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21日08:02


日本731部队老兵:那些事都充满了罪恶
他一直想讲出那段历史,但“没有人愿意听,日本人喜欢称自己是战争的受害者”
  本报特约记者  吴惟
  ?眆良雄站在中国受害者碑旁忏悔。

  篠塚良雄坐在离家不远的一座寺庙的台阶上,两眼凝望着不远处的一块地。那块地被松树和稻田包围,除了偶尔的蝉鸣外,非常安静。“那就是我的安息之地,我早就选好这块地了。”83岁的?眆良雄常常回忆起年轻时的事情,那些事都充满了罪恶,至今仍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15岁加入“魔鬼部队”

  1939年2月,当日本的战争机器在中国大地肆虐时,一名征兵员来到?眆良雄所在的中学。征兵员穿着陆军飞行员制服,向那些报名参军的年轻人许下了美好的诺言:参军者日后可以享受大学奖学金,可以在医学和航空领域发展,有机会到各地旅行,还可以效忠天皇。“当时我们都被打动了,”?眆良雄回忆道,“这听起来是个好机会。”在随后的录取考试中,他取得了优异成绩。“每个人都通过了,考试非常简单。”那一年,他只有15岁。

  两个月后,?眆良雄加入了关东军“传染病预防与水净化部”(也就是臭名昭著的731部队),然后他来到设在哈尔滨附近的731部队总部。“当时我们以为自己的任务就是向士兵们提供安全的饮用水。”作为731部队青年团的成员,?眆良雄大部分时间都在教室里学习基础医学知识、卫生学以及细菌传播学等。

  1940年春,?眆良雄第一次执行实验任务。“我们部队培养了许多跳蚤,并使它们感染了瘟疫。我的任务就是让它们长在老鼠身上。”被跳蚤叮咬过的老鼠死掉后,731部队再次将这些跳蚤收集到玻璃容器里。“他们用这些跳蚤去干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

  据后来中国受害者提供的证词,1940年10月4日,731部队用飞机将爬满毒跳蚤的小麦空投到浙江衢县,尽管当地人将大部分小麦烧掉,还是有20多人死于淋巴腺鼠疫。一名中国铁路工人在不知不觉中又将鼠疫传到义乌,又导致300多人丧命。1941年11月,731部队将跳蚤滋生的棉花、谷物等物资空投到湖南常德,造成7643人死亡。

  ?眆良雄回忆说:“对于上级交待的任务我们从来不问为什么。731部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该听的不听,不该看的不看,不该说的不说。但我心里面很清楚,中国人指控我们的罪名都是存在的。”

  给魔鬼当帮凶

  与此同时,?眆良雄继续在731部队学习,先后掌握了大量制造伤寒、霍乱、炭疽热、痢疾等细菌的方法。1942年,他接受了一项新任务:为活体解剖瘟疫病人准备标本。731部队让抓来的中国人染上瘟疫,并通过活体解剖来研究生化武器的杀伤力。

  “第一次干这项工作时我两腿抖个不停,几乎站不住。”?眆良雄认识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个人。“我见过他几次,他长得像个知识分子,还不到30岁。当他被带到解剖室时,细菌已经使他全身发乌,像是变了一个人。”

  ?眆良雄先用板刷把他刷干净,再把他擦干,另外一名助手用听诊器听了听他的心脏,确认他还活着;第三个人则割开他的身体,取出内脏。

  ?眆良雄一共参加了3次活体解剖。他回忆说:“我们把这些受害者称为‘木头’,因为我们不想把他们当作人,不想承认我们在杀人,这样做可以自我安慰一下:自己所做的工作与砍下一棵树无异。我们就是这样麻痹自己的。”当年?眆良雄已经20岁,第二年他正式加入关东军。

  重新做人

  战争结束后,已经是一等兵的?眆良雄被中国军队俘虏,并被送到改造营。至今他还对那段生活留有美好回忆。“营地宽敞舒适,我们的伙食比中国卫兵还好。他们还给我们看电影、放音乐,允许我们参加体育活动,比我们在731部队时的生活好多了”。在中国政府的感化下,?眆良雄终于说出了731部队的秘密。“但中国人还是宽恕了我,没有起诉就把我送回家了。他们说我也是侵略战争的受害者”。

  回到日本后,?眆良雄已经没有亲人,他在当地政府找了份差事,直到退休。虽然他一直想讲出那段历史,但是“没有人愿意听,日本人喜欢称自己是战争的受害者,甚至和平人士也认为大讲日本侵略史是没有建设性的”。但他不想带着那段历史入土,他想用行动为当年的罪行忏悔。1997年,他为180位中国受害者出庭作证,要求日本政府为731部队的罪行赔偿。他还写了一本揭露731部队黑幕的书,帮助日本学生正视那段历史。1998年,他还想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和平会议上发表演讲,却被移民局官员以他是战犯为由拒之门外。

  每年5月,当年在中国改造营里一同接受再教育的20多名731部队老兵,都会来到东京以东100公里的千叶县一座乡村小寺庙,集体为他们的行为忏悔。此处离?眆良雄的家庭墓地不远。1997年,他们在寺庙里竖起了一块石碑,献给中国受害者。石碑上写着:“我们向中国人民表示无尽的感激,同时致以最深的歉意。”

  ?眆良雄说:“我曾试图为自己的罪行找借口,因为作为军人,我必须服从命令,否则将被执行军法。但我的所作所为十恶不赦,我应该鼓起勇气拒绝,即便那意味着失去生命。结果我没有那样做,所以我永远也不会被饶恕。”▲

  《环球时报》 2004年09月17日 第四版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李海元)
甲午战争110周年:痛定思痛后该纪念什么?
核弹威胁坐立不安 美国曾有个“末日计划”
罗贵波将军的爱情故事
组图:前苏联绝密试验解密 4.3万官兵死亡
“世界之王”居鲁士 波斯帝国的创立者
德国教科书不回避历史 不忘侵略罪行
盛政权回忆:孟良崮战役我为张灵甫验尸
史海钩沉:啼笑皆非的兵器“败笔”
“连环”子母机上演“空中马戏”
抗日战争的海上布雷游击战
史海钩沉

订汇市短信 通财富之路
第一时间获得精辟、独到的各币种直盘或交叉盘实盘即时操盘建议,可随时退订。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