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IT >> 网络应用 2003年2月09日10:23


中国网络警察每天都在做什么?

闫峥

    

    这一行 最年轻的警种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网络逐渐成为人们用来交流、获取信息的重要工具,但同时网络犯罪也随之而来。 

    由于犯罪的特殊性,网络警察既要拥有计算机相关专业学历,又要具备一定的网络案件办理经验。他们或许没有过人的擒拿本领,从外表上看更像是科研机构的知识分子,但他们却拥有一个装满尖端科技的大脑,对计算机、网络了如指掌。 

    网警们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进行网上搜寻,防范犯罪幽灵。对网吧进行管理,检索出网上的淫秽、反动等有害信息,根据线索对网络犯罪协查破案。 

    记者行动 

    没有抓捕时的惊心动魄,也没有侦破案件时的风雨兼程;没有过人的擒拿本领,也从不佩带枪支,甚至经常一身便衣,从外表上看更像是科研机构的知识分子。但他们所做的工作却并不亚于冲锋陷阵的刑事警察。 

    检索一天 没发现任何问题 

    能够与网络警察一起工作,着实让记者兴奋了好几天,比起在外面跑新闻,上网检索有害信息可以说是一种度假! 

    工作之前,西城公安分局网络监察安全中心副科长马晓婷向记者介绍,对网吧进行管理,是网络警察的重要工作之一。除了定期与其他部门对网吧进行突击检查外,每天,网警们都要通过与网吧前端过滤系统相连的方式,对网吧进行监控。在上网检索信息的过程中,如果发现有害信息要及时通知有关部门,这样可以有效遏制治安案件的发生…… 

    没等马晓婷说完,记者已迫不及待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首先,记者点开了一个名叫“网络神探”的软件,只见文件夹中储存了许多网吧的名称;记者随意点开一个网吧的名字,上面立即就出现了所有正在上网人员的记录。一旦记录中有未成年人,电脑下方的对话框中就会有所显示,网络警察将马上与网吧联系或通知有关部门对网吧进行检查。 

    就这样一上午过去了,除了点击、查看,还是点击、查看,而电脑下方的报警区始终没什么反映。 

    为了能带一些“工作业绩”回报社,下午,记者又与马晓婷浏览起网页,检索有害信息。 

    这活儿好办,不就是上网浏览吗?在马晓婷的指导下,记者打开网页,按照特定的标准,将网页上所有条目逐一过目,没有问题的,就浏览下一个网页。一连几小时重复的打开网页、浏览、关闭网页,周而复始,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一直期盼着在自己工作中发现点什么问题,可看到最后,记者只觉得电脑屏幕上网页上的字不住地再跳,什么都看不清了,也没发现问题。可马晓婷告诉记者,他们每天检索有害信息的时间都不少于四小时,同时她还不住地安慰记者:“上网检索经常是一天下来发现不了什么问题的,要是每天都有问题发生,那互联网犯罪面也太广了。”想想也是,看来记者的工作体验也只能无果而返了。 

    狂妄黑客留下电话号码 

    2001年初,某媒体网站遭到黑客攻击,硬盘所有数据一夜之间都被删除了。经过大量取证,阎某被纳入网警视线。就在网警对阎某展开调查时,某科技网也被“黑”了,网站主页被修改成求职启事,最终整个网络彻底瘫痪。这次,黑客在作案时狂妄得有点过头了,竟然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网警们从这个电话号码查起,查出这件事又与阎某有关。 

    终于到了与黑客正面交锋的时候了,当网警对阎某的电脑检查时,竟然没有发现任何资料。难道他另有作案地点?这时,网警发现了没有清除干净的蛛丝马迹,阎某也不得不承认,作案后他曾多次将自己的计算机进行格式化,删除一切相关的痕迹,可没想到竟然被网警给识破了。面对从其计算机里检查出来的大量用于扫描端口、猜口令的黑客程序,阎某感叹道:“想不到警察里也有网络高手呀。” 

    个人主页链接淫秽网站 

    还是在去年,网警在删除有害信息时发现一个个人主页中连接有大量色情、淫秽的网站。从该主页的点击率来看,不少网民都是这里的常客。经秘密调查后,网警们了解到这个主页存在于某公司服务器中,由李某等四人负责制作并定期维护;而主要经济来源是广告收入。 

    个人主页是怎么“跑”到了某公司的服务器里?根据经验,网警们判断一定是公司里出了内“鬼”。在连夜对四名犯罪嫌疑人进行突审后,该公司电脑部职工曹某走入了网警的视线。 

    进一步调查后,网警们发现曹某不但用黑客软件盗取了公司的秘密文件,还多次浏览属于公司秘密的人事、工资等文件。面对网警出示的确凿证据,犯罪嫌疑人不得不低头认罪。这也是北京第一起利用黑客软件窃取公司秘密文件的案件。 

    检查网吧总冲在最前头 

    去年春节,西城分局突击检查黑网吧,随执法人员在某小区居民楼中的地下室里发现了一个“电脑培训中心”,不大的里外间里,放置了20余台电脑。 

    民警怀疑这里在没有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开网吧赚钱。但老板娘却坚持说自己经营的不是网吧,因为她的电脑根本还不能上网。可“培训中心”一半以上的电脑还是热的,肯定是刚用过不久,可又不见用电脑的人,这也太蹊跷了。 

    此时,一个网络民警不慌不忙走出来,坐在一台电脑前开始操作,没多久就找出了电脑中还来不及删除的上网记录。老板娘也不得不承认,她打着电脑培训中心的旗号开网吧的事实,就在执法人员进来检查之前,几个在这里上过网的学生刚走。 

    在检查网吧的时候,网警是冲在最前面的。 

    他感受 没想到竟如此枯燥 

    原以为网络警察的工作很轻松,很简单,不过是上网搜索信息,再说也可以偶尔看些有趣的东西呢!但通过这次体验,我才真正了解他们的工作是多么枯燥和乏味。而我的心里也不禁犯起了嘀咕:这体验,怎么把它做得“好玩”呢?   

    接待我的马晓婷很清楚我的来意,一见面就热情地介绍起他们的日常主要工作:上网搜索并发现有害信息、对互联网单位进行备案管理、管理全区网吧、通过视频监控系统监控网吧,对互联网单位的管理员进行培训……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紧盯电脑的我没一会儿就烦了,再一看身旁的马晓婷,这个看上去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干起活来却是那么专注,那种神情,甚至让你感觉到她在充分体味着工作的快乐。 

    几小时下来,什么有害信息都没找到,我却早已是泪水涟涟(看电脑时间过长导致),心里不住暗骂编辑给我找了这么个苦差使。 

    马晓婷看到我那张愤怒的脸,赶紧安慰我说,其实她们也经常是一连几天都风平浪静的。听到这儿,我才好过一些。 

     

    从那天起,我落下了个毛病:盯着电脑屏幕时间不能超过半小时。我决定一定要死赖着编辑,让她供我后半辈子吃喝。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2003年2月09日
(责任编辑:陈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