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新闻中心 >> 媒体视点 2002年8月17日09:33


南方周末:单身女子经济 当单身成为经济
    

  单身职业女性引导着国际大都市生活的潮流,影响着每个大城市的每个组织——从为其担忧的伦理学家到喜出望外的商人。

    当单身成为经济

    □ 肖华

    随着《BridgetJones’sDiary》(《BJ单身日记》)在全球掀起的热浪,一种新的经济形态逐渐凸显出其强大的生命力。2001年12月21日,FTMcCarthy在世界经济类权威杂志《经济学人》(TheEconomist)上正式提出了这样一个概念——“TheBridgetJonesEconomy”(单身女子经济)。

    自2000年开始,美国家庭组成中,一个人的家庭首次超过了结婚并育有孩子的家庭。在单亲妈妈飞速增长为一个群体的同时,单身美国女性数量在过去60年中至少翻了一倍。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JasonFields说,过去的60年中,20-24岁的未婚美国女性数量从36%增加到73%,而30-34岁的未婚女性则从6%上升到22%,是过去的三倍多。

    女性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和由此引起的经济地位的提高是这一潮流的主要原因。教育给她们带来了更好的工作机会,也带来了更为稳固和可观的收入。于是,女性更多地选择了推迟结婚和生育。“今天,人们直到80岁才会想起要结婚,所以40岁是新的30岁。”

    这些单身职业女性引导着在纽约、伦敦、东京、巴黎等国际大都市生活的潮流,她们影响着每个大城市的每个组织———从为其担忧的伦理学家到喜出望外的商人。

    对于这样一种呈蔓延之势的潮流,伦理学家忧心忡忡,认为这是现代化和男性话语权社会对女性本能的一种摧残———在他们看来,结婚生子本是女性天性使然,而现代化的都市白领生活却使得她们越来越类似于男性。这不仅仅只是性别的错位,单身女子对婚姻对男性的普遍不信任不利于社会的协调发展,而女性在正常生育年龄不婚不育则无益于人类的自然繁衍。

    但与他们恰恰相反的是,精明的商人们却因这一潮流而欢呼———他们甚至给这个过去被称为“老姑婆”的群体改了个颇具诱惑力的漂亮名字———单身贵族。

    她们是广告业、出版业、娱乐业和媒体业的产品和服务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因为独身而且收入不菲,她们是最理想的顾客———与其他阶层相比较,她们更有花钱的激情和冲动,只要东西够时髦、够奇趣,她们就会一掷千金。

    FTMcCarthy认为,聚会是单身生活的主要部分。她们要吃准备好的方便食物、化妆、健身、在餐馆吃饭、喝大量的含酒精或者不含酒精的饮料。酒吧、俱乐部、时尚食品商店和网络上的各种各样的聚会为城市的经济赢来又一个春天。在纽约的许多餐馆里,都专门设有能让这些女性感觉到温暖舒适的聚会处,BruceLeggett-Flynn在西21街开办的时尚夜晚俱乐部甚至特意为情绪低落的女子提供了发泄场所。

    得体的品牌服饰、优雅的发型、精心的面部妆容、定期的运动健身、大量的休闲时间,她们成为时尚、酷和新潮的代名词。

    经济独立,生活自由,敢于投资,无压力的消费和物质化的生存,她们成为拉动时尚消费的绝对主力,也迅速成长为都市经济中的新“亮点”。“这些女人已经完全被控制了。”Leggett-Flynn如是说。 

    单身城市

    □ 张捷

    婚姻是偶发的事件

    30岁的赵云毅名片上印着“北京世纪星辰文化公司企划部经理”,但很多人知道她是因为报纸杂志上署名为“赵赵”的专栏。那些以男女关系为主题的行文刻薄的小文章,很容易让人猜到她的单身。

    “我做事是很有计划的。”赵赵说。几年前,她就计划30岁前要出几本书,35岁前要生一个孩子,40岁的时候成为畅销书作家,然后到处游荡。———在赵赵的人生计划里,没有男人的影子。

    “未来为什么一定是两个人的?未来应该是一个人的。再好的两个人都是两种思维,会有不契合,但是自己不会和自己打架。这是懒人的方法。”

    赵赵24岁的时候差点结婚。后来发现她不是想结婚,而是在较劲。她一定要那个男人说结婚,最后他说结婚吧———“俺一想,其实俺不想结婚。”

    明白了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之后,赵赵又有了几次感情经历。结婚还是经常被她提出来,用来给感情盖个章,验明正身,仅此而已。“亲密感很快就会过去的,顺其自然。我不会想分手,但也没必要结婚,什么人好到你想和他结婚的状态啊。”何况,“当你受外界的诱惑的时候,婚姻不过让你多了一层挣扎而已”。

