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3月12日14:10


阚凯力:我为什么反对单向收费
――兼答尚德琪先生的“三辩”

  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政策与发展研究所 阚凯力 

    两周前我发表了《支持移动降价反对单向收费》(见2月25日《南方周末》)一文,之后有不少读者提出质疑。尤其是尚德琪先生在《为手机单项收费三辩》(见3月5日《中国青年报》)里,提出“以一个手机用户的角色,为单向收费而与专家三辩”。如此看来,有必要进一步说明我为什么反对单向收费。 

    首先,我在《支持移动降价反对单向收费》的文章中比较了两个资费方案,一个是降价而双向,另一个是单向而不降价。尚德琪先生认为这种比较是一个“圈套”,是人为地把降价与单向收费对立起来。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因为我不过是要以此说明,消费者呼吁单向收费的实质是要求降价,而不是单向收费的收费方式。 

    第二,尚德琪先生认为“主叫方应该被视为消费行为的责任人”,因为这“就像朋友之间请吃一样,双方都满足了,但商家并没有权利要求他们共同付费”。但是对于打电话来说,请客吃饭并不是一个恰当的比喻,因为如果客人不吃,主人照样可以自己吃上一顿。更恰当的比喻应该是谈恋爱,因为即使一方求婚,如果另一方不同意,他们仍然不能结婚。但是,如果另一方接受了求婚,双方就要共同承担婚姻的责任。因此,虽然主叫方确实在建立通话中处于主动,但是并不意味着不应该双方共同承担费用。 

    第三,尚德琪先生认为“双向收费不应成为消化重复建设成本的途径”。但是,双向收费与重复建设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只要打电话,就必须有一个主叫方和一个被叫方,二者缺一不可。所以,运营商就总是可能向双方各收取一部分费用(双向收费),也可能向主叫方收取全部费用(单向收费)。所以,双向收费和单向收费,都不过是运营商向服务对象收取费用的方式而已,无论电信是垄断还是竞争,无论运营商有没有重复建设,这两种方式都存在。这与重复建设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扯不到一起。 

    那么,我为什么不同意单向收费呢?因为单向收费会打破主被叫双方的利益均衡,从而影响手机的使用;同时,在主被叫双方是不同的运营商时,单向收费会使运营商之间的利益关系复杂化,并进而影响到他们之间的互联互通,而这两个原因都会直接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这个道理可以用下面的例子说明:假设一个手机给另一个手机打电话的合理资费水平是每分钟四角(成本加合理利润)。这时,在双向收费下,主被叫双方各付二角;而在单向收费下,主叫方付四角,被叫方免费(这两种方案的资费水平相同)。同时,我们假设市话资费仍然是目前的水平,简化地认为是主叫方每分钟一角,被叫方免费。那么,在移动通信单向收费下就会出现以下问题: 

    首先,主叫方的每分钟四角与被叫方的完全免费,是一个比较大的反差。所以,总会有一些消费水平比较低的用户会尽力避免主动打电话。这样,即使被叫方希望接电话,甚至愿意为此付费也无济于事。这样,打电话的人少了,手机的使用价值也就下降了。如此看来,在双向收费中由双方分摊费用,更容易被双方所共同接受。 

    第二,在手机与市话的通话中,如果是手机主叫,机主是付四角还是付二角?如果是单向收费,就应该付四角。但是,这时移动运营商只提供了全程的一半服务,只应该拿二角,因为另一半服务是市话提供的,而且市话是单向收费,所以被叫不收钱。所以,移动等于白白多赚了二角。同时,主叫方的费用未免太高,搞得机主不愿意打。因此,合情合理的结论是机主只应该付二角,但这实际上又变成了双向收费,即主被叫各付自己的费用,对于手机来讲是二角。 

    第三,在手机与市话的通话中,如果是市话主叫,每分钟应该付多少?在这里,我们要注意到移动运营商提供了服务而且付出了成本,理应得到二角的收入。那么,这二角由谁付?如果由市话公司付,他的收入总共只有每分钟一角,肯定付不起;如果由市话用户付给市话公司,再由市话公司付给移动,用户的费用由每分钟一角一下就提高到三角,他打电话的积极性肯定会受到影响。这样,不但手机接到移动打来的电话少了,由市话打来的也少了。由此看来,还不如继续双向收费更容易被双方接受,即市话用户照旧付市话资费,而接电话的手机用户照旧付每分钟二角的移动资费。 

