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13日08:00


烛光里的妈妈——追记郑州22中数学教师吴玲
本报记者 戴鹏 施芳

  童话《红菱艳》里说有一种红舞鞋,只要穿上它,就能跳出世界上最优美的舞姿,可就是不能停下来,要一直跳下去;谁要是领略了这跳舞的快乐,谁就会一生一世都喜欢这红舞鞋。吴玲就是一位“红舞鞋”的痴迷者,只不过她的舞台是三尺讲台。

  ———题记

  河南省肿瘤医院一间普通的病房里,一位年近半百的女病人昏睡在床上,病痛的折磨让她原本瘦削的脸庞没有了一丝血色。几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在病床前焦急地守护着,不时俯下身子,掖掖被角,轻轻按摩那双布满针眼浮肿的手。

  “哪来这么多孝顺孩子?!”同室病友轻声称赞,又充满疑惑。

  病人是河南省郑州市22中数学教师吴玲,孩子们是从各地赶来的学生。

  吴玲:他们都是我的孩子,哪有妈妈嫌弃孩子的!

  吴玲能歌善舞,早年插队回城时有两种选择,一是到文工团当演员,一是到学校当教师。尽管她酷爱舞蹈,但儿时电影《山村女教师》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她选择了当教师,从开封市33中到郑州市22中,当了30多年数学教师。

  吴玲任教的都是普通中学,教的学生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好学生。拿22中来说,它是二七区的一所初级中学,位于郑州市区西南的城乡结合部,学生要么是当地的“村民”子弟,要么是进城务工人员子弟。

  “他们都是我的孩子,哪有当妈的嫌弃孩子的!”在吴玲看来,教师没有理由挑选学生,只要学生坐在教室里,老师就要对他负责。

  数学是一门基础学科,但班上有不少学生对这门课不感兴趣,或心存畏惧,有的干脆放弃了。吴玲焦急万分,想尽办法让数学课变得生动有趣。孩子们爱看动画片,即使是再不喜欢数学的学生,看到动画《唐老鸭漫游数学王国》时都会乐滋滋的。于是,吴玲也跟着看,从中琢磨道理,悟出了“把数学和生活联系起来”、“让学生从身边的数学感到好奇”的教学引导方法。几何课上给学生讲三角的内角和,吴老师从学生语文课学过的苏东坡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说到旅游时如何欣赏大自然的美,再引发开来,什么内角、外角、内错角、延长线……三角板在黑板上左比右画,学生们一个个眼瞪得溜圆跟着转,三角板一挥好像音乐家挥舞指挥棒。

  “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孩子”,对于那些让家长操心、老师头疼的孩子,吴玲想方设法去帮助他们。为了与孩子们沟通,她学会了打球、游泳、下棋、滑冰,甚至学会了上网聊天。曾经有几个淘气、散漫的学生,怎么讲道理都无济于事。经过细致观察,她发现这几个学生非常喜欢足球。她利用业余时间,买来《足球报》潜心研究。随后,吴玲主动找到这几个学生,一见面就说:“这几天没休息好,尽看球赛了。”学生们兴奋地说:“老师,你也喜欢足球呀!”吴玲与他们侃球,评论球赛,争论越位球。很快,吴玲和孩子们成了球迷朋友,她因势利导,经常与他们推心置腹地长谈,孩子们有了可喜的变化!

  有一位学生整天泡网吧,成绩直线下降。吴玲骑着自行车,一个一个网吧去找。她又从别的学生那里了解到了这位学生上网的网名和QQ号,然后到办公室上网,编了一个网名和那位学生取得了联系。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小男孩不愿意回家,还用力把吴玲的自行车推倒。路人指责学生的不对,吴玲拉着学生的手,微笑着说:“这是我孩子,跟妈妈撒娇呢!”小男孩羞愧难当,坐上吴玲的自行车回了家。吴玲又耐心地做家长的工作,让他不要打骂孩子。离开时,已是凌晨一点多,吴玲谢绝了家长打的相送的好意,骑上自行车走了。吴玲不知道,那晚,愧疚的父子叫了一辆出租车一直亮着灯跟着她到家门口。司机好奇地问乘车人:“前边的人是谁?”小男孩说:“那是我妈妈。”“为什么不让她一起坐车?”“我不好好学习,让妈妈操心了!”从此,小男孩远离了网吧,后来参了军还入了党。

  所谓差生,就是那些优点还没有被发现的学生,吴玲总是尽力去挖掘每一个学生身上的优点。学生王之欣数学平平,却爱好拉丁舞。父母担心他跳舞影响学习,想让吴玲去做做工作。不料,吴玲朗声一笑:“不要光看成绩,要全面发展。”从此,王之欣便有了一个有力的支持者:班主任不同意他请假去比赛,吴老师帮他去求情,比赛拉下数学课,吴老师替他补课。王之欣的舞越跳越好,学习也有了起色,如愿考上了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多亏遇上了好老师!”王之欣的妈妈逢人便说。

