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军事 >> 中国军情 2003年5月04日09:48


辅助船队长口述:我们为潜艇做陪练

普建军

    

  运动员要想得冠军,离不开优秀的陪练;舰艇要想打得赢,同样离不开无私奉献的陪练。舰艇也有陪练?让我们听听这位潜艇部队辅助船中队队长的口述——— 

    在潜艇部队,我们这艘船通常被叫做捞雷船。捞雷,就是打捞回收潜艇训练过程中发射的各种鱼雷和水雷。其实,我们还承担着运送鱼、水雷和为潜艇训练作目标舰的任务。说白了,我们就是做潜艇的陪练。 

    波峰浪谷中驯服鱼雷 

    价值上百万元的训练用鱼、水雷安全回收,是潜艇训练的一个重要环节。尤其是电雷(用蓄电池推进的鱼雷),价值更高,而且怕碰撞,发射后浮在海面上,只能让官兵乘小橡皮艇靠上去人工操作,才能完成打捞任务。 

    一次,我和529捞雷船的官兵,在某海域等待潜艇发射的训练鱼雷出水。六七级大风搅起巨浪,把我们时而抛上浪峰,时而扔进谷底。两条若隐若现的白色航迹出现在波浪中:鱼雷出水了! 

    打捞鱼雷这么多年,这样恶劣的海况还是第一次,如果派艇员贸然下海,实在太危险。支队长问我:“到底能不能打捞?”根据经验,我知道打捞难度很大,但鱼雷已经被潜艇发射出管,放弃打捞不但经济损失大,而且影响潜艇正常训练。我坚决地回答:“可以打捞!” 

    得到批准后,我立即按部署采取了充分的安全防护措施,挑选技术和心理素质最好的枪帆班长兰海金、专业军士姜同晓和桑运强执行打捞任务。 

    一切准备停当,我下令:“开始!”话音刚落,船上的橡皮艇立刻被抛进海浪里。兰海金、姜同晓和桑运强跳了进去。小橡皮艇时刻都有倾覆的危险,船上的官兵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一番周折之后,3个人靠近了鱼雷。但太大的风浪,他们根本无法把专用工具套上去。无奈,我只好调整船向,用船体为他们挡风。 

    风浪小了一些。3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就在橡皮艇和鱼雷一擦身的工夫,姜同晓把雷尾链套进了雷头,“哗”地一拉,顺利地卡在了鱼雷尾部。然后向后一撤身,早已准备妥当的兰海金,立刻俯下身去,想把雷带套进雷体中部。忽然,一个巨浪袭来,把小艇吞进了肚中。 

    我们远远看见,橡皮艇已经翻了个底朝天,3个人都落进了冰冷的海水中。我立刻通过船上的高音喇叭命令他们抓牢橡皮艇上的绳子。我指挥529船靠上去,船体再一次挡住了强风。波浪稍微减小。他们3人密切配合,利用橡皮艇上的绳子合力将橡皮艇正了过来。小艇从海中露出了头,他们3人又卷身爬上了橡皮艇。 

    再一次靠近鱼雷时,3人终于将雷带套在了雷体中部,并用雷头罩死死地将动荡不定的鱼雷彻底驯服了。 

    我们是潜艇的攻击目标 

    作为潜艇部队为数有限的辅助船,担任被潜艇攻击的目标舰,是我们的主要任务。大多数时候,我们执行这项任务很简单,就是在训练海区来回跑,让潜艇寻找我们,攻击我们,但有时也要承担不小的风险。 

    捕鱼季节,海区渔船特别多,密密麻麻;渔民为了捕鱼,有时根本不讲航向规则,稍一大意,就有发生撞船的可能。可我们却不能因为渔船多就放弃训练。 

    一天夜间,我们正在某海区同时为两艘潜艇做目标舰。海上渔船特别多,船上的灯光就像天上的星星,在周围闪烁。为了防止同渔船碰撞,我们加强了防护措施:既增加人员,把信号兵、枪炮兵等作为瞭望哨,仔细观察海面情况;又保证雷达全时值班,争取提前发现异常情况,超前处置。 

    猛然间,我眼前的送话器传来雷达室急促的报告声:“舰首发现一艘渔船,方位050,距离25链!” 

    我吃了一惊,同渔船的距离已超过安全距离,如不及时处置,既会带来碰撞危险,又会影响水下潜艇正常的攻击训练和航行安全。 

    我立即让信号兵用超短波向水下的潜艇通报渔船位置、航向等目标要素,提请潜艇注意规避,并通过送话器传达口令:“右满舵,航向080!”驾驶舱内的操舵兵立刻重复口令并搬动操纵手柄。 

    随即我们的船体迅速向右转向,舰首犁开雪白的浪花,偏离了原来的正常航向。这时,只见渔船大摇大摆地从我们舰首左侧驶过。我长出一口气,由于通报及时,潜艇也及时调整了航向,给潜艇创造了曲折供给的机会。 

    约半分钟后,话筒中传来的潜艇实施鱼雷攻击前的最后一声命令:“舰首发射管———放!”潜艇再一次攻击成功! 

    做核潜艇的开路先锋 

    一次,我们远赴某海域,执行扫测海任务,全面探查海底情况,为核潜艇执行任务提供可靠的海底状况参数和数据,消除事故隐患。 

    每天早饭后,我们的任务就是沿着指定航线,在左右误差不能超过两米的严格要求下航行,利用船上先进的仪器,对海底状况进行仔细探测,收集相关数据,标注最新海图。 

    但我们的生活并不安宁。由于海区靠近某条海界线,经常有外国的武装舰船来跟踪骚扰。 

    有一次,某国一艘护卫舰整整一天都在跟着我们,近的时候距离我们只有五六十米,连对方船上人员的面孔都看得清清楚楚。还有一次是深夜,我们正在甜美的睡梦中,突然遭到一艘武装舰船的跟踪,对方用大探照灯的强光照射我们。有时,正在工作的我们还会遭到武装直升机的盘旋跟踪。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看到我们悬挂的中国国旗,对方往往在无理取闹一阵之后悄然撤退,不敢有其他动作。此时,我们就会分外强烈地感受到,祖国的强大是我们完成任务的基石。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03年5月04日
(责任编辑:郭亚飞)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