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军事 2001年4月14日12:14


几位离休干部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故事
    

   高岚———占领“阵地”壮心不已 

    高岚:军事科学院军事百科研究部原研究员。1988年7月离休。主要译著有《朱可夫回忆录》、《战争年代的总参谋部》、《日军统帅纲领、统帅参考》等。被授予胜利功勋荣誉章。 

    “你这个人怎么搞的,离休,你就好好休息,这样忙忙乎乎的干啥!”看到高岚离休后仍和以前一样整天钻书堆、爬格子,东跑西颠地查资料、讲学,他老伴好一阵埋怨。高岚看了看正在生气的老伴,耐心地解释:“我现在是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但作为一名老党员总不能忘了学习,不能忘了党员的责任。” 

    高岚一辈子从事军事理论研究,退下来后,正赶上苏联解体,他把苏联解体作为自己的一个研究课题,先后两次去俄罗斯进行社会调查,撰写了5篇研究文章,在刊物上发表,对诋毁马克思列宁主义、诋毁社会主义的谬论进行了有力批驳。 

    一次,高岚在翻阅日本出版的《靖国的祈祷》一书时,看着看着自己便大发其火。“谁又招惹你了?”正在一旁忙着的老伴,看着高岚一脸的怒气,不解地问道。高岚指着这本书大声吼了起来:“这是在为法西斯武士道‘祈祷’,为侵略战争招魂,为军国主义招魂!中国人民决不答应!爱好和平的亚洲人民决不会答应!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民也不会答应!我们决不允许它毒害世人!” 

    于是,高岚又选择了“警惕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作为研究课题,又开始翻书本,爬格子。不久,凝聚他对日本军国主义满腔义愤的两篇檄文———《是军神还是罪犯》、《读〈裕仁与现代日本的塑造〉有感》,先后在几种刊物上发表了,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好的反响。还有一部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专著《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即将由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在采访高岚时,他告诉我们,现在正联系改革开放的社会大环境,把“占领思想文化阵地”作为自己的研究课题。他说,思想政治工作一定要有“阵地意识 ”,思想文化阵地,先进的思想若不去占领,错误的思想就一定会去占领。 

    胡斐佩———最开心的事:教书育人 

    胡裴佩: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原副院长。1993年3月离休。历任干事、助教、教员、教研室主任、训练部副部长等职。曾荣立三等功1次,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被授予胜利功勋荣誉章。 

    华灯初上的北京城,如果你走进总参管理局北极寺离休干部管理处大院,循着朗朗的读书声来到门诊部会议室,你会看到这样一幕:在灯火明亮的会议室内坐着二三十人,有满头白发的老者,有年过而立的中年人,有风华正茂的青年人,有豆蔻年华的少男少女,此刻全都专心致志地盯着讲台上的一位老人。只见这位老人时而在黑板上奋笔疾书,时而用她那纯正、流利的英语朗读课文,时而穿插一些幽默、风趣的小故事。这位老人就是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原副院长、女将军胡斐佩。 

    胡斐佩在外国语学院教了40多年的英语,离休住进了干休所后,邻居的儿媳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敲响了她家的门,请求帮助补习英语。胡老热情地接待了她,认真耐心地为她补习,使她的英语水平有了很大提高。随后,胡老就将讲台搬到了干休所。她说:“我看到年轻人爱学习是最高兴的,能够在学习上给他们一些帮助是我最开心的事。”从1995年开始,胡老在门诊部为医务人员义务办起了职称考试辅导班,到今年已经办了6期,参加辅导班的医务人员共有120人次,其中 40多人通过了职称考试。许多医护人员通过了职称考试之后,还想继续学习英语,于是,胡老又办了《大学英语》辅导班,固定在每周四晚上7至9点上课,风雨无阻。为了上好每节课,胡老总是认真地备课,查阅大量资料,对每份作业认真批改,这些都占去她大量时间,有时忙起来,连饭都顾不上吃。 

    胡老经常开导年轻人多学一些知识,并将自己家的书借给工作人员、电梯工、清洁工等身边的人,引导他们多看一些有益的书。她看到开电梯的山东籍小姑娘由于家里穷,没上过学,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她就向小姑娘讲了学习文化的重要性,又在家里办起扫盲班,手把手地教她写字。 