  有一位成绩较差的学生要转学走了,他舍不得离开吴老师,情绪很低落。吴玲特意为他举办了一次告别晚会,买了笔记本和钢笔给他作纪念,并组织班里同学给他写赠言。同事弓永倩不理解,吴玲说:“越是掉队的孩子越要给他信心,不然永远赶不上来。”几年后,这位同学考上了大学,打来长途电话,说:“吴老师,要没有您的鼓励,就没有我的今天。”

  挂钥匙的孩子:让我陪陪妈妈,她忙了一辈子,太累了。

  秦澎是吴玲的儿子,如今已是长沙理工大学的一名大学生。在他记忆中,爸爸秦世忠是一名铁路电气化工程师,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地。秦澎从幼儿园到小学脖子上一直挂着两串钥匙,一串是家门钥匙,一串是教室钥匙。妈妈每天很早就起床,把他送到学校的传达室就去上班了。放学了,他就在传达室里做功课,妈妈经常要很晚才能接他回家。

  在《捧着一颗赤心献给教育事业》这篇文章中,吴玲写道:“老师要像关心自己的孩子一样去关心、爱护每一个学生。”在幼时的秦澎眼中,妈妈对他也很细致,尽量把饭做好,嘱咐他热了吃。变天了,妈妈把衣服放在他床前。只是妈妈对大哥哥大姐姐的关爱超出了对自己的爱。

  秦澎回忆说,陈艳鑫的父母在郑州打工,由于家远有时就几张课桌一拼,和衣睡在教室里。一天,狂风夹着大雨,气温骤然下降。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妈妈赶紧找出一条毛巾被,用塑料袋仔仔细细地扎好,嘱咐我给大哥哥送去。狂风吹得雨伞几乎撑不住了,我还得腾出一只手来抱住毛巾被,浑身上下很快就淋湿了。上楼,敲门,走出一个和我个头差不多的男孩儿。陈艳鑫吃惊地望着像从水池里捞出来的我,我赶紧把塑料袋塞到他手里,说:“我是吴老师的儿子,这是妈妈给你的毛巾被。”说罢,就走了,到了楼梯拐角处,我无意中回过头去,陈艳鑫还捧着塑料袋怔怔地站着。

  还有一位活泼可爱的女孩叫张娜,是班级活动的积极分子,班上同学都喜欢她。可是上初二后,张娜却沉默了,常常独自一人发呆。一天课后,妈妈把张娜叫到一边,还没说话,张娜就哭起来了。原来,她的父母正在闹离婚,她已有一个多月和奶奶住在一起,“人,活着真没意思。”妈妈听后半天没有说话,她把张娜搂在怀里:“孩子,你以后就把老师当妈妈吧。”慢慢地,张娜走出了阴影。又有一回,张娜哭着走进了教室,原来,她心爱的复读机丢了。张娜喜欢英语,复读机是她用零花钱,又把一头长辫子剪下卖了才凑齐了钱买的。妈妈回家后就给我讲了这件事,我知道妈妈的想法,她是想让我把刚买的复读机送给姐姐。可是,我真舍不得,这是妈妈给我买的最贵的礼物。左思右想,我还是把复读机拿了出来。“下个月发工资了,妈妈再给你买一台。”妈妈安慰我。“算了,不要了。”我知道,家里的经济并不宽裕,70多岁的奶奶治病还要用钱。

  爸爸写得一手好字,结婚后,妈妈对爸爸说:“你多练练字,将来还说不定能成为书法家呢。”爸爸没当上书法家,却成了妈妈的好帮手。妈妈给爸爸找的练字方法就是下班回来,晚上刻蜡板:学生的测验试卷、名人故事、名言录、中学生学习方法技巧等,刻的蜡纸摞起来有好几尺厚。起初,爸爸并不理解,劝妈妈不如让学生掏钱去复印资料,妈妈说:“让学生掏钱咋行!”

  妈妈教了很多年的数学,却始终不忘钻研业务。有一回,妈妈在家里洗衣服时,盯着洗衣机看得出神。我问妈妈在想什么,妈妈说,设洗衣机的容量为X,设水和洗衣粉的比例为Y,还有洗衣机的转速等,这些都成了数学应用题的元素。妈妈还问我这么讲听得懂听不懂,说实在话,妈妈可从来没有辅导过我一道数学题。

  我还不能相信,妈妈就这么走了,家里的小闹钟还在,永远定在5时20分,那是妈妈每天早晨起床的时间。我多么希望闹钟再次响起的时候,能看见妈妈从床上一跃而起,从家中迈着大步出门的样子。我把一张3岁时的照片和一张上大学时的照片放在妈妈的遗像后面,让我陪陪妈妈,她忙了一辈子,太累了。

  孩子们:我们等您回来,您的孩子们!

