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10月17日20:12


“法轮功”在美“起诉”中国官员  当事人揭露真相
    

    新华网武汉10月17日电(倪四义 张先国)“法轮功”邪教组织在中国国内的势力和影响逐渐衰微,但在境外,他们仍向中国政府频频出击,其重要方式之一就是在中国官员出访期间出其不意地在境外法庭“起诉”他们。在去年11月,美国纽约一家地方法院就湖北省武汉市彭亮诉湖北省一政府公务员谋杀其弟弟和母亲一案作出缺席判决。此类案件的首次判决被“法轮功”组织宣扬为“重大胜利”。

    但是通过对参与这起“起诉”活动的有关人员采访调查,记者发现:这些如今已经脱离“法轮功”精神控制的当事人普遍认为自己被“法轮功”组织和教主李洪志蒙蔽了,“法轮功”组织利用他们篡改事实、提供伪证的做法“不够道德”、“ 太卑鄙了”、“是无耻的行为。”更令他们感到荒唐的是,他们状告的这位官员从来没有处理过有关“法轮功”的工作,而是长期分管交通管理的。

    彭敏死于“以身护法”

    “我弟弟彭敏是因为无法忍受同一个号子(监室)里的人辱骂李洪志和‘法轮功’,为了‘护法’,他自己撞上了铁门死的,这是他瘫痪后躺在病床上亲口告诉我的。我母亲是因为脑充(溢)血病死在医院的,”彭亮对记者说。这与彭亮当初在“法轮功”组织网站“明慧网”上刊登的文章相一致。但是“法轮功”组织却在起诉书中说:“拘留所的警察对其实施殴打,导致其脖子和第五根脊椎断裂”,其母亲“被警察残害”死于医院。

    彭家五口人靠父亲彭维圣和兄弟俩修理自行车为生,在父亲的带动下,五人先后于1997年开始练习“法轮功”,彭敏练功尤为刻苦。彭敏住院后,彭亮和母亲就在病房一直陪伴他。彭亮说,他弟弟讲述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他与其他刑事犯罪嫌疑人同居一室。这些人很无聊,加上对他长时间盘腿打坐练功不满,便开始大骂“法轮功”和李洪志。彭敏无法忍受,说:“你们不要骂了,你们将来承受不起,”并威胁说,你们再骂,我会死给你们看。为了阻止别人骂“ 法轮功”和师父李洪志,一心为“护法”和实现“圆满”的彭敏,在去年1月8日上午放风时突然找到机会跑步撞上监舍铁门,当时就瘫倒了。虽然头脑清楚,但下身已毫无知觉。被送到医院时,已停止呼吸,经抢救,才苏醒过来。

    彭敏自残时在事发现场的在押人员彭红卫也证实:“彭敏那天要解手,我在厕所门口,他从厕所出来,突然就往门那边跑,我一把没拉住,他就撞在门上了。”彭亮说,他到医院时,看到彭敏的床头有两个挂钩,每个钩子上都吊了四、五个药瓶,手上和腿上都扎了针,浑身上下缠绕着各种电线,一个仪器还滴滴嗒嗒地显示着波线。他说:从当时的情况看,也根本不存在“法轮功”所说的“不及时救治”的问题。在与医生交谈并咨询中医学院的教授后,彭亮对弟弟说:“你这一撞就撞完了 ”。医生诊断为第五颈椎粉碎性骨折、并发高位截瘫,是不治之症。彭敏对哥哥说:“我不后悔,死了就死了,无所谓。”彭亮说:“我和母亲当时也有同样的感受,他应该这样做。师父教导我们要‘以身护法’,他就是以身护法,死得其所,个人的生命是无所谓的。”

    彭亮于是对医生说:“不用做手术了。”他按照弟弟的愿望,用医院的救护车和担架把弟弟运回家,他与母亲日夜照料彭敏,后因病情恶化,又回到医院。此时的彭敏已经并发褥疮、肺炎、泌尿系统感染等病。在医院,彭亮自作主张为弟弟剜除褥疮,导致深部组织感染,引发菌血症,于去年4月6日不治身亡。彭亮说,母亲因心情极度悲伤,后偶染风寒,突发脑溢血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在医院去世。有关气功专家指出,练习“法轮功”对心脑疾病患者尤其有害,脑溢血是中老年练功者的主要杀手。

    彭家的女儿,现在狱中服刑的25岁彭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她作为曾经痴迷“法轮功”的人,相信二哥彭敏是为了“护法”自残而死的。因为她和二哥讨论过一位石家庄的功友如何用头撞墙来制止别人骂“法轮功”的做法,当时她对二哥说,这样做是正确的,“在必要时可以用生命捍卫大法,证明大法的存在”。

    彭亮、莫愁、李新异、张静等参与实施“起诉”湖北公安厅负责人计划的当事人,在分别接受采访时均表示:他们能够理解彭敏是死于“以身护法”而不是所谓的“被警察殴打致死”,因为“以身护法”是李洪志经文所训。但是作为把“真善忍”奉为最高信条的“法轮功”练习人员,他们为什么会帮助境外“法轮功”组织制造假的起诉书呢?这些经政府教育,已经脱离邪教“法轮功”精神控制的人指出:当时身陷其中,已经身不由己,必须按照“明慧网”的指令去做。