    胡老是个大忙人。她的每一天都过得非常充实,每一天都是春风满面。她说:“人总是要老的,与其等老,不如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永远保持青春活力。 ” 

    刘凤林———一片真情抚幼苗 

    刘凤林:总参某部后勤部营房处原助理员。曾被评为“优秀党员”,1984年离休。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在刘凤林老人的卧室里,端挂着一块红底黄字的大匾,上面“思乡情深,泽及乡里”八个大字鲜艳夺目。这块匾来自刘老的家乡———河北省海兴县高湾镇前章良村,它凝聚着家乡人民对刘老的浓浓深情和敬意。 

    有一次,刘凤林回乡探亲,家乡恶劣的气候条件和遍野的盐碱地,使旱、涝、虫灾害不断,人民生活十分贫苦。村小学在一座破旧祠堂里,孩子们就在这四面漏风、没有桌椅的“教室”里上课……看到这些,刘凤林落下辛酸的泪水。家乡的情景永远定格在刘凤林脑海深处。自打离休后,他回报乡亲、捐资助教的愿望更加强烈。他终于做出决定,积攒1万元钱,捐献给家乡人民,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尽微薄之力。 

    1万元钱,对有些人来讲可能是区区小数,但对刘老来讲却是一笔相当大的数目。几个子女都是普通工人,工资收入都不高。老伴患有心脏病、轻微脑血栓等病,许多用药需自己花钱购买。因此,一家人的生活并不宽裕。尽管如此,老人为家乡人民捐资办学的决心没有动摇。他在银行立一账户,每月十几元、二十几元地往里存,多时也有上百元。终于存够了1万元钱,刘老的心颤抖了。钱虽不多,但凝聚了老人多年的心血,这是老人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啊!这一天,高湾镇前良章村党支部书记、村长等一行四人,来到刘老家中,代表家乡的父老乡亲,接受了刘老的捐赠。同时,也带来了家乡人民对刘老的深深敬意,乡亲们为刘老制作了这块大匾。 

    看着墙壁上悬挂着的赠匾,刘老又告诉我们:“今年国家又给我们涨工资了,感谢党和国家对老同志的照顾,我在有生之年,还要再为家乡人民做点事情。 ” 

    王耀华———一份遗嘱树新风 

    王耀华:1983年11月离休。曾任驻越南大使馆副武官、南京外语学院系主任、合肥军分区顾问组长等职。被授予二级红星功勋章等。 

    “党员是党组织的细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由党员来贯彻执行,党的任务要靠党员带领群众来完成,党的形象要通过党员的言行来树立,党的先进性要由党员的模范作用来体现。”走进王耀华的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由他自己书写的江泽民主席关于党员先进性的一段话,高挂在会客室;还有摆在最显眼处的一本《中国共产党章程》,都映照着他革命几十年来对党的耿耿忠心。 

    去年4月的一天,王耀华从电视中看到一则新闻说:“目前,在我国因眼角膜缺乏,每年有上万名病人因得不到角膜移植而失明,用来医学解剖研究的人体标本也比较匮乏……”这件事让他几天几夜辗转难眠。夜深了,他慢慢穿起衣服,打开台灯,拿出笔墨,庄重写下了生前遗嘱:“去世后我自愿将遗体无偿捐献给祖国的医学事业,用于科学研究,将眼角膜无偿捐献给北京同仁医院眼库,为盲人造福,死后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将丧葬费的三分之一捐献给希望工程。”第二天,他把老伴叫到跟前,说明了自己对百年之后的想法和安排。老伴听后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老头子,你千万不能这样做,孩子们也不会同意的。咱革命一辈子千辛万苦,难道死后还不留个全尸啊!求求你,撕了遗嘱吧。”王耀华平静地对老伴说:“我年轻时从泰国奔赴延安,一辈子图个啥呀?我是战争中的幸存者,能活到今天已经很知足了。再说死后烧掉还不如造福别人。现在老了,咱们还能为国家做什么呢,这就算我留给后人的一点贡献吧!”朴实的话语,得到了老伴的理解,同时也赢得了子女的支持。去年7月3日,老人一家到有关部门去办理了捐献遗体的公证手续。 

    孙梦笔———为特困老人雪中送炭 

    孙梦笔:总参某部原政委。1985年7月离职休养。曾任副处长、处长、干部部部长等职。曾被评为西北军区“模范工作者”,荣立一等功1次,三等功1次,先后获得独立自由奖章、解放三级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 

