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10月17日21:09


闹剧·骗局·罪证——
“法轮功”诬告中国政府公务员事件始末

新华社记者 张先国  邬焕庆

    

    引子

    近年来,在党和政府的帮助下,国内一批批曾经身陷邪教泥潭的“法轮功”痴迷者幡然醒悟回归社会,邪教“法轮功”组织在国内土崩瓦解;在国外,国际社会正逐渐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对李洪志及“法轮功”疏远、厌恶、唾弃。当新世纪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在正义的力量面前,逃到国外的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轮功”分明感到了穷途末路的恐惧。

    但是,困兽犹斗的他们在百般挣扎下,竟然使出了诬告、滥诉的无耻招数。在李洪志的直接授意下,海外的“法轮功”总部开始收集所谓“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练习者的档案,编造谎言对中国政府公务员进行所谓“起诉”。

    2001年7月,他们将罪恶的目标盯在了在美国访问的湖北某政府公务员身上。2001年7月12日起,一场由李洪志亲自导演、注定要失败的闹剧鸣锣开场了……

    殉葬

    在武汉街头以修自行车为生的彭亮,没想到两名亲人会因迷信“法轮功”而送命,更没想到因为他们的死自己会被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轮功”如此垂青,并被推到风口浪尖充当炮灰。

    彭亮一家五口均练习“法轮功”,其弟彭敏尤为痴迷。2000年2月28日,彭敏因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30日被批准逮捕,羁押在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痴迷“法轮功”的彭敏在羁押期间,在李洪志“升天圆满”的诱惑下,2001年1月8日上午10时,竟然以自残方式顽固对抗、进行所谓“护法”,后被迅速送往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救治。

    从彭敏住院的第一天到抢救无效死亡,彭亮及其母亲李银秀一直陪护在身旁。当彭亮8日晚上到医院时,彭敏正在得到妥善的急救,“我进去后,看见弟弟的床头有两个挂钩,每个钩子上都吊了四五个药瓶,手上和腿上都扎了针,旁边还有几个监护仪器。”

    “‘明慧网’上说彭敏是政府迫害致死完全是一派胡言!”彭亮说:“彭敏当晚7点左右醒来后亲口给我说,那天早晨起来他盘腿打坐练功,同室的在押人员不让他练,把他的腿搬下来,并大骂李洪志,他受不了别人对‘大法’的‘欺负’,在放风时,趁大家不注意冲铁门撞上去,当时就躺在地上,下半身不能动弹。”

    现场目击者彭红卫证实:“当时彭敏说要去厕所。从厕所出来,他突然朝门那边猛跑,我一把没有抓住,他就一头撞铁门上了。”

    1月9日上午,医院院长召集专家对彭敏进行会诊确认,彭敏颈椎多发性粉碎性骨折、高位截瘫。彭亮得知彭敏“神经中枢死亡,脖颈以下全部瘫痪”的事实后,把病情直接告诉了彭敏。当时都痴迷于“法轮功”的彭亮和母亲,觉得这种“护法”行为符合李洪志在《走向圆满》、《执着》等经文里所说的“以身护法”,没必要再治疗下去。

    1月11日晚11时,彭亮及其母亲擅自把彭敏抬回了家,让他“在家里活一天算一天”。当地政府多次派人劝说他们将彭敏送回医院治疗,均遭拒绝。五天后,武昌区政府派人把彭敏强制性地送回医院,经医院诊断,彭敏这时已经产生褥疮迹象。随后彭敏并发肺炎、尿潴留并泌尿系感染、低蛋白血症、肾功能不全等疾病。

    “别人都治不了,我要通过看《转法轮》创造一个奇迹。”可悲、可笑的彭敏竟然还指望着“法轮功”来救他。但他的这个想法却得到了哥哥和母亲的支持。彭亮说:“我一直陪护在他身边,他不能动弹,我每天都举着《转法轮》给他看。后来我回家特意做个铁丝架,吊在他的头顶上,将书反扣,他看一页我翻一页。他‘学习”相当刻苦,就这样看,三天就看了四五遍。”

