对手,而是上下游的平台关系,这在一年以后可以很清楚地分出来。

    茅道林:互联网或者整个内容行业分三大块,都可以赚钱。第一大块是原创的内容,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开发或者是特定服务,当中有一块叫整合,或者叫深度加工,再下面是通路,就是人家讲的包括ICP的一些通路,一些客户群的不同通路,甚至是网上跟网下不同的通路。在这里面新浪可能定位为当中一层,我们自己定位是信息服务商。我觉得赚钱的方式可以不一样,但是最重要的是每一个分工要做细做好,所以未来新浪十二个月到十八个月最重要的是能够精耕细作。未来要把客户细分,如果有一部分我们不能好好服务的话,就要学会放弃。

    蒋亚平:大家讨论互联网的时候,一般就讲目前面临的挑战,就是收费和免费。其实从263开始,最近我们也注意到新浪的动作,在你们那里注册一个收费信箱,最后只收两块钱,这是一个信号。免费信箱现在的质量确实也不太好。我有一个想法,收费这关其实已经过了,因此主要网站已经把手伸出去了。其实网民时刻准备交钱,第一是你从来没找我要,第二是你找我要多少,第三是我一旦给你钱你给我服务就行了。目前看来,收费服务不会对目前的消费构成很大的压力。

    第二个问题是比较严肃的话题,大家都在闷头做很多工作,一般谈网站业务的时候很少谈到宽带的问题。过去长期时间,人民网的访问量都比央视国际要强,但是我经常讲,别看我们现在好,过个两三年,一旦宽带进入应用的时候我们就不行了。现在人民网上的数据就是文本数据,也有一些简单的照片,我们现在也做视频,但这只表示我们拥有这种能力和有这种愿望,没有什么实用性,而且成本比较高。现在电视跟报纸相比,优势是很明显的。人民日报一年的广告收入1亿左右,中央电视台的收入最高的时候将近50亿,过两三年宽带来了,人民网这样的网站不做准备,两三年以后央视国际这样的网站很自然的就会形成我刚才讲的报纸跟电视的差别,那完全是两重天。所以我想知道,无论是茅总还是丁磊、张平,大家在这里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打算,策略是什么?

    张平:中国日报网站今后的发展方向是对外传播中国的声音,树立中国良好的形象。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新定位,变成国际交流,不仅向国外介绍中国,也让中国老百姓了解世界。所以中国日报要成为世界了解中国的窗口,同时也要成为中国了解世界的渠道,真正成为一个国际交流的平台。

    毛伟:有三段分工,图象这一块其实现在的库还很小,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原创里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但是做图象方面的制作成本比较高,在专业化做的时候特别要注意到成本回报的问题。下一步网络宽带实现了以后,你如何跟宽频的营运商之间有一个分成,才可以支持原创内容收回这样的成本。

    蒋亚平:毛伟,刚才我讲到的数字,97年11月份到现在我们的带宽增长了420倍,你对关于目前带宽方面的资源和节目之间衔接的现状是一个什么样的看法?

    毛伟:现在国际带宽超过10G了,增长的还是比较快的,但分布的平不是特别平衡。从目前的应用来说,不一定是带宽的问题,好象关键还是合适的应用在网上的问题。比如现在很多宽带进入小区以后没有得到应用,所应用的还和拨号上网一样,看看网页,感觉不到宽带得好处。

    蒋亚平:这有两个问题,一个是问茅先生的,新浪网的分类广告业务做的如何。最近你们与慧聪联手,你是否认为传统媒体做分类广告更有优势。

    茅道林:网上分类广告我们适应了一年,这一年发展非常快。分类广告更有目标性和针对性,这个行业我们非常看好。现在报纸的分类广告市场大概100亿左右人民币的市场,10年前几乎是零,如果网上、网下互动的话,会加速市场的开发。

    蒋亚平:新浪给人的感觉,不管是谈分类广告还是短信,是想做个大平台,所有人都想在上面跳舞,然后把银子留给他们就行了。

    中国舟山网问,我们已经进入合作与竞争的时代,作为国内网络业的巨头有没有一个网站合作的计划,有没有一个可以互赢互利的合作模式?

    丁磊:目前这个阶段,我们还没有能力管理好跟我们合作的网站,我们还是限于把自己公司内部管理好。

    张平:还是发挥我们网站的特点及优势,无线手机上网,我们就利用中国日报的网站,在英语教学方面,中国日报网站可以跟一些教育机构以及媒体进行一些合作,这种合作是互补双赢的,业余教育的市场是很大的。

    茅道林:我们在国内有八个地方站,在海外我们推出了日本站以外,马上在欧洲推出几个站。我们的做法是,做一个内容的“中心厨房”,针对地方需求,将新闻整合在一起,不同的组合放在不同的地方站。一部分是针对消费者,一部分是针对一些企业的用户。

    蒋亚平:我刚才注意到丁磊的两次发言都涉及到企业管理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练内功,我们怎么把企业管好确,而且他特地强调,哪怕是美国上市的网站也是做一个一般的企业。新浪网大家也比较熟悉,曾经有过振荡,振荡的底层就是企业内部管理机制、运营机制的调整。刚刚更多的话题谈到业务结构的调整,现在回到这上面来。张平是中国日报下面的一个网站,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是一个事业单位,但是开始成立了一个公司,从这个意义上讲,把计划经济的优越性和市场经济的优越性都结合在一起,中央五大网站里面他的业务做的比较精,他的日子最好过,队伍凝聚力也比较强。我不知道这个评价张平怎么看?