    “您的助养金对于这四位特困老人无疑是雪中送炭,您用自己深厚的爱温暖了他们的心,解决了他们的生活急需。”这是全国助老工程社会扶助部今年3月2 日写给孙梦笔老人的信中的一段话。 

    那是去年3月30日的下午,孙老被《老年文摘》中《“躲儿庄”的伤心河》一文所震撼,文中叙说:山东鱼台县境内,有一条复新河,相隔4公里处,还有一条红卫河,两条河的河堤上,聚居着几十户从四处迁来的老人,大多因不孝的儿女不愿赡养他们而出走,他们艰难生活的伤心事令人们落泪。孙老看后,忧心如焚,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他想到了,几天前电视上报道过一位特困孤寡老人生活艰难的事,那镜头画面浮现在脑海中,那破旧的房子,她那严重的气管炎折磨得她瘦弱的身体像皮包骨头;他还想到,同自己一起参军早早退伍到农村的战友,现在有几个能比得上自己生活条件这样好的。孙梦笔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血压也猛地高了起来。这下可把全家人吓坏了,无论别人怎样劝说,他嘴上还是不停地念着怎样为特困老人资助点,怎样尽一份心。他还用心收集整理有关各地特困老人的报道资料。我们看到,孙老家中有厚厚的一本关于中国老人问题的剪报和资料,有中国老年人口数量基本情况分析,有老年人面临的实际困难等等。有一天,他得知“助老工程”是资助老人的组织,由中国老龄协会和老年基金会共同设立。它的主旨在贯彻江主席“重视老龄工程,发展老龄事业”的指示精神,凝聚社会各方面力量,向孤寡、特困老人提供社会帮助。于是,孙老于去年5月12日在老伴孙月英的陪同下,乘坐公共汽车找到了北京“助老工程”办公室,把家中现有的2000元钱捐助出来。 

    对于两位70多岁、患有多种疾病的老人来说,这笔捐助金的确不是一个小数,但他们对特困老人的那份真情,更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人们知道,在此之前,孙老还长期资助着11名失学儿童。孙老接受笔者采访时说:现在国家实行西部大开发战略,我这个老共产党员做不了什么,还想通过 “助老工程”资助几名西部地区的特困老人。 

    汪振铭———残疾人艺术团的“老园丁” 

    汪振铭:总政歌舞团舞蹈队原队长。1992年1月离休。曾担任大型歌舞《中国革命之歌》总调度长等职。被授予胜利功勋荣誉章。 

    一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演出———《生命之光》晚会,在中国剧院举行。看着聋哑人和弱智残疾人随着优美音乐翩翩起舞时,出席晚会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外国驻华使领馆官员们顿时报以热烈掌声。朱镕基总理在接见演员时热泪盈眶,热情地称赞说:“你们不但给我们一种艺术的享受,同时你们也使每一个观众都迸发出一种崇高的感情。从你们的身上体现出人的伟大!意志力的坚强!”这场晚会的总导演就是总参管理局北极寺离休干部管理处第六干休所的离休干部汪振铭。 

    汪振铭离休后,一门心思扑在中国残疾人艺术事业上,被大家赞誉为残疾人艺术团的“老园丁”。 

    习惯于搞大型专业团体活动的汪老,去搞这样一个业余小活动,开始心里有点不太愿意。可一接触了残疾人演员以后,被他们那种为艺术而忘我的献身精神所震撼,汪老渐渐地爱上了残疾人,爱上了残疾人艺术事业。为了真正展示残疾人独特的艺术魅力,在演员的选用、剧目的安排、内容的审定、节目的编排上,汪老都要亲自过问。自然汪老也成了全团里里外外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过问的 “大忙人”。 

    这些年,艺术团先后到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十多个国家进行访问演出,由于长途颠簸,加上年龄大了汪老经常休息不好。可每场演出,他都亲临一线,为全团人员做出好样子。他时常告诫每个参演人员:“这既是展现中国残疾人事业发展巨大成就的舞台,更是形象宣传中国人权状况的窗口,大家要加倍努力” 。 

    朱京———不在职,还在党呢 

    朱京:南京政治学院原院长。1996年8月离休。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荣立三等功2次。被授予胜利功勋荣誉章。 

