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军事 >> 中国军情 2003年4月27日08:27


他走了。在雪域边关,他用生命和青春书写了一首壮美的
31岁的人生华章 寻访青春足迹

寻访特使 梁永利 黄正裕 牟国云

    

    采访前奏 

    刘长峰的这张照片,出自南疆军区一位宣传干事之手,他叫陈学海。2001年,陈学海和阿里军分区什布奇边防连连长刘长峰一起,沿着新藏公路,赶赴什布奇换防。路途中,遇到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不少人在此拍照留念。在大伙的一再要求下,刘长峰也笑着说:“那就让妻儿也看看我的风采吧。” 

    照片拍完后,由于种种原因,陈学海一直没有机会把照片给刘长峰。没想到,2003年3月1日,刘长峰因突发心源性心脏病,倒在了他痴爱不渝的工作岗位上,匆匆走完了年仅31岁的生命旅程。得知噩耗的陈学海,给本报寄来了这张刘长峰最后的照片。编辑部随即找到新疆军区,并派出了寻访特使,沿着照片上的足迹,去追寻英雄31岁的边防之路。 

    “好男儿当兵就要走阿里,缺氧咱就吸支烟,寂寞咱就使劲喊……”阿里军人最爱唱这首《当兵走阿里》。当我们赶到什布奇边防连的时候,战士们唱着这首歌,含着泪,向我们讲述刘长峰的故事。 

    平均海拔4500米的阿里高原,素有“世界屋脊”的“屋脊”之称。 

    漫天的雪花,把边防线笼罩在一片茫茫雪雾之中。气温骤降至零下20多摄氏度,山路上,官兵们踩着齐膝深的积雪,一步一滑地朝前挪。今天,他们巡逻的点位是5166高地。这也是刘长峰到扎西边防连报到的第二天。 

    本来,刘长峰可以休息两天,等适应了阿里的气候条件后再去边界巡逻,可他对指导员王宝华说:“身为连队干部,不尽快熟悉情况,以后怎么开展工作!” 

    巡逻队出发不久,天空就刮起了大风,凛冽的寒风和冰冷的雪花打在脸上刺骨地疼,还没爬到顶峰,刘长峰就“哇哇”呕吐起来,瘫倒在地。排长刘加旭知道这是强烈的高山反应,劝他说:“副指导员,快找个避风的山窝休息一下,前面的点位你就别去了。” 

    刘长峰强忍着痛苦摇摇头:“不行,巡逻不到点位,就是没尽到边防军人的责任,我不能半途而废。”见他面色苍白,满脸虚汗,刘加旭急忙取下水壶,可水早冻成冰坨坨了,又叫人拿来鸡蛋,鸡蛋也结成了冰疙瘩。见此情景,刘长峰笑了:“大家别忙活了,我还能坚持,咱们继续前进。” 

    这次巡逻,他们整整用了12个小时。 

    刘长峰用无声的行动告诉战友:守卫祖国的领土高于一切,边防安全大于一切。 

    在阿里的两年多时间里,刘长峰带队巡逻40多次,无论是遇上什么险情,他总是第一个爬达坂、攀铁索、走栈道、涉冰河、踏雪探路……一次次生与死的考验面前,刘长峰都没有被吓倒,任何艰难险阻都没能使他退缩。 

    2000年7月31日晚,刘长峰到什布奇当连长还不到两个月,什布奇就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山洪,疯狂肆虐的洪水冲毁了连队通往外界的惟一一条简易道路。 

    路断了,边防官兵的责任不能丢。连队只好在河上拉了一根铁索。那天,刘长峰带队巡逻来到铁索前,俯视悬崖下的滔滔浊浪,战士们心里直犯嘀咕:这能过去吗?刘长峰二话没说站到了最前面:“大家别怕,我刘长峰180多斤重,我能过去,你们就可以放心地过去。”说着,他把背包带的一端系在腰上,另一端套在铁索上,脚手“倒挂金钩”,一点一点地往对岸爬。到了中央,背包带突然断裂,刘长峰眼疾手快,死死抓着铁索,才幸免于难。没了背包带保护,刘长峰硬是靠着两只手攀着铁索“爬”到对岸。有连长带头,战士们也一一勇敢地过了河。 

    路断了,上级送来的给养物资只能运到8公里外的底雅乡。这是刘长峰上任后遇到的最大难题。那是一条令人毛骨悚然的路,说是路,其实只是人在山梁上踩出来的一溜脚印,旁边是悬崖峭壁,山下就是汹涌澎湃的象泉河,稍不留神就有摔下悬崖堕入激流的危险。刘长峰硬是带着官兵们一趟趟地翻山越岭,往返于连队和底雅乡之间,把粮食、焦炭、副食品、被装和日用品等100多吨物资背回了连队。 

    什布奇是全军离北京最远的边防连队,距首都7000多公里。在这里当兵,要耐得住寂寞,刘长峰经常对连队干部说:“战士们远离家乡,离开父母亲人,到这荒无人烟的雪域边防当兵,他们才十七八岁,应该得到更多的关心和爱护。” 

    刘长峰以爱他人胜过爱自己的博大情怀,用一颗火热的心把大家凝聚在边关哨卡。 

    一次巡逻途中,战士张克波由于高山反应强烈,感到头晕恶心,浑身无力,鼻孔出血。刘长峰见状,赶紧扶着小张坐下,让他躺在自己怀里,一边用卫生纸给他塞住鼻孔,一边用手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脑门。鼻血止住了,刘长峰背上小张就往连队赶。崎岖的山路上,看着汗流满面、气喘吁吁的连长,小张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掉在刘长峰的背上。 

    战士们都说,刘长峰是累死的。本来,他有三次进医院看病的机会:2001年6月,他下山休假,连队医生给他做了一次心电图,说他心脏不太好,劝他到医院检查,可刘长峰总说忙完这几天再说。他和扎西岗边防连军医到陕西紫阳接兵,家访途中,感觉胸闷、气短、出汗,军医拉着他到了紫阳县人民医院,可在门口碰到了县武装部军事科科长,说一个新兵档案有疑点,他们又扭头一同去复查新兵档案。新兵营军医在训练时发现刘长峰常捂着胸口,劝他去检查一下心脏,刘长峰却说上级机关要对新兵进行考核,等考核完了再去。没有想到的是,工作还没有做完,病魔已经不给他时间了。 

    战士们说,营院里的小树都是刘长峰亲手栽下的,看到小树,就想起了连长。一个好连长走了,一个好军人走了,刘长峰31岁的边防路走得那样的无声无息,但雪域高原会永远铭记着他的名字!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03年4月27日
(责任编辑:徐冬梅)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