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新闻中心>>人物

王宏斌:红色村庄南街村的领路人
  2005年10月09日11:4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王宏斌
王宏斌
  引子

  在中国,王宏斌领导的南街村可称得上是个极具个性的亿元村。有人称之“毛泽东思想的样板村”。这里始终坚持大学毛选,大学雷锋、大唱革命歌曲的“三大活动”。

  南街村有14亿的家底儿,但没有“私有制”。在这个只有1.78平方公里的村庄里,几乎看不到金钱的交易。村民的一切由村集体供给。

  有人认为王宏斌在南街村进行着中国农民数千年来一直存有的“大同”之梦,而他把正在做的一切称为“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

  今年52岁的王宏斌还在为他的理想而奋斗。而在更多人的眼里,他则是个谜一样的人物。

  曾经有报道说,南街村人人佩戴毛主席像章,家家摆放毛主席像。村主任说,曾经有一段时间戴毛主席像章,现在没有要求,只是党员戴这种红旗徽章;毛主席像是集体发的,摆放在什么地方,随主人的意。现在关于南街村的报道不少,正面的也有,批评的也有,有些媒体为了追求发行量,刻意猎奇,说南街村限制村民自由,其实南街村是很自由的,特别是对记者,可以随便走,随便采访。村里不会像有些地方,派人全程“陪同”记者,难道这还不能说明南街村是自由的吗?

  在村委会的会议室里,我们见到了王宏斌,我开始打量起这个“谜”一样的人物,上身穿当下时兴的深兰色暗格夹克,没有拉拉链,露出里面鸡心领的灰白色开身羊毛衫,皮鞋的款式很新外套。从穿着上看,他绝对是个领导干部,但他那张脸,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因为他的嘴角、眼角都带着笑,仔细倾听你说话。让我惊讶的是他的头发很黑、肆意地贴在主人的额前,有点儿散乱,甚至是顽皮,不像那些有着与王宏斌同样岁数、经历的村支书,头发花白,被一丝不苟地向后梳,背起来。

  标语 街道 歌曲 

  东方红广场是南街村的中心,格局仿照天安门广场,绿色的松树簇拥着毛主席的雕像,有精神抖擞的民兵战士全天守护,每天都有庄严的换岗仪式。主席像的后面是马、恩、列、斯四大伟人的巨像,广场北侧是仿天安门城楼的朝阳门,中间挂孙中山的巨像,两侧配的是孙中山的理想-------“天下大同”“天下为公”几个大字。

  最吸引人们眼球的是那些气势宏伟、无处不在的鲜红色标语:

  村委会------毛泽东思想永放光芒。

  这个世界是“傻子”的世界,由“傻子”去支持,由“傻子”去推动,由“傻子”去创造,最后是属于傻子的。

  厂区----政治挂帅思想领先 ,信誉第一用户至上。

  幼儿园----祖国的花朵, 中国的未来, 南街的希望, 南街的未来。

  南街村学校----求真务实勤奋文明奉献

  南街高中-----坚定信念 热爱南街 建设社区

         傻瓜种瓜 种出傻瓜 唯有傻瓜 救得中华-----陶行知

  技术中心----科技革命就是为了解放生产力

  生活区----只有真实才美,只有真才是美

       真实就是美 与真实对立的东西就是丑

  这些话让你感到王宏斌个人的信仰,和他领导下的村民的信仰。

  南街村的街道干净、平坦、宽阔,街上人很少,甚至见不到孩子,偶尔看到一些老人晒太阳,他们缓缓地挪动着身子,追逐着阳光,眯着眼睛,安详静谧,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了,缓慢而惬意。

  到了下班时候,随着喇叭里的歌曲,人们从厂区涌出来,拿着饭盆奔向食堂,原本宁静的街道一下子热闹起来。和着《大海航行靠舵手》之类革命歌曲斗志昂扬的调子,大家的步伐、说笑声洋溢着生机、活力,甚至激情。革命歌曲之后,也会播些流行歌曲。

  有人说,站在南街村有恍若隔世之感,而我们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人不能不回忆起小时候老师讲2000年我国将实现共产主义,到了那个时候,实行“按需分配”。当时就想,到时候要什么有什么。这个儿时的梦想从此便扎下了根,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妄想漫漫而寥寥。到了南街村,这些梦想又从我们沉封的记忆中回来,晃若当年。

  王宏斌

  1961年,王宏斌出生在河南省临颍县城关镇南街大队;

  1970年12月至1974年6月,河南省临颍县生产公司工人;

  1974年6月至1977年6月,民兵排长、生产队长、党支部副书记;

  1977年6月至1991年11月河南省临颍县城关镇南街大队党支部书记、党总支书记;

  1991年11月至1992年9月,河南省临颍县城关镇党委副书记、南街村党总支书记;