    “上年纪了,虽然离休不在职,但生命不止,奋斗不息,仍是我一个老共产党的追求。”朱京坦露心迹的一番话,令笔者对这位老领导肃然起敬。 

    也许是离休前长期担任“主官”养成的那股凡事认真的工作作风,自从让他担任干休所老干部党支部书记兼党小组长始,不论开会、学习,还是传达文件,甚至处理家长里短的事都有朱老忙碌的身影。 

    朱京所在的党支部37名党员,都是70岁以上高龄的军师职离休干部,既有老红军、老八路,也有解放战争时期的人民功臣。这些老党员与党风雨同舟几十年,经历过“枪林弹雨”、和平建设时期的考验,但在纷繁复杂的新形势下,也面临着如何保持革命晚节的问题。朱老和党支部“一班人”深知抓思想教育的重要性,每次组织学习前,他都是围绕主题认真查找相关文件,剪摘学习资料,尽可能地将学习内容贴近老干部的思想实际,取得好的效果。 

    针对一些老同志长期生病或行动不方便,参加集体学习有困难的实际,朱京经常主动上门传达学习内容和有关精神。去年“三讲”教育期间,一次朱老发现参加学习从不迟到的孙守诚没能按时到课,心里放心不下,学习一结束就直奔孙老家,发现门锁了。晚上,已累了一天的朱老再次登门,才知道孙老因楼上邻里小孩中午在家拍球,闹得他无法休息,便找上门去评理,不料事情没能解决,孙老一生气,便病倒住进了医院。为尽快安抚家属,平息风波,朱老又楼上楼下地来回做工作。第二天,朱京同党支部委员一起,专门赶到医院看望孙老,做通思想工作后,又及时“现场办公”,帮助孙老补习有关学习内容。 

    张开帙———用精神财富回报大西北 

    张开帙:空军司令部机务部原部长。1983年7月离休。曾任教员、处长等职。被授予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 

    祖国的大西北,茫茫戈壁、浩瀚沙漠,号称“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不见一滴水,风吹石头跑”的八百里瀚海。为了寻找生命之水,不知多少人为之期盼、奋斗。去年8月,一篇《西部开发与向天要水》的文章在《航空知识》上发表,立即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此文的作者就是如今已83岁高龄的老共产党员张开帙。 

    张老离休后,常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自己干了几十年的航空机务工作,大西北的经济需要腾飞,通用航空技术需要推广,我应该把多年积累的“财富”回报给大西北。 

    他不顾自己年近古稀,骑着自行车、带着干粮,先后走访了三机部、农业部、林业部、地质局等17个部局。又携老伴一起,赴陕西、甘肃、青海、新疆、四川、西藏等地实地踏访。每到一处他都要与当地的专家学者一起研究论证通用航空技术在开发大西北中的应用前景。白天他到各处进行实地考察、收集资料,夜晚,他便不停地整理文稿、撰写论文,常常是孤灯伴他到深夜。他发表的《通用航空报效大西北》一文,从人工控制气候,航空旅游、航摄、农林牧业的需求等 8个方面,详细阐述了通用航空技术在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地位,引起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高度重视。 

    张老现已83岁高龄,冠心病、高血压的“帽子”早已戴上了。可张老始终保持了一种乐观的心态,每天仍坚持至少8小时的工作时间。就是住院躺在病床上,他也念念不忘整资料、写文章。熟悉他的医生和护士不解地问:“首长,别人来看病,包里大多是营养品,可您的包里总是塞满了书籍和资料,您都休息了,干嘛还那么用功?”张老风趣地回答:“文章写完了,划上句号了,心里就高兴,可能又延寿了。我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很多,不抓紧时间怎么行呢!” 

    王锡友———关注风云变幻为“打赢” 

