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新闻中心>>人物>>社会法治人物

陈光明 趟过男人河的女杰
  2005年05月16日08:2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陈光明  趟过男人河的女杰
陈光明  趟过男人河的女杰
  “我当刑警大队副队长、禁毒总队队长也这么多年了,以前有意躲开所有采访,也推掉了很多荣誉,所以一直都能集中全部精力把工作专心做好。我认为这应当算是一个好经验,如果我早就被树立成一个模范、名人,之后肯定就很难一门心思全用在工作上了。”

  她很不情愿把功劳就当负担背在身上,更不会因为荣誉花环的包裹,而让自己异化成一个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套中人”。我能感觉到她眼下的某种内心尴尬,因为她卓尔不群的职业成就,社会荣誉自然而然就来了。可这些不期而遇的光荣降临,却让她多少有点不适应。

  我是在五一之前,从一位电视主持人那里得知陈光明的传奇经历的。随即,我一个长途打到陈光明的办公室,电话那边是一位说话干脆利落的女性———

  “陈光明在吗?”“她不在!出去学习了!”“你是谁?”“我是搞卫生扫地的!”电话马上挂断……

  我担心远途采访劳而无功,于是求助全国妇联有关领导,总算得到了陈光明的手机号,接着再打电话,我就听出,她就是“搞卫生扫地的”。等我摆出一大堆采访理由,陈光明的口气仍然还是一副要将我“扫地出门”的不情愿:“要不电话里聊几句就算了。大老远跑过来,既麻烦你也麻烦我嘛!因为实在没啥子说的哟!”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我还没动身,已经多少领教了几分陈光明鲜明的个性。

  ■唯大女人真本色

  到达重庆的次日下午,当地公安局专门为新闻媒体组织了一次“陈光明同志事迹采访座谈会”,面对满座的记者,陈光明两目精光腰板笔直,端庄漂亮的五官,直透出一股阳刚帅气。

  集体采访过程中,陈光明显然很不习惯跟媒体打交道,甚至还有一点点逆反。在座其他干警,一提及她的破案和业绩,她就会不断插话进来打岔,非把功劳均摊到所有基层干警身上。有位记者不耐烦地说:您现在都是英雄模范了,总要配合一点嘛!

  陈光明当时撇一撇搽得鲜红的嘴唇:“啥子‘英雄’嘛?今年市里召开“三八表彰会”,那个女主持人,手一挥就大叫:远学任长霞,近学陈光明!现在就请‘英雄’陈光明上台!啊哟!当时我听得汗毛都立起来了,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电视一播,媒体一曝光,好多老百姓都冲到我办公室来了,好像我一下就成了包青天,再到街上随便走走,还有人指着我说‘陈光明,神探!什么案子都能破’,这也太夸张了吧?”

  初见之下,陈光明的个性本色就毕露无遗。她说起话不但很容易兴奋,需要时还会挥动双手以加强语气。她毫不讳言,媒体造势会给她本来正常的生活节奏造成很大压力,所以她恳求各位记者笔下留情,一定要实事求是不要夸大其词。

  采访座谈会的当晚,我就见到了陈光明下班之后的另一副“光辉形象”,她人长得漂亮更在意得体的穿戴打扮,鲜红上衣、绿裤子、皮鞋锃亮,咄咄的眼神和新潮的气派,任你怎么猜,也完全看不出她五十岁的年纪。

  “我原来口红也比别人还要抹得红。以前工作之外,还要奇装异服一些。后来被电视、报道弄出点名气,现在不得不收敛了一些。可红衣服、绿裤子还是要穿的。”

  听得出,她很不情愿把功劳就当负担背在身上,更不会因为荣誉花环的包裹,而让自己异化成一个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套中人”。我能感觉到她眼下的某种内心尴尬,因为她卓尔不群的职业成就,社会荣誉自然而然就来了。可这些不期而遇的光荣降临,却让她多少有点不适应。她可能更愿意在工作之外,谁也别认出她是谁,那样她就能照常在重庆朝天门服装批发市场上,一百或八十地和摊主讨价还价。所谓的小女人,永远都在忸怩造作回避躲闪。可陈光明的磊落和大气,就在于,她敢于全方位把自己展现给你,本色使然,毫无避讳。