  1992年9月河南省临颍县委副书记、南街村党委书记、河南省南街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三届漯河市委委员,党的十四大、十五大代表;

  2002年8月任漯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1961年,王宏斌出生在河南省临颍县城关镇南街大队一户农家,因为南街大队穷得出了名,所以周围的村镇叫它“难街村”。王宏斌的父亲在县里的供销社上班,母亲是个地道的农民,因为已经有了一个女儿,突然得了儿子,王宏斌的父亲格外高兴,不久王宏斌又有了弟弟、妹妹,虽然孩子多了,但家里还算是过得去。随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父亲觉得王宏斌很倔、很犟,你不让他做的事,说也好,打也好,说完了,打完了,他一声不吭照样做。似乎他认定的事情他就得干。

  高小六年级毕业时,王宏斌正赶上毛泽东提倡青年人到农村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学上不了,他回家干农活。因年龄小,身体单薄,生产队照顾他,安排他看庄稼,王宏斌没事儿就学着用玉米秆、高粱秆编草垫,给奶奶纺棉花坐在身子底下,软活,队里人看了都喜欢,也找他编草垫,最后,队上50多户,每家都有他编的草垫。

  王宏斌十七岁时,生产队的老队长觉得他虽然年岁小,但做事情细致负责公道,就推荐他当了生产队长,生产队长的主要职责是领着大家干活。当时,农村实行“工分制”,讲劳动纪律,要按时出工。王宏斌一上任,就因为自己的母亲和妹妹来晚了,当众扣了她们的工分。大家都不敢小瞧这个年轻人。全队人齐心合力,精耕细作,年底一评比,南街村的粮食亩产全县第一,王宏斌在全县出了名,领导带着他到各村介绍经验。可王宏斌的父亲却高兴不起来,他觉得儿子应该有更好的出路,经过一番努力,从县里他跑来了一个工人指标,于是,王宏斌在父亲的安排下,在县生产资料公司上班,干了两年多,王宏斌没有找到当工人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文化水平低,打算盘不会,给人家开发票有些字不会写, 很困难,内心里确实想回来,队里人也盼着他回去继续当队长。

  1974年的一天,时任南街村的支部书记王黑带着几个人,开着南街大队仅有的两部小拖拉机到城里把王宏斌接了回来。可以想象,他们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坐着拖拉机一路颠簸回来,那时的拖拉机就相当于现在的奥迪,它象征着村民对王宏斌的最高礼遇。回到家,王宏斌遭到了父亲的冷遇,父亲说他没出息,甚至不认这个儿子,在随后的很长时间里,父子俩没有说过一句话。

  县里把王宏斌树为邢燕子的典型,给了他很多的荣誉。1977年,王宏斌被推选为南街村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王宏斌不负众望,连续两年粮食、烟叶亩产全县第一,但他发现,村民的生活并没有因此好过,倒是有人说刘庄的史来贺让村民家有粮吃,手有钱花,王宏斌带着村里的主力,去刘庄取经。在刘庄,王宏斌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没有工业,农民富不起来。回来之后,他们用东拼西凑的3万元钱办起了一座日产20吨的面粉厂,这就是南街村的第一家企业。面粉生产出来,销路是个大问题。王宏斌他认为,中国的城市中北京最重要,因此,他们决定将面粉厂的产品先打进北京。到了北京一糕点厂,人家一看他一身农民打扮,拿的又是村办企业的产品,根本就不让他进门。虽然生气,但王宏斌很有心计,几天下来,就摸清了糕点厂厂长的基本情况,一天,他敲开厂长的门,说明来意,希望糕点厂化验一下南街村面粉的质量。王宏斌的真诚打动了糕点厂厂长,他答应化验一下。结果,经过化验,发现南街村面粉厂的产品比糕点厂用的面粉的产品质量要好。于是,糕点厂就跟王宏斌签订了一份长期的供货合同。于是,北京的市场被南街村人打开了。

  从北京回来,王宏斌发现县里的新鲜事。县机砖厂生意红火,人们都排着队去拉砖,想多要还得县领导批条子才好使。的确,当时处处搞建筑,砖是供不应求,办砖厂肯定赚钱,可办厂至少要30多万,这可是个天文数字,就是把全村人的家底都算上,也凑不到这个数,更何况还有人不愿意。而贷款在当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怎么才能搞到这30多万?王宏斌想出了个融资的土法。他首先在党员会上吹风:这么多年,一直是党员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这一次,咱们关起门来,给大家搞点福利,村里打算办个砖场,眼下市场上一块砖卖3分3,咱们优惠2分5,每家限购3万块,出了门,大家谁也别说。可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没几天,就有人找支部反映情况:党员占大便宜了,盖房子也就3万块砖,党员盖房子能剩下400多元钱。过了几天,村里的大喇叭喊开了:经村委会决定,按优惠价向村民预售机砖,每户限3万块,军烈属、教师家属优先,仅限3天,欲购从速。就这样,村里很快筹集到30多万现金。