    王锡友:空军气象学院原院长。1996年1月离休。曾任参谋、主任、处长、局长等职。荣立三等功两次。被授予胜利功勋荣誉章。 

    这天,王锡友将军书房的灯光又亮了一夜。王老的脸上带着几分倦意。他说:“我作为空军气象战线上的老兵,虽然离休了,仍然在关注‘打得赢’的问题,气象对空军作战非常重要,我有义务用我50年积累的经验为‘打得赢’贡献自己的力量。”近年来,他在《航空气象》,《气象仪器装备》等刊物上先后发表了15篇论文,写下了十几万字有关气象工作的文稿资料,为空军气象教学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去年年初,王锡友被聘为《空军百科全书》气象学科的编审小组组长。为了高标准、高质量地做好这项工作,他先后查阅了上百种有关气象理论的专业书籍,重新翻阅了自己过去积累的几十本学习笔记,仔细研读了《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大百科全书》、《海军百科全书》,以及《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中的有关气象方面的条目。他还先后到空军司令部气象局、空军气象研究所、空军气象学院、国家气象局等多个单位搜集资料。年近古稀的王老眼睛花了,翻看资料非常吃力,长时间看书,使眼睛肿胀发涩,非常疲劳。每当此时,他就用冷水把眼睛洗一洗,让眼睛稍微轻松一下,转而又埋头书中。 

    著书立说,最讲究真实和准确。王锡友常把“不要误人,要对后人负责”这句话挂在嘴边。在编审《空军百科全书》气象学科条目释文的过程中,他对每个数据、每个历史事实都要反复地推敲和查证。条目释文原稿中有一条:“1940年苏联出版《空军气象学》。”凭以往的印象,王锡友对此感到有些疑问,但又一时拿不准。为了把这个问题搞准确,他独自一人前往南京解放军理工大学气象学院图书馆查证,一坐就是一天,查阅了我国解放后出版的大量气象方面的杂志,终于搞清了。王锡友将这一条改正为“1941年苏联军事出版局出版《飞行气象学》。”   

    林仁华———为了科普教育进万家 

    林仁华:解放军出版社原副社长。1987年9月离休。曾荣立一等功2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被国家科委、中国科协评为“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获政府特殊津贴。被授予胜利功勋荣誉章。 

    林仁华离休后,一些地方出版单位,看准了他这个“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的牌子,争相高薪相聘。可是林仁华没有动心,依旧割舍不下国防科普教育这份追求。用林仁华的话来说:“对共产党员来讲,只有离休的干部,没有离休的党员。这么多年来党和国家给予我那么多荣誉,我怎么能心安理得?” 

    前些年看到社会上一些人打着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旗号,以“气功大师”、 “超人”等面目出现,大搞封建迷信和伪科学活动,蛊惑人心,林仁华愤愤不已。为了更广泛地宣传和普及国防科技知识,林仁华倾心主编了全民国防科普教育读本,其中《国防现代化读本》、《青少年国防知识丛书》、《中国少年军事百科全书———武器卷》等科普作品,受到了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的欢迎。 

    从事国防科普宣传工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林仁华担任中国科普作协国防科普委员会主任,谁能想到国防科普委员会是个“三无困难户”,一无专职人员,二无活动经费,三无宣传工具。每组织一次国防科普征文和国防知识竞赛活动,林仁华不知要耗费多少心血。在建军70周年和香港回归的大喜之年,林仁华和同事们发起组织第5次“强我国防,兴我中华”国防科普征文和国防知识竞赛活动。为使这次活动更贴近基层实际,林仁华多次深入部队和社会搞调研,连续几个月的奔波,饭吃不香,觉睡不好。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林仁华的积极倡导和努力下,国防科普委员会成功地举办了5次全国国防科普征文和国防知识竞赛活动,共收到应征文章2.8万多篇,各报刊择优发表了4100多篇。两次书面国防知识竞赛,共组织了6000多万人参加,收回答卷4000多万份。有18个省组织代表队到北京参加电视竞赛。国防科普知识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广泛传播。 编者的话——— 老共产党员的政治责任

    编完本版稿件,使我们看到了一个个永葆先进性的老共产党员的时代风貌,看到了他们不懈奋斗的活力和永远不老的政治青春。他们说得好:“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没有了工作责任,但不能没有政治责任。”这种强烈的政治责任感,正是我们党永葆先进性的动力所在。学习实践江主席关于“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就需要每个共产党员树立这种强烈的政治责任感,切实按照先进性的要求坚定理想信念,按照先进性的要求提高自身素质,按照先进性的要求校正行为偏差,按照先进性的要求确立党员标准,按照先进性的要求树立党员形象,真正使我们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本版稿件由张志忠、王春峰、金明武、郭华、常玉发、张新宇、王书雨、周琳、王金秀、白卫平、吴燕、张黎、张林媛、范章平,本报记者李忠杰、阎金久采写) 


《解放军报》 2001年4月14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