  陈光明终于挡不住我远道而来的纠缠,开始接受我的单独采访。但口气依然凌厉而实在:“是市局和省厅领导敢用我,信任我的本事和能力,才把我放在这样一个很多男人都想坐到的岗位上。现在市局里的男队长有好多好多,工作业绩都不比我差,你们记者们都没去宣传,而因为我是一个女人,就使劲宣传,其实在这背后,还是有一点男女有别的因素在。我当刑警大队副队长、禁毒总队队长也这么多年了,以前有意躲开所有采访,也推掉了很多荣誉,所以一直都能集中全部精力把工作专心做好。我认为这应当算是一个好经验,如果我早就被树立成一个模范、名人,之后肯定就很难一门心思全用在工作上了。”

  ■趟过男人河的付出

  在介绍陈光明的所有资料上,有一点始终都在被反复强调:“作为重庆公安史中的第一位女总队长、重庆公安刑侦战线目前唯一的女总队长、全国省(市)级公安禁毒战线唯一的女总队长,陈光明在男性比例占多的公安一线岗位上是一枝独秀。”从1979年25岁的陈光明正式进入公安这一行,至今整整26个年头。临出差之前,一位以前专跑公安口的记者告诉我:能从基层一步一步干起来,而且还能做出很大成绩的女警察,就没有一个是白给的。

  陈光明1979年以返城知青的身份进入公安队伍,之前既没有上过任何公安学校,也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警察训练,所以她刚当警察最初就是在秘书科干后勤,先后干过处理文件、结案子、统计工作、财会工作,而且一干就是15年。1986年,陈光明经过艰苦的自学考试,考取了四川公安管理学院,两年学习之后回到公安局,虽然职位提升到了行政科科长,但仍然还是跟刑侦与缉毒破案毫不沾边。

  一直到1994年,陈光明被市局提升为刑侦大队副队长,当时连她自己都感觉相当突然。“最初接到任命,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胆怯,因为自己心里也没数,我到底能不能胜任这个位置?”整个公安局里更是一片哗然,说句笑话,那才叫“男人河”爆发了钱塘大潮。当时这个提拔动议是由如今已经离休的前任老局长提出的,因为他从平时的工作当中观察到,陈光明一向思想主动、办事认真、行为果断。可老局长虽有此之想但也心存犹豫,因为当时不但在重庆而且在全国也没有先例。更何况陈光明还是个半路出家的女警察。正巧此时,公安部有一位女局长到重庆调研,所以老局长就派陈光明专门给她作陪同,其实却是托那位女局长暗中考查一下陈光明到底是不是这块料。全程陪同之后,女局长悄悄告诉老局长:我看她行,为人正直、性格泼辣、办法也多。

  于今回头再看,老局长后来对陈光明的提拔显然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可当时陈光明面对的却全是来自周围的白眼。说起那段时光,陈光明平静一笑:“比如说我要领导的支队长,还有很多侦查员,在经验上个个都比我要丰富得多,我也明明知道他们心里不服我,因为我在业务上肯定没他们熟嘛;我也明明知道他们会在许多方面不全部依靠我,因为我的经验也不足呀;我也明明知道他们会对我有很多议论,因为我是个女人。可最后一想透了,我都没有更多去理会这些。”

  当时被陈光明领导的男性下属们,都不是明着跟陈光明吵架和顶牛,而是以一种完全的不信任根本就不拿她当领导。有事不请示、有案不汇报,干脆就是“不搁盐———淡着你”,那是一堵让陈光明撞不穿也打不透的棉花墙,而且在这冷漠的沉默当中还带着一种明确的暗示:你一个搞后勤的,凭什么管我们办案子。即使陈光明虚心向有的支队长问起某个案件,人家也爱答不理的,再问深了,还会轻飘飘地反问:“我跟你说,你懂嘛?”这种难捱的滋味,起码持续了一年半时间。

  我问:“那你又是靠什么力量顶过来的呢?”

  陈光明的眉毛马上挑起来了:“首先,既然领导敢于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我就要对得起这份信任。其次,我想到了我的父亲。我刚当警察时家里还有两个弟弟没工作,父亲为了我能接班,是提前三年离开了他工作了一辈子的警察岗位。就这两条,我找不出任何理由让自己在困难和非议面前退缩。”

  无能的领导,当他们遇到下级抗上级时,很可能就会采取高压甚至动用淫威去整治别人。而真正有胸怀的领导,则会包容这些并以自己的不懈努力,去慢慢建立起领导的威望。陈光明初来乍到心里有自知之明,所以她就一边干一边学,同时还以自己的正直诚实、谦逊人格,去渐渐凝聚周围的人心。

