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IT >> 数字生活 >> e文学 2002年7月31日08:18


喜欢简练的叫“J”,喜欢繁琐的叫“我天天在家里等着天上掉馅饼”喜欢浪漫的叫“烟雨蒙蒙”,喜欢现实的叫“聊完了就见面”……
网名非名辨

李新

    

    名字不过是一个符号——这种说法很无奈。

    无奈的原因是对多数人来说,相伴一生的名字,其实跟自己没多大关系。

    不只是名字,很多与名字有关的称呼都是这样。

    学名是爸爸起,乳名是妈妈起的,外号是同学起的,绰号是同事起的,爱称是朋友起的,昵称是女友起的……

    总之与自己无关。

    所以对于自己的各类称呼,人们既亲切又漠然。

    这中间当然偶有例外,有些名字也可以自己起。

    比如笔名。

    但笔名的重点不在名,在笔。如果不写出点儿东西,笔名越雅致,感觉就越可笑。

    笔名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有效的名字必须符合两个条件,一是与主体之间的关联性,二是这种关联性在一定范围内得到承认。

    这很矛盾,一方面要有个性,恨不得要我知故我在,另一方面又不得不装腔作势地表示自己其实雅俗共赏。

    做人难,做名字更难。

    网名在这个问题上最有机会做得完美。起网名几乎不会受到什么约束。而且无论多诡异,在网上都会得到认可。

    人们在起名这件事儿上长期压抑,所以一有机会,总会表现出无比的热情和宽容。

    热情之余不免盲目,表现为本能的喜新厌旧。上午叫“四书五经”,下午变成“爆米花”,等到了晚上干脆起个名字叫“朱泪儿”,连性别都变了。想凸显个性,没想到个性反倒被花花绿绿的名字湮没。许多人又返璞归真,开始使用网络默认的“过客XXXXXX”。

    于是,网名成了名副其实的符号。

    这就应了那句老话“名可名,非常名”。


来源:《北京晨报》 2002年7月31日
(责任编辑:王一三)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