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教育>>热评酷评

恢复高考,他们的人生从此改写
实习生 周红梅
  2004年08月26日14:2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8月22日是小平同志百年诞辰,全国人民以各种方式纪念这位引领中国人民走进新时代的“总设计师”,表达对小平的崇敬和思念。小平同志生前对教育事业格外重视和关心,在关键时期,他数次英明果断的决策直接推动着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其中就包括恢复高考制度。在小平同志百岁生日的时候,有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对小平同志的怀念,比常人又更多几分。

  1977年,刚刚复出的小平同志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作出于当年恢复高考的决定。同年10月12日,国务院正式宣布当年立即恢复高考。1977年冬和1978年夏的中国,迎来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考试,报考总人数达到1160万人。

  久旱逢甘霖。这是多少人热切的渴望!历史成就了这不同寻常的77级、78级。时隔27年,当回忆起那个历史性的转折时刻,他们思绪如潮,一切有如历史重现……

  那一刻的激动刻骨铭心

  我第一志愿填了北大

  刘学红(北京大学中文系77级,现任某著名网络信息技术公司CEO)

  刘学红是恢复高考制度以后第一批幸运儿中的一员,也是最大的受益者。1977年的那个冬天,她刻苦学习,取得了北京市文科第一名的好成绩。她说:“我们这一代人都很感激邓小平,高考给了我们发挥才智,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

  今天,作为一个著名网络公司的CEO,回想当年的那股冲劲,她心里百感交集:“我当时在北京密云农村插队,一直希望能有机会上大学,加上我们身边刚刚推荐一个‘工农兵大学生’上了北大,我当时是既羡慕又不服气,心想,他能上我为什么就不能上呢?后来恢复高考,我当时真是欣喜若狂,第一志愿毫不犹豫地填了北大。”

  “从那时起,我终于可以凭着自己的能力,靠自己的本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当问到恢复高考对她意味着什么时,刘学红如是说。

  “老学生”发疯似的学习

  韩儒理(上海交通大学77级,现任四川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

  韩儒理进大学时已经是做父亲的人了,是十足的“老学生”。刚到交大,他既听不懂上海话,又听不懂英语,这可苦了他。据知情人士描述,当时他学习的情形可以用“发疯”来形容。

  “当时我们每周用于学习的时间竟然高达90小时。有一位同学家就住在徐汇区枫林街道,可他硬是一个学期只回了三次家,而三次加起来的时间还不足一整天,大家总觉得回一趟家,和留校的同学相比就‘亏了’。”在上海交大77、78级返校聚会上,他们又回忆起这些以苦为乐的日子。

  感觉像是天上掉馅饼

  王小望(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78级,现任北京飞利浦电子产品服务有限公司经理)

  王小望可以说是当年最幸运的那拨儿人了——不用插队,没有“上山下乡”,1978年中学毕业后直接参加7月份的夏季高考。用王小望的话说就是:“我和我的同学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样的好事竟会落在我们头上,感觉真像是天上掉下馅饼。”

  王小望说,“那正是快高三寒假的时候,忽然听说我们这一届可以参加高考了,那激动和兴奋劲儿自不用说,学校也马上就分了快慢班。下学期开学后,学校又根据我们每个人报考志愿的不同,分了文理科班。我们就用了那一个学期的时间准备7月份的高考,虽然时间很短,但我们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所以当时每个同学都很努力。”

  令王小望记忆犹新的是,收到复旦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正好是她十八岁的生日,对她来说,那是怎样一个有历史意义的日子啊!

  心中高呼“邓小平万岁”

  陈传敏(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78级,现任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一级编剧)

  “就像一个人在暗夜里走路,四处一片漆黑,你原来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不知道前途在哪里,已经绝望了,突然,前面出现了一点火光,你立刻知道自己有希望了,知道方向了,你就会本能地、不顾一切地向那火光奔去。”陈传敏在谈到当年得知恢复高考的消息后内心的感受时这样形容。

  当年,陈传敏在江苏省连云港市一所郊区中学任教,当中学同学骑车几十里路赶到学校告诉他这个消息时,他回忆说,“我当时眼圈一下就红了,浑身都在发抖,在心里一遍遍高呼‘邓小平万岁’!那种震撼,那种兴奋,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历历在目!”

  1978年的那个夏天特别热,为了凉快,陈传敏就每天到学校旁边的一个山洞里复习备考。直到今天,他每次回家探亲,都要特地去这个山洞拜望,点上一根烟当香,用石头夹在山洞口,然后恭恭敬敬地鞠几个躬。“不是迷信,只是还愿。”他说。

  一个新时代由此开始

  我的人生由此转折

  葛兆光(北大中文系77级,现任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当年只有初中毕业的葛兆光,对于恢复高考,他说,“那是我人生的一次重大改变!”。

  提到当年的高考,葛老师说,“当时我在贵州苗族山区一个小县城里当供销社工人。当得知恢复高考的消息时,和当年每一个渴望上大学的人一样,那种高兴和兴奋自不用说。关键是时间紧,从知道消息到那年冬天参加高考,中间就1个月的时间。”当问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还能考出这样好的成绩时,葛老师谦虚地说:“可能是运气吧!人有时也是需要运气的。”

  其实,这不仅仅是葛兆光的运气,也是他们那一代人的运气,更是那个时代的好运!

  终于走过九曲十八湾

  陈平原(中山大学中文系77级,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在谈到他们这代文革后首批大学生时,陈平原说道:“我想,77、78级不像很多人说的那么伟大,在成为社会栋梁的同时,也遭遇着人到中年的尴尬,很多年轻的学子认为我们是‘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一代。但是,尽管有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可以告慰的是:九曲十八湾我们终于走了过来。”

  而令陈平原最难忘的是,当时的老师和学生一起学习、一起娱乐、一起游行,这些却正是现在的高校正逐渐丧失的。

  恢复高考给我新的机遇

  李东生(华南工学院无线电系78级,现任TCL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如今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李东生,当年也是无数“上山下乡”知青中的一员,恢复高考,使他开始了人生新的征途。“邓小平恢复高考制度给了我新的机遇,使我能够直接从农场考上大学。也许是为了把逝去的光阴夺回来,我几乎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学习中。”

  也许是对当年在农场的那段艰辛岁月的感触,也许是感激当年那个划时代的伟大决策,李东生说他的座右铭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珍惜现在,奉献社会

  蔡东士(中山大学中文系77级,现任广东省委常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

  “这是我命运的重大转折!”现任广东省委秘书长的蔡东士说起1977年的高考时感慨万分。1977年,30岁的蔡东士正在湛江农垦局宣传处工作,高考恢复后,他和其他考生一样,日夜梦想着有朝一日能遨游在大学知识的海洋里。

  蔡东士1967年高中毕业,下乡10年后考上中大。他说,“上大学是我人生的重大转变,但后来觉得,10年的下乡也是很难得的锻炼机会,这种锻炼机会使人成长得很快,也许这正是现在的学生所缺少的。”

  说起20年来的工作,蔡东士深有感触:“我们真的要珍惜现在,为社会尽力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迄今为止,并没有调查数据对这批幸运的人进行统计,只有在各高校的校友会中,记录着他们毕业20年后的成就。政界,有财政部副部长罗继伟,海淀区代区长周良洛……学术界,有知名学者魏杰、陈平原……文化界,有王小波、陈小奇……企业界,有清华同方的总裁陆致成……影视界,还有最负盛名的张艺谋……(实习生  周红梅)

  《中国教育报》2004年8月25日第5版   

(责任编辑:臧文丽)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