    “明慧网”指示篡改事实

    “明慧网”对于“法轮功”人员,就是“最高指示”。莫愁等人多次引述李洪志的“教导”:“重要的事情看‘明慧网’”。

    莫愁,现年25岁,大学财经系毕业生,因为练习“法轮功”辞去武汉一开发区公司职员的工作,专职从事“法轮功 ”组织地下宣传、联络等工作。2001年7月12日晚,她收到“明慧网”发来的加密电子邮件,说湖北省XX局长来美国了,“我们要告他,请帮助找彭敏的家属或者严重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家属”,同时要求莫愁制作一份“法轮功”组织在美国全权代理这桩诉讼的委托书,交给彭敏的家属签署。通过地下组织的介绍联系,莫愁在彭亮的自行车摊找到了他。彭亮告诉她,他弟弟是因为“护法”自己撞死的,不是警察打的,并在一张纸上简单地写了这个情况,签了自己的姓名。

    莫愁说:彭敏说不是警察打的,我非常惊讶,当晚我就发邮件给“明慧网”说明了情况,并请示怎么办。第二天一早我就收到回复邮件,说必须按照“被警察殴打”这个说法写,这样才能告他们。于是,莫愁根据“明慧网”提出的要求,打印了一份委托书,把彭敏说成是公安干警打死的,随后通过互联网把彭亮的签名扫描附在委托书后面发给了“明慧网”。彭亮在采访中则说,他从来没有看到这份“委托书”,也没在上面签字。然而,这份伪造的、歪曲事实的“委托书”却成为“法轮功 ”组织代理彭亮及家人起诉中国官员的凭据。

    在采访中,莫愁对记者说,“在当时,‘明慧网’是不敢违背的,违背了‘明慧网’等于背叛‘法轮功’,背叛李洪志,违背的结果就是要遭到‘形神全灭’的惩罚,后果是十分恐怖的。”

    李洪志勉励莫愁等“再接再厉”

    莫愁在完成“委托书”后,马上收到“明慧网”发来的电子邮件说,“首先感谢完成委托书这件事”,随后发出进一步指示,“将彭亮送往四川成都。”

    莫愁说:“明慧网”一化名“童欣”的主要负责人在给我的邮件中还说,师父夸你们这件事做得好,希望你们再接再厉。李洪志还在法会上说我们为大法作出了“杰出贡献”。我当时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竟然受到了师父的亲自夸奖。

    莫愁等人迅速开始行动,与另一对练习“法轮功”的李凤友、张静夫妇合作,密谋把彭亮送往成都,然后偷渡出境,到美国法庭上作证。李凤友夫妇原安家在珠海,收入颇丰,后来专心“法轮功”事务,辞去工作,四处活动。莫愁为李凤友夫妇和彭亮三人买了火车票,为了不引人注意,她没有买直接到终点站的票,而是到武汉与成都之间的达县,而后由他们上车补票到成都。张静将“土里土气”的彭亮带到商场,用“法轮功”总部寄来的钱款给彭亮置办了一套时髦的“行头”,还配戴了一幅平光镜,进行乔装打扮。到达成都后,彭亮几经转移,呆了一个多月。

    此时,一位曾长期在高校工作的“法轮功”骨干分子、李洪志本人也十分欣赏的“笔杆子”李新异也在往返于武汉和湛江之间忙碌着。李新异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本来准备用假名护照出国的,后来“明慧网”指示我开辟一条由水路到香港然后到美国的偷渡通道,并把彭亮一起带出去。

    然而,就在此时,中国公安机关在去年8月底一举侦破案件,所有涉案人员迄今已全部落网,他们的偷渡计划随之流产。

    记者在采访调查中发现,“明慧网”成为这些互不相识的“法轮功”人员的组织者、指挥者和资助者。莫愁起初不会用电脑,一个做电脑工程师的功友到她家中进行辅导,教会她如何加密邮件。有一次,莫愁找不到彭亮时,“明慧网”告诉她,是被其他人接走了,因为有两套人马在同时行动,以确保计划实施。“明慧网”还专门把3999美元打到莫愁的银行帐户上,当作活动经费。

    脱离邪教精神控制

    彭亮、莫愁、李新异、张静等人刚刚落入警方手中时,对抗情绪十分明显。管教人员一方面从生活上关心他们,另一方面启发他们跳出“法轮功”的思维逻辑,用他们的亲身经历说明“法轮功”邪教给他们本人和家庭带来的伤害。如今,他们对自己都有了新的认识。

    彭亮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现在觉得,弟弟死得太冤枉了,他毕竟只有27岁,他的死,责任在李洪志。如果不是痴迷‘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他不会有这样的下场。”他说,我的弟弟躺在病床上还念了40多遍《转法轮》,希望能有奇迹出现,我母亲练习了这么多年功,最后死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东西保护她。现在发现,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我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彭亮说,“我的转化认识是我们家两条人命换来的,我要劝没有转化的功友赶快清醒!”

    莫愁、李新异、张静等都表示非常悔恨。“造成这一切的是李洪志,应该面临审判的不应该仅仅只是我们,还应该是李洪志!”莫愁说。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他们以及周围的许多“法轮功”练习者神色平静,面色红润,身体健康。他们与管教干部亲切地打招呼,还在一起说说笑笑。


来源:新华网 2002年10月17日
(责任编辑:李湘)


 
 
相关网站
 启明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