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6月02日08:28


邪教:人类祸害 社会毒瘤
从国外邪教看其危害人类、危害社会的本质(下)

新华社记者

    

    从大卫·考雷什的“大卫教”,到麻原彰晃的“奥姆真理教”,从乔·迪蒙布洛的“太阳圣殿教”,到吉姆·琼斯的“人民圣殿教”……当今世界邪教虽然为数不多,但越来越成为令人关注的社会问题之一。

    揭开邪教的层层神秘的面纱,其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的本质暴露无遗。邪教不除,国无宁日。根除邪教,让越来越多的人远离邪教,让越来越多痴迷的信徒摆脱邪教魔爪控制,是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的必然选择。

    美女、权力、金钱,邪教教主神秘面纱后的原动力

    1984年,“大卫教”教主大卫·考雷什娶了14岁的雷吉尔。几年间,大卫·考雷什共娶了19个女人,年龄仅在12岁到20岁之间。更疯狂的是在1991年,他竟然宣布,上帝创造的女人都应该是他的妻子。

    异端宗教发展成为邪教只为一个目的,那就是满足教主的幻想。然而,性放纵只是那些邪教教主快乐的一小部分。满足其不可告人的权力欲,甚至妄图成为整个世界的主宰,才是邪教教主勃勃野心的真正要旨。

    在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种族主义盛行,白人并不接受黑人。1956年,年轻的白人牧师吉姆·琼斯在黑人社区的中心地带设立了一所教堂。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吉姆·琼斯的“人民圣殿教”迅速扩大,建立了更多的教堂,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听他的教义。

    吉姆·琼斯的儿子斯蒂文·琼斯说:“我相信,驱使他做这一切的动力是他需要成为中心人物,他梦想成为万物的中心,最终没有什么能够满足他,他已经极其亢奋,各种疯狂的念头都会出现,他使尽一切办法能使自己更特别,更引人注目,更强大、更果敢。我想即使他成了上帝也不会满足,我们都知道,他的欲望是没有尽头的。”

    麻原彰晃年轻时标榜自己曾在一原始佛教教派中修行过3年,学过气学、推命、仙道、瑜伽。后来,他因制造并出售假药,被警方逮捕,并处以20万日元的罚款。

    出狱后,麻原彰晃加入日本一新兴宗教,在那里他领悟到创立新教派可以敛钱致富的奥秘。1985年他成立了一个名为“奥姆神仙会”的组织。为了招徕信徒,他远赴印度,回国后自称在喜马拉雅山“得道”,成为“最终解脱者”。从此,他蓄发留须,身披杏黄色长袍,给人以飘飘欲仙的神秘感。经过这一番包装后,信徒一下增加到3000多人。

    1987年7月,麻原彰晃将“奥姆神仙会”改名为“奥姆真理教”。麻原彰晃很快成了众教徒的神,他开始宣称自己可以上天,能够知道过去和将来,甚至能够读懂教徒的思想。

    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在上学的时候,麻原彰晃对自己的定位就很高,并且非常急切地要成功。他曾经多次说过他想到大学去学习,而且他还想成为议会成员,试一试做首相。他说过他要参加竞选。他非常急切地想要一举成名。“在了解了他的经历之后,人们发现,麻原彰晃不是变成了一个骗子,他原本就是骗子。这个人在建立邪教之前早已是邪气缠身了。”这是人们对他的评价。

    当涉及到如何从追随者手中榨取钱财时,邪教教主的主意更是层出不穷。麻原彰晃通过卖他身体的一部分来赚钱,比如3根头发卖3000日元,一升洗澡水卖60000日元。他也卖胡须和剪下的指甲屑,他鼓励信徒们去买,说人们使用了这些东西,就可以净化思想,同时还可以增加能量和活力。

    原“太阳圣殿教”成员沙拉·布朗在谈到教主乔·迪蒙布洛时说:“他过着奢华的生活,这是个事实。有一个游泳池因为太小了,就被毁掉了,然后,他就又建了一个,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现代化的。他不断地添置物品,永不满足,实际上他花的是我们的钱,大家的钱。我认为,乔·迪蒙布洛的原动力是金钱,当然还有女人。”

    精神控制,邪教教主统治信徒的“不二法门”

    当今世界邪教教主都不约而同地奉行集权统治,统治一个小世界,给教徒们灌输思想,奴役他们,邪教在本质上变成了集权组织。

    “你没有选择,要么服从命令,要么死,那就是‘人民圣殿教’的规矩”;“他常常威胁我们说,谁要是违抗他,谁就是死路一条”;“教主极端暴力的统治令人生畏,从现在起,反对派将不会被饶恕,教主有绝对的权力,甚至是生杀予夺的权力”……从邪教魔窟走出来的人仿佛经历了一场噩梦。

