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媒体联播>>都市媒体联播

南方周末:虎跳峡危急!
刘鉴强 成功 
  2004年09月29日09:2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南方周末:虎跳峡危急!
  ■未经批准水电工程已悄然动工

  ■申报“世界遗产”时被精心剔除

  这是世界上最壮丽的自然景观之一。但是,因为即将来临的水利工程建设,危在旦夕的虎跳峡已经成了很多人的伤怀之地。当地居民、纳西雅阁旅舍的主人李元,曾先后见到3个外国的徒步旅游者,坐在石头上,望着江水,放声大哭。

  今年7月27日,新华社发布消息,云南《金沙江中游河段水电规划报告》已通过国家发改委审查,虎跳峡水利枢纽被推荐为近期开发工程。消息说,虎跳峡“上下落差达196米,是理想的水利电力基地”。

  在规划中,这个长江第一湾———虎跳峡流域的“一库八级”梯级水电站,位于长江上游金沙江的中游江段,西起云南丽江石鼓镇,东至攀枝花市的雅碧江口,长564公里,落差838米,将整个金沙江中游都圈进了水电开发范围。目前坝高有两种方案,一是2018米,一是2030米。据有关介绍,除了发电之用,这一工程还可实现部分自流引水到滇中的目标,解决用水问题,甚至用来冲刷滇池污染。

  金沙江江水将从虎跳峡淹至上游200公里迪庆藏族自治州奔子栏附近。淹没区包括丽江市玉龙纳西族自治县(原丽江县)的龙蟠乡、石鼓镇、金庄乡、巨甸镇、塔城乡,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县(原中甸县)的虎跳峡镇、金江镇、上江乡、五境乡、尼西乡,维西傈僳族自治县的塔城乡和德钦县的拖顶傈僳族乡、奔子栏乡等乡镇,约10万民众将被迁移。这一段流域河谷坝子都将被淹没,淹没耕地将近20万亩。“三江并流”地区真是到了多事之秋。去年年底,有消息传出,怒江上将建13座大型水电站,其中1座在保护区内,另外12座虽不在保护区内,但也距离不远。

  这在环保界、学术界和科学界引起巨大反响。他们认为,怒江峡谷地质脆弱,生物多样性丰富,有很多特有物种。怒江是中国最后两条生态河流之一,一旦拦起大坝,损失将是毁灭性的。

  今年2月,国家有关部门向国务院报送《怒江中下游水电规划报告》时,温家宝总理作出“慎重研究,科学决策”的批示。国务院没有通过这一报告。

  但是,几个月之后,虎跳峡电站前期建设工作的电钻又响了起来。

  9月25日,一群来自中国社科院、清华大学、国家地震局、国家林业局、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单位的学者、记者、环保工作者集体向社会发出呼吁,要求决策部门切实贯彻科学发展观,正确处理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关系,将长江第一湾———虎跳峡这样宝贵的遗产留给世界,留给子孙后代。


  水电工程未经批准已经动工  

  本报致电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一位官员证实,《金沙江中游河段水电规划报告》早在2002年就已获通过。“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水电项目马上就要开工。”他说。

  这位官员说,《水电规划报告》很简单,只有两三页纸,只是规定了水电站的大坝位置,高度,装机容量。“如果要进行水电开发,必须按这个规划来进行。但到底能不能开发,首先要立项。立项就有其他的限制因素。”

  他指出的其他因素包括地质勘测、环保评估和移民评估。“规划是一回事,真的能不能动工是另外一回事。”他说。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在未得到批准的情况下,工程已经悄然启动了。9月13日,本报记者来到虎跳峡下游的金安桥水电站施工现场,发现这里已经是一派忙碌景象。

  金沙江中游河段规划为“一库八级”开发,其中虎跳峡大坝为龙头,金安桥水电站为第五级电站。金安桥水电站是由民营电力大鳄北京华睿集团投资,其筹建工作于2002年正式启动。金安桥水电站坝高156米,总装机容量250万千瓦。按照计划,2005年大江截流,进行工程的全面开工。

  金安桥水电站在入口设置两道警卫岗,实行全封闭施工。在当地村民帮助下,记者翻越一座山,并沿着山上傈僳族驮货马帮走的羊肠小道,迂回来到施工现场,但见各种载重卡车像忙碌的蚂蚁来回穿梭,水电站建造的两个导流洞已经成型,而围堰等主体工程也在施工。“我们已经浇了十多吨混凝土的永久性坝基。”一位来自玉溪市通海县的建筑民工说。