    在治疗期间,为了帮弟弟“消业”, 彭亮竟背着医护人员,擅自用刀具剜除彭敏背骶部的褥疮,致使其深部组织暴露感染,染上菌血症,不断发烧,病情难以控制。4月5日,彭敏病危。4月6日凌晨1时许,彭敏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彭敏死后,彭母李银秀双手合十,口中念道:“你终于圆满了!”。

    彭亮的母亲李银秀也是一位“法轮功”痴迷者。彭敏的死并没有使她警醒,她仍坚持练习“法轮功”,然而她的健康状况反而越来越差。4月29日晚11时,李银秀突发脑溢血,被送至武汉市第七人民医院抢救。5月1日凌晨2时,李银秀经抢救无效死亡。李银秀发病时拒绝治疗,彭亮就在身边,目睹了事情发生与送往医院的全过程。他说:“当我背她上救护车时,我就预感情况不妙,因为她全身软沓沓的,没有一点劲。她的死因也很明显,身体本来就不好,加上我弟弟的死让她忧思过度,突受风寒引发脑出血。这和所谓政府迫害完全扯不上关系。”

    阴谋

    为“法轮功”殉葬的彭敏、李银秀,让境外“法轮功”组织获得了意外之喜。李洪志指令“童欣”、高大为等身边的干将通过“明慧网”调动指挥在国内经营已久的地下组织,连连下发密令,要求搞出一份彭亮家属的诉讼委托书,以“状告”来美访问的湖北某政府代表团的公务员,“给中国政府一点颜色看看”。

    7月12日,潜伏在国内武汉、海口等地的“法轮功”地下组织骨干分子莫愁、李新异、刘迅春分别接到了“童欣”、高大为等发来的一份加密电子邮件,内容都是:“湖北省××局长来美国了,我们要告他,请帮助找彭敏的家属或者严重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家属”,同时要求马上起草一份在美国全权代理这桩诉讼的委托书,交给彭敏的家属签字。

    “接到命令,我也没有去深想,马上就想办法执行。要知道,如果对命令有怀疑或者不执行,我们是要遭到‘形神全灭’惩罚的。”按照指示开始行动的莫愁等人哪里知道,他们已经成为李洪志策划的一个大骗局的可怜走卒。

    7月13日,莫愁与从珠海潜逃到武汉的“法轮功”痴迷者张静夫妇见面,转达了“法轮功”总部的意图和“指令”,并和与彭亮一家熟络的某“法轮功”地下组织骨干分子通了电话,得知了彭亮的联系地址。

    彭亮回忆说:“7月14日下午,莫愁骑车来到我的修车摊,她先与我闲聊,后来叫我写个情况说明,我就拿了一张作业本的纸,写了两行字,说我弟弟彭敏自残和我妈因病导致死亡,并在上面签了字,到了晚上,我又写了详情,整整写了两页信纸,交给莫愁,但她说已经没必要了。”

    莫愁怎么不要彭亮写的情况呢?原来“明慧网”早已炮制好了一份将彭敏、李银秀之死归咎于中国政府迫害的“委托书”。莫愁说:“从彭亮那里得知真相后,我当时确实很吃惊,和‘明慧网’说的完全是两回事啊!但当我向‘明慧网’说明情况时,得到的严厉命令是照原计划执行。” 按照“法轮功”总部通过“明慧网”提出的要求,莫愁重新打印了一份委托书,把彭敏的死说成是被公安干警打死的。2001年7月14日晚10时许,莫愁在家中将彭亮的签名,附在打印好的委托书后面,扫描后通过互联网,发给了“明慧网”。

    这份虚假的委托书让李洪志及海外“法轮功”总部如获至宝,马上就在2001年7月17日在纽约上演了状告中国政府公务员的闹剧,“明慧网”也迫不及待发出了数十篇相关文章鼓噪,给自己造势、壮胆。  

