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启明网 >> 法轮功真相 2002年2月05日04:02


“法轮功”地下组织秘密据点荣昌天惠公司合法外衣下的邪恶
“不练功就开除你”
    

    新华社记者 刘忠海

    重庆市荣昌县城北郊,静静的濑溪河畔,老人悠闲,小孩嬉戏,一幅祥和安宁的生活画卷。

    可有谁想到,就在两个多月前,这里的一个大门紧锁的大院———荣昌县天惠养殖公司,还曾是“法轮功”邪教的一个秘密据点。以这家公司负责人张义楠为首的10多名“法轮功”地下组织成员曾聚集在此,披合法外衣、干罪恶的违法活动。他们大肆进行传播邪教,印制、散发、邮寄“法轮功”宣传品等非法活动,甚至还极其阴险地唆使未成年人散发非法传单。

    养殖场成了“法轮功”地下据点

    成立于1995年的荣昌县天惠养殖公司是一家私营企业,集养种猪、蛋鸡,生产饲料添加剂为一体,拥有资产600余万元,在当地还有一定的名气。

    现年40岁的张义楠是这家企业的业主。自1996年下半年开始,他和妻子覃丽迷恋上了“法轮功”。张义楠夫妇不仅自己练习“法轮功”,还多次动员、组织厂内职工和附近群众在公司练习“法轮功”。渐渐地,这里就成了“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一个练功点,张义楠夫妇自然也就成了这个点的负责人。

    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后,张义楠夫妇依然执迷不悟,继续沉溺于“法轮功”。不仅如此,在“养殖场”这一合法外衣的庇护下,这里成了“法轮功”人员搞违法活动的秘密据点。2001年11月,公安机关端掉这一窝点时,公司有12人是“法轮功”练习者。据这些人员交待,他们绝大部分都有着多年的“功龄”,且多数都是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后才到天惠养殖公司来工作的。

    这些人到了这里后,一边替张义楠喂猪养鸡,一边在张义楠夫妇的指使下大量进行“法轮功”非法活动。在天惠公司一间堆满杂物的保管室内,藏着一台联想液晶电脑和一台联想激光多功能打印机(兼有复印功能)。36岁的农民李国相是公司的一名“法轮功”练习者,他以前根本不会使用复印机,但通过断断续续近一个月的摸索,终于能熟练操作这台复印机了。随后,在张义楠夫妇的安排下,李国相常常在晚上到这里来复印“法轮功”宣传品,张、覃二人再将这些传单分发给公司的其他“法轮功”人员,让他们深夜到荣昌县城以及一些乡镇散发、张贴。

    从公安机关破获的案件来看,这一地下组织先后有组织地散发“法轮功”宣传品就达27次。同时,公安机关还从张义楠夫妇住处及其公司搜出“法轮功”传单2600多张,空白复印纸近1.4万张,空白信封1900多个,还有9个复印机硒鼓,其中用旧了的就有4个,足见这个地下组织违法活动之猖獗。警方还搜出了一些李洪志的画像以及“法轮功”书籍、录像带等非法物品。据荣昌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这一地下组织被摧毁后,当地再也没有发生散发“法轮功”宣传品的案件了。

    “不练功就开除你”

    这个地下组织之所以能干出这么多违法犯罪的事情来,除了有些成员是深受李洪志妖言所惑,心甘情愿地替其卖命外,不少人是被张义楠夫妇通过各种手段牢牢控制,任其指使摆布。

    与其他“法轮功”地下组织一样,散布“法轮功”歪理邪说,对组织成员进行精神控制,也是张义楠夫妇常用的手段。46岁的张问安从1999年开始练习“法轮功”,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后,就没有练了。2000年上半年他到天惠公司打工,覃丽得知他曾练过“法轮功”,便让他继续练功。为了让这位大字不识一斗的农民更深地理解李洪志的歪理邪说,覃丽特安排公司另一名“法轮功”分子给张问安念《转法轮》,每周两次,每次半小时左右。

    与此同时,张义楠夫妇还常与公司的“法轮功”人员进行练功心得交流。据李国相介绍,覃丽与他一见面,就问他一些诸如“最近又有什么体会没有”之类的话,“老板娘这样问,就是要我们不停地练嘛,老板娘的话能不听吗?我们就只有练了。”

