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经济 >> 经济观察 2003年4月29日15:01


民航票价到底该怎样定?

郭少峰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下发给各个正式代表的《民航国内航空运输价格改革方案听证会文件》中表示要引入多级票价制度,对机票价格实行幅度管理,允许以基准价基础,上浮25%,下浮40%。但对这个意见和听证会文件消费者代表有很多自己的看法。

    民航总局提供的资料受质疑

    “其中有些错误或前后不一致的地方,”北京市代表任穗英在研究《民航国内航空运输价格改革方案听证会文件》时颇有心得。他说认为:第一,关于总周转量上有些疑问,而“这可是决定着成本的大小的”;第二,客运公里成本费用前后差两分钱,“这个差额实际上这一累计那就多了”;第三,整个方案给出的时间段不可比,前后不统一,比较乱。他甚至怀疑其中会不会有故意的因素。

    四川省正式代表赵梅女士也对听证会文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时间概念比较乱,资料又是民航总局提供的,她对这些资料会不会只提供对民航总局有利方面的东西存有疑问。

    “目前,这些资料的真实性还有待验证,但即使是真实的,其中未必都是合理的。比如说,航空公司一面说自己的成本太高,同时还在购买大型机新型机,给公司带来很大的财务压力。”赵女士肯定价格改革方案是“合理的”,在一定时期内是符合市场需求的,但她同时又认为听证会文件本身比较滞后,创新不够。

    她说,现在的方案是对业已存在的事实的承认,这都是被市场逼着民航管理部门这么做的。实际上消费者最关心的是与自己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东西,而不是听证会文件中空洞的东西,应把消费者权益落实到实处。其实消费者讨论机票价格并不是一味要求降低票价,他们是非常理性的群体,只要价格合理,消费者就会接受。

    折扣上限下限怎么定

    陕西省代表张军政也认为“这个方案总体上讲还是可以的,对其中的原则和目标我还是很满意的。制定一定范围内的浮动价格是可行的,但我认为下限还有一定的空间。”他承认机票价格应考虑服务质量、行李管理、安全保障和人身保险等。可以通过降低票价吸引更多的乘客,实现成本不变而收入增加,另外民航公司自己也要降低成本,目前民航公司的固定成本比较大,但由于一般消费者对这些方面不很了解,也不可能做深入分析。

    四川省第一候补代表江祖求是天润华邦律师事务所涉外部主任,他说自己乘坐过多家国外航空公司的飞机,但它们都没有什么上限和下限。他对这次方案中规定的机票价格有个上限和下限规定有些不解,他觉得应该让市场去自由浮动。

    湖北省正式代表朱荣茂比较关心的是民航成本价格的具体构成,他认为这个比较专业,一般的消费者不易搞清楚,现在民航定的成本价太高,并且是专家计算的,一般乘客不能参与,他希望民航方面能将其成本让消费者比较清楚的了解。并且民航不能只估算自己的成本,有时也应考虑自己没有付出成本的时候所应承担的责任。他还主张航空公司把一些附属消费单列出来,不应继续包括在机票里,并且有些附属消费的合理性也值得怀疑,尤其是劳动力成本的增加事实上通过机票都转移到消费者身上了,民航不仅要从自身成本比较高来考虑高价位的合理性,而且也应从降低成本的角度考虑降低票价的可能性。他对规定下限表示理解,认为这样主要是防止恶性竞争,但机票还有一定的降价空间,机票价格越低这种交通工具就离大家更近,消费者就会更多一些,这样民航公司可以做到“薄利多销”,增强市场竞争力,对民航公司也有好处,改变现在消费热情不高,有些航班乘坐率低的情况。

    湖北省第一候补代表葛国通也比较关心机票的构成。他认为价格浮动方案应该只设下限不设上限,这样才能保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这种价格方案实际上是取消暗扣避免对国家造成重大损失,是可取的。他认为机场建设费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一种收费,不能取消,但应按航次分摊到机票中去,不再由乘客与机场打交道,而直接由民航公司与机场打交道,即使打折也要含有机场建设费一起打折。另外机票内应有基本保险金额,并注明金额的多少,不应有商业保险额,商业保险可由乘客自主决定购买,现在的这种购买保险的方式有种摊派的感觉,这样在现在机票价格的基础上减去乘客自主购买的商业保险和折合在其中的机场建设费,实际上机票价格就降了下来。

    民航运营成本不透明

    北京市第一候补代表刘锦中认为成本核算的透明度不够,哪些该摊入票价哪些不该或不能摊入票价消费者不清楚,去掉一部分机票中不合理的成分,使机票构成更加合理化,这样机票就降下来了。机场建设费不应再和票价捆绑在一起,机场都应是商业运作的,前期可以通过发行债券和股票来筹集资金,这些费用都是和民航公司之间的事,不应该再用这种摊派的方式转嫁到乘客身上,这是和市场经济格格不入的。他也认为票价上限对国内乘客没太大影响,关键是下限,应该由40%调到50%,因为五折机票在听证会之前都是既成事实,现在是对这个既成事实的承认。

    广东省正式代表周群承认现在的民航公司的成本比较高,其中有些是国家规定的,这一部分成本比较固定,可控制的空间比较小,但有些成本是可以控制的,象经营管理费用这一部分成本的压缩空间比较大,而现在的价格方案事实上承认了目前航空公司的经营成本比较大的现状。他还比较关注浮动下限,他认为若下限规定为40%航空公司就能保本经营,缺乏激励机制,无法促使航空公司进行有效的改革保障消费者的权益。他觉得在这次听证会上还想反映政府应给民航企业减负,使诸如航油、税金这一部分成本更有效地降下来。

    市场竞争是根本出路

    陕西省第一候补代表马珏告诉记者,民航的改革根本上讲是能不能真正走向市场,民航重组后它们都在走向市场,其间展开非常激烈的竞争。但是民航公司的采购成本不透明,采购渠道如果能够多元化,成本将有所降低,最终将有利于乘客。

    广东省第一候补代表康威音响(深圳)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宏以自己经营的这家企业说明民航公司存在的问题。他认为,不通过真正的市场竞争无法算出真正的企业成本,他还对民航部门提供的成本的可信性表示怀疑,“就像跟我讲音响成本一样,一个对我这个行业了解不多的人怎么听我讲音响成本怎么有道理,但事实上我在其中有虚假成分你也可能看不出来”。

    他说,民航公司是相当大的一个采购团体,但这个价格方案对民航企业的采购成本涉及很少。有人会以国有资产流失为由而坚持不放开价格,他表示最反对这一点,实际上民航公司因不放开价格而亏损才是国有资产的流失,国有资产流失主要是有关部门的管理水平和管理意识造成的,而不是放开价格造成的。

    中国社科院工经所副研究员余晖认为有关部门因为担心所谓“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而将最低价格固定下来,若这次听证会仅仅强调这一点的话,会没有人去关注的。即使方案能够得以施行,最终也会没有航空公司去执行。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2003年4月29日
(责任编辑:孙娟)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