    覆灭

    作贼心虚的李洪志及海外“法轮功”总部,在进行诬告的同时没有忘记毁灭做案的证据、妄图瞒天过海,又导演了一出“偷渡”的好戏。

    7月14日莫愁发出委托书后,“法轮功”总部通过“明慧网”再三叮嘱莫愁:“请你将手中的一系列有关彭亮一事的证据全部销毁,以免留下任何证据。”

    7月14日上午8时许,莫愁收到了“明慧网”的指令,转达李洪志对他们的表扬,称莫愁是“功臣”,为“大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同时又下达了一个新任务:“他们(在美国的‘法轮功’组织)正在给彭亮申请难民资格,用不了二三个月就可以将彭亮接到美国。彭亮这件事事关重大,要找两个成熟的弟子一起完成。”“法轮功”总部意图很明显,妄想让知道事实真相的彭亮永远地逃离人们的视线,从而达到永远掩盖真相的目的。

    就在莫愁当天去找彭亮时,却发现彭亮没了踪迹。慌了神的莫愁便通过“明慧网”向“童欣”汇报,“童欣”告诉她,“为了预防万一,先让别的弟子将彭亮藏了起来。”原来,除了利用莫愁这条线外,“童欣”同时还指使刘迅春等人参与此事,刘还向“明慧网”发过彭敏、李银秀的照片。第二天,莫愁再次收到“明慧网”下达的指令:“让珠海来的弟子(指张静)将彭亮送往四川成都。”

     按照李洪志通过“明慧网”进行的“远程调度”,7月19日11时,莫愁和张静夫妇在武昌长春观门口接到了彭亮。第二天,张静将“土里土气”的彭亮带到商场,用“法轮功”总部寄来的钱款给彭亮置办了一套时髦的“行头”,还配戴了一副墨镜。为了办好这些事,早在2001年6月1日,莫愁等人就收到了在美国的“法轮功”总部汇来的3999美元的活动经费。

    2001年7月21日中午,改头换面的彭亮与张静一起登上了武汉开往四川达县的火车,在中途补办前往成都的车票。在成都,按事先约定的暗号,手举“阿陈”牌子的“法轮功”地下组织顽固分子“小华”接待了彭亮,并把他隐藏起来,并忠实按照“法轮功”总部的指令几经转移,在成都秘密隐藏了一个多月,伺机偷渡出国。

    就在彭亮鬼鬼祟祟地东躲西藏时,海外“法轮功”总部骨干分子高大为通过“明慧网”下达指令,通知在广东、海南一带流窜的“法轮功”地下组织骨干分子李新异(化名“如意”),与湛江、香港等地从事“法轮功”邪教活动的骨干分子相勾连,密谋开辟一条通过海路的“偷渡通道”,专门运送所谓“受迫害的弟子”,企图“偷渡众生”。然而,就在李新异等紧锣密鼓地实施阴谋计划的时候,他们早已进入了“猎人”的视线,这群自以为狡猾的“狐狸”没有等来彭亮,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威严的人民警察……

    在公安机关的缜密侦查下,这起阴谋活动被及时侦破,其鬼魅伎俩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邪教“法轮功”预谋偷渡、外逃出境制造事端的企图成为了泡影,“法轮功”邪教组织靠编造谎言欺世盗名的闹剧可耻地收场了,莫愁、李新异、彭亮、刘迅春及张静夫妇等骨干纷纷落网。

    大量事实表明,这起诬告、滥诉的闹剧是李洪志及“法轮功”邪教组织利用西方法律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精心策划的一个骗局,企图诋毁我国政府,妄想骗取国际舆论的关注。孰料,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的伎俩成了其与中国人民为敌的又一项铁的罪证。


来源:新华社 2002年10月17日


相关新闻
 "我在加拿大揭穿了'法轮功'的真面目……"
 广电界专家纷纷谴责“法轮功”攻击鑫诺卫星
 “法轮功”分子破坏有线电视网络违反了哪些法
 
相关网站
 启明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