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经济 >> 经济观察 2003年4月28日09:43


割掉货币政策的“尾巴”(下)

龚刚

    

  我们有理由对中国当前货币政策的稳健性感到疑虑。这种疑虑来自中国目前的货币供给量指标远远大于GDP指标。这意味着中国的债务增长率将远大于GDP的目标增长率。长此下去,中国不良资产问题将进一步恶化

    “倒逼”过程

    与具有成熟市场经济的国家相比,中国的货币供给量指标一向完成得非常好,显然这与中国的国有商业银行体系密切相关。与他国相比,中国的中央银行是在以国有商业银行为主体的银行体系中推动其货币供给量指标的执行。

    现实中这种对货币供给量指标的执行通常体现出一种“倒逼”的过程,即货币供给或贷款的产生通常是在有关部门大力发展经济的行政指示下由商业银行强行启动去寻找“合适”的贷款人。所谓“合适”自然是指那些有信誉有资产抵押的企业,而由于中国长期以来国有经济的特点,这些合适的贷款人大多是一些国有大中型企业。

    那么这种以行政手段推动货币供给的“倒逼”过程会对经济产生什么影响?接下来我们尝试作一些分析。

    首先,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的条件下,贷款特别是中长期贷款的形成通常来自于企业的投资项目。贷款使企业的投资项目得以启动,进而产生乘数效应并带动一系列的引致需求。这样的贷款显然可以促进经济的增长,相反如果贷款是“倒逼”的,即它并不出自于投资或生产的需要,则它对经济的增长毫无促进作用。

    其次,新货币的创造同时意味着贷款的增加。如果贷款并不是用于企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则就其本身来说,它仅仅体现为一种在给定生产规模下的流动资金的增加。显然,此种贷款只能降低企业资金使用的效率。目前中国国有企业占用三分之二的工业贷款但只创造了三分之一的工业产值,这足以说明国有企业资金使用的低效。

    另一方面,商业银行在贷款过程中过分注重信誉和资产抵押而忽略贷款项目本身的经济效益,这种认庙不认僧的做法使得创造的民营企业即使拥有很好的投资项目也常常不能如愿启动。这就造成了当前国有企业在闲占大量流动资金的同时很多具有活力的民营企业却“贷款难”尴尬局面。

    再次,更为重要的是,贷款同时也是一种债务,贷款的增加意味着债务的增加。因此它也必然增加了企业的债务风险。尽管现实中许多国有企业通常利用银行贷款来进行非生产性金融投资,如购买债券和股票等,然而由于贷款本身不能像一般固定资产投资那样带来乘数效应并进而促进经济增长,因此它在宏观上起到了增加整个社会债务风险的作用。

    长期以来中国货币供给量一直是以13%以上的速度高速增长,这显然意味着债务的增长速度一直是远远大于GDP的增长速度。毫无疑问,中国目前实行的这种计划性的货币供给政策对商业银行所存在的大量不良资产负有难以推卸的责任。

    战略调整

    综上所述,我们有理由对中国当前货币政策的稳健性感到疑虑。这种疑虑首先来自于中国目前的货币供给量指标远远大于GDP指标。这将意味着中国的债务增长率也将远大于GDP的目标增长率。长此下去,中国的不良资产问题将进一步恶化。

    与此同时,货币供给量指标本身是否应该继续制定并加以执行仍然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在西方国家,这一指标事实上已经被抛弃。在中国,这一指标仍然在中国国有商业银行的土壤上延续着它过去计划经济时代的轨迹。

    然而,随着国有商业银行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随着民营商业银行的不断壮大,随着外资银行的不断涌入,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货币供给量指标的确定和执行,将变得越来越困难,“倒逼”将越来越不可能。因此本人建议中国的货币当局应尽早针对中国金融业的发展作如下战略性调整。

    首先,应尽早放弃货币供给量指标这一计划经济的尾巴,转向利用利率规则作为货币政策的主要工具。按照利率规则,中央银行应根据宏观经济的形势随时调整其目标利率。这里,目标利率可以是商业银行之间的拆借利率和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

    对于前者,中央银行可以通过公开市场的活动等对商业银行的储备金进行调节,并进而影响它;对于后者,中央银行本身具有法定的权力去制定它。与此同时,中央银行也应随时公布其目标利率的目标值,这不仅可以体现为中央银行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的一种判断,同时也容易使中央银行通过市场机制使银行间的拆借利率自动地趋于既定目标值。

    其次,应尽早实现中央银行的行政独立,使其直接向人大负责。这不仅有利于割掉货币供给量这一计划经济的尾巴,而且也有利于中央银行在制定货币政策时由双重目标变为稳定币值这一单一目标,而把经济增长的任务留给财政政策。

    再次,为确保整个经济社会资金的使用效率,减少不良资产,有关部门也应制定一系列相关政策。如就企业来说,应禁止其使用银行贷款进行金融炒作等非生产性活动,中长期贷款只应用于生产性投资;而就商业银行来讲,应禁止其利用储备金购买金融资产;有关部门也应同时规定任何商业银行存于中央银行的闲置储备金不能生息,而考核国有商业银行的业绩应以通过有效贷款而得到的利润为主。所有这些措施一方面迫使企业有效地使用贷款资金,同时也促使商业银行更为努力地将其闲置储备金转换为生产性贷款。

    市场经济已是一条不归之路,然而当我们沿着它的方向奔跑时却发现身后仍然留有计划经济的尾巴。对于这样的尾巴我们是否舍得割爱?为了迅速奔跑,为了奔跑中不迷失方向,为了迎接入世以后未来资本市场全面开放所带来的挑战,我们的抉择只有一个:忍痛割爱!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国际金融报》 (2003年04月28日第四版)  


(责任编辑:孙娟)
  
相关新闻
 割掉货币政策的“尾巴”(上)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