  “后来,我也经历了很多大案,碎尸案、挟持人质案、入室抢劫巨额案,我都到现场亲自参与了。作为领导,对很多案件的侦破和处理,我也起过相当关键的作用。但总体来说,干刑侦的两年半,我还是从后勤转型到刑侦的学习过程。所以到现在也不能说我当时做得有多好,唯有尽我最大努力而已。”

  1996年对于陈光明,是她一个事业上的巨大转折。当时山城的平静,不断被一些不和谐事件所打破。抢劫案明显增多,公安机关的调查表明,抢劫者多为吸毒分子。结合当时全国禁毒形势去分析,重庆那时正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现状。由于毗邻禁毒前沿“阵地”云南,重庆已不是一个单纯的毒品消费区,而正在成为一条毒贩的犯罪渠道,一些毒品甚至经由重庆流向北京、天津等地。考虑到这种局面,1997年,重庆市公安局专门成立了禁毒总队,而陈光明就是组建者之一,并且她还被任命为禁毒总队的总队长。

  前边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的位置还没坐稳,新的任命又在“男人河”里卷起不小的波澜。面对争议、非议种种,陈光明这时已没有了当初刚进刑侦队的胆怯,为了能尽快熟悉业务,陈光明晚上学习禁毒法律知识,白天则跟着干警们一起跑案侦第一线,她把周围的人都当成自己的老师,在实践中学习并积累经验。

  1997年初,刚刚上任不久的陈光明就率领干警乔装埋伏,在陈家坪车站抓获从四川资中到重庆的几名毒犯。据其中一名毒犯供认,还有大批毒品正从云南运往重庆资中。陈光明屁股还没坐下来,转身就和干警立即开车前往资中,当场截住5名毒犯,查获海洛因3公斤。

  从资中人困马乏刚刚赶回重庆,已两天两夜没合眼的陈光明,脑袋还没和枕头沾个边,当夜又有确切线报传来———有一名毒犯携带十几公斤海洛因来到重庆要寻找买毒“下家”,此时正住在市内一家宾馆里。而且据说狡猾之极的毒犯只打算在山城停留一夜,如果找不到买家,第二天早上他就准备逃之夭夭。

  得知这个线报,陈光明陡然精神起来,她带领干警立即扑向宾馆,并且在路上用手机和几个支队长迅速商量布控和抓捕方案。

  身穿便衣的陈光明和另一名干警刚走进宾馆大堂,就眼看两名嫌疑人正迈进一楼电梯,陈光明当时急中生智作迷糊状,一边跌跌撞撞往前跑,一边喊:“电梯、等一等,等一等……”就在嫌疑人下意识还在犹豫之时,陈光明他们已经跑进电梯。为了继续迷惑对方,满身疲劳的陈光明一头栽倒在旁边干警的肩膀上,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着:“哎哟啊…今遭喝惨了……”干警马上会意道:“二姐,以后要少喝点嘛。”

  “醉眼惺忪”的陈光明,眯缝着眼却始终在瞄着嫌疑人的一举一动,看他按了电梯的6层,那位干警跟着就按了7层。电梯到7层刚闪开门,陈光明随即“醉意”全无,精神得就像豹子一样马上从楼梯往6层冲,随即找到服务员,亮明公安身份,询问刚才那两个男人进了哪个房间。服务员说他们进了602,陈光明马上就让服务员把夹住602的603和604房间都给打开,先让跟来的干警埋伏在两侧房间里,接着她就换上服务员的工作服,竖起两只耳朵在过道里来回溜达着听动静。过了好一阵,602的房间里已没有任何说话声,于是她蹑手蹑脚贴近门前屏住呼吸细听,不一刻,只听里边传来一阵阵撕开包装胶纸的声音,陈光明判定里边已经开始了毒品交易之前的验货,她双手一挥悄然向周围发出暗号,然后亲率所有干警破门而入,不但抓住了毒犯,还当场缴获毒品17公斤。那是重庆市禁毒总队成立以来破获的第一宗万克毒品大案。

  8年禁毒,情同抗战。在常人眼中的“男人岗位”上,陈光明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勇气和智慧,为重庆禁毒立下了赫赫战功。在她的指挥之下,从1997年至2004年,禁毒总队破获贩毒案件2095起,抓获吸贩毒人员一万多名,缴获毒品海洛因300多公斤,追缴毒资赃款上千万元。

  ■“陈队”与“二姐”的两种表情

  今年刚过50岁的陈光明这样总结自己:“作为一名女性要想在男性岗位上立足,我觉得第一女性要珍惜自己;第二要看得起自己;第三要少说‘我不行’。”

  在采访过程中,我有两回在办公时间走进陈光明的办公室,每次她都是腰板笔直地端坐在写字台后边的椅子上,而且两次都是面色严峻,言语扼要———

  “有事吗?”

