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教育>>缅怀马祖光院士>>深情缅怀

光之灿——记新时期高级知识分子的楷模马祖光院士
新华社记者李亚杰、徐宜军
  2004年09月10日11:2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连接家和实验室的校园小路狭长略陡。70多岁的马祖光曾经沉重的脚步,每天都要在这里停下多次,因为心脏不好,需要大口大口喘上一会儿气,偶遇同事和学生,也只是捂着胸口透过厚厚的近视眼镜,谦和地微笑示意。

  如今小路静默无语,人们潸然泪下。中国科学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光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系马祖光教授于2003年7月15日放下了看不完的书、做不完的事,永远地走了。将自己生命全部奉献给祖国激光事业的马祖光,再也不能看到让他终生留恋的最灿烂的“科学光芒”……

  (小标题)香坊区废品收购站。马祖光在漫天大雪里兴奋地搓着手、跺着脚,因为冷,更因为他看到了一大堆旧蒸馏水玻璃瓶。他要全部买下拉回学校搞实验。

  20世纪70年代初的黑龙江省图书馆。

  “他是哪个单位的?这个时候还敢看外文科技资料?”图书馆工作人员杨学梅指着一位中年人好奇地问。“大概刚从‘牛棚’出来为下一次挨整准备材料吧!”

  他就是马祖光,刚从“牛棚”出来。从60年代开始,激光以其神奇成为“光之骄子”,但当时中国激光研究远落后于世界先进国家。这个新领域深深吸引了马祖光,1971年他开始创办哈工大激光专业。

  鼓囊囊的手提袋和空瘪瘪的肚子,是当时马祖光给人留下的印象。尽管承受心脏病的折磨,他在图书馆里还是不停地摘抄、描图,一坐一天。来时空空的手提袋,走时已装满手抄资料卡片。

  “马老师,中午吃饭了吗?”杨学梅后来和马祖光成了朋友。“还没有,还没有。”马祖光抬起头来腼腆地笑了,他在为自己咕咕作响的肚子打扰了别人而不好意思。后来,图书馆工作人员总会悄悄在他面前倒上开水、送上干粮。

  1971年第一场大雪漫天飞舞。马祖光在哈尔滨市香坊区的一个废品收购站兴奋地搓着手、跺着脚。因为冷,更因为他看到了实验室能用的旧蒸馏水玻璃瓶。

  把一大堆旧蒸馏水玻璃瓶装上手推车,马祖光的一只手推开同事,另一只手则紧紧抓住手推车扶手,“谁也不要争,我来‘驾辕’!”一路下来,马祖光的脸水渍斑斑,不知是融化的雪水,还是累出的汗水。

  大风大雪,冰天冻地。哈工大光电子技术研究所王雨三教授回忆这段情景哽咽不已:比我们大十几岁的马老师干累活总是冲在最前头。我们还开玩笑说他“老马识途”“老马驾辕”。其实,马老师那时就有心脏病,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

  创业伊始,无项目无资金,只好到工矿企业做一些激光应用工作。1976年,宾县良种场搞激光育种实验,怎么去?别人能骑自行车,马祖光不会,只好挤公共汽车,不要说坐,连站着都很困难,挤得很,其中辛苦可想而知。

  马祖光后来回忆起这段岁月时说,“当时我们在一堆废旧物资中拣回了第一台没有示波管的示波器,第一台机械泵是花200元钱在哈尔滨灯泡厂买的退役泵。真难啊,没有资金、没有设备、没有资料,甚至没有一颗螺丝钉!”

  “中国的激光不能落后”——强烈的事业心和紧迫的使命感是马祖光创办激光专业的动力。哈工大激光专业在短时间内办成了一个走在国内同行前列并有一定影响的专业,激光介质光谱、新型可调谐激光、非线性光学……马祖光为此奋斗30多年,取得了一批高水平成果。

  (小标题)德国汉诺威大学实验室。马祖光觉得快乐从心底腾起,渐渐充盈全身。实验成功后的他兴奋地蹦了起来:“要与世界科技界有同等对话的权利!”

  1980年在德国汉诺威大学,作为访问学者的马祖光选定了“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这个重大科技难题。一些科学家听说后纷纷摇头,“这个课题,我们做了许多年都没有成功,你就不要做了!”

  不尽的光热,有不尽的能源。“请允许我试一试。”马祖光不服气。他白天在图书馆埋头思考和计算,晚上一做实验就是半宿。6月8日,马祖光首次观察到三条强光发射,“这是产生三重态跃迁的前兆。”但也有人说这是无价值的原子谱线,劝他别再浪费精力。

  “若搞不成,可以拆除实验装置!”马祖光要求再给10天时间,两边的太阳穴像两只小鼓,咚咚乱响。随后他的睡眠时间缩短再缩短,吃的是清水煮挂面,整整吃了150斤!

