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2001年12月23日17:04


杀心起于“真善忍”——傅怡彬弑父杀妻案追踪

新华社记者  崔军强 张舵 牛爱民

    

    傅怡彬弑父杀妻的案件震撼着社会,深深地痛击着每一个善良人的心。连日来,记者所到之处,耳闻目睹的都是人们的震惊与警醒:在我们这样一个文明、祥和的社会,这样的悲剧不能再发生!

    现在仍执迷不悟的傅怡彬认为,没有将母亲杀死、“度”上“天国世界”,是没有尽到责任。这正是邪教“法轮功”的邪恶之处。

    (一)

    傅怡彬是从电视上得知他母亲没有被砍死的消息的。他对记者说:“这一切都是天意。现在想起来,我要再坚持(掐脖子)一会,她就断气了,断了气就不要受那些罪了。从我的本性来说,我不愿意让她受罪,希望她尽快走……我现在不后悔,我很高兴。”

    他清楚地记得是一个叫杨翠云的人介绍他练“法轮功”的。杨翠云在1999年以前曾经练过“法轮功”,她回忆说:“1998年初的一天,我逛商场的时候碰上了傅怡彬夫妇。谈到练功,我说我正在练‘法轮功’。当时傅怡彬听后对‘法轮功’很感兴趣,问我能否帮他买一套‘法轮功’的书。我说我们下周要开新班,你可以来看看李洪志‘讲法’的录像。后来我帮傅怡彬买了一些‘法轮功’书籍,曾几次看到他在练功点练功。”已宣布脱离邪教“法轮功”的杨翠云在接受采访时感到非常震惊,“没想到傅怡彬今天竟然走上了这条路!”

    傅怡彬对当初练习“法轮功”的情形仍然记得很清楚:“我迫不及待地两三天就把《转法轮》看完了,后来我又买了几本‘法轮功’书籍,觉得找到了一条修炼的正路。有个练功点离我们家不远,我连续7天晚上看李洪志‘说法’的录像,白天就去那里练功。”

    傅怡彬认为:“‘法轮功’就是‘度’人嘛,我现在已经到达彼岸了。人要是能看到那个空间的树叶,看到那个空间金砖铺地,就会觉得这个世界太肮脏了。”

    北京的魏民曾经也是一名“法轮功”痴迷者。他告诉记者:“实际上,练了‘法轮功’迟早都会出这类问题。因为‘法轮功’不珍惜生命,把人的思维引导到一个极不正常的状态,就会出现自残、自杀、杀人等极端行为。”

    深受“法轮功”邪教毒害的傅怡彬,把杀害亲人作为最大的善事,这是对邪教“法轮功”宣扬的“真、善、忍”的极大讽刺!

    (二)

    “如果不脱离‘法轮功’,继续练下去,在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下,必然会发生这种悲剧!”过去曾经痴迷于“法轮功”邪教的人,现在都有这样的感受。

    河北科技大学教师李慧云曾经深陷“法轮功”泥潭。这位女博士在与“法轮功”决裂后,心有余悸地说:“如果继续练下去,我也会亲手杀害自己的亲人……”

    李慧云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像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她把最真挚的母爱播洒在儿子身上。练习“法轮功”后,李慧云反复告诫自己不能怀疑、排斥“经文”所说的一切。她曾多次处于恍惚不安的状态,甚至闪现过杀害儿子的邪念。

    现在李慧云回忆起当时的恶念仍然觉得很后怕。她清楚地记得,“那是1998年10月的一天,看见儿子在自己身边天真地玩耍,恍惚间突然产生了要杀死儿子的‘冲动’。”当时沉迷于李洪志“圆满”憧憬中的李慧云认为,“杀儿子不是害他,而是在帮他,是把他带入‘天国世界’……我第一个想‘度’的就是儿子,因为他是我最疼爱的人。儿子当时只有8岁啊!”

    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不仅要“法轮功”练习者自己“圆满”,而且要他们去“度”自己的亲人“升天”。按照这个逻辑,“法轮功”痴迷者身边最亲近的人面临的危险就最大!李慧云说:“傅怡彬对父母很孝敬,也深爱妻子,如果不是练‘法轮功’,他怎么可能走到这一步?”