  有了充足的资金,南街村的机砖厂很快运转起来,生意比王宏斌想象的还好,连附近县都到南街村拉砖。这样一来,村里每天是尘土飞扬,有村民开始抱怨,事又凑巧,由于操作不当,机砖厂的工人出了事故,村民的不满越来越强烈了,谣言满天飞,说村里只顾赚钱,不顾村民死活,还有人向王宏斌院里扔大便,王宏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在想,如何度过这场危机。

  这天,他与村班子商量给村民办福利的事情,首先免水电费,算下来一年要集体贴2万元,有些人反对,机砖厂刚办起来,每年赢利也就3--4万,拿出一半办福利,怎么扩大规模,福利是不是可以等几年再办。王宏斌说,不能等,村里搞发展不是单靠村班子几个人,靠的是全体村民的支持,失去了这个支持,我们什么也办不了。很快,王宏斌宣布了这个决定,在关键时刻,争取了村民的支持。

  转眼到了1981年,全国实行联产责任制,南街村的一切财产都分家到户。王宏斌这个村支书只担了个虚名,说什么没人听,他的情绪落到了最低点,让他兴奋的是,妻子又给他生了一儿一女。这样王宏斌有2女1儿。您也许纳闷,那个计划生育重于泰山的年代,王宏斌不是犯大错误了吗。这其中还有故事。王宏斌的妻子叫杨兰菊,第一胎生了个女孩,按照政策,还可以生第二胎,兰菊也希望给王宏斌生个男孩,又怀上了,已经8个月,当时,村里超生现象严重,王宏斌以身作则,让人带妻子去医院检查身体,实际到了医院就做了人流,谁也没有想到当时兰菊怀的是双胞胎,在这个事情上,兰菊一直没有原谅王宏斌。兰菊也是个个性很强的人,你不让我生,我就要生,于是,就有了前面的事情,若说王宏斌完全不知情,恐怕说不过去,可以想象得出他为形势所迫,心灰意冷。

  村里搞承包,结果也不太不理想。因为南街村靠近县城,村民做小买卖的很多,无暇搞农业生产,农田撂荒;原来的面粉厂、机砖厂承包给了个人,他们欠着村里的承包款不交,村集体没有收入来源,村公共事业没人管 ,村民意见挺大。

  1985年,王宏斌和全村的干部群众以承包人不交承包款,违反承包合同,把承包出去的企业收归集体,还把村民撂荒的土地由集体统一耕种。经过十几年的努力,王宏斌把村办企业发展成为固定资产10亿元的南街村集团。还实现了他入党时的誓言,为建设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共产主义具体在南街村就是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王宏斌在南街村实行低工资高福利的制度,村民人均工资是250-300元,村民的住房、生活所需的米、面、肉、蛋、油、气,村民生老病死 、孩子从上幼儿园到大学毕业,每年一次组织村民到各地旅游全由村集体负责。未来5年,王宏斌还要实现生活日用品、服装、一日三餐的统一供应。他的口号是“让村民富的一分钱的存款都没有”。也许这与现在保护私有财产的距离有些耐人寻味,但正如王宏斌自己说的,现在村民衣食无忧,比城里的下岗工人好得多,多几个南街村,全国实现小康的步子就会更快些。

  政治挂帅

  1984年,南街在刚起步的时候,一无资金,二无技术,三无人才,这样的情况下,南街村的党组织让群众去干什么,群众不去干,怎么办,王宏斌想到发挥共产党政治工作这个优势,搞起了大学《毛选》、大学雷锋、大唱革命歌曲的三大活动。也就是党员干部学毛著,群众学雷锋,再加上大唱革命歌曲,弘扬主旋律,凝聚大家的思想,统一大家的行动,使大家走到一起来,发展集体经济,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如果现在问你,你是为谁而干,答案可能是五花八门,可以说现在大家都在干,有不少人都是为自己而干。南街村干共产主义,一定要解决为谁干这个问题。王宏斌认为:南街村的党员干部绝大多数都不是为自己干的,都是为国家、为集体、为大家而干的。这就不允许你有私心。所以要与个人私心做斗争:在斗的问题上,解决斗什么的问题,不是过去那种极“左”的斗法,而是首先是向一切违法犯罪分子做斗争,向一切不良倾向和错误思想做斗争,向消极的、落后的、腐朽的、封建迷信的做斗争。有人到南街村看了之后,都说南街村是干出来的,王宏斌认为是斗出来的,因为如果在这种大环境下,南街人光干,不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再干南街村也不会有今天。