  连衣裙,高高的发髻,化着淡妆,轻盈的舞步……虽说人到中年,孩子们心中的吴老师永远是那么青春朝气。吴老师的数学课同样出人意料,拿出一个梨,一刀切下,吴老师说,这是平面。胡萝卜做的圆柱体、硬纸做的圆锥形、苹果削成的圆形……同学们都跃跃欲试,连原先讨厌数学的同学也不例外。

  业余时间,吴老师也不闲着。她的国标舞跳得很好,同学们搞活动,她不时给示范几下,还给同学化妆,亲手做服装,真够她操心的。

  “走路一阵风,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这是其他老师给吴老师的评价。没错,即使在吴老师病重期间,她上课时依旧神采奕奕,同学们竟然毫无察觉。

  那是2003年4月,在同事的催促下,连续几天吃不下东西的吴老师到医院做了检查,经确诊是肿瘤,医生当即要她住院治疗。“住院?要多长时间?最少是多少天?”吴老师还在问,她放心不下年级里6个班的几百名同学。

  吴玲在医院住了三四个月,由于多次化疗,她的身体很虚弱。病情稳定后,她找到校长,要求回学校,干啥都行。校长在犹豫,她又鼓动爱人找到校长,说让她到学校去干点工作,比在家休息对身体恢复还要好些。于是,她又返回了学校。为了不让她过于劳累,学校安排她到图书馆的阅览室,谁料到,吴玲这一下子又发现了干工作的“新大陆”。

  “我病好了,来上班了。”戴着假发,脸部浮肿,吴老师依旧是满脸微笑,见到同学不住地问这问那。“图书馆工作太重要了,这里有孩子们成长所需要的精神食粮。”于是,她拖着虚弱的身体,把图书整理归类、贴上标签,为图书制作索引,定期向老师和学生推荐优秀书刊,还辅导学生们成立了“逸兴书社”,定期组织学生们交流读书体会。

  今年3月,吴玲的病情复发,再次住进了医院。白发苍苍的父母望着一天天消瘦无力的她,痛心地说:“这丫头透支得太狠了!”

  同学们得知后,都要去医院看吴老师。吴老师不同意,说怕影响他们学习。于是,一封封写满思念的信件飞到了医院,飞到了吴老师的病榻前。

  “想念您,思念您,我们等您回来。您的孩子们!”

  “课堂上,我们一起玩过,一起疯过,一起傻过。”

  “您的课是那样的丰富多彩,每一个章节都仿佛在我们面前打开了一扇窗户,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斑斓的世界。”

  “我们为有您这样的好老师而感到幸福和自豪”

  ……

  吴老师也让人把一封信转给初二5班和6班的同学,信中写道:“党楠同学最近进步很大,要继续发扬。同学们要听你们新老师的话,为班级争光。最近出了一本很好的书《爱,你准备好了吗》,很适合同学们读读,要想法找到,作为这一段时间的课外阅读材料。”

  母亲节那天,在外地上大学的张娜特意回到郑州,悉心地打扮了一番,又到花店里买了一束鲜花,和范方方一起来到了吴老师家,她们要给老师一个惊喜,得知的却是老师又住院了。

  赶到医院,张娜和范方方惊呆了,这是自己的老师吗?平时步履轻盈、笑声朗朗的老师,已是那般消瘦。在病房里呆了一天,晚上回到家里,她们打开班级网页“郑州·吴老师之班”,把吴老师病重的消息发了帖子。

  儿女们从四面八方回来了,有的已为人父母,有的是风华正茂的大学生,还有的是稚气未脱的中学生。在南方航空公司深圳公司当飞行员的刁健执行完任务后,没有出机场,又转乘回郑州的飞机,到机场后坐上出租车直奔医院,到医院时他还穿着一身飞行服。

  儿女们日夜守护在她身边,替她翻身,给她捶背,用棉签蘸水擦拭她干裂的嘴唇。“我离不开学校,离不开学生,如果能站起来,我还要回到学生中去”,7月8日,吴老师紧紧拉着前来探望的人的手说。这是她最后的一句话,3天后,仿佛一支燃尽了的蜡烛,她在孩子们的守护下,在声声呼唤中,沉沉地睡去了。

  连衣裙,高高的发髻,化着淡妆,轻盈的舞步……那个微笑着的像妈妈一样慈爱的吴老师走远了吗?听说爱的种子可以生根发芽结果,时光流转,孩子们的心头依旧会充满着对一位老师,不,一位妈妈的怀念。

  《人民日报》 2004年09月13日 第十一版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9月10日,郑州市22中的学生向吴玲老师的遗像敬献鲜花。(新社华发)
(责任编辑:王京)
庆祝第20个教师节

订汇市短信 通财富之路
第一时间获得精辟、独到的各币种直盘或交叉盘实盘即时操盘建议,可随时退订。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