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经济 >> 金融 >> 银行 2003年3月31日14:50


肖钢:43岁新掌门进中行

韩瑞芸

    

  在中国人民银行系统度过了二十年职业生涯的肖钢自接管中国银行行长“帅印”那一刻起,便注定要直面从幕后到台前的角色转换。然而,镁光灯前的肖钢一如往昔,仍然保持着沉稳、少语的风格。

    低调上任

    3月21日,下午4点半左右,中国银行总部。

    随着下班时间的临近,原本人头攒动的营业大厅渐渐冷清了许多。此时此刻,人气最旺的就要数会议室了——中国银行处级以上干部会议,正在此召开。

    会上,新到任的中组部副部长沈跃跃当众宣读了两份任命书: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第一任主席正式“出炉”,由原中国银行行长刘明康出任;现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肖钢接替刘明康,出任中国银行行长一职。

    三年鱼水一朝话别,刘明康在对3年中行工作经历作简单总结的同时,也对该行的发展前景提出了一些建议:“很多事情决策了,部署了,但还没来得及完全落到实处;有的工作,虽然看准了,但推动的力度不够;有的工作,虽然有所成效,但基础仍不牢固。”

    刘明康坦言,“也有的事情犯了些失误。”但他同时重申,在今后几年中,该行内部体制、机制的改革和重组必须有条不紊地推进,并力争在2005年前实现整体上市。

    任务艰巨如斯,不过对肖钢执掌下中国银行的未来,刘明康充满信心:“(肖钢同志)长期从事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工作,既有中央国家机关工作经验,又有丰富的地方工作经验,他来中国银行工作,一定会比我做得更好。”

    对于自己的接班人,刘明康丝毫不吝啬溢美之词:“肖钢同志年富力强,政治上坚定,思想解放,勤奋敬业,思维敏捷、勇于开拓创新,作风朴实、为人正派。”

    相形之下,肖钢本人倒对此任命甚为低调。

    最年轻的局级干部

    湖南财经学院1981届毕业生中不乏名人名家: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肖钢,美国国际数据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亚洲地区总裁熊晓鸽,湘财证券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学荣,等等。

    与其他年轻的成功校友均诞生于营利性机构不同的是,祖籍贵州的肖钢,自始至终只“行走”于央行这样一个政府机构。从中国人民银行老行长吕培俭的秘书,到计划统计司,再到政策研究室,直至主管金融监管的央行副行长、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36岁时,肖就成为了中国人民银行系统内最年轻的正局级干部,而目前他也才不过43岁。

    说起肖钢,与其有过接触的人总会先想到“年轻”、“稳健”、“实干”、“有涵养”这几个词。据知情人透露,肖钢为人谦和,有修养,行事稳健,善于听取不同意见。

    也有央行监管司官员称,虽然肖钢行事稳健,但并不乏改革创新之举,其思想开放之程度、断事之魄力亦非比寻常。上世纪90年代广东国投事件发生后,肖钢曾被任命为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致力于广东省金融业重创后的修复工作,成效显著。

    此后,在中国人民银行长期、彻底地对信托公司实施整顿、撤销、合并、重组的工作进程中,肖钢也担当了重要角色。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的出台,以及《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修改完善的积极促成者之一,这两部法规使有关部门对信托投资公司的监管更加有法可依。

    主管货币政策期间,在汽车信贷市场的开放问题上,肖钢一直持加速开放的观点。在其主持并由各商业银行参加的、有关《汽车金融机构管理办法》的讨论会议,他再三强调:汽车贷款期限要长一些,利率可适当下浮,车型也可放宽一点……

    肖钢对银行信息化问题也颇感兴趣。2002年,他在第二届中国金融信息化发展论坛上表示,我国目前已拥有比较完善的计算机通讯网络,银行主机和服务器处理容量也在不断增加,这些都为银行业务数据大集中的实现提供了物质基础;而计算机系统安全措施的完善和处理技术的不断发展,也为数据大集中提供了技术支撑。不过,肖钢同时指出,数据集中的同时也集中了风险,有关部门要加强对数据中心的基础设施特别是网络运行管理,从法律、制度和技术等各方面保障通讯网络的稳定运行。

    肖钢还对中国银行业的人才问题深感忧虑。他曾在媒体上公开表示:“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外资银行和我国银行首先展开的必定是人才的竞争,外资银行会通过各种渠道和我们争抢优秀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才。然而,我国目前银行系统科技部门的管理机制、人才机制和激励机制,都不能适应信息化建设任务的需要。这个问题将会越来越严重。”

    中行新起点

    有央行官员认为,银监会分立后,擅长政策设计、精通国际外汇市场的央行新行长周小川,必定会在货币政策方面有所作为。而肖钢也曾在央行主管货币政策工作,并担任过国务院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派肖钢进驻以外汇业务为专长的中国银行,无疑有利于理解和强化各项货币政策的传导功能。

    中国银行内部亦对新行长寄予厚望。

    中行国际业务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因为政策和历史原因,中国银行曾在外汇存贷款以及国际结算方面比其他银行更有优势,但此种相对优势正日渐弱化。比如在国际结算方面,自去年4月起,央行打破中行在远期结售汇业务上长达8年的垄断,相继批准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开展此项业务。外汇存贷款方面,目前除了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也能开展外汇存贷款业务;并且随着入世承诺的逐步兑现,外资银行也将逐步在外汇业务方面与中国企业和个人“亲密接触”。

    此种境况如何应对?中行资金部一位工作人员认为,中国银行须得加强外汇衍生产品的开发力度。另一方面,中国市场缺乏类似LIBOR(伦敦一流银行之间的资金拆借利率,是国际金融市场中大多数浮动利率的基础利率)之类、能准确反映利率水平的国际通行指数,中国银行应争取依靠现有外汇优势开拓这片“处女地”。而这,无疑也离不开一位深谙个中玄妙的掌舵人。

    在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均全力以赴的上市方面,这位工作人员担心,刘明康曾提出要在四大行中率先整体上市,而新近的人事变动会否给这一计划带来变数,还未可定论。不过也有专家认为,要让中国银行业具备国际竞争力,多渠道融资是必由之路,银行上市也将指日可待。在此背景下,新任行长沿袭前任行长的系列改革措施,当是应有之义。

    

    肖钢简历

    1981年毕业于湖南财经学院,曾为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吕培俭的秘书,先后在央行计划统计司、政策研究室工作过,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主管金融监管的央行副行长、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等职。

    2003年3月21日,肖钢被任命为中国银行行长,接替原行长刘明康一职。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03年3月31日
(责任编辑:李欣玉)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