  据某水电公司驻云南的一位工程师介绍,大型水电工程必须等到可行性报告以及地质勘测、环保、移民等各份报告全部通过,才能正式进入施工。但考虑水电工程投资、建设周期长,所以允许做一些前期准备工作,如三通一平,即通电、通水、通路、施工场地平整等。但有些企业为了赶时间,打“擦边球”,提前进行主体工程建设,因为“目前全国电荒,越早投入使用,占有市场就越容易”。

  谈到华睿公司开发的金安桥水电站已经动工一事,国家发改委那位官员说:“国家没有批准。”

  他说,云南省报过这个工程的项目建议书,但国家发改委一直没同意。之所以不批,是希望国家对流域开发要有统一管理,而不是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来做,致使项目之间没有衔接。

  本报记者从丽江有关部门了解到,云南丽江市一年的财政收入约为2亿元,而华睿集团投资开发的金安桥水电站竣工后,一年就可以为丽江市带来4亿元的税收。为此,丽江市委市政府热情欢迎并十分重视华睿集团的金安桥水电项目,把它作为“头号工程”,从上到下都为这个项目大开“绿灯”。

  除了金安桥水电站在偷偷摸摸违规建设外,华能澜沧江电力公司还与虎跳峡旁边的香格里拉县政府合作成立一家“天界神川”旅游公司,把手伸到了香格里拉的旅游业,并从它购买了虎跳峡、哈巴雪山、白水台和碧塔海四个景点的独家经营权。自去年以来,这家公司已经多次要求在当地从事旅游业的人退出中虎跳,“我们被他们从景区里逼出来,正好让华能公司打如意算盘———修水坝。”一位老板私下对记者抱怨说。

  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力公司之一,华能公司将负责“一库八级”电站中,除了金安桥外的其他7个电站的建设。除了控制景区的旅游,他们也早做了其他动作。一位曾于最近勘察过虎跳峡地区的环保人士告诉本报,水电勘测部门已在虎跳峡地区打了200来个大洞,寻找坝址。

  但他们只做不说,一直不声不响。“他们吸取了华电的教训。”一位一直关注此事的云南环保人士告诉记者。他说,华电集团在开发怒江时,大张旗鼓,结果遭到民间组织的质疑,并被世界遗产委员会关注,进行重新评估,以致被迫暂停。“因此这次他们怕走漏消息,变成热点,引起公众关注。”

  据称,目前华能集团不接待记者,其所有下属公司的宣传口径由北京总部直接控制,对外一律“无可奉告”。9月13日,就华能介入金沙江开发一事,记者致电北京华能集团总部要求采访,未获接受。

  它不算“世界遗产”吗?  

  “三江并流”世界遗产中的“三江”是指怒江、澜沧江、金沙江在滇西北地区平行并流的一部分区域。2003年7月,“三江并流”因为满足全部四项标准而顺利入选《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这在全世界极为罕见。

  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主任谢凝高教授说,三江并流地区之所以入选世界自然遗产,主要因为其独特的地质价值、生物多样性、高山峡谷的自然美学价值,以及多民族杂居的文化价值。

  一位环保人士说,虎跳峡地区对“三江并流”顺利入选世界自然遗产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无疑应该得到高度重视和妥善保护。国家也向世界承诺,将不遗余力保护这一地区独特的生态环境。但不到半年,“申遗报告墨迹未干,以‘开发’为名的破坏已迫在眉睫。”

  2003年,“三江并流”所在地的迪庆州、丽江市、怒江州三地建立起“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管理机构,表示要积极稳妥地处理好自然遗产地资源保护与开发的关系。但是,当外界指责这一世界自然遗产的完整性遭到破坏之时,迪庆州“三江办”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虎跳峡和长江第一湾并不属于世界遗产的范围。他说,“三江并流”的保护范围有“高程控制”一说:怒江流域2000米以上;澜沧江流域2400米以上;金沙江流域2500米以上。这个说法意味着,这个举世罕见的“世界自然遗产”就成了漂浮在空中的保护地,而它2500米以下的三条大江,并不在其内。

  环保人士认为,如此生硬地将其从遗产范围剥离出去,有悖常规。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主任谢凝高教授告诉本报,以海拔高度划分世界遗产的说法,不符合科学常识。他说,“三江并流”世界遗产,其地质科学的价值是第一位的。这里是印度板块和欧亚大陆板块的碰撞点,地质构造复杂,“怎么能用等高线来说明地质构造?”