    但是也许最后还是会结一个婚,她要给计划在35岁之前出生的孩子一个合法身份。“如果不要小孩就没必要结婚,如果中国允许未婚妈妈,生小孩也不用结婚。”她这样想。

    当单身成为可能

    越来越多的女人认可这种说法:结婚不是生活的惟一道路。上海人口情报研究中心关于上海婚姻演化情况有一组数据,1980年结婚人数为18万对,1990年是12万对,1997年是10万对。当六七十年代人口出生高峰期的孩子们进入婚龄时却出现了婚姻的递减趋势,惟一的解释是:他们还在单身。

    单身女子的群体通常被这样描述:年龄约在25至35岁之间,大多受过高等教育,手头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薪水足够让自己不时地挥霍一下,不会为了经济压力而随便结婚。统计数据推测,上海年轻女性白领约有10万人,其中单身族占了很大的比例。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可以解释单身女子群体出现的经济背景。她们通常有足够维持自己生活的经济能力。2001年,一项对全国职业经理人薪水的调查显示:尽管女职业经理人的75800元的平均年薪还低于男性91200元的水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女经理人薪水涨速超过男性。

    一些社会生活的点滴改变客观上也在支持女子的单身生活。比如,在过去福利分房的制度下,一个不结婚的女人很难分到单元房,除非熬到足够大的年纪,现在,为获得分配住房而匆匆结婚的情景显然已成为过去。日渐发达的社会服务也免除了一些通常由男性承担的家庭劳动。比如,“管道煤气开通免了扛煤气罐的大麻烦”,“北京已经没有冬储大白菜的说法了”。

    同样重要的是社会态度的变化。一位社会学者这样回忆:“80年代初高等教育女子增多和知识青年回城的风潮,中国开始出现‘大龄女青年’。中共中央书记处专门发文件,要求社会关心这个问题。一个女孩子不找对象,在单位简直是个问题,如果单位有三个这样的女孩子,这简直是个问题单位。但是现在,‘大龄女青年’被叫做‘单身贵族’。”

    房子、车、性、旅行,这些传统上认为应该由丈夫提供的生活有了新的途径。美国《新闻周刊》2002年6月3日一期文章:自由生活的代价——都市未婚女性掀起“购房热”,文章题注:在中国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风华正茂的单身女性们疯狂抢购着价格不菲的公寓房,只为了追求属于自己的一片自由空间。

    单身是一个体面的托辞

    但是一位女性社会学者也从电视速配节目中发现了“奇怪而矛盾的现象”。“她们前卫到敢在电视上亮相,但是又怕不被接纳,总是拼命证明自己小鸟依人。”她说,“也许只能这样解释:这是男人对女人世界的整体惩罚、挤压。”

    “排除真正喜欢独身的少数,目前对于大多数女人,单身只是一个体面的托词。”零点调查公司董事长袁岳这样说。

    “性与社会地位的快速演进与文化的缓慢演进错位,导致了这个社会现象。”性可以从婚姻中抽离,女性自主的经济地位快速提高,然而文化的演进是缓慢的。男主女从、男强女弱,家庭、婚姻的一般权利义务关系并没有很大改变。

    “从小就被教育要婚姻,而且从小就想要白马王子而不是白驴农民,在我们的文化教育中得到了这样的模式。地位快速提升的女子自然期望综合素质更高的伴侣,而她所指向的地方资源是紧缺的,而这个男性群体可以在她和她以下的群体中选择,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错位。”

    “另外,她的风格比较容易得罪她要选的人。职业化的特性使她们在和男性交往的时候有某种程度的骄傲,至少有相当一部分男性是不欣赏这种风格的,这很容易导致谈判的失败。”

    值得注意的是:都市里主动单身的男性数量也在增加,而他们往往就出自单身女子所指向的群体,这显然加剧了资源的紧缺。

    如果女性愿意做“次优选择”?“也许一个女硕士愿意接受大专生,但是这涉及到双方的意愿。人家愿不愿意?男人也许觉得一个地位高的女人难以接受,这个文化模式是浸淫到每个人骨子里的。”“所以,你会发现很多女性对外宣称,我就是单身贵族。你也会发现很多单身女子俱乐部的兴起,这是有同样切身之痛的人的彼此认同。”

    袁岳最后的评价是:中国的婚姻维持性的居多,她拒绝进入一个维持性的婚姻,拒绝一个简单的社会安排,从这个意义上讲,是社会的进步。 


来源:《南方周末》 2002年8月17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