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03日08:11


 图谋抹掉历史“污点”
一心为自卫队“正名” 谁在推动日本向右转
金嬴  本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张莉霞
  日本自卫队

  日本军事问题评论家木村让二在《日本人和战争》一书中,曾经以含有沙土的一杯水对日本民族的两面性做过形象的比喻:当没有力量摇动杯子时,泥沙沉底,杯中之水清澈见底;而一旦有力量摇动,杯底的沙土即被搅起,清水也就一下子变成泥水。现在,日本“这杯水”正日益浑浊,而摇动“日本水杯”的力量,有来自外界的,但主要还是来自日本内部。正是长期积淀于日本社会的右翼势力兴风作浪,使得战后多年来还算平和清澈的“日本之水”,日益浑浊不堪。

  舆论环境日益恶化

  近来,日本国内出现的一些动向表明,日本社会向右转的步伐大大加快。特别在要求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东海油气田开发及人质事件等问题上,日本国民和舆论同政府的步调出奇一致。几天前,日本人质香田证生在伊拉克被绑架后,首相小泉纯一郎很快表示,拒绝绑匪提出的撤出自卫队的要求,强调“国家利益高于公民生命”。对此,日本媒体同声应和,不但不对人质抱以人道关怀,还高举“国家利益”之牌,认为人质“给国家带来了麻烦”。社会舆论同样是一边倒,多项民调显示,大多数人认为香田是咎由自取,一个人质让整个国家为之操心太不应该。

  今天弥漫在日本社会的右翼思潮,与二战时期统治日本的国家主义惊人的相似。今天的日本舆论普遍认为,作为国民,即使不是绝对地服从国家,最起码也应该做到“不给国家添麻烦”。正是这种国家主义的逻辑,导致在今年4月份的人质事件中,日本举国高唱“自我责任论”,政府高官抛出向人质收取营救费的论调,国会内出现立法限制国民出行自由的动议。

  今后两三年日本右转“还会有大动作”

  积淀于日本社会的右翼势力,不仅在转变战略、修宪、出兵海外等方面多管齐下,一步步谋求军事大国的地位,还从教育、文化等方面入手,努力使国民从心理上彻底与“战后日本诀别”。

  10月28日,在东京赤坂御苑上演了这样一幕:在当天的秋季游园会上,天皇礼节性地向东京都教育委员会委员米长邦雄寒暄,这位委员竟向天皇信誓旦旦地表示:“我的工作就是让日本所有的学校升起国旗、齐唱国歌。”此语一出,举座皆惊。战后,日本曾废除了作为侵略象征的“日之丸”国旗和“君之代”国歌,虽然在1999年立法通过并开始实施《国旗国歌法》,但也没有规定义务和相应的处罚。身为东京都的教育委员,米长竟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国旗和国歌为己任,凸现出今日日本教育界中涌动的右翼思潮。

  事实上,升国旗、唱国歌在日本已成为一种强制行为。据近年来文部科学省调查数据显示,全国公立学校的入学仪式、毕业典礼上,升“太阳旗”、唱“君之代”的执行率几乎达到100%。对于不执行者,有些地方还有相应的处罚。米长邦雄所在的东京都就是一例。据日本《朝日新闻》和共同社报道,3月30日,东京都教育委员会召开临时会议,决定对东京市政府下属学校的约180名教职人员予以通报批评处分,原因是他们未按规定在毕业典礼上起立齐唱日本国歌“君之代”。另外,教委还发布通告,要求相关学校在31日之前同没有起立的退休返聘教员解除合同。此外,8月26日,东京都教育委员会决定从明年4月起,东京都立首所初高中一贯制学校———白鸥中学,采用由日本右翼学者团体主编的历史教科书。

  目前在日本,不仅有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这样的民族主义者在鼓噪,还有资历更深的政治人物在为日本的“爱国”教育摇旗呐喊。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就鼓吹,修改教育基本法是不亚于修改宪法的大事。他表示,现行的教育基本法太强调自由、人权、民主,根本没有强调历史、传统、责任的概念。

  中曾根康弘在首相任内曾明确提出“战后日本总决算”。而今,这位年过八旬的政坛老将再次著文《与“战后日本”彻底诀别的条件》,文中明确表示,“尽管小泉首相没有尽全力修宪的意思,但是修宪已经指日可待。另外要在两年内修改教育基本法。今后三年对日本政治来说将是非常重大的转折期。”

