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经济 >> 经济观察 2003年4月30日09:33


金融市场与诚信问题

皮建才

    

  诚信问题一直都是社会经济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对金融市场而言尤其如此。中国媒体最近报道的一些金融市场欺诈案使得我们不得不进一步往深处思考这个棘手的问题。

    诚信缺失实际上是一种交易成本经济学大师威廉姆森意义上的机会主义行为,也就是欺诈性地追求自利。违规者为什么敢于冒险做这种事情呢?还是一个预期净效用的问题,关键是这个预期净效用对违规者来说为正。

    按照新制度经济学的分析,如果一种机制为了达到某种社会目标被设计出来却无法自我实施,那么就需要附加一种额外的实施机制,这样才能改变博弈形式,从而改变后果函数。后果函数改变后,合同也就从不能自我实施自动变成了自我实施的了。

    这样问题最终就变成了由谁来设计这个可以自我实施的额外机制。这个任务只能交给政府,因为政府是强制性制度的供给者。按照中国社会科学院易宪容研究员的分析,要确立中国金融市场的诚信法则,并非仅仅是提倡个人或行业道德自律,而关键是要建立一个奥尔森意义上的“市场扩展性的政府”,并由这样的政府为金融市场提供有效的制度安排。

    按照易宪容研究员的分析思路,建立实质上以哈耶克的“扩展秩序”为要义的政府就成为解决诚信问题一个重要力量。可是这种从建构主义角度出发的思想却完全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市场扩展性的政府”乃是基于政府和经济主体之间的演进博弈而“渐入佳境”的,事实上,正是所谓的“此在知识”的获得过程决定了政府的制度安排是不是有效的。这其中最基本的原理就在于,“市场扩展性的政府”的建立不是一个目标的确定,而是一个如何实现目标的过程。笔者认为,靠建立“市场扩展性的政府”来解决诚信问题的想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用结果来解释原因,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

    但是,无论如何,实施机制还得靠政府来设计,这的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笔者认为,在基于中国国情的法律不完备的情况下,政府就是要设定严格的可实施的惩罚机制以严厉惩罚违规者,与此同时还要设法提高对违规者的发现概率。无疑,这样会加大政府的成本,但是博弈论的分析表明,一个短暂而严厉的执法过程的效率,可能大大高于一个投入同样力量进行的一个长期而温和的执法过程。事实上,这样才可以使得违规行为向诚信行为收敛,而不是相反。这和博弈论上著名的“边缘政策”异曲同工,其本质在于故意创造风险,让这个风险大到让违规者难以承受的地步,从而迫使他们诚信行事,以便化解这个所谓的风险。

    笔者认为,通过上面的措施,经济主体的“欺诈行为”可以向“诚信行为”演进,只有在达到经济学上经常说的“拐折点”以后,经济主体的道德自律才可以真正发挥应有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在和经济主体的博弈时也逐渐向“市场扩展性的政府”演进。无论如何,解决诚信问题是一个渐进的收敛过程,任何“药到病除”式的一步到位的想法都是不切实际的。 

    《国际金融报》 (2003年04月30日第四版)  


(责任编辑:孙娟)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