  “如果有问题你就快点讲!”

  这时的陈光明,又让我感觉到一点“搞卫生扫地的”精神压力甚至是气质震慑。

  然而只要换在下班时间再见陈光明,她却又是穿红戴绿笑声朗朗。我刚一开始很难接受像陈光明这种磊落分明的工作与生活状态。之后再向陈光明身边的部下和同事说起她这两种分明的“变脸”,众人却早已经对她那截然不同的两样人生表情习以为常了。

  现任禁毒总队综合科科长的许萍,已和陈光明共事十余年,以往不但工作默契而且二人私交也很深。可在我采访之前,许萍却因为一点小小“人情”,就被陈光明毫不留情地“剋”了一顿。陈光明去年4月调任重庆公安局经侦总队长,今年前不久,许萍的一位亲友因为跟一件很小的经济纠纷有点牵连,于是托许萍给陈光明打电话求个人情,许萍深知陈光明对待案件的铁面无私,所以再三向亲友解释:“我们交情是很深,可就是不要沾任何纠纷、案件,陈光明是绝对不会给我面子,而且肯定还会骂我的。”然而架不住亲友再五、再六地恳求,许萍终于还是按下“免提”打了这个人情电话,结果话绕了很大弯还没说几句,陈光明电话那边早已是警惕有加声色俱厉起来:“你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有人托你讲人情来了?!告诉他们,不行就是不行!”

  放下电话,许萍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对当面听到电话的亲友笑说:“听到了吧,我说不能打这电话,你们非要试试,结果是我挨骂你们听着!”

  然而同样还是陈光明,换到禁毒总队一支队长冯骏伟嘴上,却又成了另外一番模样:“说实话,以前我们每办完一个案子,心里先想到的不是回家,而是马上赶回总队,去尝一口二姐亲手下厨做的热汤和好菜!”

  由于工作性质特殊,吃饭没个准点,禁毒大队专门设有夜间小灶,而陈光明就是全队公认的“一号大厨”。以前每次干警夜间出更,之前“陈队”都是运筹帷幄大将风度。而每当干警们完成任务归队之后,她则更乐于成为巧厨“二姐”,立即洗手熬羹煲汤,以最可口朴素的饭菜为战友们接风洗尘。

  冯骏伟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2002年那个冬季,有天深夜,他和几个干警经过近一周辗转追捕,终于从外地将两名毒犯捉拿归案,连夜返回总队,一路劳顿又赶上雨雪交加,已经数日没好好吃过一顿饭,人人肚子里都在闹“空城计”,手脚更冻得发麻。夜很深了,冯骏伟一行人只盼回到总队能马上泡一碗方便面。谁知他们刚一踏进队部,扑鼻而来的却是饭菜的喷香,随后就是“陈二姐”一声脆喊:“快点趁热!大家都来喝一碗海带鸭子汤!”

  而让年轻干警们最流口水的,还是“陈二姐”的拿手好菜“回锅肉”还有“尖椒鸡”。禁毒总队副队长陶秋这样总结“陈二姐”的美味佳肴:“她对待做菜和对待工作,有一点态度是非常一致的,那就是绝对追求完美,精益求精。尝尝她做的饭菜,你就不难理解,她为什么能从一个原来并不了解刑侦工作的女干警,而迅速成长为屡破大案的总队长了!”

  ■无情未必真女杰

  在有关陈光明事迹的材料或报道当中,都不会忘记这样特别提到陈光明女儿贝贝(化名)的出生:“十月怀胎,是女性一生万分娇贵的经历,每时每刻都要小心翼翼,爱护有加。而她却腆着肚子,急急而来,匆匆而去,直到临产前一天下午,她才回到家,晚上女儿就出生了。”似乎这也成了陈光明先公后私的光辉一笔。可我只能理解为这是由于特殊工作性质给陈光明造成的一份人生缺憾。中国自古就有“忠孝不能两全”的说法,所以也让很多人特别是能干的女性,常常在公共事业与私人生活之间无法达到完美的平衡。