  他说:“世界遗产保护的是自然环境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自然的江河,修了水坝,就成了人工水库,破坏了真实性,也破坏了其生态系统。”

  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负责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转交中国的申遗报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云南的申遗报告,没有提到高度控制。

  而云南省“三江并流”管理局局长马苏红对此的反应是:“这个东西不需要向联合国报告。世界遗产不影响我们修电站,我们划边界的时候,就把虎跳峡划了出去,留出了发展电站的空间。再说,保护遗产的不是联合国,而是我们!”

  记者问,三条大江并流才形成了这一壮美的世界遗产,如果按这种说法,三条江的谷底,反而都不属于世界遗产,听起来岂不是很怪异?

  他说:“我无法同你探讨这个问题。如果把三条江比作树干,我们把树干上开的花算作遗产了。”

  而昆明理工大学国土资源工程学院教授梁永宁向本报证实,虎跳峡地区的确不属于遗产保护范围。当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派专家来“三江并流”地区考察时,梁永宁曾陪同。他说,当时联合国专家还很奇怪,为什么把虎跳峡划了出来,梁永宁告诉他,是为了腾出建电站的空间。

  记者就此采访了“保护国际”组织的中国代表吕植博士。曾看过中国申遗报告的吕植博士说,云南省申遗时,拿出了很多景观作为重要的依据,而这些景观许多都在海拔2000米之下。

  本报记者找到世界遗产委员会关于审查通过“三江并流”世界遗产的原文,报告中提到,三条大江并列的、深深的峡谷是这一地区突出的景观,尽管三条江的大部分在(世界遗产)范围之外,“但峡谷仍然是这一地区最主要的景观因素。”

  环保人士指出,虎跳峡大坝一旦修建,金沙江水位上升,多种类型生态系统都将遭到严重破坏,垂直立体气候将不复存在,众多的物种会因栖息地被淹没而灭绝,被称为“世界级物种基因库”的三江地区将会囊中羞涩。

  迪庆州“三江办”一位官员私下也向本报承认,如果虎跳峡建坝蓄水,水库的回水会到达其上游约200公里的奔子栏,那么,奔子栏一带“教科书”式的地质变化、生长的地貌特征会被影响,也会对生物多样性产生不可弥补的伤害。随之,“三江并流”满足世界自然遗产全部4项标准也被将打破。

  而金沙江两岸是纳西族东巴文化的积淀和承载地,若虎跳峡建大坝,居民迁移将会使这里的纳西文化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但谁来保护国家的世界自然遗产?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主任谢凝高教授说,在这方面,中国没有一个中央管理部门,实权在地方政府。“如果地方政府只考虑地方利益,那世界遗产的破坏是必然的。”

  国家环保总局官员坚决反对  

  旗帜鲜明反对在长江第一湾———虎跳峡流域修大坝的,除了民间环保人士,还有国家环保总局的工作人员。本报采访国家环保总局环评司某负责人时,听说要在虎跳峡修大坝,这位官员极为震惊:“那是世界著名的自然景观啊,那里怎么能够建电站?”

  他说,像这样的大型工程,在动工前,必须向国家环保总局递交环境影响报告书。“如果直接在虎跳峡建大坝,环保总局不可能同意。”

  他说,像这样的重大项目,必须上报国务院,各部委都要参与决策。“如果真到了这一步,我们在环境评估上会提出不同意见。”

  但是,环保主管部门是否有足够力量,制止水电公司开足马力要上的重点工程?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2003年8月12日,一位官员作为国家环保总局的代表被通知参加关于怒江13级水坝规划的评审会,此前他对该计划一无所知。在会上,他发现自己成了惟一的反对者。会后,他坚决不同意“与会者一致同意”的表述,要求在纪要中写下环保局代表有不同意见。

  但是,国家环保总局独木难支,两天后,《怒江中下游水电规划报告》就通过评审。如果不是后来温家宝总理“慎重研究,科学决策”的批示,怒江上早已机器轰鸣。

  了解这一规划的昆明理工大学梁永宁教授告诉本报,虎跳峡电站是三峡电站的配套工程,可为三峡工程控制来水量,并且涉及到南水北调和滇中调水工程。“虎跳峡建电站基本已成定局。”他说。

  但环保人士认为这是以开发的名义进行破坏。他们认为,没有环境影响评估和合理应对措施的大坝建设,结果是自然世界遭受破坏。他们强烈呼吁:“留住长江第一湾,留住虎跳峡!”