  有报纸说南街村天天斗私会,招聘员工要看他会不会背老三篇。其实不然,用南街村人的话讲,要是天天斗私会,哪还有时间搞生产。招聘考老三篇,恐怕一个员工也招不来。这斗私会其实就是民主生活会,一般群众是半个月一次,主要是学唱革命歌曲,学习毛选,(毛选是南街村自己制作的,主要收录《愚公移山》、《为人民服务》、《学习白求恩》、《反对自由主义》、《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的?》,人称老五篇,还有一些语录,)的确,如果你读过这几篇文章,不难发现,他们在社会形势有所变化的今天仍然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王宏斌说,这些内容通俗易懂,适合农民学习理解,有助于提高村民素质。现在南街村家家户户没有按防盗门、防盗护栏的,村里十几年没出个偷盗案,更不要说刑事案,街道上干干净净,看不到烟头、痰渍、纸屑,这都得益于南街村坚持不懈开展政治教育。
   
  村班子的民主生活会更严肃。每周末进行,除了讲生产情况、政治学习以外,还有重要的一项---批评和自我批评,这种批评不留情面,火药味十足。针对王宏斌的有三个主题,他常为这些事做检查。其一,王宏斌喜欢开车,南街村买回来的车,他都要开开看,王宏斌还爱喝酒,比较实诚,总是尽力而为,这两种爱好时不时会碰到一起,大家都劝他,喝酒虽然是工作需要,但也要顾及身体的承受能力;酒后驾车更不是小事,可王宏斌就是改不了,最后,大家的意见上了斗私会,你一言,我一语,提升到南街村全局高度来看待,终于让王宏斌改掉了这些毛病。其二是在1994年,王宏斌搞永动机项目,还是在中学的时候,老师就讲过永动机是不可能存在的,难道村里其他领导就没有一个反对,花2000多万上马,结果自然是如大家所料。事后,有人在斗私会上指王宏斌独断专行,给南街造成经济损失。王宏斌在斗私会上做了检查,现在每逢有大的决策,都反复征求大家的意见。我们曾经试图在南街村寻找永动机,有人说有,有人说早拆掉了,最后我们连永动机的影子也没有看到,大家都觉得王宏斌的想法不可思议,我们特别在采访中设计了相关话题,王宏斌是这样解释的:“作为这个项目没有成功,今后或者说永远不会成功,我们进行这一段的探索是失败的,南街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这个为其他人或者为后人吸取点儿教训有好处,使今后更多的人不会再走这个弯路。(主持人问)现在心里还想起有永动机吗?不想它了,(主持人问)但是如果想起来觉得还有可能吗?从目前看可能性不大,(主持人问)但不是没有可能?这个话现在我不能说,那只有科学家来说。”其三是王宏斌的违反计划生育问题。在最近的“三讲”活动中,有人指他官僚主义严重。面对大家的批评,王宏斌说,近几年,职务多,社会活动多,下基层太少,接触群众太少,大家批评批评,尽管说当时面子上有点不好看,实际对个人的成长,对事业的发展都有好处。

  外圆内方

  现在流行一句话:为富不仁周正毅,为仁不富孙大午。这一语道破了现在不采取一些灰色的手段就很难致富的现实。王宏斌用政治教化村民,要学习“傻子”精神,甘于奉献;发扬真善美、鞭挞假丑恶;而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变化,南街村怎么去适应、融合到这个环境中?王宏斌提出了“外圆内方”的制村思路:外圆就是灵活应对,解决对外交往中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内方’南街人自个儿管严实,按人民的利益办事。落到具体行动就是出了南街村该进贡进贡,该请客请客,回到南街村这片土地上,礼品、礼金上交。

  红色之旅

  南街村的发展模式一度成为社会的热点,也吸引全国各地的人到此一探究竟。一些旅游公司顺势将南街村开发成景点。这又让王宏斌看到了生财之道,动起了搞旅游的念头。到2003年底,已投资建起一个热带风情的观光园,里面有棕榈、椰子、榕树等南方树种,小桥流水、古朴雕像点缀其中。观光园的旁边是正在建设中的红色主题微缩园,有井冈山的黄羊界碑、遵义会议旧址、毛主席故居、延安宝塔山等,最引人注目的是面积7000多平方米,6层的四卷楼,楼里将收藏山西省运城一位书法家写的毛选四卷,大概有6000多米,还有一些有关毛主席和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生平展览。王宏斌说,南街村搞旅游,与别人有区别,因为人家到南街村来,不是看山看水、看古迹的,南街村没有水没有山没有古迹。人家到南街村来看,就是看社会主义新农村、看先进文化,看南街村的集体优越,享受毛泽东思想。

  这就是南街村的老班长带领下的红色村庄。

在南街村采访
在南街村采访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石希)
相关专题
· 人物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