    李慧云感触最深的是:“‘法轮功’一开始是要求练习者‘向内找’自己的毛病,后来又要求‘向外找’别人的毛病,别人如何不好,如何邪,如何恶;开始表现为自残、自杀、自焚,后来逐步发展到残害他人。”

    傅怡彬现在认为:“我觉得我已经修到这一步了,在人的这个圈里面,‘德’已经修圆满了。我修‘善’,‘善心’有了就要有杀心。现在,我必须得起杀心,然后我才能上一个层次。这是我后来在看守所里面悟出来的。”

    曾一度痴迷于“法轮功”的高雅萍,看了傅怡彬杀人的报道后,“第一个感觉就是想痛哭一场。自己曾经受李洪志的精神控制,完全丧失了理智和正常的思维,痴迷邪教不能自拔。”她痛切地说:“从我当时的状态看,如果继续痴迷‘法轮功’,我的面前只有一条死路。”

    原在石家庄一家医院当医生的邢潇,曾经是中毒较深的“法轮功”痴迷者。邪教“法轮功”害得他失去亲情,与家里矛盾日益尖锐,险些激化。

    现在,醒悟过来的邢潇痛心疾首:“我对家人的伤害实在是太深了!”邢潇的眼睛湿润了,“父母为了我的成长,倾注了全部的心血,从小学到大学,直到工作。父亲曾伤心地说,‘我们辛辛苦苦地教育了你20年,希望你做一个正直、有用的人;没想到短短几年,就被‘法轮功’给毁了。’我想,傅怡彬本来也有一个和睦的家庭,他杀死的是疼爱他的父亲。可他面对镜头却没有一点负罪感,实在可悲。我要是执迷不悟,发展下去,很可能会走傅怡彬的路,后果不堪设想!”

    (三)

    家在北京的田萍也曾经痴迷“法轮功”。她深有感触地对记者说:“一个本来很正常的人,练了‘法轮功’以后,就被换上了‘法轮功’的脑子。虽然表面上看他还是正常的,实际上他已经不正常了。他对人的态度,对待亲人的情感已经改变了;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也都变了;发展到极端时,肯定是傅怡彬这样的结果。他们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在犯罪,而认为是在帮人追求美好的‘天国世界’。”

    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张洪林博士认为,“法轮功”为什么能把人“精神控制”到杀人的地步?实际上是“精神催眠”在起作用。催眠就是精神控制,最常用的催眠方法是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刺激。

    张洪林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人在晚上失眠时,通过‘1、2、3……’数数这一单调的刺激,使大脑逐步地只对‘数数’保持清醒,而其他部分则开始慢慢进入抑制状态,直到最后入睡。”他说:“‘法轮功’练习者按照李洪志的要求长时间听、读、看、练,大脑皮层只对‘经文’保持强烈的清醒兴奋状态,而对客观世界和自身多年形成的认识开始模糊,逐渐进入抑制、睡眠状态。进入催眠状态后,痴迷者的思维和行动完全受控于李洪志。这样,李洪志的‘升天’、‘圆满’等歪理邪说就在反复单调的刺激下,被‘法轮功’练习者奉为一种旨意,也就完全听命于李洪志了。

    “李洪志说的话和‘经文’以及他通过互联网发出的指令,是给‘法轮功’练习者以暗示。按照李洪志的说法,放下生死,就能成神;放不下生死,就还是常人。‘法轮功’练习者对死亡的态度与常人不一样。普通人对死很恐惧,而‘法轮功’练习者认为死是件很有意义的好事,是从地球这座‘宇宙的垃圾站’脱离开,升天到达光明世界的行为。这是李洪志让‘法轮功’痴迷者最后失去理智,甚至行凶杀人的根本原因。”

    张洪林一针见血地指出:傅怡彬是凶手,同时也是一个受害者;实际上,真正的凶手就是李洪志,就是邪教“法轮功”!(新华社北京12月23日电)


新华社 2001年12月23日


相关新闻
 各地干部群众纷纷谴责“法轮功”邪教组织制造的又一起骇人听闻的血案
 新华社评论员:杀人害命  法理难容
 邪教“法轮功”又欠血债
 海南一“法轮功”痴迷者砍死亲叔叔
 图文:中国驻英国大使馆举办反对邪教图片展
 西班牙《访问周刊》载文揭露“法轮功”摧残信徒的生命
 揭批“法轮功”罪行图片展在日开幕
 35名外籍人在天安门广场地区寻衅滋事被依法带离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