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9月20日05:56


惨绝人寰的“除魔” 欲盖弥彰的“护法”
“法轮功”致人死亡案件真相(下)

新华社记者

    

  把丧尽天良的事情做绝,将欺世盗名的谎言说尽,是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轮功”最大的本事。

    魏志华被残忍杀害后,“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根据李洪志“经文”的“旨意”,认为这件事可能会对“法轮功”的声誉造成危害,于是四处活动,千方百计编造“证词”,挖空心思毁灭罪证,妄图掩盖真相,瞒天过海,混淆视听。

    在血的事实面前,邪教“法轮功”摧残练习者身心,涂炭无辜百姓生命,搞乱社会、破坏法制、欺世盗名的图谋昭然天下。

    (一)

    2月19日,蓝绍维等1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自以为已经将魏志华身上的“魔”除去,感到兴奋不已。但渐渐地,魏志华一直昏死不醒又令他们紧张和不安。当晚,他们决定由李新辉将这一惨绝人寰的“除魔”经过向“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化名“大山”的许贤作了汇报。

    “大山”听后,当即指示:“不要把‘大法’破坏,不要说是练‘法轮功’死的。要把魏志华的死说成是精神病死,要伪装好。”他还再三叮嘱,“练‘法轮功’被公安机关抓过的不要去办这事,最好叫从未被抓过的蓝绍维、欧阳杰和王金银去办。”

    遵照“大山”的指示,居住在芬龙6巷的其他“法轮功”痴迷者陆续离去,蓝绍维、欧阳杰、王金银3人则留下来紧锣密鼓地处理丧事。为了鼓动他们把这件事“妥善”处理好,李新辉临走前,还专门取来三四千元钱塞给蓝绍维。

    20日晚上,按照“法轮功”组织事先商定的计划,为了掩盖杀人罪行,蓝绍维和欧阳杰下楼拨叫了120急救中心,并随救护车将魏志华的尸体送到南岭医院。留在屋内的王金银将现场遗留下的物品进行清理后,也转移到其他“法轮功”练习者的住处。

    第二天凌晨4时,已经潜藏起来的王金银突然收到李新辉的秘密传呼,告知“魏志华已死”,叫她赶快离开,越远越好。王金银又急忙收拾行李,先后躲到横岗镇和龙华镇的“法轮功”痴迷者家中藏匿。

    24日,“大山”突然出现在龙华镇李新辉、王金银等“法轮功”痴迷者躲藏的住处。“大山”煞有介事地斥责道:“‘魔’都到了你们身边,你们是怎么悟的?”“现在是‘大法’考验你们的时候,为什么还不走出去?”实际上是暗示涉案“法轮功”痴迷者离开深圳,躲避公安机关对魏志华致死案的调查。

    在“大山”的煽动和暗示下,27日上午,曾参与魏志华致死案的李新辉、王金银、丘宜香等8名“法轮功”痴迷者,以到北京“护法”、“弘法”为名,踏上从广州开往北京的列车。随后,李新辉、王金银、丘宜香等“法轮功”痴迷者在北京市昌平区因参与“法轮功”邪教活动,触犯我国法律,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并依法判处劳教。

    (二)

    魏志华死亡的消息,很快就在深圳市“法轮功”痴迷者中传开。许多“法轮功”痴迷者听到这一消息后感到“异常兴奋”,在他们看来,一个“功友”被“魔”“附体”,其他“法轮功”痴迷者通过念“经文”,把“魔”铲除了,正是遵照“师父”的“旨意”做的最大的“善”事,是救了她,也显示了“大法”的威力。

    然而,当深圳市“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何坚、程浩、刘景涛、李艳等人得知这一情况后,却“非常震惊”。按照“师父”的“旨意”,维护“大法”至关重要,他们担心“除魔”致人死亡这件事可能毁坏“大法”的名声。在他们看来,魏志华被捂住口鼻窒息死亡远比“法轮功”痴迷者走火入魔更容易对“法轮功”的声誉造成危害。

    “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李艳认为:“这次事件搞出了人命,公安机关肯定会利用这一时机‘诬陷’‘大法’的。如果让新闻媒体原原本本地报道出去,不用政府说什么,群众一看就会很清楚。”

    基于维护“大法”的考虑,何坚、程浩、刘景涛、李艳等秘密商讨如何避免让公安机关以涉嫌谋杀案处理此案。经过讨论,他们一致决定:

    第一,要站在“护法”的基点上“维护‘大法’”、“消除影响”,一旦传出去对“大法”是一种破坏。要“找家属做工作,让家属在给公安机关讲时就说死者是病死的,不要将责任推在‘大法’身上。”

    第二,要分头寻找当时在场的每一个“法轮功”痴迷者,将事情搞清楚。让他们讲述现场发生的情况,要统一口径,录下口供,以随时应对公安机关以涉嫌谋杀罪处理此案。

    (三)

    按照事先商定的分工,深圳市“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紧锣密鼓地分头寻找参与魏志华致死案的当事人。

    程浩找到妻子、同样练习“法轮功”的廖燕,利用廖燕曾经做过护士,跟医院比较熟的便利条件,去南岭医院探听了死者的近况以及医院和公安机关对魏志华死亡的态度。为了掌握“确凿”的一手材料,程浩与廖燕事先专门准备了一台微型录音机藏在包里,偷录下与医生谈话的全部内容。

    何坚和刘景涛分别找到了同在深圳打工的蓝绍维的弟弟和魏志华的弟弟,一方面从他们嘴里侧面了解公安机关对魏志华致死案的处理态度和进展;另一方面,做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统一口径,作证说魏志华是由于生病病死的。

    为了防止公安机关以涉嫌谋杀罪抓捕蓝绍维等“法轮功”痴迷者,何坚和刘景涛还找到蓝绍维的女儿,了解蓝绍维夫妻的感情状况。为了让自己了解、掌握的“事实”更具欺骗性,也怕“以后说不清楚”,何坚把对每个人的谈话都偷偷录了音。

    李艳则四处寻找当天参与捆绑、捂口鼻的欧阳杰等在场的“法轮功”痴迷者,分别做工作,记录下文字材料,“统一口径,消除影响”。当李艳了解到有几名参与者在北京“弘法”时,她找到了一直与她单线联系的北京“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古姐”,委托“古姐”找到王金银、丘宜香等人,告诉他们“如果公安机关把魏志华死亡定为谋杀,对‘大法’是极为不利的”,并给每个人都录了像,证实魏志华是病死而不是被谋杀。

    掌握了这些所谓的“一手材料”后,何坚、程浩、刘景涛、李艳等人紧急起草了一份材料,简要叙述了魏志华死亡的经过。按照李洪志一再提出的“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的“指示”,何坚等人决定通过“明慧网”向美国“法轮功”邪教组织总部和李洪志汇报这一事件,请示下一步如何行动。于是,何坚将起草好的材料通过互联网向李洪志和“明慧网”编辑部作了汇报……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费尽心机的“法轮功”邪教组织企图掩盖真相、歪曲事实、瞒天过海的伎俩,最终在公安机关缜密的侦查下,一个个以破产而告终。残害生命、祸国殃民的邪教“法轮功”,妄图逆转人类社会前行的野心,也必将被历史的车轮碾碎。

    (新华社北京9月19日电) 

    《人民日报》 (2001年09月20日第六版)  




相关新闻
 “法轮功”致人死亡案件真相(上)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