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纵论天下 2002年8月19日08:20


都想抢发独家新闻  有的戴着“有色眼镜”
驻华记者,都忙些什么

●谭涵

    
美联社拍摄的有关中国媒体报道的图片。

    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生活着一群特殊的外国人,他们每天将中国发生的大事小事迅速传向世界各地,成为国外了解中国的主要消息来源。他们就是常驻中国的外国记者。目前,有39个国家的210多家新闻机构在中国设立了常驻机构,共有近350名常驻记者,其中绝大多数在北京。美国的常驻机构和记者最多,共有36家新闻机构的80多名记者常驻中国;英国路透社是最大的常驻机构,共有17名记者分别常驻北京和上海。

    日常工作挺紧张

    通讯社大都对记者每天的发稿量有明确要求,其他新闻机构则通常要求不漏报重要消息。普通报道,记者可以自定;深度报道,特别是要去外地采访的报道,可以是记者提出的,也可能是国内编辑要求的,记者常常要向总部报告并申请经费。

    多数驻华记者每天上午9时上班,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查看有关中国的英语新闻报道,阅读《中国日报》,或者让中国助手介绍中国有关报刊的新闻。通讯社记者,因为用户众多、口味各异,通常会把他们认为受众感兴趣的各种消息进行摘编,加上自己的评论或者分析发出去。报纸和杂志的记者只关心大消息,常做大文章,要从各类消息中寻找兴趣点,进而拟出报道计划,收集相关材料,有时还要外出采访。

    电视台、通讯社和图片社的摄像摄影记者,多是哪里有事往哪里跑,要抓拍第一手图片。“闯馆事件”发生后,美联社驻华记者赶到韩国驻华使馆领事部大院门外,拍下了中国警方加强对使馆区巡逻和一个青年人在安装安全门的照片。北京一家网吧发生火灾后,路透社记者拍摄了一个业主孤零零地坐在被取缔的网吧里,一排排长长的电脑桌前空无一人。当然,他们也注意中国的日常问题和风土人情。比如,7月2日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在报道中国防治艾滋病形势严峻时,出现了一对少年男女在众目睽睽之下拥抱和接吻的镜头。他们爱猎奇,中国人吃乌龟、甲鱼的图像和照片不时见诸报端。

    由于半数以上的驻华记者不懂中文,中文秘书成了他们不可或缺的“拐棍”。高级中秘不仅能从浩瀚的新闻中发现可能会引起记者兴趣的消息,而且能够编译成外文初稿让记者“加工”。少数合作特别好的中秘,为一家新闻机构一干就是十多年。

    消息来源非常多

    驻华记者光靠剪剪抄抄是不够的,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记者之间既是同行又是冤家,既要打听对方的消息,又要守住自己的秘密。

    驻华记者与外国驻华外交官联系较多。外交官消息比较灵通,看问题比较深刻,记者常在报道时将他们的分析作为“中国问题专家”的高见加以引用。

    官方渠道也不少。中国外交部每周二、四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涉外消息,回答涉外问题,多数外国新闻机构都会派人参加。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不定期举行专题记者招待会,请国务院有关部委主要领导就某个专题介绍情况、回答提问,这是进行深度报道的重要信息来源。各部委均建立了发言人制度,接受记者采访或答问。各省市自治区人民政府也有相应的外事办公室和新闻办公室,为记者了解具体事件或地区局部问题开辟了渠道。外国驻华使馆在本国领导人来访或与中方有重要活动时,也时常举行记者招待会,介绍有关情况。比如,不久前美国驻华使馆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美国政府决定向中国红十字会捐款30万美元,用于救助遭遇洪水的灾民。

    报道外国领导人访华活动,是驻华记者的重要工作。通常,来访国和中国的记者人数受限制较少,其他国家的记者只能派代表采访欢迎仪式和会谈会见。于是,驻华记者协商推荐电视、图片和文字记者组成10人左右的“联合采访组”,对采访摄制的内容实行“资源共享”。在领导人会见会谈现场,中外记者一般只能停留5分钟左右,听到两国领导人相互问候的话,拍下宾主交谈的镜头,说到正题,就得离开。