    张平:谢谢你的评价。

    蒋亚平:问一下茅道林、丁磊,在整个企业内部运营、管理,包括大的治理结构,你们对现状怎么看,是否满意,下一步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茅道林:我们对经营效益,就是人均产值、毛利率有要求,接下去希望在人均利润贡献方面做比较大的细致的工作。另一方面,在提高效率的时候,对现有的资源,如客户群,我们再精耕细作,就是把现在已经有的海量信息,真正做成一个个栏目,做到有一定的导向性、灵活性。

    在客户方面我们也做一个细分,从年龄上、收入上、地区上、喜好上做一些细分。这些细分工作可以在不增加现有成本的基础上可以挖出很多潜力,在未来的一年还可以再细化。

    蒋亚平:在整个资本市场上,这一两个月会不会给我们一些新消息出来?

    茅道林:大概六七成是主业发展,会有两三成是收购兼并,收购兼并主要对象,包括一些收费服务的渠道,或者是企业服务的栏目,像刚刚讲到的分类广告,会花比较多的力量去收购一些公司。

    蒋亚平:在整个资本市场上会不会一两个月给我们一些新消息出来?

    丁磊:按照原来的路继续走下去,三个业务方向,门户网站的广告,无线互联网,网上娱乐互动产品--游戏。目前不打算考虑做其他的,这三样做精了,做好了,整个业务全部关注集中在这三个方面。

    蒋亚平:我的理解就是在业务上跟其他方面的合作比较多,在整个公司的资本结构上面,目前这个打算?

    丁磊:也不会考虑收购兼并。

    蒋亚平:丁磊先生今天给我们透露了网易非常重要的信息。

    下面请几位嘉宾就今天谈的话题每人讲一句话。

    茅道林:我看到的机会里面最大的两个挑战,一个就是如何从一个原来的所谓门户网站运用无线的机会,我们觉得无线互联网商机无限。另外一个领域是人才的组合,跟我们合作伙伴的组合,这一块假如做得好的话,对于整个公司来讲,也是具有非常大的推动作用。这是新浪对于未来一到两年里面最大的挑战,一个是人才的挑战,一个是无线宽频互联网来临的时候,我们以怎样的心态来迎接这个网络环境。  

    毛伟:互联网的魅力确实还需要大家一起来挖掘,什么是推动互联网真正的动力,互联网真正的动力还是靠应用,如何开拓出一些更好更新的应用,这是我们应该共同努力的方向。

    丁磊:对互联网印象最深刻的是,以前我一直认为互联网千变万化、不断创新,所以吸引了很多人,在过去的一段管理过程中,越来越感觉到互联网跟其他的传统行业没有什么两样。正是发现自己企业没有什么特殊性的时候,才能更把赢利作为第一重要点摆在第一位。

    张平:中国日报网站是一个国家的新闻宣传网站,我们有这么一个口号也有这么一个目标,中国日报网站要成为全球最大的有关于中国的英文信息的网站,如果我们达到这个目标,肯定会有很大的经济效益,我们要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蒋亚平:刚才各位讲的都很精采。最后谈一谈我的想法,丁磊先生觉得现在就是跟其他企业一样,就是做一个一般的企业。人民网首先要考虑我们的政治任务、新闻报道任务怎么去完成。但是要真正得到网民的喜爱,我们也应该像一个企业一样把我们的网站做好。怎么样做好?要思考我们在市场上怎么样定位。

    第二个就是我们要提供好的产品,这个产品是否是网民所需要,是否是社会所需要,这个产品推出来以后,能否提供很好的服务。我们要认真想到我们是在办企业,而且要生产产品,这个概念一定要牢牢记住。

    第三,我们要有好的管理。茅总刚刚讲的很多东西都是管理问题,丁磊不离这个,一谈就是企业内部的运作问题。管理问题确实又涉及到公司整个的结构,包括整个文化都不一样。但是不管在什么样的背景下,过不了管理这一关,企业肯定是做不好的。美好前景是对整个行业而言的,但是你这个媒体不一定美好,你可能被别人吃掉了。我们要做到这三样事情,靠什么?就是要有精兵强将,有非常优秀的专业人才,只有这样才能把网络媒体做的像大家期望的那样。这几年,互联网从天上回到人间,另一方面,天堂还是有的,互联网的天堂依然存在,关键就是最后谁能走到天堂。一定是那些扎扎实实的,心存诚意的,而且有真才实学的人,最后才能实现这个目标。

    谢谢大家,也谢谢各位嘉宾。

    (人民网记者史江民、陈云编辑整理)

    (人民网苏州8月16日电)


论坛主持人:人民网负责人蒋亚平
中国日报网总裁张平
中科院网络中心副主任、CNNIC主任毛伟
新浪网首席执行官茅道林
网易首席架构设计师丁磊
来源:人民网 2002年8月17日
(责任编辑:王一三)


 
相关专题
 2002中国网络媒体论坛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