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纵论天下 2003年4月14日13:30


从伊战看美国霸权的前景 下一步何去何从?
    

  随着美军攻伊受阻,“速战速决”等目标均未如愿实现,有人开始觉得美国“不过如此”,甚至认为“伊拉克战争将成为美国由盛而衰的标志”。事实果真如此吗? 

    “硬实力”硬,“软实力”软 

    无人否认,即使发生了“9·11”和遭到萨达姆出乎意料的顽强抵抗,美国仍是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而且这一地位还将持续相当长时间。其他诸强与美国仍然不在一个等级。综合实力最强的欧盟,经济上堪与美国一比,但“政治军事上的侏儒”局面限制了发展。“新”、“老”欧洲的分裂则给一体化的道路增添了些许变数;日本衰退十年,岛国发展空间的有限性在综合国力较量白热化的今天日渐凸显;俄罗斯虽然在普京率领下干得有声有色,但全国的GDP只相当于美国一年的军费开支,其中差距自然不难想见。 

    政治上,惟有美国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绕开联合国,在全球反战声浪如此高昂的情况下一意孤行;军事上,美国敢将几十万大军输送到遥远的战场,有条不紊地进行军事布局;经济上,美国一年的军费开支相当于其身后几十个国家的总和,仅布什要求国会追加的伊战款项即比中日两国一年的军费合起来还多。更重要的是,从“9·11”到“倒萨”,美国的国内动员、外交斡旋、军事部署、舆论宣传时刻高效运转,使“超级大国”的实力得以全方位“动态展示”。 

    但正如克林顿政府助理国防部长约瑟夫·奈所说,在全球信息时代,单有“硬”实力不行,“硬”实力加上“软”实力才有实际意义。而所谓软实力,即是指让别国心悦诚服的道德感召力和文化向心力。 

    恰恰在这方面,布什执政以来的美国屡屡失分,伊拉克战争则简直使美“软实力”全面受损:联合国监核会不受美国的摆布,证明美国并不总能控制联合国;法、俄、中立场坚定,小国不为利诱左右,使美国不仅未能获得联合国授权动武的“法理基础”,连起码的“道义基础”也没有得到。土耳其的反复、加拿大的暧昧、墨西哥的冷淡,表明盟友和朋友在关键时刻也未必与美国同心同德。仔细分析可以发现,英、美特殊关系的背后也暗藏不少分歧。比如,在对待联合国的态度上,布莱尔就与布什不一样。一向主导全球舆论导向的CNN、福克斯这次也因误导观众而遭受批评。 

    战争已经损害了美国一手制定的国际体系和盟国体系。有人说,布什正在亲手杀死美国亲生的孩子。此外,目前对美国经济形势的分析,多是建立在战争尽快结束的基础上。一旦战争旷日持久,美国国内的经济势必受到冲击。软实力的伤害最终不可避免殃及硬实力。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其新著《美国需要外交政策吗?》中说到:“不管美国觉得自己的目的多么无私,只要它明确坚持自己的霸主地位,就可能促使全世界其他国家逐渐团结起来反对美国,把美国逼入不利地位,最终孤立美国并使美国的国力耗尽枯竭。通往帝国的大道往往导致国家的衰败,因为对无限权力的追求必定削弱国内的约束力量。” 

    强势外交排斥深刻反思 

    软实力虽不是主导国际政治的决定因素,却是领导世界必不可少的要素。美国目前在全球的孤立局面,已经引起一些战略家们的关注,并展开不同程度的战略反思。 

    其中深刻者如基辛格和约瑟夫·奈,称“如果美国不学会如何去区分自己必须做什么,想做什么和能做什么,那就会耗尽自己的心理和物质资源”,“现实主义过了头就会造成停滞,而理想主义过了头则会导致发动类似宗教圣战那样的运动,最后以理想破灭而告终”,“霸权主义者注重军事实力,会使我们对我们实力的极限视而不见”。但有如此深刻见解者目前在美国只是凤毛麟角。 

    其他反思则停留在埋怨的层次,如战前不少人指责鲍威尔,称正是他的温和外交路线将美国拉进联合国,遭受“如此屈辱”。伊战打响后又出现一股批拉姆斯菲尔德的声音,称“文官指挥打仗,不出问题才怪”。这类反思不是针对美国的战略,而是具体的战术。 