  毒贩们昼伏夜出,因此禁毒警察也只得过着不分昼夜的生活。作为女儿的贝贝,以前也曾非常抱怨自己的妈妈。小学6年,陈光明几乎跟女儿没有过几次亲密接触,她那时甚至没替贝贝开过一次家长会,对女儿的任课老师也一个都不认识,幸亏贝贝从小学习就非常自觉,成绩一直很好,在这一点上,要强的女儿很像陈光明自己。陈光明跟女儿间的矛盾真正尖锐起来是在贝贝初一之时。贝贝从小学被保送到中学后,班里都是尖子生,加上学习环境的升级变化,贝贝承受的心理压力过大,第一次考试,以往总是前一二名的她,成绩一下掉到全班第28位。成绩单拿回家,陈光明把贝贝狠狠教训了一顿,当时女儿既委屈又难过,终于朝着母亲发作了:“你就知道骂,你自己有时间认真管过我吗?”只这一句硬话,当时就让陈光明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这之后,陈光明就想方设法亲近女儿的生活,督促她的学习。有时间干脆就把贝贝带到自己办公室,她上班,女儿就在旁边做作业,然后即使有片刻空闲,陈光明也会抓紧时间给女儿讲解功课或者闲聊家常。然而也恰恰正是这一段在特殊环境当中的亲密接触,才让贝贝真正了解了自己的母亲。有一次完成作业,贝贝闲着没事就在刑警总队的办公楼里来回转悠,无意中却闯进法医检验室,当时里边正在紧张进行的验尸现场可把贝贝吓坏了。直到这时,越来越懂事的贝贝才真正意识到了母亲的工作,到底有多么严峻和不易。贝贝后来这样感叹:“妈妈当时也是刚刚调到刑警总队,各个方面都要承受非常大的压力和挑战,可她既要做好本职工作,还要兼顾我的成长教育。从那时起,我才开始逐渐理解妈妈,她对我的关心,也许不能像更多母亲那样涓涓细流,但她本人所走过的人生道路,却对我有导航和指南作用。”

  “说心里话,我也想做一个称职的母亲,我也想做一个称职的妻子,但8年的禁毒生涯,我不是加班就是出差,不是出差就是值班,我没和他们度过一个除夕之夜。但是,一个人的能力和能量太有限了,很多事情要想两全其美,在公安战线———这个和平年代需要付出最多的岗位,是很难的。我,选择了事业,必然就会亏欠女儿和家庭,但在内心最深处,我爱我的宝贝女儿,也爱我的家庭。”

  为了禁毒,陈光明的生活匆忙得不分白天黑夜,数年之前,她就和丈夫劳燕分飞离了婚。

  有人将事业、家庭、亲情三项合成100为满分,让陈光明给自己打个总分。陈光明坦率地回答:“我觉得顶多打80分也就差不多了。如果说我人生当中最大的缺陷,就是家庭生活不圆满,除此之外我觉得自己成绩还相当好。事业上,虽然说也经过了很多酸甜苦辣,但总的来说还非常顺利。再一个缺憾就是,我坐在现在的位置上,只是自己得到了一定的荣誉,但无论对兄弟姐妹还是亲戚朋友,我从来没利用官位私下里给他们解决过任何实际利益问题。在这一点上,我虽然做到了正直,可心里总感觉有些对不起他们。”

  结语:去年4月,在陈光明没有任何精神准备的情况之下,又被调离禁毒总队,任命为重庆市公安局经济案件侦查总队的总队长。经侦不同于禁毒,其案件涉及金融、合同、涉税、知识产权、证券等方方面面,这就需要陈光明了解与掌握更为复杂的经济形势和经济政策。陈光明从上任伊始,就发现自己是个外行。最初听取案件汇报时,一些新出现的专业术语,都是她过去从没听说过的,按她自己的说法,简直就听得云里雾里跟坐飞机一样。于是已经到了“知天命”的陈光明,现在又拿出了当初刚进刑警大队和禁毒总队从头做起的劲头,找来大量经济书籍开始认真阅读并仔细做笔记,有空就请实际办案的干警来给她补课。

  采访结束时,我问陈光明:“你还有信心把经侦总队的工作做得更好吗?”

  陈光明掷地有声回答我六个字:“有志者,事竟成!”

  ( 北京青年报: 何东)

 ■陈光明(左三)参加联合国禁毒署举办的培训■摄影/刘熙炜
 ■陈光明(左三)参加联合国禁毒署举办的培训■摄影/刘熙炜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梁彩恒)
相关专题
· 人物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