    邪教教主往往以事业的名义,以崇高使命的名义,诱使信徒们改变他们的习惯,如减少睡眠,延长修炼时间,致使修炼者处于极度疲惫状态,以便对他们进行精神控制。

    原“太阳圣殿教”教徒奇利·朱威尔说:“我当时只有7、8岁,在严重缺乏睡眠的情况下,他让你站起来,而且还让你走。他常常拿着一个喷壶,如果你快睡着了,他就用水喷你的脸,或者把一个东西使劲地砸下去,弄出很大的声音,迫使你不得不站起来。”

    剥夺睡眠是一个很有效的伎俩,在位于法国里昂的一个实验室里,人们研究缺乏睡眠对老鼠的影响,得出的结论也同样适用于人类,尤其是邪教的情况。

    专家认为,在不眠之夜后,首先出现的迹象是情绪容易波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向他们建议做什么事情,他们就会照着去做。而在正常状况下他们是不会这样做的。

    精疲力竭,与世隔绝,整个团体与世界断绝了联系,唯一的消息来源就是他们的领导者———教主。信徒个人变得微不足道,没有任何可依赖的东西,成了团体中的一个号码,变得毫无生气。信徒们放弃了一切,不再自己思考,完全接受教主的一切旨意。

    在“奥姆真理教”还有很多刑罚,有一种牢房是用卡车车厢改造的,里面的地方很窄,大概只有一张榻榻米的一半。触犯了麻原彰晃的人被锁在里面,甚至蹲不下去,只能斜着站,直到被放出去。被关在里面的人,都会发觉自己快要发疯了。

    杀人害命,报复社会,邪教穷途末路的疯狂举动

    邪教教主无法无天,肉体残害、性放纵、偷盗甚至谋杀,无恶不作。当他们的罪行劣迹曝光于媒体或被警察调查时,立刻陷入紧张和恐慌之中,甚至不惜以信徒甚至广大无辜群众的生命为代价,杀人害命,疯狂报复社会。

    1995年,“奥姆真理教”正受到当局的严格审查。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们策划了一次沙林毒气惨案。3月20日,麻原彰晃的追随者在东京地铁放置了装着沙林毒气的容器,造成12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

    警察突击搜查了“奥姆真理教”的总部,逮捕了麻原彰晃和“奥姆真理教”的其他领导人。警方发现了秘密装置,明白了麻原彰晃的真正用意:对地铁的攻击仅仅是一个预演。其真正目的是暗杀政府领导人和国会议员,发动政变,以便控制整个日本,最终控制整个世界。

    大卫·考雷什的前助手马尔克·布鲁尔特说:“大卫·考雷什经常说,他不会向政府当局投降的,他特别害怕坐牢,因为法庭指控他虐待儿童。外界不断给大卫·考雷什施加压力,他自己也知道一切都快完了,他准备和他的追随者跟外界进行最后的抵抗。美国当局怀疑‘大卫教’组织拥有非法的武器,大卫·考雷什拒绝出庭受审,他想与政府对抗。”

    1993年2月28日,美国联邦警察试图进入“大卫教”组织的聚集地,大卫·考雷什毫不犹豫地向他们开了枪。几周过去了,谈判陷入了僵局。4月19日早晨6点,联邦调查局下令发动攻击。这时,大火在3个地方同时燃烧,顷刻间,教徒的驻地成了地狱。第二天早晨,包括大卫·考雷什在内的74具尸体,从冒着浓烟的废墟里被拖了出来。

    1978年11月,“人民圣殿教”上千名信徒在圭亚那集体服毒自杀,成为迄今最为轰动的邪教事件。前往谈判并劝说的美国国会众议员赖恩及其随行人员也一同被杀。

    在圭亚那,教主琼斯与随行的1000余名信徒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以逃避外界指责和当局的制裁。琼斯一直向信徒灌输死亡的神圣和美好,使信徒们相信“我们都太好了,不宜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现在让我们到一个更美好的地方去”。在邪教意识控制下,900多名信徒排队喝下了掺有氰化物的饮料。当人们第二天来到现场时,营地尸横遍野,吉姆·琼斯倒在祭坛上。一些信徒尸体上有弹孔,显然是不愿自杀者遭枪击而亡。

    邪教危害人类、危害社会,是人类社会的一大公害。越来越多曾深受邪教毒害,并已经从邪教魔掌中逃脱出来的幸存者已经同意出庭作证,原因只有一点:他们不希望悲剧重演!从噩梦中惊醒的人们更加清醒地意识到:忘掉过去的人,将在历史的重复中受到惩罚。

    (新华社北京6月1日电) 

    《人民日报》 (2001年06月02日第二版)  




相关新闻
 从国外邪教看其危害人类、危害社会的本质(上)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