  环保组织“保护国际”吕植博士认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该不该修坝的问题,而是大型工程的决策机制问题。她认为,如果大型工程由全社会进行公平评价,结果要是修坝利大于弊,大家都服气,那就修。“我们呼吁的不是不建大坝,而是一个健康的决策程序。”

  谁来维护移民利益  

  与此前不同,在这次保护虎跳峡的行动中,除了环保总局、民间环保人士、学界人士外,又多了一个声音:潜在的移民。

  支持修电站者,强调更多的是经济发展上的收益。“三江并流”管理局马苏红局长说:“我们要帮助老百姓脱贫致富。”

  这一说法招致强烈的质疑。在这一带村落做过长期田野调查的人类学者萧亮中说,虎跳峡以上的金沙江河谷分散着一个个冲积扇坝子,田地平坦肥沃,是条件非常好的传统农业社区,所谓水电开发“移民扶贫”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如果建坝计划强行上马,现有的优良耕地被淹没,可以预见,当地精于河谷农耕的世居民众,反而会因为被迫移民而陷入贫困。

  据《中国青年报》2004年7月28日报道,建国以来,大型水电工程移民共有1600多万,而其中有1000多万一直处于贫困之中。

  因为金安桥水电站开工,当地居民已经提前受到大坝的影响。9月13日,本报记者来到丽江市古城区龙山乡增明村委会金安村移民安置点。42岁的金安村村民田先生说,首批搬迁户每家补偿1.5万元,并有一吨水泥、2万块砖头的补贴。但他很快感到后悔,没搬的时候,家里有五六亩水田,一年每亩有1000公斤的收成。搬迁后,每人1分干地、9分水田。“现在家里5口人加起来,才有1亩地,连粮食都不够吃。”

  如果按照虎跳峡电站高坝方案,当地大约要移民10万人,按照低坝方案移民人数也将有7.2万。一旦移民,搬迁到金沙江北岸中甸地区的问题尤其严重,因为中甸和小中甸都属于高海拔高寒地区,只能种植青稞和土豆,对于金沙江河谷习惯种植水稻、玉米等高产作物的人来说,那无疑难于适应。

  本报记者在3天内,行程250公里,走遍了有可能被淹没的金沙江流域,所采访的沿途6个镇20多位当地居民,都表示不愿意搬迁,不愿离开自己的家乡。57岁的白族人段林(化名)是香格里拉县金江镇农民,现在把80%的时间扑在移民的事情上。

  7月21日至25日,来自金沙江、怒江、澜沧江流域的40余位移民代表齐聚丽江,呼吁停止损害生态和民众利益的三江流域水电开发。

  8月17日,漫湾水电站移民代表邀请其他流域的代表去自己那里参观。漫湾电站从1983年开工,到1993年投入运行,直到2003年,移民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妥善解决。现在漫湾电站移民中许多人靠拣垃圾为生,这给所有参观代表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在关注事态的进展。9月1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办事处科技及环境项目官贾古玛博士对记者说,9月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已向我国有关部门提出要求,提供有关“三江并流”地区现状的必要信息。

  (中国特稿社记者林谷对本文亦有贡献)

  ■虎跳峡

  虎跳峡位于云南西北部,“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边缘。金沙江往南奔流到丽江石鼓以东,突然以100多度的急转弯,掉头甩开与它并行的澜沧江和怒江,折向东北,形成了极为壮观的“V”字形长江第一湾。然后,奔腾的金沙江切穿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冲刷出全长约16公里的巨大峡谷。汹涌的江水距两岸山顶3000多米,形成世界上最深最险的峡谷之一。虎跳峡分为上虎跳、中虎跳、下虎跳。两岸壁立千仞,如刀削斧劈,而谷底江水奔腾咆哮,怒涛激荡,令人惊心动魄。江面仅宽60至80米,最窄处只有30米,传说有虎一跃而过,因而得名。

  虎跳峡的壮美风光,吸引了大批国内外“背包客”来这里徒步旅行。  

图:虎跳峡流域水利工程全长将达564公里
图:虎跳峡流域水利工程全长将达564公里
图:虎跳峡地区是纳西族文化的积淀承载地
图:虎跳峡地区是纳西族文化的积淀承载地
来源: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史江民)
相关专题
· 都市媒体联播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