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经济 >> 农村经济 2003年4月18日05:33


分散经营的农民如何适应市场经济社会化大生产?
安徽3100多个农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在农民与市场之间搭起坚实的桥梁,请看———
专业协会:如何引领农民闯市场?

本报记者 何聪

    

    现场一

    小尾寒羊养殖协会:带领会员共同赚“羊”钱

    在一群小尾寒羊的圈舍旁,记者见到安徽省萧县黄口镇王堂小尾寒羊养殖协会的会长王巴金。他领记者来到羊圈对面的一间房子里,递给记者一本《小尾寒羊饲养实用技术手册》,指着张贴在墙上的协会章程说,协会的主要职责是负责培训和传播养殖小尾寒羊的实用技术,为会员养羊和买卖羊服务。他说,协会要带领会员共同赚“羊”钱,共同致富。

    两年前,王巴金花4000元买来6头小尾寒羊,如今赚了“羊”财4万元。全村在他的带动下开始养羊。2002年7月,村里98户农民自发成立了小尾寒羊养殖协会,邀请畜牧师孙旭举办了5次讲座,讲授饲养管理和疾病防治等技术。

    村里的王毛高饲养的两只母羊,价值1800元,是协会赊给的。王毛高说:“还是协会好,帮俺农民办实事。现在村里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羊村,大伙增加了收入,都是靠协会的帮助啊!”王巴金告诉记者,协会积极帮助困难户,为会员和困难户担保,一共向信用社贷了16万元小额贷款用于养羊。

    截至3月底,像王堂小尾寒羊养殖协会这样的农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在安徽省已有3101个。它们大都在一村或一乡范围内,按照“民办、民管、民受益”的原则,自我管理、自谋发展,上联市场,下联农户,融产供销为一体,并逐渐成为市场的主体。

    现场二

    富民养猪协会:出面组织卖猪,价格卖得高,销售渠道广

    蔬菜专业协会:去年拿回10多个订单品种,为农民增收320多万元

    日前,记者来到萧县黄口镇杨阁村的富民养猪协会,两辆挂着江苏牌照的货车正等着拉猪。村民王均权感慨地对记者说,专业协会确实比农民单个跑市场方便,协会的猪多半销往江苏、广东、深圳等地,不像原来农民一家一户养猪时只能在附近卖。去年富民养猪协会成立后,出面组织卖猪,价格比农民自己卖时要高,销售的渠道也广得多,有的客户还会主动上门找协会收购。

    枞阳县铁铜乡蔬菜专业协会一成立,就积极奔走市场,着力解决分散经营和大市场的矛盾。如今,铁铜乡与芜湖外贸冷冻厂、安庆大方公司等企业建立稳定的供需关系,成为它们的供应基地。蔬菜协会还积极与专业批发市场联系,让铁铜乡蔬菜远销杭州、宁波、南京等市场。蔬菜专业协会对会员实行订单种植、技术指导、收购产品、销售和结算的“五个统一”。2002年,协会从外地拿回10多个订单品种,种植面积达到4000多亩,为农民增收320多万元,今年拿回的订单种植面积将近4500亩。

    解析

    专业协会:组织农民,服务农民,实现农户、协会、龙头企业的互赢

    安徽省农业委员会的陈进说,目前称为专业协会的农村合作经济组织,通过成员之间的互助合作,为会员提供各类产销和技术服务,实现生产基地与产业化龙头企业对接,能够提高农民在市场活动中的谈判地位,维护农民的利益,增加农民的收入。农村合作经济组织较好地适应了市场经济社会化大生产,是组织农民、服务农民的一种形式。

    祁门县食用菌协会是由黄山山华集团牵头创办的,协会主要对食用菌的培育、生产、销售进行全程服务。目前该协会有会员2000多人。协会的发展推动了龙头企业的发展,黄山山华集团已经成为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产品远销海外,实现了农户、协会、龙头企业的互赢。

    山华集团董事长许节亮说,公司与农户发展订单农业经常面临的一个困难,就是在市场变化面前,随着价格的波动,或是一些农户不能很好地履行合约,使企业遭受损失;或是企业置农民利益于不顾,让农民承担风险。走“公司+协会+农户”的产业经营之路,协会就成为了帮助企业和农户避免这种尴尬境地的桥梁。

    当问及协会如何协调企业和农户之间的利益分配时,许节亮说,企业失信,由协会出面代表农户找回自己的利益;对农民会员来说,如果不履行订单,就不再享受协会提供的各种服务并被视为退会,对他是得不偿失的。

    展望

    当前农村合作经济组织发展的关键:明确法律地位,行使一定的社会职能

    萧县阎集镇周边地区养殖协会会长、畜牧师王再冉说,专业协会主要为周边养殖户提供技术和产销服务,目前基本是提供一些临时性服务。他认为专业协会要长远发展下去,这种松散型的组织形式是不行的,需要发展成有专门的服务和产销等机构及专职人员的组织,对内是不营利的组织和服务机构,对外则是市场主体,以营利为目的,按照市场规律行使必要的职能。

    安徽省3000多家专业协会,主要以当地的某个主导产业或专业市场为纽带,大多是由龙头企业或者农村能人、大户等发起建立的,八成是松散型的组织。要使得农村合作经济组织由松散型向紧密型或者专业股份合作制的方向发展,陈进认为,首先要解决现在农村合作经济组织面临的法律环境。目前农村专业协会的法律地位是不明确的,有在工商部门登记的,有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更多的是没有经过任何部门登记的。没有独立法人地位的专业协会,很难有效地把农民组织起来。这就需要政府加强立法指导,明确专业协会的法人资格、法人登记和主管单位等问题,赋予专业协会一定的社会职能,增强专业协会的权威性和对协会内经营者的约束力,这是农村合作经济组织当前发展的关键。

     

    《人民日报》 (2003年04月18日第五版)  


 
相关专题
 人民网驻安徽记者报道集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