    采访有苦也有乐

    驻华记者也有常人的酸甜苦辣。对他们来说,最高兴的事莫过于独家采访中国主要领导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他们工作和能力的肯定,也将成为他们一生引以为自豪和据之为资本的事情。抢到独家消息,特别是第一个报道重大事件也令驻华记者兴奋不已。1976年,一位懂中文的英国某报驻华记者在一家饭店就餐时,听到几个喝酒的中国人在议论江青等人要出事,便四处打听,继而第一个预测“四人帮”将要下台的消息,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关注。抢到重大新闻或经常报道独家消息,记者的升迁和提薪自然就不在话下了。

    令记者心烦的事也不少。大的通讯社、报纸之间竞争激烈,特别是一国内部的同行竞争,使得记者千方百计避免“漏报”,否则次数多了,就要挨批评,甚至被炒鱿鱼。

    “在中国采访难”是许多记者的看法。出了事,特别是灾难、事故,找谁,谁都推脱。至于在大街上随机采访行人也不容易,一般人笑一笑、摆摆手就走开了。当然,对大多数记者来说,最大的不便还是语言不通,交流不便,总是带着中秘采访不方便,也不现实。

    和外交官一样,多数驻华记者也是采取“轮换制”的。但也有不少人吃定了中国饭。美国《华尔街日报》前驻华记者麦健陆离任后在中国“下海”。至于离任后出书写中国,更不在少数。遗憾的是,多数西方记者撰写的有关中国的图书消极面比积极面多。

    个别记者“不务正业”

    多数驻华记者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忙于采访报道中国。但也有少数人通过非法采访获取消息,个别人甚至从事与记者身份不符的活动。1977年来中国常驻的日本某通讯社记者,到处拉关系,并以不法手段获取情报。1979年2月16日,也就是在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的前一天,此人将中央军委的有关通知发回日本公开报道并转交给越南,使我军事行动受到严重干扰。此后,他多次将非法获得的我内部文件发表。我国家安全部门于1987年5月将其逮捕并驱逐出境。美国某大报驻华女记者1990年来华常驻。她通过金钱等手段收买中方人员,将内部材料公开发表。1992年5月17日,北京市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对其办公室进行搜查,查获我国家秘密文件10多份。安全部门扣押了有关文件,并对该记者提出严重警告。

    为何那么多负面报道

    在国外工作的中国人,最气愤的就是当地媒体对中国的负面甚至歪曲报道。到中国访问和旅游的外国人,最后悔的是上了媒体的当,当踏上中国土地的那一刻才知道中国已是一个相当现代、文明的国家。那么,外国驻华记者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

    常驻中国的多是西方国家记者,由于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不同,他们对中国或多或少存有偏见。戴着“有色眼镜”报道中国是司空见惯的。中国官方说,今年经济增长率将在7%以上,他们在报道时,不是说你的数据有水分,各级官员弄虚作假,就是说中国经济、金融领域问题很多,形势并不乐观。中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有效地控制了人口增长,他们在报道时,则把少数地方存在的强迫堕胎、高额罚款推而广之,加以渲染,好消息在他们的笔下也成了坏消息。

    编辑也起了重要作用。西方国家的多数新闻机构实行企业式管理,以营利为目的,董事长(发行人)只是老板,报纸的编辑出版由(总)编辑(相当于总经理,有的直接称总经理或首席运营官)负责,下设版面编辑,版面编辑权力很大,既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给记者定调出题,也可以对记者发回的报道作较大的修改。一些编辑对中国并不了解,甚至没有来过中国,却想当然地认为常驻记者可能偏袒中国,继而把记者报回的一些积极内容删掉。美国一家很有影响的大报,在同一时期既发表了一篇积极评价中国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中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并发挥建设性作用的报道(驻华记者采写),也在社论版发表了散布“中国经济威胁论”的社论,原因就是两个版面的编辑对中国有不同的看法。当然,有的驻华记者也会以此为借口回避中方被采访者的质询。

    非常驻记者、研究人员和政客经常发表有关中国的文章或言论,歪曲报道居多。他们不在中国工作,更可以毫无顾忌。有的记者和研究人员以旅游者身份来华,专门搜集社会的阴暗面材料,采访与政府观点不同的人。一些国家的政客,为了给自己捞取政治上的好处,蓄意诽谤中国,其政治地位决定了媒体会更重视他们的看法。▲ 

    《环球时报》 (2002年08月18日第三版)  


美国刊物上有关中国的报道。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