    可以说,美国没有时间进行深刻的战略反思,而美国中心主义的狭隘视野也使美国执政者不可能得出正确的反思结论。比如,“9·11”后布什曾问手下幕僚:“恐怖分子为什么恨我们?”得到的回答是“他们仇恨西方文明、美国的价值观”。联合国外交受挫后,美政府内部不是检讨自己,而是认为“关键时刻联合国起不了作用”;针对别国指责美国搞单边主义,布什不在乎:“结果会证明我是对的!”正是这样一种“反思”,使美国目前的强硬外交路线难以停下来。 

    19世纪的俾斯麦说过:“一位政治家能做的顶多也就是聆听上帝的脚步声,抓住上帝披风的下摆,跟着上帝走上几步。”言下之意,政治家必须有谦虚谨慎的基本修养。但是,以“谦逊的国际主义”为旗号登上政治舞台的布什,已经被超越父辈的雄心和“9·11”刺激起来的复仇心理所左右,美国国内以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为特征的新保守主义思潮甚嚣尘上,则给布什的强硬战略推波助澜。更重要的是,美国软实力受损严重,但就总体实力而言,仍然无人可望项背。如此一来,指望布什战后回归温和路线,恐不现实。 

    霸权前景受制国内因素 

    冷战后,美国绝无仅有的空前实力还从未遭遇目前这样的窘境。如果说“9·11”使美国绝对安全的心理防线被攻破,那么,伊战则使美国首次看到了自己实力的有限性。布什的上台意味着美国还想建立全球性的新帝国,现实的图景则使美国霸权的前景似乎不被看好。 

    下一步美国将何去何从? 

    首先,目前的困境不会改变美国“倒萨”的决心和改造伊斯兰的大战略。目前的问题主要不在于美国实力,而是出在国际环境的阻力和美国战术过于轻敌。美国已经对下一阶段的战术做了实质性调整,包括增兵、加钱、敢于自己牺牲、敢于牺牲别人等。第一次海湾战争打了40多天,科索沃战争打了78天,相比之下,目前这场战争是要全面占领伊拉克并改造现政权。因此,战争持续2至3个月完全可能的。如果说前阶段美国决策者对此估计不足,那么在新的情况下,美国似乎已经做好了长期作战而且必然取胜的准备。同时,对于改造伊拉克乃至伊斯兰,美国已经拟定了多种方案,可谓做足了准备。 

    其次,美国仍在凭借实力,力图成为国际格局的主导力量。此次战争导致欧洲分裂、北约分裂、美欧分裂,似乎形成一种多极制约美国的空前局面。但一方面,美国仍然实力超群,同时也是唯一具有全球战略视角的大国。另一方面,各大国此次联手制美,反对的与其说是美国,不如说是布什的单边主义。反霸不等于反美。鲍威尔已经启动新一轮盟国外交,试图弥合美与盟国的矛盾。可以预料,法、德等国仍会与美继续闹别扭,但在反恐、全球性议题等切乎共同利益的领域还将加强合作。毕竟,在单极与多极的矛盾之外,世界还存在恐怖与反恐、核扩散与反扩散、萧条与反萧条等超越伊拉克的大问题。美国与诸强在这些方面的共同利益大于矛盾分歧。 

    最后,国内因素将是影响美国对外战略走向的关键因素。制约美国的国际力量终究未能阻挡美国霸权的步伐。而美国国内则相对比较沉闷,不仅只出现过两次大规模反战游行,而且至今布什的支持率仍高达67%。未来美国往哪个方向走,取决于国内政治、经济状况。 

    目前已出现些许变化的苗头。其一,民主党在暗中积蓄力量,准备夺回政权;其二,鲍威尔与拉姆斯菲尔德的两条路线之争僵持不下,势必引起美国政府内部更深层次的反思;其三,布什减税计划被国会削减了一半,意味着靠减税刺激经济的办法失灵,如果战争久拖不决,美国经济就会出现大问题,则布什的执政地位将受到考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 袁鹏)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责任编辑:李海元)
相关新闻
 法媒体谴责伊无政府状态 意舆论指美英失职
 强大的军事力量能否让美国“永远不败”?
 分析:美国的下一打击目标是叙利亚?
 评论:伊拉克战争余波难平 国际秩序有破无立
 萨达姆“变脸”逃遁?
 评论:提克里特将解开伊战的最后悬念
 从伊战争看美军变化:高科技 小规模 高机动
 美军为何不着力宣传阵亡的土著女兵洛丽
 联合国作用难以界定 谁将主导伊战后重建
 图文:萨达姆长子乌代文件被发现 生活奢靡而寡欢
相关专题
 伊拉克战争爆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