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经济 2001年12月06日09:46


盼来一居室

卞淑香

    

  在我20岁那年,与现在的老公相识,在经历了整整五年相恋时光后,才到街道办事处领取结婚证书,准备收拾房子办喜事。

    不巧,就在这节骨眼儿上,传来了老公家所在居民区搬迁的消息,按照他家的人口和原有住房面积,他家分了一个两居室和三个一居室。为了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儿自由天地,我俩决定将婚期延续到回迁以后。

    谁料想,这一等就是三年。三年中,老公一直寄宿其姐家的一个不足五平方米的小门厅里。当我和老公按照门牌号码打开我们的一居新房时,我一下子就傻眼了,屋黑、门厅小、无阳台。

    我越看越气,一下与老公翻了脸,冲他吼道:“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这样的房间也能当新房?一向宽容的老公终于沉默了。经过三整天的认真思考,老公与我协商,这个半地下房子慢慢与别人换,先与他父母住在一起(住在仅8平方米的小屋)。将婚事办完,开始了初为人妻的幸福生活。可是与公婆生活在一起,真是不方不便,早上不能晚起,晚上不能早睡,两人说话还要注意场合,不能太亲热,好在那时我上日勤,白天不在家,休息日回娘家,与公婆一家人相处得倒也和睦。

    可到有了女儿后,我在家歇产假,日夜都在家,才觉得与公婆住在一起真是别扭,婆母有4个女儿、两个儿子,一到周日周六,两居室挤着八口人,简直就乱成一锅粥。我家的小屋简直就是一个“儿童乐园”,真是吃睡都不得安宁。后来,一到周六周日,我就带着女儿像逃难似地早早逃回娘家(娘家房子也小得可怜),一直呆到很晚才回家。

    这种逃难的日子过了将近两年,“换房”也没了音信,老公无奈地向朋友借了两间平房,一家三口才算过上了平静的日子。可是“新家”离单位太远,孩子又小,我又开始倒上三班,来来往往很不方便,也休息不好。冬天生火又怕煤气中毒。半年后,我又携夫抱女挤回婆家,继续过那“热热闹闹”的生活。

    可怜我那憨厚老实的老公,从结婚那一天起,就没断过给那位答应给我们换房的“房虫”送礼递红包……好在老天有眼,在1997年夏天,也就是我们夫妻二人结婚的第六个年头,苦苦企盼的一居室钥匙终于拿到手,可它也让我们夫妻付出了一万多元的经济代价。

    我和老公迫不及待地爬上了属于我们的新家,一套阳光充足、空气清新、环境优雅、充满恬静气息的一居室呈现在我们眼前,我和老公禁不住流下泪来。

    14年的时光总算没有白费,终于拥有了可心温馨的三口之家。


《北京青年报》 2001年12月06日


 
相关专题
 房产家居天地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