  7月12日深夜,马祖光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紧盯着各种仪表,记录仪纸带缓缓移动着。突然出现一个新的“峰”,通过测定和计算,成功了!马祖光在实验室兴奋地蹦了起来!他以崭新的激发机理揭开了钠双原子新的近红外连续谱区奥秘,实现了科学界多年宿愿。

  第一篇发现新光谱论文中,马祖光的名字列在第三位。他坚决不同意,“这对我个人来说无所谓,但在这里我是中国的代表!这个荣誉应该属于中国!”最后,汉诺威大学应用物理研究所所长写下证明:“发现新光谱完全是中国的马祖光一个人独立做出来的。”

  “马,你要留在这里,我也给你找一块同样大的草坪。”汉诺威大学物理研究所所长指着自家大草坪对马祖光说。“我们中国有许多比这更美好的地方。你要是去中国,我可以给你找一块比这更漂亮的地方。”马祖光微笑着回答。

  1981年11月,马祖光回到祖国。“马老师回国时有四个沉甸甸的大包。打开后,招待所房间的地板已落不下脚,全是一大堆记录着各种资料的稿纸和笔记本。”光电子技术研究所教授刘国立忆起马祖光回国时的情景。

  “马老师,你回国怎么没买彩电、冰箱?”刘国立非常纳闷。“出国机会是国家给的,出国的钱也是国家给的,国家有困难,我不能用国家的钱给自己买东西,能节省就要节省!”马祖光认真地说,出国期间他节约下来的1万多马克在归国后全部上交。

  马祖光早年颠沛流离,饱经战乱艰辛,他坚信只有共产党才能带领人民走向繁荣富强。“共产党员对党和国家的爱都是具体的!”他在国外写信给同事,“身在国外,更感到祖国是多么可爱!因为我是在祖国的土地上成长起来的。”

  (小标题)电机楼地下室潮湿空荡。马祖光的心却从没因此空荡。“咱们要吃猪肉,必须从盖猪圈开始,现在不是挺好吗?”“我们一定要在自己的实验室做国际前沿工作”。

  马祖光和同事们最初的实验室是哈工大电机楼地下室的一个大仓库,因为太潮湿,几个水桶每天都会盛满吸湿器吸出的水。就在这个满是灰尘、空荡荡的大仓库里,马祖光鼓励大家,“咱们要吃猪肉,必须从盖猪圈开始,现在不是挺好吗?”

  从这里开始,马祖光和同事们承担了多项国防科工委课题,开始向世界激光研究前沿领域进军:四原子准分子激光研究填补了国际空白;“小型化X光激光”研究被纳入“863”计划;在国际上第一个做出离子准分子短波长激光;研制了纯放电S2蓝绿可调谐激光器件……

  最喜欢踏进的门是实验室的门,马祖光觉得那里随时会出现新东西。2003年一次“毛细管放电”课题实验,“马老师,我们知道怎么做了,您先回家吧,实验数据出来我们马上给您打电话。”学生们看着双鬓染霜的马祖光拖着病躯在实验室“超负荷”运转,实在不忍。

  “不急,我再等会儿!”马祖光坚持与学生们一起做。实验持续6个小时,“好,非常好!”实验数据终于出来,马祖光非常高兴。此时夜深,天又下起雨,他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回家路上,直到家门口。24阶楼梯对于马祖光已非常吃力,但他知道瘫痪在床的妻子仍在等着他上楼的脚步声。

  “老马太累了!”马祖光的妻子孙悦贞说,“他常在夜里一两点,还坐在床上看学生的论文,他用红笔把每个不准确数据圈出来。我劝他快睡觉,明天再看,他总说,明天就要把论文交给学生。”

  “我已经进入花甲之年了,就像蜡烛要燃尽一样。我这个蜡头不高了,真正能干一番事业的年头已不长了,所以要尽量燃烧。” 当年“驾辕”老马,头发已经花白,但老马毕竟“识途”,哈工大光电子专业日益强大,1987年成立光电子技术研究所;1994年-1996年建立可调谐激光技术国家级重点实验室……

  2004年6月,马祖光逝世近一周年之际,他的学生们经过8年努力实验成功毛细管放电X光激光,这是目前激光领域公认最难获得的激光之一,中国是世界上第五个获得毛细管放电X光激光的国家。

  这是一束世界上最灿烂的激光,学生们想悄悄把它献给为祖国激光事业鞠躬尽瘁30多年的马祖光。“马老师太累了!他去休息了,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祖国之光,光灿如斯!(新华社北京9月9日电)

来源:你好台湾网 (责任编辑:周贺)
相关专题
· 缅怀马祖光院士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