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经济 >> 经济观察 2003年4月30日09:33


国际金融报:写在监管边上

葛丰

    

  4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有关议案,批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暂行行使原中国人民银行行使的金融监管管理职能。4月28日,银监会在北京悄然挂牌。

    关于银监会的成立,在此之前各种讨论早已是汗牛充栋,不必赘述。单在这次挂牌前后,各类报道也是乐此不疲。毕竟,对于不断变革中的中国金融业来说,完善分业监管体系,从而在制度上为市场发育提供保障,这一议题从来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另一方面,大家也完全有理由相信,经过资源整合后的金融监管机构———银监会的挂牌成立,其专业优势也一定能够在今后的工作中逐步凸显。

    尽管如此,笔者在这里还是打算因银监会而谈一些监管之外的话题。大家都知道,中国的银监会,它并非完全意义上横空出世的全新机构,其人员、职能、工作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分立于原来的人民银行。因此,对于银监会未来的绩效考核,就不能够就事论事、划地为界,而应该充分考虑到未来货币政策的执行效果。简而言之,这里要解决好1+1>2的问题。

    笔者从来认为,央行职能分拆,就指向性而言,其着力于货币政策相对独立性的考虑要明显强于加强监管的这一方向。这是硬币的两面,不存在亲此薄彼的问题,但也没必要搞一刀切,非要放到天平上两面不偏不倚才正好。关于这一点,限于篇幅,这里不再展开。

    说到货币政策,很显然,独立性归根结底只是手段而已,其目的还是在于目标的达成。因此,这里面就不仅仅是决策独立、执行独立、评价独立那么简单的问题了。技术上的绝对先进未必带来结果的绝对合理,这是常有的事情。

    客观地说,原来人民银行“大一统”的管理模式未必就全然都是弊病,这里面有不少东西是可以继承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是必须继承的。譬如说,中国的货币政策在现有条件下效率相对较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银行比较听话”。那么这里面除了国有银行的产权单一性外,人民银行的高度权威也是不容忽视的力量之源。

    而在另一方面,从原来人民银行货币政策的制定、执行情况来看,其间独立性受到的挑战也未必尽然就全部来自内部的抵损。在中国现有的企业行政化实情下,银行,特别是四大银行的反作用力是绝对不能够忽视的因素,有鉴于此,那么监管权的分离会不会导致因平衡格局的打破而使商业银行一边的力量得以反弹并最终波及货币政策的独立性?类似的担心也不能说一定就是杞人忧天。

    再有就是,一定政策的制定、评价,其科学、合理性离不开信息的采集、掌握、反馈。而中国的银行业,在透明度上多多少少还是存在一定弊病的。这样的话,银监会如何在更大程度上给政策制定者于支持,这又是摆在新机构面前的大课题。

    说了这许多,不知不觉就到了收尾的时候。中国人写文章,讲究的是起、承、转、合。因此,如果我们把银监会的挂牌,看作是中国银行业管理体制改革这篇大文章的破题之作,那么,在这之后,我们更希望能看到它圆转、精彩的承接、转换和应和。而要做到这一点,银监会也好,人民银行也罢,对于如何把握职能边界软化的度量,想来一定已是成竹在胸。 

    《国际金融报》 (2003年04月30日第四版)  


(责任编辑:孙娟)
  
 
相关专题
 媒体财经评论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