    第四,假设我们硬性规定:在单向收费下,市话打移动时收市话资费(每分钟一角),而且市话不用向移动交钱;在移动打市话时仍按照每分钟四角。如果市话打给手机与手机打给市话的分钟数相同,因为业务量均衡,所以从理论上这也是可行的。但是在实际中,如果手机要给市话打电话,因为移动主叫的费用是市话主叫的四倍,所以机主会在拨通市话以后让市话用户给自己打回来。这样,不但自己“白坐车”,而且双方的总费用也降到了四分之一。但是,大量的电话会由市话打给移动(每分钟只有一角),而几乎没有手机打给市话(因为每分钟要四角)。这样,不但单向收费下移动运营商的每分钟四角得不到,连为提供自己这部分服务应得的二角也得不到了。换句话说,在单向收费下由于资费不平衡引起的“回叫”现象将不可避免,所以移动与市话之间的业务量不可能均衡,而实行单向收费的前提也就不存在了。因此,解决这一问题的惟一办法还是实行双向收费,即无论手机是主叫还是被叫,一律付二角。 

    第五,上面假设的资费是经过简化的。在实际中,移动和联通的资费并不完全相同,而且各种“套餐”、“优惠”层出不穷。例如,假设在单向收费下,主叫方是联通用户而被叫方是移动用户,而且联通在一定时间内搞了半价优惠。这时,如果联通依然按照每分钟二角交给移动,自己就等于白干了。但是,如果同样也少给移动钱,移动肯定不同意:“你搞优惠是为了给自己吸引用户,为什么要我承担损失?”这样,移动既然得不到自己认为应得的二角钱,就必然不愿意接通联通用户打过来的电话,使双方在互联互通上产生障碍,从而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但是在双向收费的情况下,即使你搞你的“优惠”、我搞我的“套餐”,双方仍然“井水不犯河水”,不会由此产生互联互通的障碍。不仅如此,移动还会欢迎联通用户给自己的用户拨打电话,因为这样就为自己向用户收费创造了机会,联通在实际上充当了移动最好的“销售代理”。反过来,移动也是联通的销售代理,二者在这个问题上是真正的“竞合”关系。 

    综上所述,虽然单向收费说起来简单,但是在实际执行中会带来许多困难和问题。我们看到,近年来所呼吁的单向收费,无一例外的前提是不把被叫方的费用转移给主叫方,所以“单向收费”的实质是要求移动资费减半。因此,问题的实质并不是收费方式,而是资费水平。所以,我在《支持移动降价反对单向收费》中敦促移动资费引入更多的市场机制,把全国“一刀切”的政府定价改变为政府指导价下的地方资费,并向完全的市场调节价过渡。与此同时,只要把移动资费降下来,消费者要求单向收费的问题也就自然解决了。 

    最后,感谢尚德琪先生等人提出了自己的不同观点,我真诚地希望通过这种讨论共同为促进我国电信事业的发展、保障消费者的长远根本利益做出贡献。 

    [新闻人物]  阚凯力:陷入争议的漩涡 

    电信专家阚凯力教授最近陷入争议的漩涡之中。他几乎同时受到来自电信企业和消费者两个方面的指责。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两头都不讨好。 

    阚教授遭遇指责由他公开发表对电信热点问题的评论而引发。在本报2月28日发表的《电信改革走了弯路?》一文中,阚教授指出目前全国火热的小灵通其实是固定电信垄断的延伸,而且认为去年中国电信南北分拆的改革并未解决电信有效竞争的根本问题。这一番言论自然招来电信企业的不满,网上的跟帖中,责骂之声不绝于耳。而他最近在《南方周末》发表的《支持移动降价反对单向收费》,则给人们一直期盼的手机单向收费泼了点冷水,也就得罪了一些电信消费者。 

    熟悉阚教授的人说,这几年他坚定地抨击电信垄断,呼吁电信业的公平竞争,像他这样敢说话的电信专家在国内不是太多。他现在公开反对手机收费“双改单”,不是在为电信企业说话,而是因为他太了解电信业运作的内情,深知目前“双改单”操作起来不现实,或者说双向收费更有利于移动通信业的发展。 

    当记者拿这个说法求证于阚教授本人,他只是说,双向收费是克服电信不互联互通痼疾的最好办法,普通消费者其实并不了解电信业的这些技术细节。 

    记者问:“你为什么不照顾一下大多数人的情绪呢?” 

    他的回答有点令人意外:“多数人的意见不总是对的,如果按多数人的情绪倾向实施电信改革,那还要我们这些电信专家干什么。作为学者,我必须讲真话。” 

    记者又问:那你让自己处于四面受敌的状态总不太好吧?“讲真话,会得罪官员、企业、普通人,但是我个人却无愧于自己的追求。”阚教授如是回答。 

    另一位专家对记者讲过一件往事。一日,信息产业部一位副部长与阚凯力晤谈电信改革,阚直言直谏,据理力争。这位高官说服不了阚,最后说:“阚博士,你是学者,你追求的是真理,而我是政府公务员,必须考虑复杂的社会实际,最终的决策就要在你的那个真理和我这边的实际之间寻找黄金分割点。” 

    的确,去年电信南北拆分的改革是多方面利益博弈的结果。电信业的改革历程也不会是一条直线。“但作为学者,我有责任找到正确的改革方向,也有责任说真话。”在指责声中,阚教授依然不改初衷。(张东操) 

人民短信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