  这段极具代表性的言论表明,只要没有完成“修宪”,就没有为自卫队“正名”,就没有“彻底与战后日本诀别”。根据中曾根的预期,这种彻底的右转将在两三年内完成。换言之,今后两三年,日本右翼势力将会制造更严重的事态。

  日本右倾化为何越来越严重

  有关专家认为,产生日本社会右倾化的原因十分复杂,但很重要的一点,日本战后没有能够像德国那样,对侵略战争及其当事者实施彻底的清算和真正的反省。所以,过去很长时期,崇尚和平、反对重新武装的和平主义虽然是日本社会的主流,但遇到特定的气候和时机,右翼势力仍会露出狰狞面目。

  而且,二战结束至今已将近60年,日本政坛的人员构成发生了彻底变化。一批经历过战争,能够正确认识历史,爱好和平的政治家相继去世,能够牵制日本政治右倾化的和平势力也大大减弱,日本的右翼政治势力不断发展膨胀。这些都严重影响着日本的政治、社会走向。

  一些日本问题专家指出,近年来,一批在战后出生,没有接受过正确历史教育的新生代政治家,逐步控制了日本的政治中枢。这些新生政治势力,对日本的战败国地位以及战后形成的、将日本排斥在国际舞台扮演重要角色的世界政治格局强烈不满,希望能够尽快改变日本是“经济大国,政治小国”的“不正常”现象。

  这些人中,有不少人是战犯和右翼政治家的后裔,他们的祖辈、父辈曾经主导或参与了当年的那场侵略战争。例如,现任自民党干事长代理、被认为很有可能接替小泉出任下一任首相的安倍晋三,他的外祖父就是东条英机内阁的工商大臣,后被判为甲级战犯。现任总务大臣麻生太郎的家族企业麻生煤矿曾强迫许多朝鲜人做苦役,犯有严重罪行。现任经济产业相中川昭一的父亲中川一郎是日本有名的右派政治家。还有一些日本政治家的父辈或者祖父辈曾是日本旧军队中的骨干力量,犯有战争罪行。

  这些人掌握国家权力后,自然要引导日本向右转,并一直寻找机会,企图彻底清算战后给日本带来的不能用武力解决国际争端以及不得行使集体自卫权等历史“污点”。

  “自我决断”与“自主意识”逐步占上风

  从近年的一系列事件及舆论调查中可以看出,在日本国民中,积极主张日本对外采取强硬态度,支持自卫队走向海外的年轻人也在不断增多。日本民族主义者提出的“自我决断”与“自主意识”已逐步占上风。在许多日本年轻人看来,日本现在不是一个正常国家,不能拥有军队,没有交战权,丧失了一个主权国家“应有的尊严和权利”,这是很不正常的,日本应该也必须改变这种“不正常状态”。所以,日本国会已经有60%以上的人主张修改规定日本不拥有军队和不行使交战权的宪法第九条。

  许多日本年轻人对日本不能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十分不满。他们认为,日本交纳的联合国会费占到了整个会费的19%,日本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援助很长时间内名列世界第一,但是,日本依然被拒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大门外,应当改变这种现状。在东海油气田开发等涉及国家权益的问题上,他们更是主张决不让步,甚至不惜与有关国家发生重大摩擦。他们甚至认为,邻国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干涉日本内政”。

  日本的老政治家后藤田正晴先生指出,政治右倾化激起的将是民族主义思潮的膨胀,上世纪30年代以来的历程已经昭示了这种民族主义走向极端后给日本人民和周边国家带来的灾难,牢记这些血的教训不仅有利于亚洲人民,而且首先有利于日本自己。

  《环球时报》 2004年11月01日 第七版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日本人在看有关人质被害的报道。
(责任编辑:李海元)
日本为何热衷搞多国演习
日本开始研发第四代间谍卫星
美导弹防卫局长支持日本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
日本首相表示不会从伊拉克撤回自卫队
日本自卫队推出野战口粮 士兵选择爱憎分明
日本将海上自卫队在阿拉伯海部署时间延长半年
日本动向令人不安
日本驻伊拉克自卫队营地遭火箭弹袭击 无人受伤
驻日本冲绳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将定期赴韩国驻训
小泉表示将延长日本自卫队在伊拉克驻留期限
周边军情
外军军力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