    除了利用精神鸦片麻醉控制组织成员外,张义楠夫妇还有更绝的招儿———经济手段。他们抓住一些人找工作难的心理,以给份工作为诱饵,牢牢地控制这些人。张问安到天惠养殖公司上班后不久,覃丽就明确地对他说:“要在我这里干,就得练‘法轮功’。”张问安告诉记者:“一听她这话,当时觉得很委屈。但一想到现在找个工作不容易,再说家里两个孩子读书要钱花,没有办法,只有听她的了。”

    天惠公司另一位职工的遭遇完全印证了张问安这番话。郑清海在天惠公司工作了多年,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后,公司不练“法轮功”的员工常常受批评。头脑清醒的郑清海就是坚持不练“法轮功”,这让张义楠十分恼怒,张对他说:“叫你练功(‘法轮功’)你不练,不练就是不听我的话,不听我的话就要开除你!”不久张义楠便找借口将这位公司负责配种和防疫,也是唯一的技术工人开除了。

    通过“入股”的方式来控制组织成员是张义楠夫妇的另一个绝招儿。为了牢固地控制其组织成员,更好地替其干各种违法犯罪活动,张义楠以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革为借口,让全体职工入股,“以公司为家”,未经职工同意,就将职工数月的工资扣作“股金”。公司司机肖玉华也不例外,“入股”3000元。这个地下组织每次散发张贴“法轮功”传单,张义楠都安排肖玉华驾车负责接送其他人员。肖玉华表示:“我是打工的,老板叫我干啥当然得干啥。再说,我要养家糊口,如果不听老板的,不仅这份工作要丢,那3000元钱也拿不回来了。”就这样,这位司机也被迫充当了这个地下组织的帮凶。

    魔爪伸向下一代

    张义楠夫妇不仅控制指使其组织成员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还极其卑劣地通过小恩小惠的方式拉拢一些未成年人,然后把这些孩子当“枪”使,其险恶用心,令人发指。

    张义楠夫妇认了5个干女儿,都是天惠公司附近农民的孩子,大的今年15岁,小的8岁。用这几个孩子的话说,张义楠夫妇平时对她们很好,给她们买过学习用具、衣服等,这几个孩子也常去公司和张家玩。2001年暑假,张义楠夫妇特地带这几个孩子去她们从未去过的重庆市和丰都鬼城玩了几天,把这几个很少出远门的孩子乐坏了。

    张义楠夫妇是真的喜欢这些孩子吗?他们做的其他事情给了一个否定的回答。

    事实上,就在这次旅游之前,张义楠曾多次将一些“法轮功”宣传品给这几个孩子看,以前也曾在她们面前多次说“法轮功”是如何如何的好。旅游完后没几天,张义楠夫妇就将其中4个稍大一点的孩子叫去,每人给几张“法轮功”传单,让她们上街去散发,并一番“好心”地叮嘱她们:“要小心点儿,不要让人发现了,更不能被逮住了。”

    碍于所谓的“干爹”、“干妈”的情面,这几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果真上街去发了这些传单。她们按照张义楠夫妇事先教的方法,两人一组,有的去书店假装看书,趁人不备将传单夹在一些书里;有的去服装店,装扮成买衣服的,悄悄地将传单塞进一些服装的口袋里。

    可怜的孩子,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做了违法的事情。

    张义楠夫妇这一险恶的行径引起了孩子家长及群众的极大愤恨。一位家长悔恨莫及地说道:“原来以为他们两口子是真喜欢这些孩子,没想到是要孩子去替他们干坏事。这种人真是缺德!没有人性!‘法轮功’真是害人精!”

    退休职工老杨愤慨不已地说:“‘法轮功’真是可恶之极!他们这一招真阴毒,不仅自己干这些与国法所不容的勾当,还利用这些单纯的孩子去做违法的事。他们这是在与我们争下一代!我们绝不允许!必须把‘法轮功’邪教彻底铲除!”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日前,当地公安机关成功摧毁了这一地下组织,濑溪河畔的这个毒瘤终于被清除了,老百姓身边又增添了一份祥和与安宁,等待张义楠夫妇等人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新华社重庆2月4日电) 

    《人民日报》 (2002年02月05日第四版)  


(责任编辑:陈健)


 
 
相关网站
 启明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